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女侠风范

作者:棒侨峻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魔仙道尊最新章节!

    主事人退去,两位修士缓缓上台,对着台下观众一齐抱拳行礼,看到这两人观众中有一丝波澜泛起

    “这俩人是谁呀?”

    “不认识。”

    “那杨天逸也参加了吗?”

    “来了,听说那杨天逸此番喊出了势在必得的口号,加上他平日里的修为,恐怕这次大长老他们胜算颇大啊……”

    “是啊是啊……”

    “嘘……别说了,认真看……”

    台下的武当弟子众说纷纭!

    “嘡!”一声锣鼓响,“第一局,刘世杰胜。下面开始第二局,杨天玥对刘世杰。”

    众人并没有太注意第一局比赛是怎么结束的,可一听到说“杨天玥”这个名字,就再也止不住了“杨天玥!是杨天玥!”

    “杨天玥是谁?”顾子瑶轻声自言自语。

    “这你都不知道,她是杨天逸的妹妹啊!杨天逸一定来了,杨天逸一定回来了!”

    台下观众的热情一度高涨,“杨天玥必胜!”“必胜!”

    “呵呵,这杨家妹子,未必能胜。”一青袍道人抱着双臂淡然的站在人群中。

    “兄台何处此言?”顾子瑶好奇的问道。

    “刘世杰,乃是三长老悉心嫡传的几位弟子之一,自幼受三长老悉心教导,十八岁时曾经随门人出镖,一人斩杀七个马贼,面不改色。”那青袍道人意味深长道。

    周围的人听罢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中……

    “那又怎样,马贼总归是乌合之众,杨天逸可是一人荡平了峄山六怪!那六怪占据峄山烧杀抢掠数十年,官府都没办法。”

    “对!杨家的妹子,肯定也不是凡人!”

    看着笃定的众人,青袍人只是摇头笑笑,并未言语。

    而这时,擂台上的比试已经正式开始了。

    “姑娘,生死擂台,一步生、一步死,姑娘大好年华何必要葬送在此,在下登台比武,只为与令兄一见高下,不想错与姑娘分作一组,姑娘若自行退去,我刘世杰定不会为难姑娘。”

    杨天玥微微一笑,玉手轻挥道:“刘公子请……”

    刘世杰摇头,在他看来,这局已成定数,他十三岁被父亲赶上山猎杀老虎时,这杨天玥还躲在屋里绣花呢。

    “那便,得罪了!”话未落他身形已经突然冲起,右手直击杨天玥面门,起手就是这种直来直去的招式,倒是令杨天玥有些意外,但她身形依旧立在原地,以不变应万变。刘世杰断定她必然要回退躲避,右手只是虚晃,只要她后退根本没机会站稳,就会落在自己弹腿攻击的范围。可他没有料到这丫头居然敢站在原地不动,那便化虚为实,若这一击得中,足够她受的。

    若这也能得中,杨天玥就不是杨天玥,可惜,她是真的杨天玥。刘世杰拳风先至,杨天玥额前碎发蓦的飞起,而后身形陡然右转,刘世杰必中的一击落空,人仍在前冲的势中,杨天玥在侧腾起一脚“彭!”刘世杰整个飞出。前后不过转眼间,刘世杰率先出手一击未中反被一脚踢回,让人难以置信。

    “这是什么力量!”刘世杰一脚踩在擂台边用力稳住身形,脚下砖石碎成尘末。

    “佩服,杨家果然不容小觑,一女子步法能在我眼皮底下玩出花样,你是第一个。看你还有什么本事!”

    刘世杰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傲气,刘家在漠北小有名望,自小无人不敬自己三分,今日居然在一女人脚下吃了小亏。

    “那是什么!”有人惊呼。

    “傲雪剑!”懂行的人在一旁解说道。

    比武并不限武器,参赛者可任选自己所需,而此刻,刘世杰怕是下了杀心。

    青袍人皱眉……

    刘世杰手握长剑,剑锋寒光犀利,台下观众无不心生寒意。杨天玥仍站在原地看着他,不动,不取兵器。

    “哼!自取其辱。”刘世杰冷哼一声挥剑而上,三剑、五剑、十剑!

    “十剑未动!那是什么步法!”人群爆炸了。

    在傲雪剑下,十剑未动,不伤分毫。

    “你有一种傲气,可惜,擂台终究是擂台,若是台下,你对我这般不敬,死十次亦有余。”杨天玥动了,人们只看到一袭长裙飘舞如一只翩翩的蝶。刘世杰手中的剑寸寸崩碎,虎口渗出鲜血,下一招,人已摔在地上,垂死挣扎。

    杨天玥飘然落下,丢下一只破旧的香囊,以剑尖抵在刘世杰咽喉“还记得一年前石寨的小荷吗?他父亲跪在我哥面前求我哥杀你为他女儿报仇。”

    当他听到杨天玥说出石寨小荷时,他就已经明白今日这个擂台,杨天玥是有意要取自己性命的了!

    “不要,不要杀我!杀了我,西北刘家不会放过你们的!”

    “生死擂台,一步生、一步死。刘家……亦是如此!”

    “哗!”清冽的剑啸伴着鲜血划破天空……

    刘世杰瞪大着眼睛,直到自己死去都不敢相信这一切!

    “姑娘在此公然行凶,是有什么倚仗?难不成就因为自己有个修为了得的哥哥吗?”一个苍老的声音回荡在演武厅中……

    “哦?”杨天玥回头望向那老者。

    老者不是别人,正是武当的三长老居仁道长。

    那居仁道长已经怒不可遏,须发好似都要炸了起来。

    杨天玥冷哼道:“三长老,您可知道?您这位爱徒,一年前在石寨JIAN污了一位年方十七岁的女孩吗?您可知道那女孩因为失洁而投河自尽了吗?您可知道女孩的父亲为了讨个公道求了多少人?告了多少状?最后都因为您这位爱徒的家世和武当三长老得意弟子的双重身份而不了了之了,您都知道吗?当然,您无暇去知道这些,您一心只顾着争夺宗派的拳剑之争,心里已经容不下别的了。包括是非黑白和侠义之道!”

    居仁道长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道:“如果刘世杰真如你所说犯下了如此劣迹,那么他罪孽滔天,老夫如果查明是实情也定不会饶过他,可如今这刘世杰已死,你跟老夫说这些,有什么真凭实据?另外,这刘世杰如果真是犯了重罪是不是应该由为师我发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