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7章王 王牌死士

作者:商朝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妙手透视小神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环啸最新章节!

    说来话长,其实策反野人兵团四个人族九层祭坛者只是瞬息的工夫。

    也许察觉到了四个人族祭坛高手灵魂深处的异常波动,附着在其灵魂的一缕类似分魂的信息骤然间得到了什么指令一般,马上就在原处掀起了一阵强似一阵漩涡风暴。

    漩涡风暴呈蓝黑色,几乎同时地发出了一种与闪电像极了的直线波动,似乎刚开始运动,就直捣黄龙,抵达人族四位九层祭坛职业者灵魂中枢。

    也就一刹那,类似灵魂的信息就一下子剥夺了四位人族祭坛职业者的思想、身体指挥权!

    而被夺去指挥权的那一刻,四位人族九层祭坛职业者,无不心内大骇后悔万分!

    他们谁都晓得,月亮湾那帮老怪物根本没有把他们当人!

    他们确实如赵翔所言,是工具,是傀儡,是炮灰!

    因为赵翔的提醒,因为月亮湾那帮老怪物早先在他们体内种下的控制魂符时间已经久远,更重要的是,他们仓促之间远距离地控制,毕竟还是需要必要的启动时间的,所谓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尽管不可能产生这么大的误差,但产生了误差确实事实。

    而就是这小小的误差,对九层祭坛职业者而言,恰恰就是机会,翻身多命的机会,奋起反击的机会,哪怕就算是死,也要比做一个没有了自己思想、灵魂的行尸走肉要强,比做炮灰做无谓的牺牲要有意义得多!

    这四个人族九层祭坛职业者,就是近五千野人兵团的暂时统领。

    此番前来剿灭赵翔,月亮湾那帮老怪物不可谓不说下了血本,他们动用了深埋在符咒世界那为数不多的王牌死士,所谓王牌死士只能由九层祭坛职业者充当,而这些九层祭坛职业者却根本不晓得自己被月亮湾那帮老混蛋们暗中施法成了他们的棋子,而且还是只能用上几次甚至一次就会死亡的棋子!

    弥古月、弥古阳、弥古火就是这种王牌死士!

    本来还有弥诗曼,但是弥诗曼却被赵翔俘虏种下了王牌奴符,月亮湾那帮老怪物不得不动用了另一位死士参与到弥古月三人统领小队中!

    在月亮湾那帮老怪物心目中,古弥家族四大九层祭坛职业者是王牌中的王牌,死士中的死士,他们四人互相熟悉各自的符咒神通,而且还专门习练了一种阵法,专门用来灭杀超越九层祭坛职业者的强大秘术!

    弥诗曼的无缘无故失踪,这些老怪物们始终觉得与赵翔这个高级大圣师怪胎有莫大关系,而且随着一次次的较量,他们愈来愈感觉赵翔才是他们月亮湾的最大最强影响最严重的敌人,于是在野人关那次彻底大败之后,马上就派出了能够在最短时间内整合的最强阵容,对赵翔进行了最为狂野凶残的屠杀行动!

    唯一稍嫌美中不足的是,缺少了弥诗曼的统领小队,其整体攻击力量弱了整整一个等级,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通过秘密跟踪、侦探,机关很多数据大豆模糊,有的还很混乱不堪,不过老怪物们每一个不清楚地判定,赵翔是个修炼怪胎,对他绞杀拖得越久越难铲除,因为他的实力增长速度堪称恐怖。

    而这一点正是赵翔估算失误的地方,当然通过这一次遭逢强劲对手,赵翔自然会有正确认识了。

    话说四位人族九层祭坛职业者,自非等闲之辈,在意识到自己的思想、灵魂马上就要失去控制之后,齐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旋即运行自己所能控制的最大灵魂力量进行顽强的搏斗,他们同时以各自的灵魂为战场,不计任何后果地展开了思想、灵魂、身体的争夺战!

    他们愤怒,他们绝望,他们不甘,他们从未想过以自己的灵魂为战场!

    灵魂战场上,老怪物们早就暗藏的类似于灵魂分魂的信息,原本蛰伏于灵魂深处的某个角落,对所控制的灵魂早就谙熟于心,但苦于担心主人发觉,所以一直都是处于只看不练、只观不动的状态,与灵魂主人相比,操控灵魂的熟练程度相差至少一筹。

    而这正是灵魂主人反攻重新取得控制权的有力条件。

    原本控制了大半灵魂的外来分魂,在主人有意识的强烈反攻之下,终于出现了松动,被黑色几乎玷污大半的灵魂,所呈现的乳白色范围愈来愈大!

    诡异阴森的黑色咆哮冲杀着,它们根本不甘心后退,而白色灵魂也顽强更不计生死,前仆后继地与黑色雾气凝成的刀枪剑戟进行艰苦卓绝的鏖战!

    若是从外部来看,这个时候的四个人族九层祭坛职业者,都摆出了一副怒发冲冠模样,身体在不停地颤抖,胸脯在剧烈地起伏,额头上豆粒大小的汗珠涔涔而下,一下子就浸湿了体外的衣衫。

    月亮湾。某个灵魂之气极为浓郁的湖泊之中,有一块方圆数里的小岛。

    小岛玲珑,就是由血魂石、养魂石、安洛石巧妙地堆叠而成,四周环绕碧水,澄澈透明,氤氲着浓浓的灵气,竟然是魂泉、灵泉以恰到好处的比例调配而成,还是都是极品魂泉、灵泉,不时地闪烁着一圈圈一**的璀璨灵光。

    小岛上有亭台楼阁,其间点缀着奇花异草,就算是一棵棵俯仰生姿的各色树木,无不适极品,穿梭在的花草树木间的,有灵泉魂泉的灵气、魂气凝成的浓淡相宜的青色雾气和彩色的鸟雀。

    东北角一座蒙古包模样的房屋内,坐着三个男人。

    一个唇红齿白,坐在东首,大约十**岁的模样,不过从那长长的白色眉毛看来,岁数一定不小了。一个岁数更小,看那模样,顶多**岁的样子,眼睛细小,时不时地放出一股股骇人的符光,他坐在南首。坐在北首的岁数好像最大,足有五十余岁,头戴一顶方帽,身穿黑色闪光的袍服,三缕黑须过胸,方面大耳,极为慈祥。

    坐在南首的细眼孩童状之人大怒道:“弥古风,你不是说弥古月、弥古阳、弥古火没有问题吗?怎么现在问题都发生在了他们身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