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1章 等你好久了

作者:大周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最新章节!

    白老爷子打量了文艺男一下,淡淡的接话说:

    “袁朵朵住这里!她是我的孙女!”

    不知道老爷子究竟想传达出一种什么样的信息,他随后又淡声补充上一句:“亲孙女!”

    “哦,哦,她……她是您亲孙女啊!”

    文艺男表现得稍有那么点儿殷勤客套,“老爷子您好!”

    “你是?”老爷子睨了一眼文艺男手里的行李箱。

    “我是您孙女的朋友!我们一起去的拉萨!她的行李箱落在酒店门口了,我帮她送回来了!”

    文艺男也着实震惊:相貌平平且衣着也普通的袁朵朵,竟然会是白公馆里的亲孙女!

    “哦,我替我家朵朵谢谢你了!车慢了些,她要晚回几天呢!”

    老爷子示意司机接过文艺男手中的行李箱,“不知道这位年轻人怎么称呼?先进去喝杯茶水吧!”

    一个陌生人,能进去白公馆的机会并不多。这个文艺男也算是个例外了。

    文艺男嘴上到是挺客套的,也许是出于对白公馆的猎奇心理,他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的跟着白老爷子一起去了白公馆里作客。

    限量版的行李箱,奢华的房车,以及袁朵朵身份证上显示的居住地址……

    这样一个离了婚的女人,还是很具吸引力的!

    文艺男进去白公馆后,跟白老爷子畅聊了两个多小时后才离开。

    像这种有文化内涵的聊天模式,白老爷子还是喜欢的。或许更多是因为,老爷子想知道朵朵跟这个文艺青年的旅程!

    ……

    虽说封虫虫小朋友才三岁多,可他的自律性要比他亲爹还强!

    小家伙自己吃饭、自己洗澡,甚至自己整理自己的衣物。

    封虫虫本是有自己房间的。可妈咪雪落心疼他一个人睡太孤单,便在三楼的主卧里放了一张儿童床,这样小东西就可以跟亲爹亲妈整晚上待在一起。

    看着小儿子洗漱好穿着睡衣自己从洗手间里走出来,封行朗微微敛眉:丛刚这家伙是不是有点儿过啊?才三岁的孩子,犯得着这么上纲上线的搞得如此军事化么?

    “虫虫,到亲爹这里来!”

    想起一些事,封行朗朝小儿子招了招手。

    “小虫要睡觉觉了!亲爹安安!”小家伙并不想给亲爹面子。

    “亲爹就问你几句话……耽误不了你睡觉觉的!”

    封行朗上前来将小犟东西拎抱在自己的怀里,“亲爹这么抱着你,你是不是感觉很幸福?”

    “亲爹烦烦的……小虫觉觉了!”小家伙扭动着。

    封行朗曾经的渴望和奢求,到了小儿子这里,却成了不耐烦?

    “臭小子,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呢!”

    说真的,封行朗很羡慕自己的孩子们,能拥有父母全身心的爱护,毫不保留!

    封行朗怀抱着扭动的小儿子朝书房走去,“让亲爹抱抱你,能少你块肉?”

    “亲爹不坐轮椅,丑丑的!”小家伙像完成任务式的念叨着。

    “谁教的啊?该不会又是那只该死的毛虫子吧?”封行朗狠亲了一下小儿子肉嘟嘟的小脸。

    小家伙突然安静了下来,小眼神儿忧忧的,“小虫想大虫虫!”

    “那死虫子有什么好想的……我才是你亲爹!给你提供小蝌斗的亲爹!”

    只是这一点,封行朗便觉得自己这个亲爹可以永远居在丛刚之上了!

    对于自恋过头的亲爹,封虫虫小朋友也没有继续搭理,而是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默着声。

    “对了虫虫,那个给你跟大虫虫拍照片的人……是谁啊?”想到什么,封行朗试探着问。

    小家伙呆萌的瞄了一眼亲爹,便开始把玩起亲爹的耳朵。

    看来,自己这样的问话方式是行不通的。

    丛刚不是说他认识那个人么?而且小儿子还不排斥她……封行朗又想到那个Lia!

    “虫虫,记不记得大虫虫叫那个人什么?学给亲爹听听,大虫虫是怎么叫她的!”

    于是,封行朗又换了一种。

    “大虫虫……”小家伙喃喃了一声,然后匍匐在亲爹的肩膀上打了个哈欠。

    “给亲爹学学,大虫虫是怎么叫那个家伙的?”封行朗轻轻拍了拍小家伙的后背。

    “……小虫呼呼呼!”小家伙立刻装睡了起来。

    “臭小子,你这么搪塞你亲爹不合适吧?”封行朗用鼻尖蹭了蹭小家伙的脸。

    问不出个所以然,封行朗便没有继续为难自己的孩子。直接去问丛刚那个狗东西岂不更合适?

    再说了,丛刚跟什么人乱搞,跟他封行朗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翌日上午,封行朗刚在办公室坐下,便接到司机小胡打来的电话,说是封大公子心情不好,又闹逃学。

    “把电话给诺诺!”封行朗扶了扶额头。

    “为什么闹逃学?”封行朗耐着性子。

    “心情不好,不想上学!”手机那头的林诺小朋友咋咋呼呼的。

    “P股又痒痒了吧?让你妈咪知道,你又得挨一顿好揍!”封行朗吓唬道。

    “我才不怕呢!妈咪想打就让她打呗!反正妈咪也舍不得真把我这个亲儿子给打死的!”

    小家伙这番恃宠而骄说辞,听着着实让人冒火。

    “臭小子,你敢闹腾你妈咪,亲爹这关就过不了!”

    封行朗温斥一声后,又柔声安抚:“有什么事儿不能跟亲爹说说?”

    “反正今天亲儿子就是不想上学啦!即便强行把我送进学校里,我还会想办法跑出去的!”

    小家伙那倔强的说辞,真能把亲爹封行朗给气岔过去。“封林诺,问题最终的目的都是用来解决的!亲爹本着一颗诚心想跟你一起来解决问题,可你却跟亲爹这么犟……不太合适吧?会寒亲爹心的!”封行朗好脾气的开导并引导

    着大儿子。

    “我……我没什么问题需要解决!”

    小家伙似乎叹了口气,“我就是单纯的心情不好!亲爹你不用管我的!”

    “心情不好是吧?那好,今天就不用上学去了!这样吧,亲爹要去一趟启北山城,你陪亲爹一起去!我有事要找丛刚商量!”

    知子莫若父!小家伙闹情绪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那……那亲儿子就勉为其难的陪亲爹你一起去好啦!”

    虽说内心窃喜不已,可面子丢不得。

    雷克萨斯距离别墅还有一百多米时,封林诺小朋友激动得直嚷嚷:

    “亲爹……亲爹,三楼阳台上有人影,是大毛虫!”

    在三楼阳台品茶的,的确是丛刚。看他的样子,似乎已等某人好久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