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身负重任

作者:棒侨峻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魔仙道尊最新章节!

    “离行幻影术?”顾子瑶第一次听到这个诡异的法术名字,但他还是多少猜到了这个法术的奥义,深感这神通的威力不仅是法相之上那么简单,还包含了对于身体和灵魂的移花接木。

    仲麟王道:“小友就算在令师的面前,可能也未曾听过此术的名头吧?”

    顾子瑶惭愧点头。

    仲麟王继续道:“这离行幻影术,是我宗族前辈在我族得有的法术之上进行改良之后,演变出的一种大神通。很多了解我们仙界麒麟族的道友都知道,我们麒麟族一旦修为到达一定层次之后就可以幻化成人形,这种幻化多年来各辈麒麟族佼佼者都在传承和精进,在这来回幻化的过程中,有的前辈就已经悟出了将躯体异化做别的肉体之上,幻化融合为一体。而后,又经过改良,此法术已经能让除了自己以外的人或兽,进行躯体异化的挪移,之后融合。至今为止,会如此法术的恐怕也只有我们麒麟宗族……”说到此处,仲麟王面现得意之色。

    顾子瑶道:“于是,仲麟王前辈就将此术应用在那些为非作歹之人的身上,让他们身首异处但还活着,只是活着不像个人样,活成人面兽身的样子,一面受您差遣,一面也改过自新,重新做人!对吗?”

    仲麟王道:“正是如此!”

    顾子瑶道:“难怪您老人家,方才说谁敢上桌,他们没有一个敢言语的。”顾子瑶环顾四周。

    那些兽身怪,都用极度艳羡妒忌的眼神望着顾子瑶,尤其那几个将顾子瑶擒来的兽身怪,更是懊恼不已,没想到这擒来的小鬼,竟成了座上宾,自己几个却在下垂手,只有眼巴巴羡慕的份。

    顾子瑶此刻已经顾不了那么许多,与仲麟王推杯换盏起来。

    喝了一会,仲麟王道:“小友,我们此番也算是缘分,更是麒麟族与小友的渊源。我也就不拿你当外人了……”

    顾子瑶道:“前辈尽管说,晚辈能做到的,定然全力而为。”

    仲麟王抿了一口酒道:“实不相瞒,老夫最惦念的还是铭儿的安危。所以想求小友的事就是……能否回中土大陆,将铭儿寻到,然后将这封信和时空卷轴交给他,劝他回族内,这里才是他真正该报效和展示自己的平台。”

    顾子瑶在仲麟王开口之前就已经猜到大半,于是起身,欣然允诺。

    仲麟王见顾子瑶答应,心头大喜,起身向顾子瑶敬了一杯酒,道:“其实老夫之所以没有亲自去中土大陆寻找铭儿,主要也是因为怕引起铭儿的更加逆反抵触情绪,所以还是你去的比较好,起码你们虽然是一面之缘,但你也是多少帮过他的人,我是看着铭儿长大的,我了解他的脾气,他是个知恩图报的性格,所以你一旦见到他,说出什么要求,他都会答应的。”

    顾子瑶暗暗道:“这恐怕不是你想想的,不过还是先把这一关过了再说吧!”

    顾子瑶道:“前辈放心,我返回中土大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寻访麒麟太子殿下,其实我所以寻到这里也是为了他,既然前辈断定太子殿下还在中土,那就好办。我一定能找到他,并把他带回来……”

    仲麟王取来一个锦囊,郑重的交到了顾子瑶的手中,随后又将一个玉瓶交与顾子瑶手中,道:“这里是你即将突破修为所需的“心动丹”虽然不算什么重礼,但算是老夫的一点心意吧。希望小友早日将铭儿带回我族,别忘了给你那师父南宫诚带好,就说我仲麟王还记得当年他为我解围的那一幕……”

    顾子瑶暗想:“这心动丹在中土不能说是绝顶宝物,也算得上是所有修士们梦寐的东西,而在这仲麟王的口中说成了不算什么。看来这各界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过悬殊了。”

    顾子瑶接过这些东西,望了望满眼嘱托的仲麟王,心里升起一层愧疚感,但为了保全性命,自己也是无奈之举。

    辞别了仲麟王,顾子瑶当然没有立即返回中土去寻麒麟太子,他知道这里的时间一年才是中土的一天,所以不用急着回去浪费时间,当务之急是自己在这里找一个安全隐蔽的地方迅速将自己的修为提升上去,然后再回中土营救父母和义兄,当然,那麒麟太子一事,既然答应了人家,日后有机会也要帮人去做。

    想着走着,顾子瑶终于来到了那片神识之前来过的地方,也就是谷云卿与自己对话的地方,由于前次被麒麟族所掳,顾子瑶这次格外小心,他领略了这往返三界洲中的错综复杂,想必这里各方势力混杂,自己孤身一人,修为又这么浅薄,很容易吃亏上当或者身陷囫囵。所以还是静悄悄的等待更好,免得惹来其他势力的“关照”,自己每次可没那么好运了。

    顾子瑶静静的躲在一片氤氲的小树丛中,望着外面的动静,自己也尽量的控制了呼吸和气息的平稳,声息声小的如同蚊蚁,以免外界发现自己。调养气息,在这片新的大陆上吐纳着,顾子瑶几息之间感觉到这往返三界洲中的各种气息极为混杂,各种真力灵力在空间中交错激荡波动着,自己不敢轻易的吸进太多,以免自己的身体不适或对其他真气有排斥,造成气息的混乱和对撞,将给本体造成毁灭性的伤害!

    神识中,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展卷不喜酸儒词,览册独爱烈士狂;文章本为吟心志,胸有风雷曲自扬;身外功名等闲物,怀内诗书为己香;成掬碧血效鹏举,败捐形骸学景庄;

    乱情亦非多因酒,醉人未必总愁伤;人生知己千载事,最忌豪情对空觞;相欢直做仆射饮,

    休思范冉甑无粮;但有三尺青衫在,也换新醅予君尝……”谷云卿一席白衣白袍,潇洒飘逸,左手持一酒樽,右手一把折扇,款款而来……(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