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别害怕,我是来道歉的

作者:黑色头发的天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张贤与徐贤最新章节!

    (这是第二更,继续求支持,什么都求,书友们砸我吧!)

    广搜队办公室

    张贤走后,徐仁赫和他的家人依旧在那里等着。

    洪忠浩给三人倒了一杯咖啡,徐仁赫恢复精神看着洪忠浩道:“刚才都没精神,真是谢谢你了。”

    摆了摆手,洪忠浩回应着:“叔叔没关系的,我和徐贤也是同学,而且哥nim既然决定帮忙的话几乎就没问题了。”

    “真的吗?他真的那么厉害?”

    提问的是小女孩儿

    洪忠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至少在他心里张贤就是无所不能的,徐仁赫代替洪忠浩回答着:“傻丫头,你是不知道你这个未来的姐夫,他真的很厉害,哎,早知道会变成现在这样当初我就该听他的劝告。”

    “老公,会没事的,以后好好的就行。”

    妇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很多事情不是她可以介入的,她的愿望也很简单,就是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没指望过大富大贵,只求无病无灾,对于张贤,她心里的评价也很简单,是个好人。

    三成洞

    入夜后的三成洞格外幽静,空气中充满了淡淡的香气。

    一栋别墅门口,张贤按下了门铃。

    很快有人响应,询问是谁。

    “告诉金大彪,我是张贤”

    张贤离开警署后直接来到了这边找金大彪,事情他一个人是有办法解决,但要保证不会有人从中作梗,这个梗除了金大彪外没有其他人。

    大概过了半分钟的样子,大门在打开。

    沿着摆满花花草草的阶梯往上走,别墅里的灯也亮了起来,开门的是保姆,领着张贤进了屋到了书房那边说着:“请稍等片刻,老爷马上就下来,需要茶还是饮料?”

    “白水”

    书房很宽敞,里面陈列了很多书籍,张贤看到这一幕觉得很搞笑,金大彪这种人再怎么想改变自己都是不可能的,这里的书恐怕他一本也没有看过。

    又隔了五分钟左右,水喝了一半,金大彪姗姗而来。

    穿着睡袍,手里拿着一杯洋酒,笑嘻嘻的招呼着:“这是谁啊,不是贤吗?怎么有空来找我啊。”

    没有起身,坐在椅子上的张贤甚至都没有回头,等金大彪坐到了自己对面的位置,张贤这才慢慢开口说着:“金大彪,你会不知道我为什么找你?”

    抿了一口洋酒,金大彪嘚瑟着:“怎么办,我真的不知道,该不会是想请我吃夜宵吧。”

    轻轻一笑,张贤身子往前凑了凑,看着金大彪语气也变冷了几分道:“屎,吃吗?”

    金大彪很是鬼火,不过强行压住心里的怒火,拿出一支雪茄把玩着道:“你看你,还是以前那个样子,难怪没有办法成长,上流社会的人讲究的是什么你知道吗?是气质,是绅士风度,是礼节。”

    很突然,张贤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抄起桌面上的水杯直接朝着金大彪的脑门砸了过去。

    距离本来就很近,张贤的动作就突然,金大彪根本来不及闪躲。

    “框”的一声,玻璃杯碎了,有碎片还扎进了张贤的手心里,不过金大彪的左边脑袋也被砸出了血,血和白水交织在一起顺着太阳穴往下低落。

    “西八”

    金大彪火了,嘴里开骂,但没有骂出几句话,因为张贤已经从桌面上翻了过去,一把掐住金大彪的脖子,抄起他的洋酒杯又砸了下去,然后淡淡的说着:“去TM的绅士风度,金大彪,今晚过后你去地狱保持绅士风度吧。”

    “贤啊,不要,我错了,我错了。”

    吓坏了

    这是多久了,金大彪没有感觉到生命的威胁,就连刚才,知道张贤来了金大彪都是不屑一顾的,在他看来张贤是来求饶的,徐仁赫的事情就是自己安排的,他肯定也猜到了。

    张贤现在能做什么,开了一间小公司拿了两个地盘真以为自己就是老大了,他可不同,李氏集团的常务,是可以直接指挥W金融的存在,大父之下就是他金大彪。

    可惜他忘记了一点,以前张贤就不鸟他何况现在?张贤是什么样的狠角色还用重复提醒?

    于是

    金大彪回过神来了,他能做的只有求饶,他知道张贤说的出做的到。

    自己的脖子也传来勒住后的窒息感,脸涨的通红,张贤再不松手自己就要死了,但他却没有反抗,因为他知道反抗无效。

    “呼,哈,呼”

    大口大口的呼吸着,金大彪觉得活着真好。

    眼睛有些犯晕,耳边传来张贤的声音:“听着金大彪,从现在开始,只要你在敢插手徐仁赫的事情我保证你会离开这个世界,李氏集团也不要在插手,明白了吗?”

    能说不吗?显然不能。

    连连点头,金大彪应承着张贤,他还以为张贤要自己做点什么,比如把徐仁赫捞出来,让另外一个小弟去顶罪,可这就不是他想要的了,徐仁赫最近有点搞不清楚自己的身份,所以金大彪才要收拾他的,至于坐牢,跟金大彪没有半毛钱关系,反而因为竞争对手的退出他还会得到大父的奖赏。

    “啪啪”拍了两下金大彪的脸颊,张贤留下一句:“一定要记住我说的话”然后潇洒的走了。

    前脚张贤刚走,后脚金大彪摔了书房的所有东西,然后拿出手机拨打了出去,可打通对方电话后却沉默了,想了想,金大彪还是挂断了电话,他知道张贤的意思,不管是谁只要有人找徐仁赫麻烦都是你金大彪干的。

    离开别墅,张贤紧跟着去了仁爱医院,记者那边到是搞定了,可是受害人家属那边有点麻烦。

    郑大伦带的兄弟不少,那帮记者又不敢报警,一个个都被城北三十三给吓到了,别人摔了你的东西,没问题,赔钱了啊,至于你的内存卡不见了,那也赔钱了,买新的啊,你还想要什么?小命要吗?

    张贤是在一众人的簇拥下进的医院,那阵势直接把护士和医生都吓到了,人已经没有生命危险转去了VIP病房。

    楼道口

    “站住”

    两个穿西服的保镖试图阻止要闯入病房的张贤。

    郑大伦上前一步逼近说着:“滚”

    然后,气场摆在那里,人多势众,郑大伦一把将病房门推开,里面一共五个人,包括躺在病床上的受害人。

    “什么啊,你们是什么人?保镖,保镖。”

    抬手

    张贤做了一个让这群人都惊悚的动作,其实也不是什么动作,就是左手的食指放在嘴边“虚”了一下,示意他们都安静。

    一步,两步,三步

    渐渐的靠近病床,站在病床周边的四个人也跟着节奏在后退,退无可退,都抵住病床了才停下脚步,重复着:“你到底是什么人,这里是病房,你不要乱来,否则我报警了。”

    “别害怕,我不是坏人,那个受害人,我是来道歉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