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焚熔谷

作者:棒侨峻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魔仙道尊最新章节!

    听说怀源真人能一同前去后,顾子瑶兄弟二人兴奋异常,仿佛看到了此次凶险之行的救星……

    李漫城道:“此番我们同上焚熔谷之前应痛饮一番,以壮此行……”

    怀源真人朗声笑道:“贫道也正有此意,来来来,你二人随我来,老朽今日与二位不醉不休……”

    山风已轻了,日色却更遥远。?

    万籁无声,只有偶而随风传来的一两声马嘶,听来却有几分像是异乡孤鬼的夜啼。一盏天灯,孤零零的悬挂在天边,也衬得这一片深秋的山林更是凄凉萧索!边城的夜月,异乡的游子,本就是同样寂寞的顾子瑶兄弟二人,今日却好似他乡遇到故知般欣喜异常,高声吟唱,举杯痛饮……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李漫城微醺的站起身,举杯悠悠道:“骨肉缘枝叶,结交亦相因。四海皆兄弟,谁为行路人。况我连枝树,与子同一身。昔为鸳和鸯,今为参与辰。昔者长相近,邈若胡与秦。惟念当乖离,恩情日以新。鹿鸣思野草,可以喻嘉宾。我有一樽酒,欲以赠远人。愿子留斟酌,叙此平生亲……”

    怀源真人击掌叫好,道:“早闻李城主才情过人,今日方真正领略,来,老朽敬你一杯……”说罢满饮了一杯。

    顾子瑶此刻也是兴致大起,举杯道:“小弟今日也诵一首,为大家助助兴……黄鹄一远别,千里顾徘徊。胡马失其群,思心常依依。何况双飞龙,羽翼临当乖。幸有弦歌曲,可以喻中怀。请为游子吟,泠泠一何悲。丝竹厉清声,慷慨有余哀。长歌正激烈,中心怆以摧。欲展清商曲,念子不得归。俯仰内伤心,泪下不可挥。愿为双黄鹄,送子俱远飞……”

    三人仰天放声大笑,豪气万千,酒宴直喝到次日天明……

    焚熔谷位于北方大陆的东北端,这里常年酷热难当,所处的山脉也常年在熔岩喷发与不喷发的状态中交替着……

    顾子瑶等人远远望去,见那山脉的火山口,不时有暗红的岩浆在滚滚的黑烟的裹挟里喷涌而出,轰隆隆的巨大声响向四周层层的压去,烧的通红的岩石被推到高空又疾驰落下,在烟幕的空中留下千万条火红的划痕……

    怀源真人道:“焚熔谷所处的山脉是一座活火山,活火山活跃的区域大多数与地震带相当——这些地域地壳运动频繁。长期没有爆发的死火山和古代活火山的迹象在此地的很多地方都能被找到。当压力压迫岩浆从断层到达地表时,火山通道就形成了。这一通道经常是岩浆进一步喷发的主要出口。主要的喷发出口可能在山顶下方。当熔化的岩石到达地面时,常被称作熔岩。熔岩可能有两种:具有黏滞性、移动迟缓的花岗岩熔岩,和移动速度快的能达道每个时辰两千四百丈左右的玄武岩熔岩。花岗岩熔岩易于阻塞火山喷发的通道,最终,地底聚集的压力引发的爆炸将消除阻塞——熔岩雨和山体碎片将覆盖大片区域,经常引发大火。我再给你们讲一下熔岩,熔岩会坚持向前推进,直到到达谷底或者最终冷却,它们毁灭所经之处的一切东西。在火山的各种危害中,熔岩流对生命的威胁最小,因为人们能跑出熔岩流的路线。

    而对人伤害较大的往往是喷射物,火山喷射物大小不等,从卵石大小的碎片到大块岩石的热熔岩“爆弹”都有,能扩散到相当大的范围。而火山灰则能覆盖更大的范围,其中一些灰尘能被携至高空,扩散到整个中土,进而影响天气情况。

    如果从靠近火山喷发处逃离时,我等应尽量穿戴那种坚硬的头盔或盔甲给予自己一定的保护。另外:在更广阔的区域逃离也许没有必要。”

    我再说说这火山灰:“火山灰并不是灰,而是呈蒸气和气体云状的喷薄而出的粉末状岩石。它具有刺激性,其重量能使屋顶倒塌。火山灰可窒息庄稼、阻塞交通路线和水道,且伴随有毒气体,会对肺脏产生伤害,特别是对儿童、老人和街坊邻里的人。只有当离火山喷发处很近、气体足够集中时,才能伤害到健康的人。但当火山灰中的硫磺随雨而落时,硫酸(和别的一些特质)会大面积、大密度产生,会灼伤皮肤、眼睛和黏膜。戴上通气面具或闭眼睛能保护眼睛,用一块湿布护住嘴和鼻子,或者如果可能,用专业防毒面具。到空旷之所后,脱去衣服,彻底洗净暴露在外的皮肤,用干净水冲洗眼睛。还有那可怖的气体球状物,所谓气体球状物是:一个气体和灰尘球体可以以超过每半个时辰二十四万丈的速度滚下火山。这种现象被业内人士称作炽云,它发热发红,移动非常快。如果附近没有坚实的地下建筑物,唯一的存活机会可能就是跳入水中;屏住呼吸半分钟左右,球状物就会滚过去。

    再给大家讲讲泥石流,火山喷发可使冰雪消融,引发冰灾。或者伴有泥土,形成泥石流,即所谓火山泥流。其移动速度高达每时辰一万五千丈,会带来毁灭性的后果,想当初,在三十年前就曾发生过这种惨剧。在狭窄的山谷,火山泥流的高度可达十丈,在主火山喷发后很长一段时间它们都是危险的。即便在火山处于休眠状态时,如果其产生的热量足以引起冰雪融化,也会存在潜在的危险,大雨可以引起泥石流。

    最后诸位切记:火山在喷发之前常常活动增加,伴有隆隆声和蒸气与气体的溢出,硫磺味从当地河流中就可闻到。刺激性的酸雨、很大的隆隆声或从火山上冒出的缕缕蒸气是警告的信号。驾车逃离时要记住,火山灰可使路面打滑。不要走峡谷路线,它可能会变成火山泥石流经过的道路。

    顾子瑶听的倒是饶有兴致,此番学了太多关于火山与熔岩的知识,如若没有怀源真人讲述,顾子瑶等人一定会像无头的苍蝇般乱撞一气……

    众人按照怀源真人的指点和教导,都小心翼翼安全的抵达了焚熔谷谷口。

    把守焚熔谷的弟子有些惊诧的望向眼前这些各色人等,发现这杂牌军中,老中青三代结合,道袍各异,仿佛是临时组建的草台班子。也难怪焚熔谷的人这样想,那流云城弟子与蜀山弟子本就装束不齐,加上又有顾子瑶、李漫城、怀源真人,三位老中青形色各异的三人,难免给人一种临时组建的感觉。

    焚熔谷的门童率先问道:“请问诸位仙长自何处而来,又要到哪里去呢?另外,诸位是否走错地方了?”

    李漫城总是愿意做先出风头的那个,于是向前站了几步道:“快去禀报你家山大王,把我兄弟顾子瑶的父母放出来,不然我等就浇灭你这座焚熔谷,让尔等永无安身之所,以儆效尤……”

    门童听的有些骇人,于是飞奔进谷中去找寻长老禀报此事……

    不多时,谷内飞出一道熟悉的身影,正是那日在天罡宗与顾子瑶二人恶斗的赤阳长老!

    赤阳长老见到顾子瑶等人后,冷冷笑道:“真没想到啊,顾子瑶……你等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活的腻歪了,今日统一前来送死……也好,也好,今日贫道就成全了你们这些小蝼蚁!”

    李漫城大怒,道:“不要以为我们的修为就与你相差甚远,那只是当初,今时不同往日,就算是今日我等的修为与你还是略有差距,就能代表我们一定输吗?有些事,不是修为能搞定的,算了算了,说了你也不懂,来吧,出手吧……”

    赤阳长老也不客气,双手一抖,两枚硕大的火球直扑李漫城,李漫城此番修为已经大涨,而且之前有过与赤阳长老的交手经验,所以再次与赤阳长老会斗起来显得轻松很多……

    赤阳长老心头大惊,没想到短短数月未见李漫城,这厮竟然修为已经突破到心动期,而且攻守间显得更为老辣了……

    李漫城的紫色藤蔓也是灵力与速度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纷纷飞舞中给赤阳长老带来了莫大的麻烦。甚至经常频频招架,顾此失彼,无暇施展自己的火焰系功法……

    这让李漫城自己和观战的顾子瑶都是信心大增,不约而同的想:“此番的努力终于见到成效,离救出二老,终于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斗战间,赤阳长老趁李漫城专注于自己的火球攻击,突然冷不防的从口中吐出一道烈焰,直接烧向李漫城,李漫城慌忙一个“金刚铁板桥”躲过那来势汹汹的烈焰,随即横甩两臂,紫色藤蔓缠向赤阳长老的双腿,赤阳长老纵身而起,趁李漫城还未起身,在空中射出两枚火球,弹射向李漫城,李漫城此时已经无法躲避开那两枚火球的攻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