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可以分期

作者:黑色头发的天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张贤与徐贤最新章节!

    张贤并没有打算回复徐贤的短信,隔天早上,徐贤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确认手机是否有新的短信,的确有,但可惜是那种广告垃圾短信。

    “这个家伙明明看了短信为什么不回复自己?”

    想不通,徐贤从昨晚开始就一直很纠结这个事情,如果说张贤没有看信息的话徐贤也不会想那么多,无视自己吗?又一次?

    九龙

    张贤给崔成打了一通电话,接到电话的崔成也是颇感意外,张贤平时至少都会睡到午饭时间的,今天居然早上十点就给自己打电话了。

    “兄弟,想我了?”

    听着电话那头无忧无虑的声音张贤真的有些头痛,这家伙不是那种头脑简单的人,为什么这次下决定那么的匆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诱惑住了他以至于自己蒙蔽了自己的双眼。

    “听着,今天收拾下东西赶紧跑路。”

    “什么?”

    电话那头,还在蔚山享受美好早晨的崔成搞不懂张贤在说什么,现在束草那边的场子他都放弃了,京浩哥在蔚山的部分场子交给他在打理,并且许诺以后首尔的场子都会交给他,这将是一个美好的未来,幸福生活就在自己眼前。

    “上面知道你叛变的事情了。”

    “哈哈,兄弟,一大早你是在逗我吗?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我已经两天没有去束草的场子了。”

    张贤要表达的并不是这个意思,崔成是他几年的兄弟,在怎么说也是有感情的,能提醒的张贤已经提醒了,尤其跟着京浩哥他们造反,并且还不知道能不能够顺利做掉大父的情况下,倒不如跟着金大彪这条线,接近大父,然后找机会在想办法报仇。

    所以昨晚张贤已经决定了,他不会去蔚山参加背叛者们的聚会,也不会跟着崔成一起造反,只是现在他无法也不忍心在电话里直接和崔成说他要去埋了他。

    “金大彪昨晚找我了。”

    “找你干什么,难道金大彪也知道你要跟我们一起?”

    “崔成,我拿你当兄弟,不过我是不会跟你一起的,还有昨晚金大彪叫我过去见他只因为一件事情。”

    崔成不是傻子,张贤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而且还一反常态大早上就联系自己无非昨晚金大彪说的是和他有关的事情,知道他背叛了大父,组织里要清理叛徒,找张贤出来是要做掉自己。

    “到这个地步了吗?”

    语气也没有之前那样兴奋,张贤沉默片刻后‘恩’了一声。

    “金大彪给了多少时间?是活埋还是?”

    “两天时间,找到你并且活埋。”

    “也无所谓了,反正我这条命就是当初你在缅甸捡回来的,现在能够死在你手里也算是完成了我的夙愿。”

    “臭小子,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今天晚上找个船,我不管你是跑去泰国,还是越南什么地方,必须今晚就走。”

    重重的叹气声在电话那头发出,崔成没有在继续说什么,让张贤保重身体便先挂断了电话。

    24小时后,张贤接到了公司一个兄弟的电话,称崔成跑路了,具体跑去哪里了不知道,只知道昨晚从蔚山跑的,现在京浩哥那边也在派人找他。

    狎鸥亭

    午后张贤到了公司,既然崔成跑了那自己也可以不用去完成金大彪交代的任务了,对此金大彪也没有找张贤说什么,尽管金大彪心里在怀疑是张贤故意放走崔成的。

    “嘎吱”

    刚进办公室,一股不安的氛围席卷了张贤全身,扫了一眼,客厅沙发那边坐着一个男人,有点眼熟,最近在哪里见过,而小弟们则是站在一边监视男人,也不说话,更没有出现打骂的情况。

    “张贤”

    “想死吗?”

    男人先开口,他只是用半语直接喊出了张贤的名字,身后的小弟立刻进行了警告。

    “你认识我?”

    男人没想到张贤居然不记得自己了,他们三天前见过面的,而且印象应该很深刻才对,因为自己的侄女他认识,他们还是中学同学,甚至三天前的晚上还通过电话的徐贤。

    “我,我是徐仁赫”

    疑惑的来到沙发前,张贤确认着:“谁?”

    “徐仁赫”

    顿了顿,张贤嘴里吐出一句差点让徐仁赫自杀的话,很是悠闲淡然的说着:“不认识”

    深呼吸了一口气,徐仁赫不得不强调着:“我是徐贤的叔叔,小贤不是和你通过电话了吗?”

    这才让张贤想起是有这么一回事,那妞让自己给他叔叔办个分期还款,开什么国际玩笑,真当这间财务公司是自己开的啊,他也就是个打工的混混,能够扛三笔债和担保一笔分期已经是极限了。

    “所以?”

    “就是那个,那个小贤在电话里和你提过的,关于分期还款的事情……”

    没等徐仁赫说完,张贤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道:“我说过你不行,五亿,今天把钱还清了你就可以走了,不然直接埋了。”

    “埋了?”

    徐仁赫瞬间被吓的精神抖擞,不顾叔叔辈分的形象一下子跪在张贤身前的地板上伸手抓住张贤的裤子哀求着:“别埋了,我真的拿不出那么多钱,我会用心工作,每个月一定会按时还钱的,就算你不相信我也应该相信小贤吧。”

    “闭嘴,别拿徐贤来当借口,她可没有说过会替你担保,就算她亲口说了我也不会同意,找个好点的地方拖出去埋了。”

    小弟听完应声凑了上来,徐仁赫真的是被吓懵了,今天自己在家被强行带走的时候预感就不好,妻子已经去找弟弟他们家帮忙想办法去了,现在看来还没有想到办法,否则张贤应该接到徐贤电话了。

    “等一下”

    就在这时,办公室里一道声音穿了过来,皮鞋‘塔塔塔’的声音由远而近,黑色西服搭配一件花衬衫,金大彪出现了,来到客厅看了看徐仁赫又看了看张贤。

    咧嘴一笑说着:“小问题何必搞得那么复杂,你认识张贤?”

    “认识,他是我侄女的同学。”

    “你侄女?”眼珠子一转,金大彪想起了什么,小弟曾经和他说过的,这个徐仁赫的侄女就是徐贤,而徐贤是张贤的女人,那说起来徐仁赫也算是张贤的叔叔了。

    “可以分期,我替你担保。”

    “真的?大哥这是真的吗?”

    一把摁在徐仁赫的肩膀上,半蹲下去,金大彪确认着:“叔叔是吧,起来慢慢说,这事简单,你是张贤的叔叔就等于是我的叔叔。”

    换做徐仁赫糊涂了,他不是张贤叔叔啊,也从来没有说过是张贤的叔叔。

    到是金大彪给他解释了起来:“你瞧瞧,你是徐贤的叔叔,徐贤是我兄弟的女人,哦,不,应该是女朋友,所以就等于是我叔叔了对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