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烟月阁

作者:棒侨峻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美食供应商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魔仙道尊最新章节!

    那火焰灵兽乃是赤阳长老的真气幻化而成的真气灵兽,其体内蕴含着赤阳长老一半的真气,此次自爆杀伤力巨大,那锋利滚烫的热浪直扑顾子瑶,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李漫城等人的阵法急速闪移至顾子瑶面前,硬生生接了这一爆……

    可是这阵法闪移至此,并未完全结牢。那爆炸的冲击波将五人直接炸飞腾空,李漫城修为高深,且有真气护体,所以并无大碍。可是其余四人中有两人当场毙命,其余二人也是身受重伤……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顾子瑶兄弟二人血灌瞳仁,疯了一般扑向赤阳长老要与那亡故的二人报仇……

    赤阳长老引爆那真气所化的火焰灵兽后,本就真气损耗大半,今见面前二人做困兽斗状,心中一寒!甩手在身前掷出一道火焰幕墙,随后腾空而起急速向天边飞去,空中传来那赤阳长老阴沉的一席话:“姓顾的小子,你父母就在我焚熔谷之内,你若是有胆就前来用命换取双亲的安危……”

    待到顾子瑶二人除尽面前的火焰幕墙之时,那赤阳长老早已经消逝的不见了踪迹。

    顾子瑶懊恼不已,怒吼一声,一拳轰在面前的短墙之上,院落内的树木瓦砾悉悉索索的飘落颤动起来……

    李漫城望着那故去的弟子遗骸,楞柯柯半晌,咬牙吐出三个字:“焚熔谷……”。

    其余二人展尽泪水,收拾着残局。

    顾子瑶道:“大哥,我们去焚熔谷吧。这仇我一定要报!”

    李漫城沉吟半晌道:“贤弟,我们不要被仇恨冲昏头脑,方才你也看到了,那赤阳长老不过就是焚熔谷的一个长老,修为就如此了得。以你我二人目前的修为,如若去了焚熔谷,与自投罗网无异,那故去的两位弟子与我多年来亦师亦友,我也是痛心疾首,但大丈夫做事切记“冷静”二字,只有冷静才能让你看清事态的真实状况。”

    听到这冷静二字,顾子瑶想起了自己的师傅枯木老人,这也是当初枯木经常点醒自己处事容易急躁且容易感情用事的话语。不觉唏嘘不已……

    顾子瑶有些茫然的望向李漫城道:“大哥,那我们现在去哪?”

    李漫城道:“先回流云城,从长计议。办法一定会有的……”

    随着口诀的召唤,那蓝鳞幻璃鹰再度飞来,栖在院落内空旷之处。顾子瑶等人纷纷掏出烈焰灵符向周遭射去,霎时间,烈焰四起!整个天罡宗被大火吞噬……

    几人踏上蓝鳞幻璃鹰,滕然飞向夜空,望向脚下的天罡宗好似山间燃起的一盏明灯,耀眼但终将熄灭……

    回城的路上,气氛略显沉重,众人默默的梳理着此行的得失。

    还是李漫城先开口道:“兄弟们,勿要再如此落寞了,人固有一死,你我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儿,这悲喜聚散之事,我等应坦然应对,逝者已逝,生者自勉。”众人默不做语……

    蓝鳞幻璃鹰缓缓降落在李漫城的府邸,众人鱼跃而下。

    李漫城的妻妾们见他安全回归都是喜笑上眉梢,摆酒布菜忙里忙外,不亦乐乎。

    兄弟几人落座,俱是闷闷不乐!

    李漫城举杯道:“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来来来,兄弟们。我们先敬故去的朋友,逝者安息……”说罢将酒泼洒在地上。众人也紧跟其为。

    李漫城又端起第二杯酒,道:“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逝去的兄弟在天有灵也不希望看到我等颓心丧志的样子,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振作起来,以图他日为弟兄们报仇雪恨,来,我等干了这一杯。”说罢一饮而尽!众人效仿,一一饮尽。

    沉闷的酒宴很快就结束了,顾子瑶并没有什么胃口,只身一人走在庭院中散步,不知道如何排解此刻的愁苦心情,愣愣的望着园中的花草发呆……李漫城看着这年轻孤单的身影有些心疼,走了过去。

    李漫城不愿顾子瑶再想这件事,忽然抬头笑道:“你看,这棵树上的樱花已开了。”

    顾子瑶道:“嗯。”?

    李漫城道:“你可知道已开了多少朵?”

    顾子瑶道:“十九朵。”?

    李漫城的心沉落了下去,笑容也冻结。?

    因为他数过樱花。他了解一个人在数樱花时,那是多么寂潦……

    李漫城拍了拍顾子瑶的肩头道:“贤弟,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顾子瑶紧随李漫城上了一辆豪华别致的马车,一路上穿街绕巷,一抹夕阳洒进车内……

    李漫城道:“夕阳最美时,也总是将近黄昏。世上有很多事都是这样子的,尤其是一些美好的事。所以你不必伤感,也不用惋惜,纵然到尘世去赶上了春,也不必留住它。因为这就是人生,有些事你留也留不住。你一定要先学会忍受它的无情,才会懂得享受它的温柔。”

    稍顷,马车在一个名为“烟月阁”的地方停住了脚步。

    顾子瑶诧异问道:“兄长,你……带我去的地方不是这里吧?这……是妓院吧?”

    李漫城道:“正是此地,妓院又如何来不得?又有谁说来这里的人就一定是坏人?”

    顾子瑶脸色微红,一时语塞。

    李漫城淡然道:“你且记好,这一、二等妓院的名字以“院”、“馆”、“阁”为主,三、四等妓院多以“室”、“班”、“楼”、“店”、“下处”命名。你我现在来的这家烟月阁,想必你能猜出它的等级了吧?”

    顾子瑶尴尬笑道:“小弟知道了。”

    李漫城笑道:“一个男人若是能活六十年,至少有十年光阴是白白浪费了的。这十年中,起码有五年是在等女人换衣服,还有五年是在等女人脱衣服。”

    顾子瑶紧随李漫城向烟月楼内走去,下意识的将头埋的很深。

    那门口的**见是李漫城,笑容堆的像九月菊,媚气道:“哎呦呦……这不是李城主吗?您这些时日不来,可给我家那“白卉”姑娘想苦了,不知道哭了多少场呢!终日以酒消愁!谁也劝不住啊!您快去看看吧,您要是再不来可就要出人命啦……”说罢面色变得忧心忡忡。

    顾子瑶道:“这**果然是演技派,不去戛纳可惜了!”

    李漫城回头望向顾子瑶道:“男人喝了酒后,会想到各式各样的女人,很多不同的女人。而女人喝了酒后,她往往只会想到一个男人,大多数时候是一个抛弃了她的男人。”

    顾子瑶似懂非懂,把头埋的更低。

    反倒是那**眼贼,指着顾子瑶问向李漫城:“城主大人,这位公子想必是您的贵客吧?敢问尊姓大名啊?需要我给引荐一位姑娘吗?”

    李漫城爽朗大笑,道:“此乃我义弟顾子瑶,还劳烦你给找个才貌俱佳的女子,银钱嘛,我李某人差不了你的就是,说罢甩给**一锭硕大的银两。”

    那**眉飞色舞道:“您老人家放心,昨日我们刚收留一官宦家千金,此女子的父亲本是朝廷命官,可是由于乱臣排挤,被冠以莫须有罪名,将其父投入天牢,家舍被抄。她与众多家眷被遣散流放、变卖,才沦落至此处。此女子名为素溪,我十数年没有见过如此才貌过人的女孩子了,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没有不精通的。我这就把她叫来与顾公子相识。”说罢风一般小跑而去……

    李漫城带着顾子瑶来到三层的最里间,伸手推开了房门。

    只见一女子身穿一件淡粉色掐牙织锦缎偏襟交领中衣,逶迤拖地宝蓝色撒花散花裙,身披妃色彩绣碧霞罗单罗纱。乌油油的青丝,头绾风流别致圆翻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掐花朝阳五凤陶瓷花钗,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翠玉手钏,腰系黄色花卉纹样绣金缎面束腰,上面挂着一个百蝶穿花锦缎香袋,脚上穿的是面软底鞋,整个人显得艳绝一时。

    那女子见是李漫城造访,先是一惊而后喜极而泣,一头扑到李漫城怀里,哭诉道:“自你走后,白卉整日寝食无味,苦煞我这一片痴心,城主狠心啊……”说罢哭声愈烈。

    顾子瑶见状,有些不知所措。转身向门外走去……又听耳后传来那白卉对李漫城说道:“从今而后,你走的时候,我也许不会送你,可是你若再来,无论刮多大的风,下多大的雨,我一定会去接你。”心中升起一抹羡慕与感动……

    正在顾子瑶惆怅间,那**带着一绝色美女向他走来。只见那女子宝髻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妆成,青烟翠雾罩轻盈,飞絮游丝无定。好一派濯世风姿!

    顾子瑶不觉一愣,喃喃道:“相见争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笙歌散后酒初醒,深院月斜人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