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8章 还不下拜,该当何罪?

作者:商朝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妙手透视小神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环啸最新章节!

    诸葛阳听了银刀无敌公子白的话之后,面色稍有缓和地沉声说道——

    “我们老呆在这里也不是办法.”

    “据我看,那天风堡堡主此刻绝对已离开了京城。”

    “这里汇聚了众多江湖好手,连东海散仙也牵涉其中,他还有什么好逗留的?”

    “再等下去,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顿了顿,他又道——“唉,我倒弄不清天风堡如今到底在什么地方。”

    “当初金盆洗手后,林淇远连同天风堡就一同消失在了淬玉星修真界。”

    “重新崛起于淬玉星也只不过是近几个月来的事情……”

    聂远忙道——“师傅放心,天风堡的确切位置我们最近已经侦查到。”

    “绝不会错的,那个行踪诡谲的堡主林淇远肯定回了天风堡,这次两位宫使……”

    坐在一边的副护卫长毓秀化始终未发一言,此时忽然道——“可是就在不久前,有密探还传来了讯息。”

    “说林淇远现身东宫密地,可是派出若干高手探查,却不见他影踪。”

    “据我所知,这个林淇远好像与大皇子黄璐有些瓜葛。”公子白忍不住插口道。

    诸葛阳双目一张,突然道:“你怎么知道?”

    公子白支支唔唔起来——“这事高度机密。”

    “我师傅关照,不得、不得泄露半句……”

    毓秀化双目一眯,眼底一道寒芒闪过,这才赶紧接口说了下去——“林淇远与大皇子之间的关系,暗地里我也听说过,不过具体如何谁也不晓得。”

    “我想,就是我们东宫太子,恐怕都知不详吧。”

    聂远双眉紧皱,喃喃说道——“这、这不可能!”

    这时,室内每个人心里,都觉得有无数疑团升起。

    就连修真界素以机智见长的诸葛阳,也觉得满头雾水地如入迷宫之中。

    对他来说,此时此刻,每一件事都是一个谜,都是一个愈来愈沉重可怖的问号。

    窗外,春天明媚的阳光透过疏密有间的翠竹射进室内,变得诡异而惨白。

    阳光或多或少地落在众人脸上。

    于是,整间屋子似乎都笼在了一片模糊迷离之中。

    一见此幕,诸葛阳压住心头震动,咳嗽了一声,再干涩地笑几声——“我们还是先来解开这位赵英大夫身上的奇毒以及被锁魂术封闭的修为吧。”

    “我要看看两位宫使究竟如何厉害,让宫内如许之人惊悚钦佩。”

    说完,连连向赵环身上各处关窍打去细密的白色光芒。

    诸葛阳施展出了成名绝技千佛指。

    在室内众人眼中,诸葛阳此时双手十指已完全变成淡淡金色。

    在恍惚之间,十指又一下子变成了百指,百指几乎同时地又变成了千指。

    长长短短的金色指头,虚中有幻,幻中有虚,虚虚实实,竟然辨不出是真是幻。

    眨眼工夫,诸葛阳便将赵环身上所中之毒与被封修为全部解开。

    赵环装模作样地伸伸拳脚,用手抹了一下眼睛。

    他从地上一骨碌跃起,朝四周看了看,疑惑无比地问道——“这里是哪儿?咦,我感觉脸上不是皲裂了吗?现在怎么都一下子都好了呢?”

    银刀无敌公子白对着赵环笑道——“你这个臭小子,还不赶紧谢谢诸葛阳先生?”

    “诸葛先生的千佛指,可是宇内闻名,你中的那些毒,他还不手到病除?”

    赵环暗笑一声,心里道,你们这是关公面前耍大刀,我还用得着你们来给我解毒?

    真如此,我就算有九条命,也早给钟少琪那狡诈之徒下的无影毒搞死了。

    可是表面上赵环却装出一种无限倾慕感激模样。

    他对诸葛阳长身施礼道——“谢谢前辈,前辈施手搭救之恩,铭感五内……”

    还想继续说下去,此时进来了一个黑衣蒙面使者,两眼射出让人寒栗的目光——“哪个是赵英?跟我走,宫主口谕,速速随我前往觐见。”

    赵环毫不犹豫地站到黑衣使者面前,随口说道——“我就是,走吧。”

    黑衣使者目光连闪,瞥过赵英一眼。

    他什么话也没有再说,做了一个紧跟的手势。

    黑衣使者立马转身离开了护卫们下棋娱乐、等候事务的候事厅。

    穿过一道道关卡,拐过一处处警卫,赵环跟着黑衣使者来到了一处幽雅静谧所在。

    此处花木扶疏,假山林立,绿树香花环抱中,露出了画栋雕梁。

    不久便看到一座并不高大却精致无比、四面环水的房屋。

    此屋绿色琉璃屋面,四角翘起。

    赵环抬头看到门楣上书写几个隶体大字:上书房。

    黑衣使者转首对赵英一拱手,旋即不冷不热地开口发声道——“赵英大夫请进吧,宫主就在书房专门候你。”

    赵环陡然从这个黑衣使者身上,感应到了一种隐藏极为深透的杀机。

    如果自己没有至尊境修为,他根本不可能探知到这一缕稍纵即逝的杀机的。

    而这种杀机,居然是专门针对他赵环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情?

    赵英暗暗摇摇头,心念百转——“这么多人为什么都对我如此恨之入骨,如此欲置我于死地而后快呢?”

    想着想着,就忍不住暗叹一口气,微摇了一下头,这才不慢不快地走到书房里面。

    一位身穿淡白衣衫的青年公子出现在了赵环面前,正对着他微笑着。

    此男子三十左右岁年纪,脸色白中泛青,显然**过度了。

    这位青年公子坐在一把黑褐色椅子上。

    椅子后面立着两个黑衣大汉。

    正是赵环在淬玉城地下密室见到的两位宫使。

    宫使身侧,还站着一位,也就是已恢复了宰相公子身份、没有了任何修为的钟少琪。

    赵环暗暗皱了一下剑眉,但是却装着毫不知情的样子,傻望着书房内四人。

    他手足无措,面现紧张之色,纯净的目光也变得游离起来。

    黑衣汉子此时已经拿去了蒙头黑巾。

    一位白面无须,四十岁上下。

    一位长相清奇,嘴唇上两三缕黑色胡须,轻拂胸前,很有一种仙风道骨的风范。

    白面无须者轻喝一声道:“见到太子还不下拜,该当何罪?”

    赵环吓得双腿一哆嗦,俨然真的猛然下跪在地——“太……子?哪个太子?”

    “拜见……太子、拜见太……子……”

    室内,顿然弥漫而起一股股刀光剑影、血雨腥风。

    <b>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