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输人不输阵

作者:棒侨峻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魔仙道尊最新章节!

    顾子瑶淡然拱手,“晚辈归阳县顾子瑶,无名小卒,陪同唐前辈同来,只为增长见闻而已。”

    顾子瑶这名字听着耳熟,但李信也没多想,毕竟才这点年纪,能有什么阅历?于是便笑道:“原来是年轻才俊,林贤弟如今遍交小友,难怪看上去还这么年轻。”

    他李信可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非权贵之门不登。林阁主只能和年轻晚辈混在一块儿,也更见其落拓,比较过后,李信心中愈发得意了。

    这小年轻嘴硬又有什么用?待会儿桃花宴上,策文比斗,这种没出过几次门,只在家中读死书的少年人能有什么见识?充其量就是陪着林镇远一起丢脸罢了。

    林阁主也一直担心这个,听到顾子瑶讥讽李信,固然心中快意,感激他的义气,但心中的担忧就更加深了一层。

    此后无言,两人随同李信入内。只见数十士子都已经先行入席,穆百万坐在主位,眼睛半睁半闭,倒像是在打瞌睡。

    今日桃花宴,虽然是穆百万主办,但他倒是安心把自己当成了一块人肉布景板。除了一开始祝酒之外,他再未开口说话,貌似深得三缄其口的要旨。

    原本这些士子彼此闲谈,他身为商贾也不太能插得上嘴,倒不如悠闲自在的冷眼旁观。一来是有自知之明,二来也是他经商数十年,知道谋定而后动的道理。

    秘捕阁林阁主,也是穆百万听说过的人物。李信亲自将林阁主迎入,穆百万虽然未动声色,却也在悄悄的观察。

    不过见到这林阁主的相貌后,穆百万心中就未免略有些失望,此子确实比不得李信那般玉树临风,看来当初在京城逊色一筹,黯然而退,也非偶然。

    李信将林阁主迎进来,便笑着让席,“林贤弟远道而来是客,便请上座吧。”

    今日到场的士子都是秀才功名,年纪也都在四十往下,论声名论地位,林阁主也算得数一数二,只略逊色于李信一筹而已。

    故而林阁主以远客这个理由坐上座,也说得过去。不过按照常理,林阁主自然要逊谢一番,到时候还是让李信为首,这才算是正常。

    但林阁主正要开口时,顾子瑶却偷偷踩了他一脚,使出无限崇拜的眼神,高声道:“林前辈!听闻你在京城文名极盛,小弟之前还以为是夸大之言,没想到如此受敬重。在这样文会上,也能被推为诸秀才之首,在下深感佩服!”

    顾子瑶这话说得情真意切,又极为真诚,果然像是初出茅庐的少年。几句话下来,倒是说得林阁主都不好再推让,而李信被顾子瑶挤兑的只能弄假成真,不得不硬扯着林阁主坐在了穆百万之外的首位,自己恨恨的退居次席。

    这小年轻一定是故意的!李信想道,明明自己只是客气几句。到他嘴里怎的就成了“推为诸秀才之首”?想不到林阁主本身是个草包,身边倒带了个厉害人物,不可不防。

    好在学问这东西乃是硬功夫,林阁主这会儿坐首席。若在论文之时露了怯,只会更加丢人现眼......李信只能这般安慰自己,闷闷的吃了两盏酒。

    顾子瑶厚颜无耻的装作不懂,就挨着林阁主身边坐下,这位老兄虽有才华。但只怕控不住这种场面,还是需要自己帮衬。

    林阁主虽坐了宾客首席,看到李信暗暗吃瘪也甚是快意,但担忧久久不去,连桌上美酒都顾不上多喝,只悄声对顾子瑶道:“贤弟,这首席可不好坐。你将我捧上来,待会儿要是做不出题目来,那可真是在火上烤了。”

    他六七年未至京城,如今旧地重游。恍然一梦,方才惊觉失去的不仅仅是青葱岁月,也失去了当年的锐气。

    如果是以前的林镇远,纵然知道艰难,也绝不会会坐立不安,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但如今却是前怕狼后怕虎,只靠着一腔子对李信的恼怒才硬撑着。

    又回想起已经生疏的圣人经义、时文和策论,林阁主只觉得背后凉飕飕的,他临阵磨枪还没磨完啊。

    顾子瑶心中暗笑,只管打气道:“无论如何。先占一步是一步,至少这时候让李信气恼也是好的,之后的事之后再说。”顾子瑶知道林阁主对自己也没什么信心,只能换一种方式安慰他。

    林阁主仔细瞥了几眼李信。此人虽然神情自若,但细看总有些僵硬不自然。便知道李信确实情绪受到影响,不由又大喜,“也多亏得贤弟出手,后面不知他们又会出什么题目,让人好生不安。”

    顾子瑶懒得再去说。反正林阁主输人不输阵,腰杆挺得笔直,对答之时也潇洒自若。毕竟有北部大才子的底子在,没两手装逼本事,怎么能获得北域国北部四大才子之首名号?

    所以只要林老兄场面上不至于太过露怯,这就够了。按照顾子瑶的计划,就是让林阁主在场面上挺住,输人也不能输阵。到了舞文弄墨的时候,自己再出手秒杀全场即可。

    以李信此人的性子,大约也坚持不了太久...顾子瑶一边喝酒吃菜,一边想道,此人心高气傲,这次席肯定是坐不久的。

    顾子瑶今日来此,就是想要堂堂正正以力服人。干脆一开始就选择了针锋相对,逼对方以使出决胜手段,然后速战速决,早点完事,避免夜长梦多。

    这策略看上去是成功的,酒不过三巡,李信已经等不了。他走到大堂中央,朗声笑道:“今日诸君集会,共赏桃园,吾等雅人,有酒岂可无文?桃花之诗,千载以降,难免重复庸碌,今日我们不做诗词,又正值省试将至,我们便考校时文如何?”

    这话其实在请帖上已经说过,赴会士子大多都有准备,正好借此机会彼此交流,再探讨一下近期文章的流行趋势,此时便个个点头。

    “初出茅庐”的顾子瑶拍掌道:“李前辈此言甚妙,桃花之美,轻灵飘逸,单以诗词而记,不免单调,若是不限韵文、散文,录今日之盛况,也可为后世之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