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谈一谈

作者:黑色头发的天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张贤与徐贤最新章节!

    芽庄以西两公里

    这是一片保存完整的原住民居住地

    背靠山林面朝大海,木质建筑物搭建起来的两层小木楼摇摇欲坠,微风轻抚,张贤走在那个被自己押送的男人后面,男人已经醒了,感觉到腰部被坚硬的东西抵住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的同伴已经全部死了,这个人很厉害。

    不敢动弹,也不敢说谎话骗张贤,他怕死,这就是理由,张贤问了他该去什么地方见自己该见的人,于是乎一路被带到了这边。

    建筑群外围百米用篱笆做起了栅栏,栅栏后面横向每隔三十米左右就有一个手持AK头绑丝巾的家伙守在那里,张贤和男人出现的瞬间枪口全都锁定在了两人身上。

    张贤不傻,他当然是站在了男人身后。

    男人的脚再次发软,真不知道这家伙是如何成为打手的,被张贤一边推着往前走,一边双手高举半空喊着:“不要开枪,自己人。”

    “你是谁?”

    “我,青堂阮十三”

    这些对话张贤听不明白,但大概能感觉到是在进行友好的沟通,张贤附在男人耳边说着:“告诉他们,我要见老板”

    说的是英文,张贤的语法就不追究了,反正这个男人也听得懂。

    栅栏打开,目送两人往里走,那些手持AK的人紧紧跟在两人身后。

    正中央的建筑物门口,阮十三跟守在门口两边的壮汉说明着情况,还没说完就听到里面传来声音,这个张贤听的懂,因为用的是韩语,让他进去。

    “嘎吱”

    门开,张贤并没有马上进去,而是站在门口观察了一眼,屋内的灯光比较昏暗,只有一张长桌和一张办公桌,长桌两边坐了八个人,每个人身前都放着一台点钞机,桌上全是成捆的美金。

    点钞机‘刷刷刷’的工作着,烟雾弥漫在房间的四周,不远处的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男人,依旧是那个油腻的发型,双腿放在桌面上,吐出一口烟雾,用夹着烟的手指着张贤道:“我很少有欣赏的人,你是第一个。”

    身边,白衣女人负责翻译,刚才韩语是是出自她口,看着张贤一字一句的说着,眼神有些闪烁,微微皱眉,似乎有什么事情想不明白。

    的确想不明白

    张贤她在酒店18楼见过一次,尽管只是惊鸿一瞥,后面彭少华又在自己面前提起过,说李弘胜找了一个人过来打算对付他,原本是想把张贤做掉当做礼物送给李弘胜的,没想到今天他派出去的人失手了,而张贤却没有逃走反而是找上门来了。

    就凭借这个魄力,彭少华说欣赏张贤到真的不假。

    但欣赏归欣赏,张贤现在的举动在他看来是十分愚蠢的,自投罗网不是吗?这里可都是自己养的人,枪口数十把,张贤只要是做出任何一个有威胁的动作就会被打成筛子。

    “我可不需要被谁欣赏,谈笔生意怎么样?”

    女人附在办公椅上斜躺着的彭少华耳边进行翻译。

    听完,彭少华依旧保持那个姿势开口说着:“谈生意?你?有点意思,说来听听”

    张贤没有马上开口,而是推着那个被自己挟持的人进了屋,经过长桌,直接来到了办公桌前,看着彭少华道:“谢谢你给我指引了一条能够找到你的道路。”

    轻轻一笑,彭少华坐直了身子。

    “你们都出去”

    工作中的那些人系数离开了屋子,门口守着的那些人却纹丝未动。

    “我欣赏有胆量的人,但最鄙视没有脑子的人。”

    张贤也不客气,直接说着:“今天我死在这里,明天你一样会被盯上,只要是被大父盯上的人,没一个溜得掉,包括你。”

    “哈哈哈”

    一阵爽朗的笑声发出,过了大概五秒中又突然安静了下来,将烟头狠狠的揉在烟灰缸里,起身,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绕到了张贤身边,彭少华微微仰头说着:“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你是来要我命的,你说我会和一个要我命的人谈生意吗?一条要咬人的狗不管怎么改始终会咬人,除非变成死狗。”

    “咔擦”

    “刷刷刷”

    门口那些手持AK的人又一次将枪口对准了张贤。

    说不紧张那是假的,现在是生死一刻,张贤原本也是冒险过来的,他不能死,他还有重要的事情没办,小小挪动了一下脚步,位置也出现了变化,枪口从被挟持的男人腰部移动到了右键上,可以随时开枪做掉男人也可以瞄准眼前的彭少华。

    “这个地方你待不下去了,但我可以让你安全离开,然后去果敢那边发展,等我做掉大父,这里都属于你。”

    负责翻译的白衣女人楞了一下,女人很漂亮,五官相当的精致,鹅蛋脸,修长的睫毛,诱惑的红唇,以及吹弹可破的肌肤,但这些对张贤来说一点吸引力都没有,沉迷了两秒,女人这才跟彭少华反应着,一字不差的反应着。

    “好笑,你是说放过我?看来你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啊。”

    张贤很淡定,他现在是真的淡定了,一个人的眼睛是骗不过人的,这里是彭少华的地盘,彭少华也的确是个角色,可他也怕,越富有的人越怕死,位置越高的人越怕死,就像华夏古时候的秦始皇一样,他不也命人四处寻找长生不老药吗。

    所以

    张贤的底气更足了,彭少华既然了解李弘胜,自然也了解他的家庭背景,他是混的不错,但和大父比起来差的太远,大父手下不缺亡命之徒,张贤根本就算不上是打手,如果那帮延边佬(我不是在说我们最可爱的朝鲜族家人,只是借用了韩国电影里的称呼,请朝鲜族的家人多多海涵,)过来,那才是真的麻烦,或许那就是大父的底牌。

    “你搞清楚状况了吗?如果搞清楚了,那我们就开始谈,我能够来到这里就是我的诚意”

    来回走了几步,彭少华有了决定,他让门口那些人全都退了出去,张贤也松开了被自己挟持的男人,那家伙滚滚爬爬的好不容易离开了这个屋子,估计出去后也会躺在地上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来吧,让我看看你的诚意”

    转变的很快,彭少华一开始还说的华夏语,一直都是那个白衣女人在做翻译的工作,突然间,彭少华改说韩语了,而且非常的流利,找不出半点毛病。

    张贤没有去想彭少华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语言能力,他只是拿起了手枪,然后‘嘭’的一声划破了宁静。

    之前退出去的家伙全都回来了,一个个紧张兮兮的,还好,他们看到自己的老板依旧站在那里,开枪的是那个闯入者,而地上多出了一具尸体,尸体正是那个漂亮女人。

    “拖出去”

    过来两人拖着女人的尸体迅速离开了,张贤将手枪的弹夹取出来扔到了彭少华的办公桌上,随后又把手枪扔到了远处的角落位置,耸了耸肩,用相当不标准的华夏语说着:“红颜祸水”

    “你会华夏语?”

    彭少华微微一惊。

    张贤轻轻一笑,换回韩语说着:“中学念书的时候学了一点点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

    问的显然是关于那个女人的事情,张贤自然不会说是让朴镇宇查出来的,而是说着:“猜的,不是的话就当冤枉她了,反正跟过李弘胜的人来到你身边你放心吗?尤其是女人。”

    “可你来了。”

    “我没跟他,也不是要混到你身边,我们是合作。”

    这句话张贤说的很笃定,眼神也变得犀利起来,彭少华没说话就那样看着张贤的眼睛,似乎是想比一下谁的眼神更加犀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