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被困水牢

作者:棒侨峻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魔仙道尊最新章节!

    顾子瑶催动真力举掌相迎,两团强横的真力撞击在一起,顾子瑶本以为自己必被震杀于当场,毕竟修为与那炼虚真人相差过于悬殊。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从那脉络处涌入身体海量般的灵力真气,掌风相接竟然把炼虚真人震出几十丈有余,炼虚真人眼前一黑,差点背过气去……胸口及丹田翻涌似要爆裂开来!

    这一击之下竟然把炼虚击败,让顾子瑶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此时,蜀山派大厅内传出一片哀嚎惨叫……

    顾子瑶起身飞掠而去,踏进大厅看到的一幕是:点苍派与青城派多名弟子横躺竖卧倒在血泊之中,死相甚是恐怖。

    又见那苍冥真人怯生生指着面前一人道:“你……你怎么回来了?失踪这么久,你怎么没死?”

    苍冥面前之人正是蜀山派掌门——牧空真人!

    牧空真人手提一柄绿色长剑,面沉如水。低沉的声音让人不容置疑:“苍冥老鬼,你与那炼虚勾结,趁老夫不在妄图颠覆我蜀山百年基业,险险得逞啊!如今你打算怎样给老夫一个交代?”

    苍冥道人自知理亏,心虚之下顿觉矮着半截,可冷静下一想:“这牧空真人与自己,还有那炼虚真人都属于融合后期修为,真动起手来,没有几天也难分高下,另外大殿外还有炼虚马上增援而进,胜算更大。”

    想到这里苍冥真人道:“牧空,你也都知道了,贫道没有闲暇与你理论,就是我等所为,你又能耐我何啊?”

    牧空真人放声怒啸:“如此说来,你等如此喜欢蜀山就留下吧。”

    语罢牧空长剑一抖,竟幻化成绿色蛟龙直扑苍冥真人,苍冥真人大惊,急忙运用真力形成防护屏障的同时,急速向大殿外退去,想着躲避着骇人的攻击同时找炼虚予以援手。

    可大殿外的一幕,让众人皆为震惊,那炼虚竟重伤的不得不靠弟子搀扶向山门退去,而那个刚才落败而伤的孙风,却凛然的漂浮于空中,微眯着双眼望向苍冥真人。

    苍冥真人大感不妙,他已经没有时间问清眼下的缘由。只是急速向空中略去,意图逃遁。

    那绿色巨龙紧追不舍,苍冥真人与巨龙拚斗中惊道:“蜀山失传已久的“龙剑”竟然让这牧空研习出来,这化气为龙,需要心动期修为才能做到,难道……”他已经不敢继续往下想了,那将是他最不敢面对的答案——牧空真人已经突破至心动期修为。

    苍冥真人明显感觉自己的真气不支,跟那绿色巨龙简直没有可比性。所以虚晃一招,果断出逃。那巨龙随后追赶,一口叼住苍冥真人左脚,竟硬生生将苍冥真人左脚咬断,咽入口中。苍冥真人痛的哇哇怪叫,携断腿飞逝在空中……

    巨龙随即转头奔向炼虚真人,张开大口拦在炼虚真人面前。

    牧空真人声音响起:“炼虚老儿,今日我且不杀你,但你必须留下点物件,不然……你就别想着下山回宗派的事了。”

    炼虚真人心知此番已经无路可走了,自己如果不按牧空所说留下点什么,恐怕很难活着离开此地。于是惨然一笑道:“今日老夫先是受晚辈算计,后又遇道友升阶出山,实属时运不济,既然栽在你们手里,我无话可说……”说罢,化掌如刀,一掌竟将自己左臂卸下!

    炼虚如此骇然自残之举,让所有人为之惊愕!这炼虚真人不但对他人狠辣,对自己也是毫不留情!

    牧空真人见状手印变换,绿色巨龙幻化成那绿色长剑,飞回牧空真人手中。

    炼虚真人携弟子向山门外败走,生怕牧空一时变了念头。

    送走了两位不速之客,牧空真人将眼神投向那显露出闪光脉络的大坑,又看了看顾子瑶,沉声道:“刚才是你进入坑底吸取灵力战败炼虚的?你是如何得知这是我蜀山灵脉的?而你又从何人处习得这吸取灵脉灵气之法的?”牧空真人面色凝重起来。

    顾子瑶施礼道:“晚辈幻法宗孙风,今日见炼虚真人率众趁火打劫,心觉此事有违我修道之人处事之律,故斗胆冒然出手相援,望掌门仙长海涵。”

    牧空真人大手一挥,运出四道如墙壁般的真气将顾子瑶困在当中。更加气愤道:“娃娃,你在我宗派危难之际出手相救,本该褒奖于你。可是你所言不尽其实,隐瞒身份,又私自吸取我蜀山灵脉。老夫定要惩戒于你……”

    顾子瑶暗道:“不好,难不成自己的易容术被他看穿?”稳了稳心神道:“晚辈隐瞒身份确实无冒犯之意,只是行走间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而已。”说罢褪去伪装,将真容显露。

    牧空道:“想必,你也不是幻法宗的孙风吧?

    顾子瑶惭愧道:“晚辈齐云宗顾子瑶。”

    牧空真人道:“我且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说出是谁告诉你灵脉一事,并教你吸取灵脉之法,我就从宽发落于你,不然你要吃些苦头了。”

    顾子瑶无奈的摇头道:“赎晚辈实难从命,听凭仙长发落。”

    牧空大怒,吩咐道:“将此人押进后山水牢,听候发落。”随即将手印变换,围困顾子瑶的真气墙幻化成数道真气绳索将顾子瑶牢牢捆住。

    蜀山弟子一拥而上将顾子瑶擒下。

    牧空真人,轻舒口气道:“老夫此次闭关突破修为之事极为重要,我派长老中又一直有心怀叵测之人,所以老夫未向任何人透漏闭关一事,以避免横遭不测。可万没料到竟也生出如此大的事端,幸好老夫及时突破出关,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众弟子齐声高呼:“恭迎掌门回派……”

    弟子们收拾着零落的残局,郁眸与楚佩文两人心有余悸,相互对望一笑。尤其楚佩文更是心中甜美异常,回想起刚才郁眸为自己挺身而出的场景,之后又恨恨的望向顾子瑶,品味着顾子瑶为何要以郁眸名义出手,表情狠厉起来……

    倒是郁眸在顾子瑶显露真容之后,似乎想起了什么,那若隐若现的记忆和容貌让她久久失神,暗暗狐疑道:“这青年好眼熟,而他又为何偏偏借用我的名义来救蜀山呢?”

    顾子瑶无奈苦笑,被押送后山。他不忘瞥了一眼跟在楚佩文身后的郁眸,一阵山风袭来,冷冽的感觉透进他的骨子里……

    这水牢年久失修,又多年未曾有人关押于此,显得格外破旧阴森。

    水牢之内长满了青苔,四处布满泥污,传出阵阵腥臭难闻的味道。

    顾子瑶被结实的捆在一个石柱之上,大半个身子浸泡在臭水之中,呛得他睁不开眼睛,鼻吸闻到四周的味道,让他呕吐起来……

    顾子瑶哪里受过如此大的罪罚,心头委屈上涌,不觉落下泪来。心想:“自己这是何苦?这蜀山与自己毫无干系,危难之际自己出手不就是为了给郁眸解围罢了。可不但郁眸并无任何感念,就连那牧空竟然将出手解救蜀山之人,当做囚犯关押起来。这真是以怨报德,蜀山派如此作为,让自己大感意外委屈。”

    枯木老人道:“子瑶,你今时今日明白,有些时候好心做的好事,换来的是什么苦果了吧?为了某种利益或是想要得到的东西,人们往往会做出不合情理,不讲道理,不谈规矩的种种卑劣之事。还是那句话:这才刚刚开始……”

    顾子瑶暗暗叫苦气恼的叫嚷起来:“蜀山派的不义之辈,你们恩将仇报,青红不分,枉以名门大派自居,速速将我放了,不然我出牢之日就是你们倒霉之时……”喊了十数遍,根本没人应答,顾子瑶嗓子干痛……

    叫喊不起作用,顾子瑶开始扭动身躯尝试挣脱,可那真气绳索坚韧异常,任凭他怎样挣脱就是死死束在身上,顾子瑶催动真气想震碎那绳索,可绳索似有心智一般更加紧致起来,疼的顾子瑶赶紧收了真气。无奈的地下了头……

    在这脏臭浑浊的水中浸泡了三天,顾子瑶已经筋疲力竭,身上多处已经被泡的溃烂。眼神越发迷离……

    负责给顾子瑶送饭的几个修士,早就被楚佩文叫去训话:“从今日起,没有我的吩咐,不许给姓顾那小子送饭,如果有没听清的,我顾某定让他被逐出门。”几个修士连忙点头称是。

    在水牢里苦熬这几日,让顾子瑶对“情理”二字彻底失望了。心想着如若自己能避过此一劫,日后不再与情理二字有任何瓜葛……

    水牢外一个声音响起:“姓顾的小子,你倒是禁得住饿啊,怎么如此折腾,你就是不死呢?”话音正是来自楚佩文。

    顾子瑶斜瞟着他道:“我当是谁,原来是蜀山派后生中佼佼之人,尤其被谭宇冲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时的佼佼者姿态,给众家宗派留下的印象颇深!”说罢冷笑连连。

    楚佩文满面通红道:“好好好,您这大英雄就慢慢在此好好享受吧。掌门事务缠身,早就把你这野生毛小子忘到九霄云外了,等他想起你,恐怕你就变成一堆腐肉了。”说罢唾了一口,堵着鼻子离开了。

    顾子瑶见楚佩文走远,眼中难掩绝望,黯然神伤……

    就在此刻,水牢下传来一阵灼热的波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