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你有事,我怎么办

作者:黑色头发的天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张贤与徐贤最新章节!

    空气中透露着一点点的尴尬

    张贤被怼的话都说不出来,主要是徐贤爸爸说的话没毛病,仔细想想,单独和徐贤出去住之后多半都是徐贤在照顾他,不然,张贤早上提起半小时起来做早餐?晚上做晚餐?张贤心里有哈数,知道这是他无法完成的事情,家里能运转起来还得靠徐贤。

    “爸,妈”

    徐贤只是叫了两人一声,其实也不需要在多说什么,徐贤是他们的女儿,很清楚女儿心里在想什么。

    舍不得是肯定的

    但人总会长大,徐贤爸爸其实比妈妈还更舍不得,只不过张贤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把女儿交给他,这辈子至少不会被欺负,能做到这点就很好了。

    “平时要吃泡菜跟你妈说,还有,乔迁宴要通知我们,记得家里多买点酒”

    事情已经决定了。

    算是完了当初张贤进这个家门前的心愿,如果是当时,张贤或许会很兴奋,但此时此刻的张贤并没有很兴奋的感觉,只是责任更重了。

    他知道,这是来自两位长辈的信任,信任这种是不能透支的,否则这辈子会失去更多的东西。

    酒喝的不少

    徐贤爸爸发自内心的话也在酒后开始顺畅的说了起来,母女两人则是去了客厅看TV,偶尔,张贤转头看向那边,似乎两母女在交流着很重要的事情,手紧紧的握在一起,那种千叮咛万嘱咐的沉重。

    “臭小子,婚礼你打算什么时候进行?”

    楞一下

    张贤一边给徐贤爸爸倒酒一边说着:“先求婚啊,不求婚就不能进行婚姻登录,不能进行婚姻登录,那怎么摆酒席。”

    顺序是没有毛病

    只不过

    徐贤爸爸有点担心的说着:“你也知道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嫁到你家去,那些个规矩什么的,你知道吗?”

    摇头

    张贤压根就不懂这些繁文缛节,突然间,他才发现一个问题,父母不在身边,是啊,这么大事情,父母都不知道。

    “没关系,这些事情我们会看着解决。”

    让张贤放心是早就商量好了的,只不过要问问张贤是否愿意,毕竟有些人可能会不太愿意。

    “爸,我想带徐贤去看看我父母”

    这个略显沉重的话题之前张贤并没有提起过,此时提出来也是完全因为气氛的关系。

    “该去看看,该去”

    饭并没有吃多久

    回到客卧

    躺在床上的张贤发现他已经很久没去看过父母了,尽管,父母的骨灰堂就在首尔附近,上次去还是差不多一年前的时候。

    他和徐贤说了这个事情

    徐贤很认真,也有点紧张。

    当晚

    徐贤和张贤并没有睡在一起。

    房间里

    徐贤在搭配衣服,要穿什么样的衣服去见徐贤的父母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当然,她也问了姐姐和朋友们。

    得知张贤的父母过世,朋友们也收起了玩笑,很正经的告诉徐贤其实不需要太隆重,只是颜色朴素点,化点淡妆,记住一定要买一束花,然后说点好听的话就行了。

    早上

    吃早餐的时候张贤并没有多问徐贤,他看到了徐贤的穿着,黑色的蕾丝边长裙,头发也梳理的很整齐,画了一个淡妆,整个人看起来很端正。

    张贤则是一身黑色的衣服搭配白色的衬衫,吃完早餐,两人出了门。

    在附近的花店买了一束花

    路上

    “我这样行吗?”

    徐贤终于问了张贤一句,早上她都没有听到张贤说一句衣服好不好看,这样穿行不行之类的话。

    张贤轻轻笑了笑,点头说着:“很漂亮,爸妈一定会喜欢的。”

    心里感叹着这就好,徐贤又检查着着装打扮。

    一束白色的百合花

    骨灰堂里,张贤和徐贤并肩而立,两人目视前方,看着玻璃柜里放着的两张照片,男人很帅气,是属于那种干练的帅气,笑起来很温暖,带着一副眼镜,任谁看都是张贤爸爸,旁边照片里的女人很漂亮,那种气质不是所有人都拥有的,谈不上华丽,但却给人一种彬彬淑女的感觉。

    “爸,妈,这是徐贤”

    先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徐贤不自觉的对着照片躬身,随后说着:“叔叔,阿姨,你们好,我是徐贤。”

    “你们的儿媳妇”

    额

    才刚叫了叔叔阿姨,紧跟着张贤就补了一句这个,算什么?

    难道不能一次性说完吗?之前是女朋友的身份,叫叔叔阿姨没什么,儿媳妇的话,那应该叫爸妈才对的,张贤已经这么称呼自己的父母了,她称呼张贤的父母为爸妈也是应该的,并且徐贤是原意这么称呼的。

    “爸,妈,对不起,这么久了才来看望您们。”

    很自然的转换了称呼

    张贤没注意这些,缓缓说着:“其实一直以来,我都不是那么的悲伤,你们知道的,我是一个很坚强的人,你们走了这么多年,我也好好的活下来了,没有忘记你们当初的教导,一个人在社会上,不管做什么,都是有贡献的,都是有回报的。”

    “坏事,我没有在做了,不是不做,为了惩治坏人而做坏事,我不觉得是坏事”

    徐贤没有插嘴说话,她看了张贤一眼,知道张贤有很多要说,而且很多话都是她第一次听张贤说,这些原本被他埋在心底的话,只有在面对父母的时候才会说的话,徐贤想要帮张贤分担,现在她有机会知道需要帮张贤分担什么。

    “我们要结婚了,不久后就会办这个事情,只是,你们不在身边,男方父母不是要迎宾的吗?亲友们的祝贺,家族的大事,呵呵,亲友是不存在的,那些所谓的亲戚我说过已经没任何关系了,我们结婚的时候也是,不会邀请招待,请你们不要怪我。”

    对亲戚们的怨气还没有消散。

    消散?

    不可能的

    张贤就是这样的性格,你对我好,我对你好一百倍,你对我差,我或许不会待见你就完了,但是你想要害我的话,那不好意思,你必须先死。

    “那个,当年车祸的事情马上就要解决了,除了大父外,韩明初和卞武修也参与了的,爸,你应该认识他们的吧,过不了多久我就会送他们下去见您和您忏悔,大父估计已经在忏悔了吧。”

    听到这里

    徐贤心里一紧

    其实刚才的都是可以接受的,毕竟不是什么过不去的坎,大不了不见面不联系就行了。

    但这个不行

    韩明初,卞武修,徐贤并不认识这两个人,不过,张贤说要送他们下去,意思不就是……

    急

    当着张贤父母的面,徐贤觉得有必要说出来,马上说着:“任何事情都有合理的解决办法,你不要冲动,现在你不是一个人了,你要是有什么事情我怎么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