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剑冢

作者:棒侨峻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魔仙道尊最新章节!

    这波动让顾子瑶心头暗惊,早听说这巴蜀之地时有地动(地震)之说,不是自己如此幸运碰到了吧?此时也只能闭上眼睛任那地动热流汹涌翻滚……

    不一时,这地动之势越演愈烈,整个水牢都在筛动,碎石纷纷落下,掉在水中溅起大大小小的波纹。顷刻功夫,整个山体也晃动起来,顾子瑶心念:“此番蜀山之行怎么如此悲催,费心费力的把所有坏事都赶上了!”

    随着脚下一阵极其强烈的震动,整个水牢的水位开始下降,在顾子瑶面前不远处,浮现出一个越来越大的漩涡,所有污水都随着那漩涡向下泄去……原来地动让水下裂开一道大口!

    这漩涡的吸扯之力越来越大,顾子瑶身后的石柱本就被震的断裂八九,如今这漩涡的吸力正好将顾子瑶整个人吸了进去……

    顾子瑶屏住呼吸,闭上双眼,一阵猛烈的眩晕,随着那洪流坠入未知的地下空间。

    坠地的一瞬间,身后残损的石柱被摔得粉碎,顾子瑶幸好运用真气护体,不然也是骨断筋折的下场。

    睁开眼打量四周,竟发现周围的空间宽阔无比,别有洞天!只是炙热难当,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股热浪扑面而来,隐约可见流动的岩浆,汩汩川行。

    顾子瑶急忙催动“避火咒”,这才无恙。

    石柱损毁了,可身上的真气绳索还是恼人的紧紧捆在身上,顾子瑶无奈,也只好就这样被捆绑着四处搜寻起出路来……

    一个时辰后,他终于在这片空间的西北方角落里找到一处裂缝,裂缝内传出些许光芒,想必这裂缝另一端应该是与外界联通的所在。

    顾子瑶侧身小心的在裂缝中前行,举步维艰。这裂缝由于不是人工形成的,所以弯弯曲曲,剑石横立,走起来更显困难……

    行至最后一段,裂缝空间变得更为狭小,以至于只能容一个人爬行过去,顾子瑶无奈只好伏地前行,由于双手被捆,不能匍匐,行进起来更是费力,逐渐将衣衫全部划破……

    顾子瑶固执的前行着,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最后一段的爬行,顾子瑶终于见到了光明的偌大空间,可这并不是外面的世界,而是一个闪烁着各类五光十色的斑斓空间……

    顾子瑶仔细审视着周围,倒吸一口凉气,只见周围各处墙壁,地面甚至悬浮在空中的尽是一柄柄宝剑,那些五光十色的光芒都发自于这些宝剑,有的光芒强烈,有的光芒暗淡,一闪一闪,相交辉映着……

    顾子瑶惊叹道:“这是何处?太不可思议了!”

    枯木老人从心底悠悠道:“如果老夫猜测不错,这里应该是蜀山派的“剑冢”了,你既然误打误撞来到此处,证明你与这蜀山还是颇有机缘,上一次是灵脉,这一次是剑冢,这些都是蜀山弟子梦寐而不可求的,跟你那郁眸丫头比起来,不知要珍贵多少倍啊!”

    顾子瑶暗念:“这些怎么能跟她比,如果真要比,我宁可不要这些所谓的机缘。”

    枯木老人讲解道:“这里的每一柄宝剑,命中注定都会有它的宿主,它们等待着自己宿主的到来,有的已经等了几百上千年了……就如同这蜀山唯一的灵脉,你那日吸取了它的灵力,灵脉之上也就烙下了你的印记,日后只有你能吸取它的灵力,换做旁人,灵脉就会全力反噬将其震死。当然这些事,以牧空老头的见识并不知晓,如果他知道的话,你的下场可能比现在还要惨呢!”

    顾子瑶听完也暗叫侥幸,随即四处观摩起来,这世界让他从起初的恐惧转变陈如今的好奇,尤为的好奇……

    枯木老人道:“你看看哪一柄有眼缘,就试试去拔动它……”

    顾子瑶先是看中了一柄黑色重剑,背身走了过去,先是用真气绳索去碰那宝剑的锋芒利刃,结果碰的一声,将顾子瑶震了一个趔趄,真气绳索毫无损伤,那宝剑颤抖的却是异常厉害,锋芒处略显损伤。

    顾子瑶大惊,喃喃道:“这真气绳索如此坚韧,难不成我一辈子就要这么捆着示人不成,再说这重剑,看着威猛无比,怎么竟如此不堪用,唉……”想罢叹息连连。

    枯木老人道:“别灰心,你再找找,这里的宝剑如此众多,总有一款适合你。”

    顾子瑶无奈的只好继续寻找,这次他看中了一柄橙色光芒耀眼的宝剑,他还是将真气绳索凑了过去,噌的一声,真气绳索依然无恙,那橙色宝剑也是纹丝未动,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顾子瑶再次凑过去,结果依旧,顾子瑶也只好无奈的找寻下一个目标。

    如此周而往始,顾子瑶试了不下十几柄貌似高大上的宝剑,累的额头冒汗,可就是割不断这真气绳索,心中不免急躁起来,悻悻的找了块平整的角落坐了下来,琢磨着如何解开眼前的难题,总不能这样一柄柄的试下去吧?如此试下去,恐怕直到自己累死也没有个结果,想着想着几天的饥饿老法涌了上来,困倦连连,眼皮开始打起架来……

    顾子瑶身形向后一靠准备小寐一下,可身体突然一阵愉悦的松爽,顾子瑶正纳闷间,发现那真气绳索竟无端的消失了……

    他活动了活动筋骨,又用手揉了揉眼睛,发现这是真的……自己恢复自由了,起码在行动能力上恢复了自由。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他转身仔细探看,令他难以置信的一幕映入眼帘,他方才坐的角落背后,竟然有一把……刀……,没错就是刀,一把乌漆嘛黑、锈迹斑斑的破铁刀,看上去风尘仆仆。首先,它没有其他宝剑的光芒,哪怕是一点点光芒都没有。腐朽的藏在阴暗的角落里,常年的风化锈蚀,让他几乎与这些石壁同色。那锋刃处,更是钝的连砍瓜切菜都办不到。

    顾子瑶走过去,攥住刀柄,用力一拽,那把刀飘然落入手中,似是没有半丝牵绊瓜葛。

    顾子瑶自嘲道:“看来我命中注定,只有这等所谓的兵器能配得上我顾某人。”

    枯木老人道:“子瑶,那么多神兵利器都割不断你的真气绳索,唯独这柄刀做到了,你没有更深的思考过吗?这不仅说明此刀与你有缘,更说明它办到了其他所谓宝刃办不到的事情。这不是难能可贵吗?再者你听过人不可貌相一说否?世间万物往往均是如此……”

    顾子瑶道:“师傅所言极是,这刀无论怎样,也是在我危难之时帮我解开绳索之物,今后她就是我的贴身兵器了。无论它是否锋利至极,无论它是否具有灵力……”

    枯木道:“难得你看得开,既然你已经有了自己的武器,为师就趁此传授你一套,上古的刀技,此刀技名为“血魔斩”,刀技内蕴含着很多不为人知的强大手段。由于为师我也不是练刀之人,所以这些隐藏的强大手段甚至神通,就要全靠你日后的修行和战斗中慢慢挖掘出来……”

    顾子瑶默默记下,并凝气打坐,开始倾听枯木老人的传授……

    这血魔斩的刀招异常凌厉狠辣,论风格与那断筋摧骨手很有些相似,仿佛招招都欲置对手于死地,不留任何缓手……

    顾子瑶熟记之后,开始在剑冢里操演起来,这柄破旧的铁刀让他耍的上下翻飞,凶猛异常,远处看顾子瑶仿佛变成一道黑色飓风,在剑冢中呼啸……

    破铁刀呜呜作响,每每划过之处,尤其是催动真气舞动时,刀身竟渗出一丝黑色烟雾,烟雾所到之处,连墙壁都有所腐蚀,顾子瑶更是惊叹于这刀法的诡异……

    收式之时,顾子瑶也发现了这剑冢的正门所在,于是大步向门口走去。

    刚走到距离门口十丈之处,一股强大的阻力出现,顾子瑶运用真气强行向前,又走了三丈有余,那阻力已经强大到让他无法前行。

    枯木老人道:“这蜀山的剑冢乃是此派的圣地,门口的封印之术是蜀山派多年传承下来的高深法术,只有历任的掌门才能以此法术打开,你不要再试了。”

    顾子瑶失望道:“看来还是我的修为太过低下,以后抓紧时间苦修吧。”

    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原路返回了,顾子瑶不情愿的又从那狭小的裂缝爬了回去,那曾经的水牢如今已经变成旱牢。顾子瑶聚气挥掌将牢门击碎,飞身跃出。

    外面的草木林香让顾子瑶憋闷好几日的心情为之一振,自己身上的恶臭提醒了他,尽快找个地方打理一下自己。

    听着不远处溪水的声音,顾子瑶纵跃而去。

    那溪水的尽头竟是一个方圆千丈的幽深寒潭,到了寒潭顾子瑶不顾一切将身体扎了进去,一阵刺骨的冰寒之意袭来,让他不得不再次催动真气抵御,肚内的饥肠再次轰鸣起来。

    捉了几条寒潭肥鱼之后,一道焚火灵符将柴草点燃,一边烘烤着衣物,一边烤着这鱼鲜。

    顾子瑶琢磨着下一步的何去何从。

    这时,原本平静的寒潭突然波纹剧烈涌动,寒潭深处突然疾射出一道锥形水柱,直刺向顾子瑶咽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