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名动江湖

作者:棒侨峻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魔仙道尊最新章节!

    此人口气这般强硬,更证明了顾子瑶的猜测,他不可能是就这么误打误撞就闯进了定湖省,一定有所计划,有人在背后撺掇。

    顾子瑶不动声色上前一步,右手顶住了林阁主,漫不经心开口道:“刘首领这话就差了!九千岁爱民如子,听闻荆楚流民聚集,就已经心急如焚,这半月来不眠不休。

    刘首领再想一想,若是流民作乱,惹出什么事端,朝廷无法赈济,反会严加镇压。那时候你们的日子才叫水深火热,与此时的暂且忍耐相比,何者为佳?”

    顾子瑶也不玩虚的,你既然如此强硬,那你自己想想,对于流民来说,哪一种结果更好?如果荆楚流民跨出孔雀峡,这必然是不可收拾的局面,只怕就是刘田自己也无法完全控制。

    饿急了的饥民看见了粮食,就像是红了眼的狼,谁能够给他们安上辔头?那时候再怎么极力约束,各种事端也会不断爆发,最后终将酿成大祸,无论对荆楚流民还是定湖百姓来说,都是灭顶之灾!

    刘田正要开口,却听刘彤儿又是一笑,“刚才你们说林相公是正使,你顾公子是副使,但就我来看,顾公子你才是英雄人物!前些日的桃园比试所说的顾公子就是阁下吧?

    这小姑娘居然听过自己的名号?顾子瑶愕然,自己想方设法要低调,怎么又被识破了?难道自己如此拉风,以至于天生丽质难自弃......

    林阁主松了口气,默默闪到一边。又默默想道,这次可不是他卖队友了,是对方主动看穿,无论如何顾子瑶责怪不到自己了。荆楚省和京城毕竟相邻,人员往来密切,彼此之间消息流通也不奇怪,所以顾子瑶的大名是能传到荆楚省的。

    权衡利弊,顾子瑶知道这时候也瞒不过去,抱拳道:“在下的名号,是坊间上朋友随意给在下传扬的,想不到竟然传到小姐耳中。”

    他说话的语气一变,也多了几分江湖人的口气——这套说辞,只是平时用不上,而且也不屑用这样口气说话,读书人与江湖中人泾渭分明。

    但如今在这个局面下,为了拉近与对方的距离,顾子瑶还是学了出来,正所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果然这就是顾子瑶?刘彤儿心中微有波澜,早听说京城中出了一个豪杰才俊人物,如今看来,真是名不虚传。只说独身到流民营中侃侃而谈,这份胆识就令人钦佩。

    但刘田面色微变,心里猛然抖动了几下,不由得产生了几分戒惧。如果顾子瑶只是代表官府前来安抚流民的读书人,他倒是无所谓的,如果是招安那更欢迎。但若此人有江湖豪杰的名声,那就要小心防备了。

    当初刘田对顾子瑶的作为还算是有些仰慕的,不过如今刘田坐拥七八万流民,自觉势力庞大,面对顾子瑶不再是景仰,反而有了戒心。

    单纯只是一个豪杰也就罢了。但一个有九千岁支持的豪杰,堪称黑白通吃,那具备的影响力就很大,煽动人心夺去自己首领位置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这等英雄当面。若不热情些,传扬出去又被人说失了气概...思前想后刘田只能强作惊喜之色,“你...你便是顾子瑶?你没有骗我?”

    不过叶行远察言观色,感到此人语气言不由衷,惊大于喜,表面虽然热情,内心想法却不得而知。

    林阁主看出便宜,赶紧侧身一让,肃然道:“我这兄弟素来言必信行必果,天道之行处处应验,怎么会来骗你?他那素有‘及时雨’之名的各种相助和救驾又岂是虚妄?”

    天道天命天机天意这些东西,对百姓的震撼力度还是很大的,所以一场神乎其神的及时雨,就让叶行远在江湖中的名气暴涨了。

    刘田一拍脑袋,勉勉强强作势便拜,“是在下糊涂,竟然胡言乱语,冒犯了及时雨哥哥虎威。还请恕罪!及时雨何等人物,哪里有人敢冒充他?哥哥在上,请受小弟刘田一拜!”

    怎么还叫上大哥了?顾子瑶啼笑皆非,他知道江湖人物排座次。主要看得是名声本事地位,换句话说,谁牛气谁就是哥哥,年齿倒在其次。

    江湖虚名,居然在这种时候派上了用场,这倒是出乎顾子瑶意料之外。可是拼命抗拒这些名号,不想此时却有点特殊的功效。

    但不管如何,被这么个一脸胡子的大叔恭敬的叫哥哥,实在是有些违和。而且要拜就痛快的拜,摆出个半拜不拜的姿势又算是什么?这不就是等着让人伸手阻拦么?

    顾子瑶便赶紧伸手将刘田扶起,“刘首领哪里话来?我这般年纪,怎担得起首领大礼?这些不过是江湖虚名,莫要放在心上。”

    旁人或许看不出来,但刘彤儿却是最明白的。她看父亲终于还是没拜下去,忍不住叹了口气,走到跟前,认认真真的向顾子瑶道了个福,“原来真是顾叔叔驾到,小女子参见叔叔。”

    这又升了一辈了,顾子瑶苦笑连连。不过刘彤儿的态度却要比她爹诚恳得多,两相比较,叫顾子瑶多想了几下。

    首先这个刘彤儿显然不简单,尽管小小年纪,却有了与她爹分庭抗礼的态势。这流民营中虽然是刘田为首,但刘彤儿的意见也不容忽视。

    其次这父女俩的态度似乎有差,同样是对他顾子瑶这位“及时雨”,一个是虚与委蛇,一个却诚意满满,这种差别值得玩味。

    想要妥善的劝住流民营,就必须摸清他们几个当家作主的人到底想要什么,这样才能够对症下药。于是顾子瑶又试探道:“贤侄女虽然年幼,却是大方得体,我瞧这流民营中人心,倒是一半在小姐身上呢!”

    刘彤儿闻言笑了笑,刘田却是面皮一紧,似是有些不乐意。他辛辛苦苦谋划串联,弄出好大声势,但是在指挥调度之上却有许多要仰赖女儿的地方,一开始流民将他奉若神明,但在月余的行进之后,女儿的威望却渐渐有后来居上之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