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活着就好

作者:黑色头发的天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张贤与徐贤最新章节!

    事实上张贤根本没办法派人去金大彪的故乡把他妈妈抓起来。

    出事到现在不过才三小时左右的事情,当然是通知了徐贤家人后的时间,张贤和他的人都在首尔,他的故乡没有机场,哪怕是开200码的车速都不会那么快赶过去。

    金大彪没有立刻反应过来,最重要的原因是他现在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不久前还吃了药,脑子里只想着该如何把张贤蹂躏致死。

    “西八,狗崽子,如果我妈少了一根头发我都会杀死她的。”

    还算不笨

    张贤摊手耸肩,很是淡定的说着:“我说过,你是冲我来的,只要放了她,我任你处置。”

    放还是不放?

    徐贤妈妈很紧张,她知道救她的人来了,尽管来救她的人也是因为他自己才被抓的,但起码现在自己有点踏实,张贤一进来就在跟抓自己的人谈条件,要放自己走。

    他是一个人来的,他本来就是黑涩会,明知道有危险的情况下还一个人来,这也说明了很多问题。

    纠结

    金大彪反复看着张贤,突然咧嘴一笑道:“放了她可以,但你要先跪下给我磕十个响头。”

    眉头轻皱

    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张贤从来就没有给人下跪过,正所谓跪舔跪地跪父母,金大彪的要求显然过分了。

    只是,张贤没得选择。

    “希望你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

    说完,张贤缓缓跪了下去,从单膝跪地到双膝跪地,这期间张贤也在观察金大彪。

    他很得意,很狂妄,见张贤真的跪下去之后也是从椅子后面绕了出来,用枪口对准了张贤,哈哈大笑的喊着“没想到你也有今天,你不是很叼吗?你不是要怂我去地狱吗?说话啊,啊,嘭”

    激动的同时,金大彪再次扣动了扳机。

    子弹就贴着张贤跪的位置钻进了地板里面,张贤纹丝不动,他还没有开始磕头,说着:“我已经跪下了,先松绑”

    “西八,你有资格跟我谈条……”

    说话的同时金大彪也是抬腿踹了过来。

    张贤一直在等待,周围那八个彪形大汉尽管围着自己可距离自己的位置也有三米左右,金大彪不知不觉间靠的自己很近了,伸腿的距离算进来自己的手伸出去抓刚好合适。

    他没有去顾虑太多,因为手里有武器,而张贤也跪在地上。

    所以当张贤突然发难的时候金大彪根本反应不过来,其他八个彪形大汉也都在原地楞了一下。

    动作之迅速,抓住金大彪踹出来的腿直接往自己身后一拉,劈叉的动作出来,金大彪重心不稳,双腿拉的笔直,整个人在下坠之后韧带严重拉伤,一声惨叫的同时这才响起开枪射击张贤。

    只是张贤并没有给金大彪开枪的机会,他在伸手前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瞬间爆发,起身猫腰俯冲向了金大彪,右腿膝盖猛击金大彪的下巴,能听到脱臼的声音。

    左腿更是直接压住了金大彪的右手手臂,又一发子弹出膛,不是本意的打到了围着张贤的一个彪形大汉的小腿。

    夺抢

    张贤很清楚自己该如何做,当手枪变成到张贤手里的时候局势变了。

    直接开枪,张贤一点都没犹豫,他必须要给其他几个彪形大汉震慑。

    “啪啪”

    两枪,命中两个彪形大汉,没有射击致命部位,都是射向了彪形大汉的大腿。

    惨叫声中倒地,不停的喊中弹了,其他彪形大汉这才慌张了,不敢轻易冒进,又想离开这个废弃工厂,金大彪?他们只不过是因为金大彪在W金融的地位在李氏集团的地位在来的,而且来之前说的跟现在的局面截然不同。

    如果金大彪死了他们也不需要担心被报复吧。

    张贤手里的手枪对准了几人,淡淡的说着:“滚,不滚的话我一个不留。”

    “西八”

    面子上过不去,有人碎骂了一句,身边的人赶紧拉了那人一把,张贤再次说道:“最后一次机会,滚”

    一溜烟的

    很默契的

    几个彪形大汉拖着受伤的三个兄弟跑了,金大彪万万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只是眨眼之间而已,就在刚才他还趾高气昂的要折磨张贤,要享受张贤跪着给他磕头的感觉。

    手枪抵住金大彪的太阳穴,金大彪不傻,赶紧求饶:“贤啊,刚才我都是开玩笑的,你可别当真。”

    “呵呵”

    笑的极其不自然,张贤冷冷的说着:“怎么样?被抢抵住太阳穴的感觉。”

    “不要杀我,我们是兄弟,你要什么我都给你,难道你忘了吗?当初如果不是我收留你到公司的话你早就流浪街头死了。”

    张贤其实有想过一枪结果了金大彪,这种人,今天放过他,明天他还会在找你麻烦的,还美曰其名是忍辱负重。

    只是他没想到金大彪会说这些话,张贤也想到了几年前,自己不受亲戚待见,那些酒肉朋友的父母也不帮自己,除了洪忠浩没有其他人,而张贤又不想去打扰洪忠浩的那段时间,流浪街头的时间。

    “听着,金大彪,我给你机会离开韩国,如果明天我知道你还在韩国的话那时会真的杀了你。”

    “好,好,我一定走,贤啊,我一定走。”

    估计是药效过了,金大彪看着空旷的废弃工厂,看着压着自己用枪口抵住自己太阳穴的张贤,领悟到一个道理,张贤真的不是自己可以招惹的,也难怪大父那么欣赏他。

    “起来,过去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按照命令做,正在等待下一步张贤指令的时候金大彪只感觉到一股大力袭击的自己的后脑勺,然后眼前一黑整个人失去了知觉。

    仍待铁管,张贤快步走向了木椅子前,在解绳索前先说着:“阿姨,我是张贤,对不起,让您受惊吓了。”

    徐贤妈妈一直在留意情况,每一次枪声的响起虽然都很害怕但也意味着局势的转变,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危险了,那个叫张贤的人控制住了局面,赶走了好几个绑架自己的人,还把头目收拾了。

    松开绳索,摘下遮住眼睛的黑布,那一刻,火苗照亮的张贤脸孔在徐贤妈妈看来是那么的阳刚帅气,紧绷着的神经也放松,全身无力的倒在了张贤的怀里。

    半个小时后

    返回首尔的高速公路上。

    徐贤妈妈苏醒过来,整个人很敏感的缩成一团左右看着,见自己坐在车里,开车的是张贤这才大口顺着气,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紧接着哭了出来。

    “阿姨”

    张贤根本不懂安慰,能说的从始至终都只有那么一句:“对不起。”

    摆手

    擦干脸颊上的泪水,徐贤妈妈这才看着张贤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被牵扯进来,虽然你救了我,但我还是要说清楚,请你不要在接近我们家徐贤了,我不想看到徐贤也出这样的事情,我体会过,我知道可怕。”

    “……”

    张贤的沉默在徐贤妈妈看来是很不正确的回应方式,语气也加强了几分道:“如果你还有人性的话就该答应我的要求,我只有徐贤一个宝贝女儿,你明白做父母的心思吗?”

    张贤还真不明白,但他知道失去父母的无力感,所以他才会一个人来,即便自己会死在那个废弃工厂,他完全可以不来,就算是因他而起的事情不是吗?他始终不是好人,他只是一个黑涩会。

    “借下手机”

    张贤将手机递给了徐贤妈妈,手都还在轻微颤抖,拨打出去一个号码,电话那头的人很激动的问着:“妈妈呢,我妈妈呢。”

    “贤啊,我没事,告诉你爸爸不要担心了。”

    首尔

    汝矣岛

    徐贤爸爸忐忑不安的心终于沉淀下来,松了口气嘀咕着:“活着就好”他以为自己的妻子这次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