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你就是那个张贤吗

作者:黑色头发的天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张贤与徐贤最新章节!

    (周末午后的一章,晚上还有一章,天使正在拼命的挤出时间码子,推荐,收藏,继续求!!!)

    地下车库

    金石头左右不停的张望,倒不是找不到停车位,主要是这个车库太过于寂静了,那种寂静不是平常的寂静,除了车辆外四周出现了很多黑衣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杵在那里一动不动,大晚上怪吓人的。

    “兹~”

    停好车,靠近电梯口,金石头正在解开安全带却听到张贤说着:“你就在车里等我。”

    “哥nim,我不和你一起去吗?”

    张贤已经拉开车门下去了,扣起了西服纽扣,深呼吸了一口气朝着电梯那边走去,他,现在有点紧张。

    即将要见到那个传闻中的大父了,张贤心里的思绪相当复杂,在来的路上也想过一些画面,比如到了办公室,自己和大父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找准时机抄起办公室里的烟灰缸直接砸向大父的脑袋,直到把他砸死为止。

    再比如利用办公室里的网线勒住大父的脖子,让他窒息而亡,或者将大父从窗口上推下去摔死。

    总之不管是什么样的方法,张贤脑海里想的都是做掉大父,不管自己将面对什么样的结局,大不了就是一死,只要能够替父母报仇死又如何,这几年来自己活得难道不像是行尸走肉吗?

    没有人可以理解一个孩子在需要父母的年龄孤零零一个人成长的痛苦,和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不同,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他们渴望被领养,张贤是知道自己的父母,最近更是知道自己父母是被大父害死的。

    “站住,你是什么人?”

    电梯口

    玻璃门后面站着的人抬手拦住了张贤。

    抬头,张贤看了一眼穿着西服的年轻男人,蠕动嘴唇开口说着:“张贤”

    年轻男人和外面的安保显然不同,他知道张贤,他也接到命令今晚会有一个叫张贤的人来这边见大父,同时也也在确认张贤的身份,另外一个人则是拿着扫描仪器走到了张贤身前,从头到脚仔仔细细的扫描了三遍。

    期间,男人确定了眼前的人就是张贤,在没有查到危险物品后才说着:“请上电梯”

    不是张贤一个人,随同的还有另外一个年轻男人,他站在电梯的左右,负责电梯的楼层,手里拿着一张卡片,正准备贴在楼层按钮上面的位置出发时,一个声音突然出现了:“等我一下”

    很普通的声音,换做是普通的写字楼这个声音就更正常了,赶时间进电梯所以拜托已经在电梯里面的人稍微等一下。

    张贤微微皱眉,因为这里不是普通的写字楼电梯,自己刚才进来都经过了严格的检查,现在发出声音的人显然也是大父手下的人了。

    “西八,你TM没有听到我让你们等一下吗?狗.崽子,是不是老子的话不管用了,西八,真当老子是被流放到越南去的啊。”

    一阵碎骂

    说的地方方言,张贤听的不是很明白,进来的人是一个留着二八分发型的男人,年龄三十中半,头发染的是咖啡色,有一股香味,好像刚从美容院做完造型出来,一身名片西服,电梯里的灯光打在皮鞋面上闪闪发光。

    个头比较高,大概有1米82左右的样子,长得也很帅,是属于rain那种类型的,身材不胖不瘦,也看不出有没有肌肉。

    进电梯后第一眼就扫向了张贤,随后抬手给准备按电梯楼层的年轻男人一耳光,继续碎骂着:“你叫什么名字,啊,西八,你眼睛瞎了?还是要我帮你从眼眶里抠出来?西八。”

    “滴”

    年轻男人不敢说话,扫了卡之后按了28层的楼层数字。

    电梯门缓缓关上,男人从兜里掏出一盒烟,拿出一支含在嘴里,摸了摸没有找到打火机,这才看着张贤道:“呀,有火机吗?”

    “……”

    张贤没有鸟他,也没有去翻找自己兜里的打火机。

    眉头一挑,那人眼神一变,看似在笑,实际上已经在发火了,慢慢靠近张贤,觉得张贤没有任何防备抬手又是一巴掌扇来,就像之前扇那个年轻男人耳光一样,可惜,这次他想错了。

    张贤既然可以做到不鸟他,自然也不会乖乖的挨打了,首先,他不认识这个一直在碎骂的男人,其次,要想动自己首先就要打的过才行,打不过?那自然就是挨打的份了。

    “啊,西八,放手,我让你放手,你TM知道我是谁吗?”

    一把抓住男人挥舞过来的右手手腕,轻轻用力往下一掰,男人整个人的重心跟着往上提,浑身的力气瞬间消散,手腕被张贤牵制后根本做不出任何动作,除了碎骂。

    “狗东西,老子让你松手没听见吗?”

    “啊,啊啊~”

    加重了两分力气,张贤依旧没有说话,站在电梯口的年轻男人又躺枪了,这种情况他巴不得离开,两个‘大哥’之间的争斗不能把自己这个小弟给带进去啊,奈何张贤就是不说话,被瞪了一眼怒吼着:“你TM到是帮忙啊,是不是想死在我手里。”

    年轻男人这才看着张贤道:“哥nim,松手吧。”

    松开,张贤不是给年轻男人面子,只是不想年轻男人因为自己在挨打,只是松开的时候用力往前一推,把那个三十中半的男人推到了电梯另一边的轿厢壁上,肩膀直接撞上去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阿西吧”

    稳住身形,男人作势又要动手,张贤转头,一个眼神直接让对方退缩了,活动了一下肩膀放出狠话:“你行,居然敢对我动手,准备好吧,我会把你的尸体扔到河沟里喂那些食人鱼的,狗.崽子。”

    “叮”

    28楼到达,电梯门缓缓打开,率先映入眼帘的是站在楼道两边的十几个年轻男人,他们身材魁梧,面无表情,站得笔直,西服的外套无法遮挡腰间别着的手枪。

    先一步跨出电梯,三十中半的男人突然间从一个年轻人腰间抢夺过了手枪,转身就要朝着张贤开枪,张贤的反应也不慢,就在他注意到那些人身上都携带有手枪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直觉,猜测到会出现意外情况。

    距离本身很近,张贤对枪支不熟悉,也做不出电影里面迅速拆解枪支的神奇举动,他只是在瞬息之间做出了最佳的防御手段,右腿抬起,膝盖直接定向了三十中半男人的下体位置。

    “啊”

    又是一声惨叫,不知道蛋有没有因为这一膝盖碎掉,张贤这次用力可不轻,弯曲身体,捂住下体,张贤刚要抬腿踹向男人的面部,一道呵斥声在楼道间响起:“张贤,住手”

    寻着声音抬头望去,动作停止,张贤看到一个体型矮小的老者站在远端,头发花白,穿着一身西服,显然,这人不是大父,极有可能是大父的管家。

    “张贤,你就是那个张贤吗?你就是那个擦了蔚山,群山几个地方屁股的张贤?”

    声音有些颤抖,似乎忘记了疼痛,已经双膝跪在地上的男人艰难的抬头看着张贤,那个一直无视自己并且对自己动手的男人,他居然就是那个张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