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疑点重重

作者:棒侨峻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魔仙道尊最新章节!

    敢情你们对京城的情况都是门清啊?顾子瑶心中暗叹,父亲知道京中无粮,女儿又清楚京内没有工程。这还不是预先做足了准备?

    人在屋檐下,他只能耐心答道:“原本九千岁上体天心,善待百姓,不忍轻动徭役,其实京内早有开凿南北长渠,重修驿道之议,但一直为九千岁所否。这一次却是恰逢其会,正好可以借流民之力,成此千年功业,也可救活这数万流民。”

    南北长渠之议。确实在京城中曾经甚嚣尘上。因为这京城乃是天下交通枢纽之一,而荆楚省盛产木材、茶叶,大批货物都要贩运到定湖省再转运八方。

    但也因为劳民过甚,南北长渠驿道的动议一直未曾通过。至于九千岁是赞成还是反对,那就由得顾子瑶随口胡扯了。

    听到是这项工程,刘彤儿眼睛一亮,似是正中下怀。然而刘田却摇头苦笑,脸上更是忍不住露出了不屑神色,“顾公子,你若是说些别的小工程。那倒也罢了。但这南北长渠,说了几百年都没人能干得成,九千岁又有何德何能,能成此功业?”

    他死活不肯相信。而且态度也更变得生硬了许多,称呼不知不觉从“哥哥”变成了顾公子,这就是明显的转折。

    几人说话又陷入了僵局,顾子瑶知道第一关未曾疏通,也不急于将后面的话讲明,总要留点时间给这父女反应。

    刘彤儿出言笑道:“今日天色已晚。我爹爹连日操劳,脑子有些糊涂了。顾叔叔和林先生远道来此,想必也是累了,不如留宿一晚。这等大事,我们明日再议?”

    天色已晚?顾子瑶抬头望见太阳还高高的挂在天上,这是睁着眼说瞎话,不过这少女心智不凡,此言必有深意。顾子瑶再转头看她,她却低下了头,看不真切神情。

    刘田有些恼怒,但又不好发作,又知道平日里女儿素来是作为他身边的智囊,心中必有主意。因此便打个哈哈道:“今日确实有些疲累,不免怠慢了贵客,顾公子与林先生且先去休息,待明日养足精神,我们再细谈。”

    他是个粗鲁的人,交待了两句场面话,不耐久待,当真就转身离去。刘彤儿微笑着再道个万福,飘然而去,自有别人来安排顾林二人起居。

    流民营里面一切从简,即使是王爷派来的特使,也得不到什么特别的优待,只有一顶小小的破帐篷而已。

    顾子瑶也不计较,林阁主更不敢抱怨,他们俩也不去与流民争夺口粮,只取了些清水,和着干粮胡乱吃了,便在帐中商量。

    林阁主缓过劲来,问道:“贤弟你这及时雨的名号,竟然有这等威力?我先前还有些嫌弃,如今想来,我也取个诨号就好了。”

    果然还是不靠谱的猪队友,在江湖上行走,难道靠一个诨号就行?

    江湖人最敬重的是什么,就是敢跟官府叫板的豪杰人物。否则只一个及时雨的诨号,又顶得甚用?林阁主这会儿又在瞎琢磨什么?

    “依我想着,我乃一府名士,纵然混迹江湖,也不能掉了身份。年轻时候我喜着白衣,不如取名叫做‘白衣秀士’如何?”林阁主兴致勃勃的询问顾子瑶。

    果然是要水浒大集会了!顾子瑶无奈摇头,“前辈这名号不甚吉利,你还是不要用了,若是实在要想个诨号,我看你平素多智多谋,不如就叫做智多星好了!”

    林阁主眼睛一亮,拍手大赞,“智多星林镇远!妙哉妙哉!果然贤弟不同凡响,一出手就是大行家,化腐朽为神奇。”

    他自觉这诨号既搭配读书人身份,又显得他老林的优点,不由沾沾自喜。顾子瑶叹口气,又扯了扯他袖子:“诨号之事,暂且以后再说,此时前辈发现没有,这八万流民虽然缺粮,锅中所煮泰半是野菜,但也有一些米汤,他们手上还有一部分粮食......”

    虽然不多,但至少还能勉强供应。林阁主一怔,点头道:“似乎是有些米汤香味,那这不是好事么?他们手中有粮,或许会更听劝。”

    怕的就是流民手中一颗粮食都没有,走投无路之下,人难免会变得疯狂。再怎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也是无用。几万人受饥饿的魔鬼驱使,会变成可怕的洪流。

    “他们手中有粮当然是好事,但是他们的粮食是从哪里来的,这却未必是好事了。”顾子瑶耐心的引导着林阁主去思考。老林是他的挡箭牌,总得对局势也有相应的认识才行,不能一味浑浑噩噩。

    他们的粮食是从哪里来的?林阁主一下子迷糊了,这个问题确实古怪。按说流民如果手上有能吃半个月的粮食,绝不会轻易背井离乡,毕竟对他们来说,附着于土地才有生命。

    “有人给他们资助?这一群流民,背后有人在指引!”林阁主到底也是才子,略一思索,顿时抓住了其中关键,心中一跳,几乎差点从马扎上栽下来。

    这可是诛心之念了。资助流民当然不是坏事,相反还是大大的善事,但若是拿出粮食,试图要控制流民的行动,这可就是大逆不道了。

    谁会做这样的事?他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林阁主冷汗涔涔,背上的衣衫都湿了。

    顾子瑶颔首道:“你想的不错,真正问题就出在这里!”不然的话,就算是刘田刘彤儿父女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把这八万流民安排的妥妥帖帖。

    如今流民营在孔雀峡中盘桓,似乎也是在等待着什么。这种等待并不是出于信任,更像是待价而沽。

    林阁主小心翼翼猜测道:“你是说有人想要利用这些流民?犯上作乱?谋逆造反?”提到这几个词,林阁主的嘴唇都开始颤抖,心头冰凉,他可不想卷进这等大事。

    顾子瑶笑了,“哪有那么夸张。”现在就算谈不上太平盛世,朝廷威严却在,要说有人打算以几万流民为根基造反,那就是在开玩笑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