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出发芽庄(中)

作者:黑色头发的天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张贤与徐贤最新章节!

    一个小时后

    张贤和李弘胜登上了飞往河内的飞机,李弘胜坐的是头等舱,张贤坐的是商务舱,对于张贤来说一切都无所谓。

    飞行的时间并不长,闭眼休息了差不多三个半小时便从一个国家跨越到了另一个国家,常在韩国穿梭的张贤有种从首尔到了釜山的感觉。

    气温湿热

    尽管在首尔现在的温度很清爽,但这边一出机舱热浪扑面而来,本身又是热带气候,雨量充足,那种湿热感让张贤稍微有些不适应。

    紧跟着两人在河内转机去飞往芽庄。

    差不多又过了两小时,两人出现在了芽庄机场。

    李弘胜跟回家似的,机场大厅来了十几个人接机,不管其他人的眼神弯腰恭恭敬敬的招呼着李弘胜,张贤跟在后面,李弘胜并没有给那些接机的人介绍张贤,这也是想要的结果,他很反感被人簇拥的感觉。

    车队

    李弘胜幸亏不是在首尔,如果是在大父眼前,他这样的高调风格估计早都被收拾了无数次了。

    第一辆是加长白色林肯,第二辆到第八辆车则全部都是进口豪华轿车。

    出了机场大门李弘胜才招呼着张贤去林肯那边,张贤当然不能去坐后面的车了,那些接机的人一开始还猜想张贤可能只是一个韩国跟过来的跟班,还想着给新人一个下马威,没想到张贤居然能够和李弘胜同车。

    在这边的人都十分了解李弘胜,能够和他同车的人除了美女还是美女,没有一个男人跟他同乘坐过一辆车。

    惊讶之余,那些人也在心里默默的对张贤产生了敬畏之心。

    车内装饰十分豪华,沙发,酒柜,酒桌,掏出雪茄剪好放在嘴里,点燃抽了两口双手搭在沙发上看着张贤道:“怎么样?车还满意吗?愉快的旅程从现在开始了。”

    “嗯”

    这就是张贤的回答,又让李弘胜吃瘪了,那种热脸贴冷屁股的感觉让李弘胜十分的不爽。

    “从机场到家还需要一些时间,你可以先休息一会儿。”

    “嗯”

    捏了捏拳头,李弘胜终于还是有点忍不住了,说着:“给我倒一杯洋酒,加冰”

    然后

    车里的空气突然凝固了

    因为这次张贤连一个‘恩’字都没有说出口,当李弘胜转头去看张贤的时候正好迎面碰上了他的目光,那双深邃冰冷的眼睛让李弘胜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心里念叨着:“西八,差点忘了这家伙手上是沾满血的冷血动物。”

    又是很假的一笑,呵呵说着:“看我这脑子,我是说想喝什么我给你倒一杯,洋酒加冰还不错,重点推荐。”

    “不用了”

    说罢,张贤脑袋靠在沙发枕上闭眼休息了起来。

    他不担心李弘胜会在车里对他做什么,就算李弘胜想要做什么张贤也不会忍让,真要揍这家伙一顿的话张贤会选择下死手,让他永远不敢在自己面前造次,至于怎么跟大父解释都是后话。

    车开的很平稳。

    张贤也开始慢慢放松,但他没有睡着,只是闭着眼睛,耳边流淌着音乐声,很吵的音乐声,李弘胜一个人在那里边嗨边打电话,电话全是打给女人的,似乎是在向张贤炫耀,李弘胜毫不避讳的在电话里和那些女人说着不堪入耳的话语。

    芽庄是一座海滨小城市,与海上七大奇观的下龙湾相比较芽庄的恬静内敛渐渐受到更多外国游客的关,这也是很多‘商人’争相打进芽庄市场的根本原因,而当地ZF也在大力招商,他们想把这座恬静的海滨小城打造成一座旅游城市,要吸引更多的旅客前来游玩除了那些大海,沙滩,美女外,娱乐设施是最重要的方式方法。

    李弘胜住的地方本身也是一个旅游景点区,他就是这么渴望热闹,享受无数人的羡慕嫉妒,保大别墅附近的绿荫山林前,一栋三层高占地面积超过三亩地的庄园静静的矗立着。

    十米宽的大铁门打开后是一条四车道的宽敞马路,两边绿化非常好,经过喷泉,经过雕塑群,经过泳池和小型高尔夫球场,车队在主建筑物的大门口停了下来,跟五星级大酒店的门口一样,大门两边有十来人的迎宾队伍。

    穿着西服带着白手套的中年男人应该是这座庄园的管家负责人,拉开车门后立刻弯下了腰,李弘胜在前,张贤在后,当张贤下车的时候看到的是所有人弯腰打招呼的情形,没有一个人直起身来,穿着很统一,不是笔挺的西服就是黑白搭配的仆人装。

    往屋门口走的途中,李弘胜笑的很开心,双手都在吃那些女仆的豆腐,而那些女仆似乎很享受这个动作,仿佛得到了无上恩宠一般。

    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子的下人。

    “嘎吱”

    两个管家合力推开大门,那扇在张贤看来用木头雕刻打造出来的木门在管家嘴里却是一件奇珍异宝,是用纯天然紫檀木制作而成,价值更是夸张。

    炫耀

    管家在帮李弘胜炫耀,进门后不管是大理石板,沙发,家具,灯饰,就连垃圾桶也是镀了金的,包括卫生间的马桶。

    “老爷已经打过招呼了,张先生这几天会住在二楼的客房,会有专门的管家和女仆为您服务,有什么需要尽管告诉他们,如果他们有做的不好地方可以告诉我,我知道该怎么处理。”

    说着,中年男人顿了顿,似乎是在看张贤的眼色,随后补充道:“不过张先生,这家里的女性最好都不要去触碰,少爷最不喜欢就是有人触碰他的东西、”

    女性,东西

    这两个词张贤无法将他们对等的连接起来。

    皱了皱眉,张贤没有跟着李弘胜去到沙发那边,而是说着:“麻烦让人带我去客房,我需要休息。”

    “三号,你带张先生去客房,还有十七,十八号负责张先生的起居生活。”

    “知道了,朴总管nim”

    三号是一个年轻男人,身高一比八左右,长相帅气,十七和十八号则是两个年轻女仆,身高都在一米六五左右,即便穿着女仆服装也掩盖不住前凸后翘的魔鬼身材,说话的声音很轻很温柔,眼神也很妩媚,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张贤一眼立马就挑开,还有点害羞的样子。

    不过张贤对这些人都不感兴趣,也不想去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在这里做事,更不指望会从这些人的嘴里知道一些自己想知道的有用信息。

    休息就是休息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张贤都没有和李弘胜见面,李弘胜也没有在家,每天除了吃饭外,张贤几乎都在自己的房间里面。

    电脑没有碰过一次,手机成为了张贤使用最频繁的物品,他没有给人发短信和打电话的习惯,手机里也没有安装社交聊天软件,这两天时间里,张贤和朴镇宇沟通过几次,也算是很频繁的了,朴镇宇在首尔没有闲着,他要拉拢张贤自然要为张贤做点事情了,比如张贤的人生安危以及他今后‘身份’的事情。

    这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解决的,没有加入华府的朴镇宇有点走投无路的感觉,不知道通往胜利的大门是开在什么地方,就像一个盲人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一样,什么都需要靠自己亲自摸索。

    张贤没有催促朴镇宇,八字还没有一瞥,在说他要做事情也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办到的,所以,他反而觉得稳重,诚恳一些的朴镇宇真的比那个李永烈好很多,在他和李永烈的瓜葛上也更偏向于朴镇宇,就算是因为洪忠浩替张贤查清楚了朴镇宇的确是那个死去妇女的儿子,这件案子也的确是李永烈经手的情报之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