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梅花剑伤

作者:棒侨峻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魔仙道尊最新章节!

    就在朱清婉愣愣的看着手中这柄剑刺在顾子瑶的肩头处,心中萌生歉意,刚欲开口致歉之时……

    听得帐外有人高诵:“皇上驾到……”

    寝帐的帘门一挑,皇帝率先笑着跨步进入寝帐。但是眼前的一幕让这一国之君的笑容戛然而止……

    皇上怒声道:“住手……婉儿,你大胆放肆……还不快快给我退下!”皇上的声音到了后来有些怒不可遏。

    朱清婉被吓得急忙抽回宝剑,站在当场刚欲开口搭腔。

    顾子瑶却笑道:“陛下,您来的正好,长公主殿下方才与我切磋了一下武艺,微臣意犹未尽,恳请长公主再舞一套梅花剑法,长公主殿下舞的精妙,微臣一时看的忘我,所以不自觉的离的近了些,被宝剑划伤了,无碍事,微臣本就会些医术,这皮肉之伤,算不得什么,我自行调养几天就会痊愈,陛下勿要责罚长公主殿下,此事一切皆因微臣而起,与长公主殿下无关,如若陛下非要责罚,那就责罚微臣吧……”

    皇上明知顾子瑶的此番话是在为朱清婉开脱罪责,心头暗暗佩服顾子瑶的君子风度,此时又有众多人在场,顾子瑶既已如此说了,自己也不便再强行追究此事了,于是恨恨的瞪了一眼朱清婉,道:“还不给我退下……再让我看到或者听到你对顾卿家不利,休怪我不念兄妹、君臣之情!”

    朱清婉更是万没想到这顾子瑶竟主动替自己开脱了这罪责,心头对顾子瑶的认识大为改变,她走出寝帐的时候回头又望了一眼这俊秀的御医,心头升起的除了感动竟然还有一丝说不出的感觉,这感觉让自己有些怦然心动……

    顾子瑶刚欲给皇上见礼,就被皇上拦阻了下来,道:“爱卿剑伤在身,不必如此大礼,快些请坐,来人……传随军医官。”

    顾子瑶笑道:“陛下,您忘记了,微臣就是随军的医官,说罢取出药箱,自己动起手,擦拭消毒、敷药包扎,不多时便处理停当。”

    皇上叹了一口气,道:“爱卿,朕本是要来与你痛饮几杯,顺便议一议这破敌之策,熟料想婉儿这丫头竟来找你的麻烦,惹得卿家受伤,朕心头难安,兴致全无……”

    顾子瑶反倒轻松以对,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道:“陛下不必多虑,这微不足道的小伤不足挂齿,微臣正好也是想了那杯中之物,不如就按圣上所言,我们换盏议事!”

    皇上龙颜大悦,暗挑大指。心头道:“好一个大度有怀的顾子瑶,临危不乱,处变不惊,如今又是带伤无惧色,风云谈笑间……此人若为朝中所用,日后必成我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想到这里,皇上急命人取来酒菜,在顾子瑶帐内摆设起来……

    君臣二人落座,举杯畅饮,丝毫没有了君臣之间礼仪和拘束之分,反倒是酒兴逐渐浓了起来!

    皇上放下酒杯,朗声道:“磐石易摧心难摧,脚下狂涛,腹内狂涛,壮志凌云入九霄。踏遍神州皆春色,一代天骄,历代天骄,笑看人间尽风骚……”

    顾子瑶也是被这帝王的霸气风范震慑的情难自禁,击掌叫好。

    皇上又环顾了顾子瑶的寝帐,愣愣的望着那把破铁刀,突然问出一句:“子瑶,你怕不怕孤独?”

    “我怕,可是我已经习惯了。十多年前,我为了减轻家中拮据的困境,离开了家乡,离开了那个院子里种满海棠花的家。如今一个人,一把刀,从黄昏到黑夜,从天涯到海角…”顾子瑶的笑带着戏谑与无奈。

    皇上道:“朕其实也早已厌倦了这弄权与杀伐,总是想着自甘寂寞;夜深人静,举杯邀饮。总是想着如果朕唤一句:“谁来跟我干杯?”那时候总是有一个人会说,“我。””

    顾子瑶笑着大声道:“我……”

    随即二人放声大笑,这笑声豪爽的飘荡在整个军营上空,久久不能散去。直到次日天明!

    让皇上以为自己一直没醒酒的是——那出使高丽的使臣竟然回营复命了!这……这怎么可能,朕一定是酒吃多了,这才一日光景,怎么可能……

    皇上揉了揉惺忪的眼睛,道:“欺君罔上,是什么罪责,朕不用重复了吧?”

    那禀报的小太监战战兢兢道:“启奏陛下,小的也是不信,不过……经过小的再三确认,的确是使臣大人回来了,请陛下明察……”

    皇上腾的一下坐起,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觉得真实的很!

    于是道:“待朕亲自去看……”

    大帐内,使臣笑吟吟的躬身候旨……

    皇上走下龙书案,绕着使者走了好几圈,道:“你……真的回来了?那高丽国虽不满千里,但也足足有了八百有余,你是如何这么快往返于两地之间的?说不出个缘由,朕要你项上人头……”

    那使臣本以为皇上会封赏于自己,可没想到皇上竟说出了要杀自己的话。

    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山呼万岁,求陛下开恩……臣此番之所以如雷霆之速往返两地,全都仰仗着顾太医送微臣的两道灵符,这两道灵符分别用在了去返之前,微臣也没有想到,这灵符贴于马的额头之上之后,那快马如同神驹一般,风驰不停,日行千里,仿佛不知道疲倦与饥渴,只半日功夫就到了高丽国,微臣将旨意宣读完毕后,那高丽国王欣然应允,说即刻点兵派将攻打扶桑,然后又吩咐人款待重赏了微臣,微臣在高丽国馆驿安歇了一夜,今早看见他们的大兵出发,才骑快马回营复命的,微臣愿以全家九族的性命起誓,此事没有半句戏言,若有欺君之实,微臣愿受满门抄斩之罪,还请圣上明察……”那使臣体如筛糠,抖做一团……

    皇上沉吟半晌,紧缩眉头,喃喃道:“这顾子瑶看来远不止是个凡夫修士啊……”皇上的表情显出一抹让人不可捉摸的深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