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全城搜索

作者:黑色头发的天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美食供应商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官场局中局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张贤与徐贤最新章节!

    Z集团公司不存在法务部

    胖子和石头还有朴诗惠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中部警察厅,一同前来的还有慌里慌张的金斗炫。

    掏出名片

    虽然依旧是国选律师,但金斗炫却是Z集团公司遇到法务问题之后的首选,原本他是有机会被张贤推荐进梁振硕律师事务所的。

    “我是Z集团公司代表张贤的律师”

    接过名片的是次长警探

    厅长此时还在审讯室,这个事情可不小,在家里吃饭都赶紧放下碗筷赶了过来。

    “你好”

    “张代表nim呢?”

    和金斗炫温柔的询问不同,石头跟胖子进了警局办公室没看到张贤,整个人都炸毛了。

    也是把以前的脾气都拿了出来。

    一边扬手试图要掀了警察厅一边大喊着:“哥nim呢,你们最好马上把哥nim请出来,要是哥nim今天在你们这里遭受了不公平待遇,我金石头一定把你们警局给拆了,西八”

    胖子也很激动

    “西八,把大哥给我规规矩矩的送出来,否则我TM不客气了。”

    声音传递在警察厅的各个角落

    有的警察心里不爽,但又不敢吱声,来的四个人里,一个是律师,除却外三个人的身份都不简单,甚至还包括了首尔市长的千金,朴诗惠的身份才是他们这些吃公粮的人最忌讳的。

    “都吵什么”

    一声暴喝从远处传来

    身穿警服的中年男人跟在张贤身边出现了。

    “哥nim”

    “大哥”

    “张贤,你没事吧?”

    三人立马围了上去,张贤表情很严峻,摇头道:“我没事,郑达伦走了。”

    “西八,谁干的”

    张贤不知道,警察也不知道,金斗炫赶紧询问的警察张贤的情况,得知不是被抓捕,只是录个口供,不需要保释什么的一下子也放心了,松了口气站在一边没有靠近。

    “今天的事情是个误会,我们只是请张代表nim回来录下口供,当时张代表nim也在现场,按照程序……”

    “狗屁程序,死的是我们兄弟,难道你怀疑是哥nim做的?那是我们兄弟。”

    城北三十三成立以来,虽然时间不是很长,但这些年大家的感情都不错,也是一起出去闯荡过的,得知郑达伦突然被谋杀了,谁心里也不好受。

    包括张贤在内,他没有去指责发飙的石头,他也想发泄一下。

    “郑达伦不会白死,走!”

    只是一句话,不仅仅让警察局的人紧张了起来,胖子和石头的怒火也是更盛几分。

    出了警察厅

    张贤马上说着:“着急所有兄弟集合”

    “知道了”

    石头去一边打电话去了,胖子开口问着:“哥nim,谁做的,郑达伦平时并没有和谁结仇。”

    “洪大同”

    捏紧拳头,胖子对这个名字一点都不陌生,他们现在就是在抓洪川U食品工厂的命案,未来岳父也想通过这件事情成功获得选票,进入青瓦台。

    张贤一直在跟,郑达伦在旁辅佐,因为洪大同出事,这个说的通。

    “西八,老子要把他大卸八块”

    “先找到人再说”

    张贤的内心是很想把洪大同抓到后活剐的,但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做,如果这么做了,心里是爽了,郑达伦的仇也报了,可是其他死去的人呢,为了案子做了这么多事情,最关键的人就这么轻松死去对郑达伦也是不公平的。

    城北三十三的兄弟都在公司

    他们也看到新闻了,当然,他们一开始也是不相信的,打他们老大的电话无人接听之后心里才开始慌乱,通过自己的人脉不断的确认。

    直到金石头的电话进来。

    “西八,兄弟们,全部去中部警察厅集合,所有城北三十三的兄弟跟我走,代表nim在那边等我们。”

    “走”

    “替大哥报仇”

    一些人都开始抹泪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他们一直都和郑达伦在一起,对郑达伦很敬佩,也很爱郑达伦这个大哥。

    其实张贤他们又何尝不是

    等待城北三十三的兄弟们期间,张贤的脑子里也回想起了当初一起打拼的日子,那个时候他们横扫L派,又把束草拿下,还有新村,永登浦,郑达伦进局子,自己去捞人,出来后一起吃烤肉和烧酒。

    可惜,现在人已经不在了,不管做了多少大事,庆祝的人群中总会有空隙。

    十分钟

    都是飙车过来的。

    一辆辆小车停靠在警察厅门口,门口的警察只是看着,其余警察都在办公楼里观望。

    下车来到张贤身前,兄弟们统一的低下了头。

    “郑达伦的事情你们都听说了吧,现在开始,整个首尔都给我找人,找一个叫洪大同的人,他的照片信息自己在网上搜索,宁可抓错,不可放过,找到后立刻通知我。”

    “是,代表nim”

    抬手

    “放心,大伦的事情我会替他做主,西八,谁TM敢伤我兄弟,我要他生不如死。”

    没说什么煽情的话,仅仅就是表态,但兄弟们都忍不住了。

    石头振臂高呼一声“出发”

    十分有纪律性的马上回到车上,自己商量去什么地方找人,没有一个重复的,直接把首尔的几个出口守住,然后开始收缩寻找,那是一种默契,也是一种军人的素质体现。

    上车

    张贤先后找了洪忠浩和朴镇宇,他要信息,关于洪大同路线的一切信息,交通监控肯定会有洪大同的踪迹,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必须要把人找出来。

    而他本人,连同车上的胖子和石头,三人则是开着车直接朝着卫生署长的宅邸出发。

    洪大同到首尔后都会见的这个人,而那个人的家,路线也很符合从南站出来往市厅方向走的蚕室地区。

    徐贤的电话也进来了。

    她很担心,尽管张贤没跟她说一句关于他们现在的行动,但徐贤对张贤了解,知道他现在肯定在做某件疯狂的事情,奈何她劝说不了,唯独让胖子和石头看住张贤,一定要拉住他不要让他做出冲动的事情。

    后视镜里

    胖子看到的张贤的眼神,那猩红的眼珠,还有那青筋暴露的脖子,以及咬紧牙关的脸颊,胖子也没办法去劝说,副驾驶座位的石头也是如此,他知道,劝说就是对不起死去的郑达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