第五章 考核只是手段(第二更)

作者:无罪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仙魔变最新章节!

    此次各系本身就是提前大考,但各系讲师的考核标准却是没有降低,所以在场绝大多数各系学生主修课目和选修课目加在一起也都只过了一两门,有人过三门就已经算是成绩很好,听到有人连过五门,自然都是大为惊讶,佩服和羡慕嫉妒兼而有之。

    青鸾学院的学分奖励间接是和稀少丹药和兵刃甲衣挂钩,虽然此次考不过今后还能够回学院再考,但是出学院之前得到学分越多,出去之时更厉害,当然便也更有可能取得大的成就,将其他学生远远抛在后面。

    即便往年青鸾学院出去的学生必定是拔尖的人才,但哪怕是同届的学生,二三十年下来,高低也拉得很开。

    譬如闻人苍月那一年的学生,有些低的可能才到从七品的闲散官员,但闻人苍月却已经是位置极尊的镇西大将军,权倾朝野,人人钦羡的传奇。

    “原来是许三少。”

    等到循声看清是谁,周围大多数学生却反而自嘲的笑笑,平静了下来。

    就目前绝大多数学生所知,他们这一届之中,有三个人的出身最为金贵。

    文轩宇、冷秋语和宇化天极。

    除了这三人之外,便是要轮到许箴言等几人了。

    这些人哪怕再差,只需不捅什么大的漏子,将来官至二品肯定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成就注定在大多数学生之上。

    人就是这样,看着先天还不如自己的人爬到自己上面,心中肯定是羡慕嫉妒皆有,心胸狭小者还要愤恨不已,设法取而代之,但若是先天就在自己上面的人走得再上,心中反而就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觉得这理所当然。

    听到周围的一些低声议论和觉察到那些包含各种情绪的目光聚集在自己的身上,许箴言心中自负,脸上却是谦虚的悄然一笑,很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林夕:“那也未必,说不定他的确有过人之处,考得比我好也不一定。”

    王灵轻摇玉扇,浅笑道:“许兄你已连过五门,这样佳绩已经让我们自惭形秽,你还要自谦比他不如,那和他一比,岂不是要映托得我们蠢笨如猪了?”

    周围几名学生登时都是一笑,许箴言眼中笑意满溢,但看着越走越近的林夕,不知为何,却总是觉得对方身上有种令他不舒服的气味。

    平时上无论哪一门课,所见的各系学生见了他哪怕不巴结,眼中也总是有些讨好或是敬畏瑟缩之意,但这林夕却是一直当他空气,就如现在他得意之时,在众人的夸耀和赞美,众人的环卫之中,就像一朵光辉耀眼的花朵在绽放着,但林夕却似乎根本没有觉得他有什么特别之处,哪怕眼神触及他这边,也根本没有特别的意味,平淡的一掠而过。

    “走吧,我们先行进去考试。”

    因为不想极佳的心情因为林夕而变得有些烦躁,许箴言转过头不去看走来的林夕,对着身旁的几名好友点了点头,便朝着前方入口处行了过去。

    原本有几名学生在考场入口处前方,已经等着前面的学生考完之后进去,但是见到许箴言等人过来,这几名学生却是都自觉的让出了一条路来,以免因为此种小事而对自己出学院之后的仕途产生一些不利的影响。

    这二三十年来的现实证明,能有不俗成就,在帝国占有一席之地的学院学生,不是本身便有很大靠山的金勺,便是那些真正悍勇无双,不惜性命的厉害人物,除此之外,便是左右逢源,看得出形势的八面小巧人物。

    交友和趋福避祸,编织自己的关系网,在绝大多数人看来,这本身也是朝堂之中一种必不可少的重要智慧。

    ……

    在许多人钦羡的目光之中,许箴言走入了通灵课目的考场。

    原本负责教授这通灵课目的讲师姓柳,单名一个颜字,年纪尚轻,但不知为何,今日负责这考试的却是灵祭系的一名老教授,头发虽然干枯稀疏,但是却是耀眼的金黄色,每一根发丝都好像黄金一般。

    他面前红柳木长案上陈列着五个不知道是何种异兽的蛋,黑色壳子,有些稀疏的白色斑点。

    许箴言对着柳颜和明显出身于宇化家的老教授谦恭的行了一礼,而负责此门考试的老教授不发一言,只是悄然颔首回礼,示意许箴言开始。

    许箴言在五枚黑壳蛋前盘坐了下来,微闭上眼睛,伸手慢慢的在五枚蛋上方一寸处滑过,顷刻之后,他睁开了眼睛,脸上却是飞快的闪过了一丝失望的神色。

    他点了点左起第二枚,看到老教授点头,他便起身再对着讲师和老教授躬身行了一礼,退了出去。

    “许兄,怎么样?”

    看到许箴言出来,王灵等人登时关怀的出声问道。

    许箴言摇了摇头,微皱着眉头轻声道:“这五枚不知道是什么蛋,以我的感知,也根本一点都感知不出来,没有丝毫的把握。”

    “老师,这对于他们而言,会不会太难了?”此时,考场之中,刚刚将五枚黑壳蛋取下随便互换了下顺序的灵祭系讲师柳颜也是皱着眉头,低声对身旁的老教授道:“尤其我们已然告诉他们这里面有一个是好的,这本身对他们就有了很大的误导作用。”

    老教授脸上的神色本身严肃而沉静,听到身旁弟子所言,他却是也悄然皱了皱眉头,面露一丝不喜的神色,道:“柳颜,你虽然才晋阶讲师一年,但之前已经跟了我两年,你应该明白,我们灵祭系的最终目的便是要为云秦培养品行高洁的祭司。而哪怕只是刚够合格的祭司,也必须具备不畏强权,敢于质疑和自行判断事物的能力。感知不过关,自然无法通过这考核,但若是感知过关,却因我们一开始的话而不敢做出正确判断,那自然也无法通过我们灵祭系课目的考核。考核只是手段,不是目的,如果这次考核能够让他们多明白些道理,回忆更深刻一些,那远比白送他们两个学分有用得多。”

    柳颜面色悄然一紧,点了点头,不再发一言。

    ……

    许箴言身旁的几名好友也逐一进入课堂考核。

    原本几人还暗中有些担心,万一自己感知清楚,通过了,但许箴言却没有通过,这便可能让许箴言有些难堪,折了他的面子,但进出考场之后,王灵等几人却反而都松了一口气。

    因为这五颗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蛋,凭仗他们的感知,也根本无法分辩出来有任何的不同,都只是毫无把握的随手点了其中一枚。

    看着许箴言并没有离开的打算,王灵等人就自然明白他是想看看林夕的考试情形到底如何,便都不怀好意的看了排在人群中的林夕一眼,退开了一边。

    林夕并没有注意到王灵等人异样的眼光。

    从资质验出来是二,又称为止戈系天选开始,他就不断处在各种异样眼光的包围之中,而且他也根本不知道许箴言的身份背景。在走进考场的时候,他只是有些好奇,为什么这通灵课程的考核竟然和先前灵夏湖畔入试时的灵祭考核差不多。

    抱着这样的念头,林夕步入了空阔的课堂,和先前进入的学生一样,先行恭谨的对灵祭系的讲师和老教授行了一礼,然后在长案前盘坐了下来。

    闭目感知了顷刻之后,林夕皱了皱眉头,睁开了眼。

    他也不急着下论断,而是恭谨的请教道:“老师,这是何种灵兽的蛋?”

    神色肃静的老教授也不心急,看了他一眼,缓声道:“这是我们登天山脉中的寒鸦的蛋。”

    林夕认真的继续问道:“若是不能孵化的死蛋,里面应该和能够孵化的蛋有很大不同吧?”

    老教授蹙眉,似有些不悦的抬头,冷然看了林夕顷刻,方才点头,“是有不同,色泽都能看得出来。”

    “多谢老师解惑。”

    林夕悄然一笑,接着却是伸出手来,屈了两根手指,“喀嚓”一声裂响,敲破了一个寒鸦蛋。

    浓黑如墨的蛋清和一颗微红的蛋黄流了出来,气味有些悄然发臭,而且流出来的蛋黄马上散开,这明显已是一颗无法孵化的死蛋。

    但即便是敲破了一颗死蛋,林夕的这种行为也实在是太过胆大妄为了一些。

    一时之间整个考场内外全部都是一滞,许箴言等人聚集这课堂大门最近,一看到林夕这样的动作,手持玉扇的王灵惊讶过头,间接就一声惊声厉喝出口:“你在做什么!….林夕,你竟然敢间接毁坏这考核用物!”

    林夕完全不顾外面所有人的反应,敲破了一个寒鸦蛋之后,间接又朝着第二个敲了下去。

    “等等!”但就在此时,老教授却是悄然的眯起了眼睛,看着他认真的吐出了两字。

    看着这名老教授和柳颜都似乎没有明显震怒的表情以及要出手阻止自己的样子,林夕停了下来,看着这名老教授,听他有什么话说。

    老教授眯着眼睛看着林夕,认真的说道:“按我这考核规矩,考生自然是不允许敲破这寒鸦蛋的。”

    林夕点了点头,道:“学生知道。”

    老教授也点了点头:“那你接下来还要不要敲?”

    林夕点头:“要敲。”

    ***

    (下面就马上还有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