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李弘胜的邀约

作者:黑色头发的天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张贤与徐贤最新章节!

    Z集团公司办公大楼

    胖子等着张贤,见张贤回来后马上凑上去说着:“大哥,石头的案子明天就要开庭一审了。”

    张贤自然清楚,只不过胖子担心张贤不记得了,他忙的事情很多,目前为止石头的律师还没有找好,按照以往张贤的做事风格,梁振硕代表律师早就应该出场了才对。

    安东尼那边张贤联系过了,只是这次安东尼的态度一反常态,在接到张贤的电话后只是随口敷衍了几句,回想一下,安东尼的出现是因为大父从M国把他挖过来,但安东尼的身份至今都是一个迷,一个律师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能耐,他不是应该听命于人才对吗。

    “替我查查有没有好的国选律师,当然,是想借大案子出名的那种,要有欲望的人。”

    一听国选律师,胖子十分担心的说着:“大哥,国选律师不是不好,只是石头那边让一个国选律师去接手,而且是在开庭前才接手会不会……”

    走过场

    这三个字胖子没说出口,不是应该在石头被抓的时候就把律师安排到位吗,这次的案件审理很特别,时间也很仓促,检方和法院那边都在缩短审判周期,即便如此,也不能让一个国选律师进场吧。

    “去吧,一个小时后我需要结果。”

    “可是大哥,这样还不如让石头自辩”

    抬头,张贤盯着胖子,他的眼神回到了当初在越南监狱里的眼神,胖子只好转身出去,他不认为张贤会对石头不管不顾,但是现在张贤的安排在他看来却不是那么的稳妥。

    “滴”

    秘书电话进来

    “说”

    “代表nim,L集团公司的李弘胜社长nim来电”

    李弘胜?主动打电话找自己?

    按了4号健,电话刚接进来就听到李弘胜笑呵呵的说着:“哎一股,张代表nim最近过的好吗?”

    像是刚死了爸的人?

    眉头轻皱,张贤冷冷的说着:“让很多人失望了,过的很不错。”

    “是啊,电视里每天都在报道张代表nim的事情,我一直都很担心啊,这不是无中生有吗,本来我都打算去警察厅替你说几句话的,你是谁,张贤,和我爸什么关系,那是叔侄关系,没有你,W金融就不会稳定,没有W金融哪来L集团的辉煌。”

    这高帽子戴的。

    和五年前如出一辙,当时让自己去越南做掉彭少华时也是这样的态度,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张贤不想和李弘胜啰嗦,问着:“李社长nim有何贵干?”

    “看你,我们难道就不能叙叙旧,这一别就是五年时间,现在我也不去越南了,首尔一大堆事情要我处理。”

    “既然你这样忙,那忙完再说”

    张贤拒绝的很果断

    这让电话那头的李弘胜心里很是不爽,都放低姿态主动去邀约张贤了,而且把话说的那么卑微,自己的态度也是很谦逊的,这小子居然不接招?

    “呀呀呀,兄弟,你这样就不对了。”

    “兄弟?”

    李弘胜自顾自的说着:“可不是,bother,我们是兄弟,你知道父亲对你有多好多信任吗,是,你现在和瑞恩已经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了,可那不重要,中午一起吃个饭?”

    一直不放弃的邀约自己,说实话,张贤也有点好奇李弘胜到底要做什么,因为这个,最后张贤也答应了李弘胜的邀请,两人约定中午在红宝石餐厅碰头。

    已经有很多年没来过红宝石餐厅了。

    装潢还是老样子,传递着一种古朴的文化气息,服务员穿着旗袍热情相迎,三楼竹菊包间,宽敞的大圆桌上只坐了一个客人,不是李弘胜是谁。

    关上门,李弘胜把自己带来的小弟也轰了出去,只剩下他和张贤两个人在包间里面。

    酒是李弘胜特意准备的,到了红宝石自然要喝华夏的白酒,而且还要喝茅台酒才行。

    一杯满上,李弘胜举杯说着:“bother,五年没见,甚是想念啊。”

    没有拿杯子,张贤就那样看着李弘胜。

    “诶,你这样不拿杯子我会很尴尬的,bother,不管以前有什么恩怨,我们都应该放下,毕竟那是以前,生活在继续,我们也在成长嘛。”

    拿起杯子,张贤并不像李弘胜那样仰头一饮而尽。

    “咳,这个白酒的味道就是不一样,喝到最后才会有那种甘甜的味道,就像做某件事情一样,开头难,结尾甜。”

    这小子一直说这些话到底想表达什么,用了这么多隐晦的词语,张贤不是傻子,难道他想和自己联手?联手做什么,自己也是杀他爸的最初嫌疑人,按理说应该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才对。

    “你是不是太没心眼了,我可是杀死李会长的第一个嫌疑人。”

    摆手

    李弘胜很笃定的说着:“你不是凶手。”

    眉头一挑,张贤对他这幅底气十足的模样搞得有些兴趣了,难道他知道内幕?

    李弘胜察觉了张贤的表情变化,笑着道:“我不知道杀手是谁,但我可以肯定不是你,知道为什么吗?”

    张贤也想知道为什么。

    双手一摊,耸肩说着:“不知道”

    顿了顿

    一边续杯,李弘胜一边说着:“因为爸爸这辈子最看重的东西留给了我们。”

    我们?

    最看重的东西?

    等等

    难道是华府那边的人一直在找的私人账本?

    不是真正杀死大父那个凶手拿走的?

    “什么东西?”

    问出口后,张贤也隐隐有点紧张。

    李弘胜此时也是正经了表情,说着:“我们是兄弟,这个事情毋庸置疑,父亲既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就可以看的出来,他对你,对我的信任是一样的,所以,我肯定人不是你杀的,真正杀死我父亲的人,我会亲手手刃。”

    张贤心里都想说老子也想杀你爸,你以为老子不知道还要继续演戏,要不是你爸,我爸妈会死?西八。

    嘴上

    张贤催促着:“到底是什么东西。”

    摇头

    李弘胜也是一脸疑惑的说着:“我也不知道,只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父亲放在了瑞士银行的私人银库里面,律师告诉我,要拿到那东西的条件是必须和你一起去才行。”

    “我?”

    指着自己,张贤不愿意相信自己听到的话,大父为什么要这样做,或许,他早就料到了自己会死,担心他死后李弘胜没有人扶持照顾,所以这两年才会大力扶持自己,然后留下这么一个斩不断的关系,利用自己继续守护他儿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