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流云城主李漫城

作者:棒侨峻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魔仙道尊最新章节!

    那俊俏公子话音刚落,马车后方传来一声咆哮,那马儿被惊得一声长嘶,瘫软不前……

    顾子瑶二人险险从车上坠下,定睛回头观望。见后方追来一伙修士,大部分人看服饰都是流云城的修士。为首一人,端坐在一白色老虎之上,此人生得白面细目、虎背熊腰、一头深灰色头发让人有种阴森之感,坐下竟骑着一头白色老虎,那虎名曰:“子虚白尘虎”。乃是一灵兽,虽然品阶不算多么上乘,但还是有些灵性和法力的。先不说战力如何,乘此灵兽,拉风是一定满分的了。

    顾子瑶二人下车,谨慎的做好斗战准备……

    那为首之人先是搭腔:“在我流云城搞出这么大动静,就想一走了之,未免太过嚣张且视我流云城为无物了。二位,就到这里吧……休息,休息一下。”

    顾子瑶拱手道:“敢问阁下是?”

    那人满面傲容道:“在下江舒阳,这流云城主李漫城乃是我结拜义兄。”说罢嘴要撇到耳根子一般。

    顾子瑶虽然初入流云城,未听过此人名号,但为了少出变故不惹麻烦,恭敬道:“晚辈孙风,久仰仙长大名,时常有人提及仙长威名,今日得见三生有幸……”

    那江舒阳一听,先是一愣,之后眼睛眯成一道线,心里美的如同打翻了蜜罐,不住点头道:“好,好,好,好一个通情达理、见识不凡的小伙子,有发展哦,看好你……”

    就在顾子瑶心头略一放缓,气氛缓和一刻,一个声音突兀的打断了这祥和“早就听说流云城里有一个狐假虎威的江什么阳,除了吹牛、喝酒、侃大山、就是整天把什么城主挂嘴边,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此话正出自那俊俏公子之口。

    顾子瑶眉头一皱,望向那俊俏公子,见他正在用下颚望着江舒阳,满脸的厌恶之情。

    顾子瑶暗道此人没有城府,太过跋扈,可能又是从小被宠溺出来的原因,频频无奈的摇头,心知此一战在所难免了……

    那江舒阳先是被捧高高,接着就被摔稀碎。气得七窍生烟,破口大骂:“你们两个不知死活的黄牙孺子,一唱一和这是有意羞辱你家仙长啊,今日不让你们看看你家仙长手段,你是不知道什么叫道法神通。”说罢抖手飞出两道灵符,分别打向二人……

    顾子瑶无奈只好应战,抬手间将那灵符震碎,高喝一声:“前辈得罪。”身法如电疾射江舒阳,手中断筋摧骨手连出数招。那江舒阳本以为两个年轻修士,年级尚小,能有什么修为,从始至终就没把二人放在眼里,可如今眼前这凌厉的攻势让他顿觉后悔,暗暗道:“坏了,此番可能要吃大亏。”

    江舒阳急忙抽出佩剑,向顾子瑶斩去,口中不忘大喝:“都来看热闹的吗?给我上啊!”心想着实在不行就以人多取胜。

    身后众人听罢,各举法器涌了上来……

    那俊俏公子道:“孙风,你拿下这个江什么阳。其余人我来应付。”语气略带有吩咐之意。

    顾子瑶再次暗感无奈,还是转念集中于江舒阳的拚斗之中,那江舒阳见众人涌上,心头又稳定了许多。剑色寒光陡然暴涨……

    俊俏公子见众人涌来,嘴角一抹不屑之色,双掌变换各种法印,冷冽寒暝掌连连击发,先冲上来的几个修士纷纷被击中后,冻的蜷缩在地上不住的打着冷战,运用真气抵御着弥漫不止的寒流。后面的修士见状,有些不敢向前,有的人更是投掷法宝、兵器或灵符,作为攻击手段。俊俏公子掌风挥舞,击中那些飞来之物,将其逐一冻塑成点点冰芒。众修士大惊,纷纷后退,不再上前……

    江舒阳偷眼一看,自己的“大部队”已经败退,心底一凉,暗道不好。

    此刻顾子瑶也不想恋战,抄下身后破铁刀,一招“剥极而复”硬生生砍在江舒阳的佩剑之上,金属撞击后的清脆响声过后,那江舒阳愣愣的望着自己手中只剩下半截的宝剑……

    顾子瑶将刀横在江舒阳脖颈之上,冷冷道:“此番留仙长一命,望日后好自为之。”

    那江舒阳已惊恐的连话都说不出,只是一味的点头,头皮酥酥的一直仿佛在过电。

    顾子瑶正欲收拾继续出发,那俊俏公子道:“马匹已经受惊过度,不能脚力了。还劳江什么阳,哦江仙长。将你那坐骑赠与我二人拉车一用……”

    那江舒阳闻听,心头气恼的如同翻江,可还是得强做镇定,道:“好好好,就依二位!”此刻他心头滴血一般心痛,这可是他平日里卖弄拉风的座驾啊,在流云城里的“狂拽酷炫**炸天”可全仰仗着此物了,这次回去怎么见人啊……

    顾子瑶将那“子虚白尘虎”套于车上,重新整理了一下,继续赶车前行。

    那子虚白尘虎还是颇具灵性的,而且脚力更是比普通马匹快上数倍。

    俊俏公子倒是喜滋滋的看着白虎,高兴了起来,他越看越是喜欢,觉得此灵兽并不是那么凶悍,反倒是很憨厚很通人情。不时的抚摸起这子虚白尘虎……

    顾子瑶心觉,好怪癖的一个人,这一个兽类有什么好稀罕,又不是阿猫阿狗!

    沉默了许久,顾子瑶开口问道:“还不知兄台高姓大名,此番就这样一路随我而去吗?”

    俊俏公子道:“叫我韦山青好了,你到哪里随便,途中如果我觉得风景秀丽醉人,我自然就下车不再随行了。哦,对了!你不用真名示人,反倒理直气壮的问及别人,这样很没风度啊!”

    顾子瑶脸色一红,没再做声。心底暗道:“本以为这小子狂傲莽撞、一身骄横,没想到观察和心智倒是如此细致。”

    暗念间,头顶一阵隆隆之音传过,一道青云划破天际缓缓落在车辆前方……

    那子虚白尘虎立刻驻足,用祥和乖巧的眼神望着前方。

    青云散尽,现身一人。见此人身穿一件天香绢绸衫,腰间绑着一根青色连勾雷纹大带,一头暗红色的头发,有着一双黝黑深邃的桃花眼,身形挺拔,神采奕奕,英俊潇洒。

    此人抿嘴轻笑道:“想必二位就是那为难我兄弟江舒阳的青年才俊了吧?”说罢眼神望向那子虚白尘虎,目光怜悯有加。那子虚白尘虎也是伏地做卖萌状。

    顾子瑶心念:“此人大半定是那流云城主李漫城。”于是朗声道:“晚辈孙风、韦山青见过流云城主。”

    那人微微一愣,缓缓笑道:“好机智的后生,如此便断出李某,有些心智啊!”眼露些许赞许之光。

    韦山青倒是不以为然,自顾自的抚摸起那子虚白尘虎来,口中喃喃道:“你这家伙怎么了?怎么这幅德行,见到你哥哥来了是吗?别怕,为老不尊的都没有好下场!”

    顾子瑶听着他此番言语,不由得脸上抽动,心想:“这小子当真是惹祸的根苗,这番指桑骂槐,定要惹怒那李漫城,这一阵可不是那么好应付的了。唉……”

    李漫城反倒欣然笑了起来,望向韦山青道:“这位小兄弟,所言极是。不过,李某听说有失孝道比起为老不尊,还要让世人诟病啊!”眼神中意味深长的盯着韦山青。

    那韦山青不知为何,怒容大增,凶狠的盯着李漫城道:“你懂什么孝道?跟我讲起纲常伦理,你也配?一个区区散修,自以为是,占了座破城,号称什么城主。别人惧你,我可半点没把你放在眼里……”

    李漫城朗声大笑道:“还是这位小兄弟爽朗,直言不讳,客观公正!李某佩服,不过……阁下飘荡久了,就不怕父母担心吗?如果小兄弟不嫌弃的话,李某愿护送阁下回家。哦,对了!这子虚白尘虎,你若是喜欢我自行做主送给你就是……”

    顾子瑶暗生狐疑:“这李漫城貌似对这韦山青多有恭敬啊,言语间也好像与其家人相熟,这……到底是……?”一连串的问号回荡在脑海,细细研琢着……

    韦山青倒是冷言道:“不必你费心,我的事,我自己就能做主。”

    李漫城微皱眉头,略显无奈道:“那李某此次也不便放二位远去。首先,若是出了什么差池,传出是从李某城中逃遁,好说不好听。再者二位进城时候,李某也一直未尽地主之谊,实在是说将不过去。还劳请二位移步至流云城,让李某好好款待,与二位叙谈一番……”

    韦山青嘴角轻哼道:“费了半天话,还是要动手是吧?来,我看看你敢奈我何?”说罢,亮出功法起势,就欲动手。

    李漫城轻笑道:“何谈奈何,只是请公子回去罢了。”说罢长袖一摆,流光闪处,一条紫色藤蔓蜿蜒而出,直甩韦山青。

    韦山青冷冽寒暝掌迎击那藤蔓,藤蔓受击之后先是一僵,通体寒霜浮现,可随即一震,落下冰晶纷纷,再次扑向韦山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