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抱紧,松开

作者:黑色头发的天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张贤与徐贤最新章节!

    动弹不得这就是徐贤现在的状况。

    这种无缝紧贴的接触让她呼吸都变得更加急促。

    “这坏蛋”

    嘀咕着,徐贤想要挣脱开张贤的怀抱。

    突然发现自己全身的力气都消失了,哪怕是抬一下小拇指都没有力气。

    这算什么?

    拍戏的时候徐贤也有过比如亲吻戏或者是拥抱戏,可这不是在拍戏,这是现实,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自己耳朵里能听到的就只有自己的心跳声,除了脸颊外,浑身也开始发烫。

    白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在房间的地板上。

    左手被压在枕头上面,右手捂着眼睛,皱了皱鼻,张贤缓缓苏醒过来。

    转头

    张贤看到了一个背影

    一个穿着卫衣的背影,柔顺的长发披散在枕头上散发着一股清新的香味。

    往左侧卧

    张贤发现自己整紧贴着长发女人。

    没有惊慌,因为那个睡着的女人是徐贤,但也有些说不出的感觉,她枕在自己的手臂上睡着了。

    这是一种安稳的香甜,不知道她有没有做梦,昨晚自己怎么就睡着了?两人并没有发生过什么。

    “嗯~”

    扭动了两下,徐贤也睁开了眼睛,不同于之前渴醒的那次,这次徐贤是真的清醒了。

    发现自己的脑袋压着张贤的手臂,徐贤张着嘴大气不敢出一口。

    慢慢的

    她把头转了过来。

    原本

    她是想确定一下张贤是不是还在睡觉。

    可,当她转头的瞬间,迎来的不是张贤安睡着的那张菱角分明的脸庞,而是张贤那双稍显空洞的眼睛。

    “……”

    沉默

    没有人先开口说话,但彼此的心跳都在加快,徐贤吞了吞口水,张贤也同样如此。

    眼神都没有避开对方。

    电视剧里有过这样的情节,往往,双方都会说点什么然后慢慢的分开来化解尴尬,不然就是男人先起床离开,这也算是一种绅士风度的体现。

    “恩?”

    张贤也动作了。

    毕竟自己是男人,遇到这样的情况当然要先有所表示才行。

    所以

    他的表示是再次将徐贤搂紧,楼进自己的怀里,这次是胸膛,徐贤面朝张贤的胸膛。

    嘴上没说话,徐贤心态已经爆炸了,这是什么情况,如此的MAN,居然不问自己的意见,在彼此都清醒的情况下直接将她的脑袋摁在了他的胸口里,这不是男女朋友之间才会做的事情吗。

    还说说床就是一个坏道具,不管什么人往上齐齐一趟,总会发生点什么事情。

    “咚咚,咚咚”

    张贤感受到了,感受到了来自徐贤的心跳声。

    “呼”

    大出一口气,张贤松开了徐贤,这一抱只维持了一分钟左右。

    然后

    张贤起身冲向了洗手间。

    床上

    徐贤脸颊烧的通红,目光有些呆滞的看向了洗手间,几秒后才大口大口的深呼吸着,然后小心翼翼的起床,把自己的东西全部拿上,确认房卡在身上后离开了张贤的房间。

    回到自己房间的徐贤关上门后整个人都软了下来。

    脑子里回荡着刚才那一幕

    张贤抱着自己的时候感觉挺好的,只需要在自己耳边说几句什么,相信没有人会产生抵抗,不管说什么都会实现的,比如,现在你就是我的女人了,如此霸气的宣扬也很符合张贤的风格,可他为什么跑了呢?

    对面房间

    浴室里

    水池的水滋滋滋的潺潺流着,双手撑在水台上,张贤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不是他想跑开,而是他不得不跑开,在某一个瞬间,张贤脑子里想到的是在这样下去肯定会被徐贤揍一顿,至少揍一顿,或许还会更严重,因为那是对徐贤的一种亵渎,肯定没有人对徐贤这么做过,而他,也不知道那个时候是不是该按照脑子里想的去做。

    “兄弟,关键时刻你抬什么头嘛,你抬头了,我就只有低头了。”

    张贤不是在发疯一般的自言自语,他看着地板,不确定是不是在看着地板,总之就那样带着遗憾和教训的口吻在说。

    明显的身体变化当事人最清楚,不到一分钟,这是何等的魅力才会引发出来的反应。

    跟徐贤想的完全不一样,张贤并不是不想说点什么,都已经是这个情况了,既然出手抱住了徐贤,当流.氓?显然不是,就在张贤要开口的时候被破坏了机会,仅此而已,只不过是错过了一个表白的机会。

    好在

    这样的机会未来还会有,而且很多,哪怕不是今天这样的方式也行。

    “嗡嗡”

    时间早上9点

    张贤从浴室出来抓过手机一看,电话是蔡明朗打过来的。

    “是我”

    电话那头

    蔡明朗似乎有些紧张,说着:“代表nim,我是蔡明朗”

    有些不耐烦

    本来张贤还在回味的,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回味,甚至想起某些画面嘴角会不自觉的露出笑容,但听到蔡明朗的声音后烟消云散了。

    “知道”

    听张贤的语气充满了不爽,蔡明朗心脏也是停顿了一下。

    心想着难道张贤这么快都知道了,不过才决定一个小时而已,他是哪里得到的消息,除了自己外,朝鲜日报里还有他的人?

    “代表nim先听我解释,其实这样也更好,大家彼此信任合作,各取所需,也不存在站队的事情发生,对渴望知道真相的市民们来说绝对是有价值的。”

    眉头一皱

    张贤压根就没有想说蔡明朗什么,也没说他做错了什么事情。

    “什么事?”

    “啊?”

    愣了一下,蔡明朗才小心翼翼的说道:“代表nim,现在我和我们社长nim在一起,在他的办公室。”

    “所以?”

    张贤已经有感觉了。

    蔡明朗很是担忧的说着:“我把这几年的事情都跟社长nim说了说。”

    “西八”

    张贤不是不让蔡明朗说,只是没经过自己允许就说他们之间的事情,这肯定是触怒了张贤底线的事情。

    也难怪,蔡明朗上来就解释,然后还很小心翼翼的。

    “对不起,代表nim,我这也是没办法,不过,我发誓,我们社长nim绝对不是要利用任何人的人。”

    利用?

    张贤根本不是在意这个,谁要利用自己谁就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只是,这次的案件对朝鲜日报来说十分重要,昨天社长nim已经拒绝了所有党派抛来的橄榄枝,势要以人民的利益为先,将事情的真相公布于众。”

    可能是觉得蔡明朗说的都是废话,朝鲜日报的社长亲自把电话接了过来,开口道:“张代表nim,好久不见,还记得我这个老头子吗?”

    “卢社长nim太会开玩笑了,您老是老当益壮,我可记得卢社长nim的威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