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美救英雄

作者:棒侨峻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魔仙道尊最新章节!

    冷云笑道:“难为焚天谷主还记得老朽,回想起来,上一次你我见面还是在多年前的“真武大会”之上,这真武大会也已停办多年了,想不到谷主大人还记得老朽,也算是老朽的荣幸了。”冷云语气平和,不卑不亢。

    焚天道:“冷云长老修为并不在我与韩傲谷主之下,别说是我,这片大陆上凡是修为高深者,哪有不认识您老的!冒昧请教冷长老,这位姑娘是?”

    冷云道:“这是谷主韩傲之女韩雪晴,晴儿,快见过焚天谷主。”冷云朝韩雪晴使了个眼色。

    韩雪晴拱起嘴,不情愿的朝焚天拱了拱手。并没搭话。

    焚天心头有些不悦,但没有流露在脸上,依旧笑道:“原来是冷凝谷的大小姐,果然器宇不凡,美貌出众,而且眉宇间有韩谷主的音容传承,冷凝谷后继有人啊……呵呵呵”焚天干笑了几声。

    冷云道:“焚天谷主过奖了,这丫头天性顽劣,让韩谷主废了不少心神,这不,今天大小姐邀我陪同,亲自来求您一件事……”

    焚天心头有些不好的预感,眯起眼睛道:“偶?大小姐有事相求于我?想必这事情与我焚熔谷有关,而且很重要吧?”

    冷云顿了顿,道:“谷主大人在道界多年阅历,走过的桥比我等走过的路都多,想必您老也猜到一二,老朽也就不兜圈子了,我们正是为这顾子瑶而来……”

    焚天表情略变,道:“顾子瑶?这顾子瑶与贵谷也有什么瓜葛吗?”

    冷云道:“我家大小姐想求谷主高抬贵手,饶过顾子瑶及其双亲,若谷主答应,三日内必奉上厚礼相报……”

    冷云一改之前平和面容,道:“原来是想救这顾子瑶!老朽奉劝二位,还是打消了这念头吧!别的事,我都可以考虑,唯独这顾子瑶,实难从命。”

    冷云刚欲开口继续说服,一旁的韩雪晴早就忍不住了,脆声道:“实难从命也得从命,今天顾子瑶必须活着离开这里……”韩雪晴脸上一抹骄横之气。

    焚天怒色渐重,低沉呵斥道:“纵然你是冷凝谷大小姐,就没有人管教过你,长辈说话不能插嘴吗?”

    韩雪晴道:“我娘从小就教我无需拘泥于凡夫俗礼,你所说的就是凡夫俗礼吧?我听不懂,也不想听。只想再告诉你一遍——放人。”

    焚天道:“好一个伶牙的丫头,难怪你要保全这顾子瑶的性命,你们果真是一丘之貉。老夫今日让你知道知道,这是在焚熔谷,不是在你家冷凝谷的后花园……”说罢眼中露出凛然杀气。

    韩雪晴被吓的一惊,就连坐下的子虚白尘虎都惊的退后几步。

    冷云长老此刻的语气也凝重起来,道:“谷主此番与晚辈如此计较,不怕传扬出去有失大家风范?”

    焚天冷冷道:“别说是她,就是韩傲来了,也要客客气气与老夫说话,这丫头骄横之气都耍到我焚熔谷来了,我有何不可教训此女一番?”

    冷云长老道:“这么说,焚天谷主是要与我冷凝谷开战喽?”冷云说出此话后,眼神直逼焚天,肃杀之意腾然而起……

    焚天一怔,他知道与冷凝谷开战意味着什么,焚熔谷与冷凝谷虽各霸一方,但几十年来微小的摩擦也不时发生过,大多都是因为谷内普通弟子在道界好勇斗狠与对方厮杀起来,但最终都被两谷双方的领导阶层平息了下来。因为谁都不想把两谷的矛盾激化,从而发生两谷之间的大战。因为这种战事一旦开打,双方将都面临惨重的损失与人员伤亡,况且双方都没有把握把对方完全击溃,一旦失败一方重整旗鼓再度挑起战事,这种恩怨将是无休止的。作为两谷的主事人,都知道此事的利害性,所以诸多年没人敢提与对方开战一事。今日冷云用此话威胁焚天,也是己方只是二人前来,势单力孤,又见焚天不肯放人的意愿很坚决,所以不得已用此话相挟。焚天也大概猜出冷云的意图,但自己还是不敢说出与冷凝谷开战一事。

    遂语气转为平和道:“非也,老朽多年一直未曾有过与冷凝谷开战的念头,从前没有,今日没有,将来也不会有。方才只是想教训一下这不懂礼数的丫头罢了。”

    冷云见焚天有些服软,继续道:“焚天谷主可能并不知晓,我谷谷主韩傲,对膝下爱女的宠爱几乎冷凝谷尽知,大小姐有任何闪失就如同要了韩谷主命一般。如焚天谷主不小心伤及了我家大小姐,韩谷主得知,就算是我家小姐不懂礼数在先,想必谷主大人也会倾全谷之力与贵谷开战,到时候……”

    焚天此刻已经气的青筋暴跳,但他老谋深算,强忍心头怒火,道:“冷云长老修要再用两谷开战一事恐吓老夫,今日我不与贵谷大小姐计较了,但这顾子瑶就是放不得……”

    韩雪晴闻听,催动子虚白尘虎跃至顾子瑶身前,柔声道:“子瑶哥哥莫怕,有我在,那焚天不敢将你怎样!”说罢转身面向焚天,道:“焚天谷主,今日你若想伤顾子瑶,必须先把我击杀,不然我韩雪晴只要有一口气在,你就别想伤他……”

    顾子瑶此刻心头暖流涌动,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心头感慨万分,这是顾子瑶步入道界以来,第一次有女子对自己这么好,甚至可以用性命相救于自己。他想起了母亲,他原本以为这世上只有母亲大人对自己的疼爱和怜惜是最真挚和不惜一切的。没想到如今,面前这韩姑娘对自己也是情深义重。他又想起了郁眸,想起当初在寒潭为了明心表意,中的那贯穿肠腑的一剑,那剑伤还犹在肚腑之上……他不明白人与人之间的情愫怎能如此微妙,更不懂什么叫天作之缘,当然这缘,有的是姻缘,有的是孽缘,有的是一场梦,有的是一场灾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