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徐贤爸爸说的故事

作者:黑色头发的天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张贤与徐贤最新章节!

    (上架第二天了,感谢昨天书友们的月票,订阅,推荐,也感谢LG林,彬少,罗塞夫的打赏,天使书评区不能发言了,原因是有个人骂天使,天使怒对回去,可能话太脏,嘿嘿嘿,各位书友请继续支持天使,谢谢!)

    去那里是个未知数,一路上该如何和徐贤的爸爸交流也是个迷,张贤自己都很惊讶为什么就坐上了徐贤爸爸的车。

    徐贤爸爸可能不了解张贤,他不是谁的车都会上的人,认生,这一点张贤比很多明星都更严重,或许是因为当初在进入W金融后养成的小心谨慎习惯,他和崔成一开始去釜山做掉一个大哥的时候就差点翻了船。

    两人坐的出租车,出租车很平常吧,两把长匕首藏在手臂里,到了一家台球室门口,两人亮出长匕首冲了进去,司机就在那里等着他们,已经是属于被吓懵逼了的情况。

    偶尔可以看到台球室里面有人想要拼命跑出来,沾满血的手触碰到大门硬生生的被人从后面拉了回去,整整十分钟后里面才走出来两个抽着烟的人,正是张贤和崔成。

    两人浑身是血,匕首仍在了台球室里面,鲜血顺着手臂在滴落,受伤的同时两人在打骂开玩笑。

    然后,出租车司机既然没有把车开走,上车后还说什么知道一个地下诊所,只要两人愿意给钱就载他们去治疗,最后的结果是在路上的时候司机直接把车停到了交警面前拉开车门拼命的跑了。

    被抓到是没有被抓,不过被出卖的感觉真TM的糟糕,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两人就变得很小心谨慎了。

    此时此刻

    张贤坐在副驾驶座位,开车的的徐贤爸爸连收音机都没有打开,也没有主动搭话,只是认真的开着车,这种气氛尴尬到了极致,车内的空气都快结冰了,无法流动的空气让人觉得很压抑,踹不过气的感觉。

    “那个,叔叔”

    转头,徐贤爸爸一脸的疑惑,似乎张贤出现在自己的车里就是一个很大的疑惑。

    “怎么了?”

    终于开口了,幸好没有问张贤一句“你是谁,为什么在我车里。”

    张贤气势不自觉的压低了一些,弱弱的问着:“我们是去那里?”

    “朋友开的鱼塘,怎么?害怕我把你卖了?”

    这话是玩笑话,至少徐贤爸爸是随口这么一说的,只不过张贤听了之后表情渐渐严肃了起来。

    但却没有严肃太久,毕竟那是以前的事情,现在的张贤不怕任何人出卖,证据呢?拿出证据才来办了自己吧。

    也没走多远

    束草

    靠近东海,江原道的气温在傍晚大概五点多的时候已经很低了。

    夜钓?

    张贤并没有问出口,夜钓可别白天钓鱼的难度要大很多,而且只是一些钓鱼发烧友才会干的事情,他并不是钓鱼发烧友,和自己的父亲也不曾有过夜钓。

    七拐八弯

    车停靠在了一处农村的鱼塘边。

    “下车。”

    后备箱里拿出很多东西,包括了帐篷。

    张贤看着帐篷忍不住问着:“叔叔,今晚不会住在这里吧?”

    “要回去吗?你开车来的?”

    尼玛

    张贤发誓,徐贤爸爸绝壁不是一个好惹的人,搞事情的套路那是一套接一套,稍微不注意就会落入他设计好的圈套里面,一开始张贤根本就没有想太多。

    “哈哈哈,开玩笑的,别紧张,既来之则安之嘛,先钓鱼,我们在喝一杯,今晚就住朋友这里。”

    真住这里

    “叔叔,我很多事情要处理的。”

    “休息一天公司又不会倒闭,你的那群职员我看都能担当责任,作为上位者,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个该知道吧?”

    教育自己?

    徐贤爸爸究竟是做什么的,印象里,张贤对徐贤爸爸的职业是空白的,只知道她妈妈的钢琴学院的院长,那还是因为徐贤妈妈以前也是家长后援会的成员,听自己妈妈提起过的。

    鱼塘前

    两张凳子,两根鱼竿,两个人影。

    其中张贤叼着烟打发着无聊的时间,他也有好奇的,想问问徐贤爸爸到底在做什么工作。

    吹出一口烟雾,徐贤爸爸先开口了:“我这个女儿很多时候我自己都看不懂,说和你关系很暧昧吧,我到觉得根本不是事实。”

    这又是哪一出?

    不等张贤说话,徐贤爸爸转头看着正在抽烟的张贤道:“给你讲个故事,从前有这么一家人,妻子贤惠,丈夫勤奋,还有一个漂亮的女儿。”

    故事一开始就交代了人物关系,张贤瞬间想到的就是徐贤一家人咯,天底下最了解徐贤的人是谁?自然也是她爸妈了。

    “女儿从小就很乖巧,也很有礼貌,小区里的人都很喜欢她,作为父母当然也很骄傲,那个时候丈夫是一名军官,平时回家的时间不多,而且有很多应酬,抽烟喝酒不在话下。”

    “大概在女儿六岁的时候,丈夫在家里跟军队里的战友吃饭,期间众人玩的很开心,抽着烟,喝着酒,吹着牛,晚上女儿从外婆家回来,一进屋就皱着眉头,然后走到爸爸面前让他把烟扔掉,重点是女儿还从爸爸的烟盒子里拿出了一根烟,直接把生烟放进嘴里吃了。”

    这可把在场的丈夫,妻子以及战友们吓坏了,从那天以后,丈夫戒烟,一直都没有复抽,十多年过去了,今天丈夫算是破戒了,不过也就只破这一次。

    故事说完了,徐贤爸爸就那样看着坐在他身边的张贤。

    鱼钓没钓到好像不是重点,张贤在听完故事的时候也得出了结论,难怪徐贤爸爸不相信她女儿和张贤之间有暧昧的关系,今天在公司他是故意问张贤要烟抽的,张贤一看就是老烟枪,如果和自己女儿是那样的关系他还能抽烟?

    笑着拍了拍张贤的肩膀,徐贤爸爸用安抚的语气说着:“贤啊,你能做到不抽烟吗?”

    摇头

    张贤及其肯定的说着:“不能”

    “其实,我从前就想要一个儿子,儿子毕竟可以在我动不了的时候撑起一个家,哎……”

    几个意思?

    给了一巴掌又给自己一颗糖?或者是想让自己叫他爹?哇,这个人……

    以前是军官,练人身心简直是小菜一碟,也难怪自己会被掌控。

    “嗡嗡”

    安静的鱼塘边,电话铃声响了,张贤顺势从兜里掏出了手机,不曾想徐贤爸爸也在掏手机,两部手机只有一部亮了,这瞬间,张贤和徐贤爸爸你看我,我看你,电话是张贤的,似乎徐贤爸爸的铃声和他的一模一样,不,应该说徐贤他们家的铃声和自己的一模一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