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袁守诚

作者:夕橙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穿越西游之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雷豪大袖一卷,收了三件宝贝,转身划破空间消失在了原地!

    就在此时,大雷音寺弥勒大殿之中闭目参禅的弥勒佛猛的睁开了双眼,两颗眼珠之中爆射出无量佛光,没入了他身前的空间,下一刻,大妙相菩萨陨落之地凭空爆射出无量佛光,一出现便向四面八方闪开,瞬息万里的扫过方圆万里的地界。

    见方圆万里之内风平浪静,没有任何异常,佛光便向着更远的地界慢慢的扩散。

    半响,弥勒佛的脸上才闪过一丝疑惑之色。

    而此时雷豪已经回到在了八贤庄中,他一显出身形便对着雷大虎急声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走!”

    言罢,他一张大手,手心之中出现了一个金光闪闪的葫芦,正是太上老君用来盛丹的宝贝葫芦,随后他拔开葫芦嘴,一挥大袖,便将八贤庄所有的所有的小妖收进了葫芦之中,临走之时,雷豪对着八贤庄伸手一握,八贤庄便被一股无形的巨力,捏为齑粉,消散在山林之中。

    做完这一切,雷豪化作一道血光,迅速冲向长安城!

    雷豪走后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便有一丝佛光出现在了八贤庄遗址上,下一刻,八贤庄的上空凭空出现了一个空间裂缝,一个身披金色僧袍却袒胸露腹、长得肥头大耳、咧着嘴似笑非笑的胖和尚慢悠悠的从空间裂缝之中跨了出来,正是大乘佛教未来佛弥勒。

    弥勒佛看着八贤庄的遗址皱了皱眉头,一挥僧袍,刚才被雷豪捏成齑粉的八贤庄便快速的复原,庄中的摆设都不差分毫。

    弥勒佛轻轻的落在地面他一抬头,便见到门匾上三个苍劲有力的三个大字他轻皱着眉头声念道:“八贤庄”这种名字三界之中十分的常见,他一时也找不到头绪。

    弥勒佛在八贤庄之中转了两圈,也未发现什么线索,只得缓缓的踏出了八贤庄,向着长安城走去。

    而雷豪此时也已经进入了葫芦内的空间,至于葫芦被雷豪埋在了长安城的地基之中,神物自秽,当葫芦被埋入土中的时候,便收敛了所有的光彩,变得如同一个普普通通的木质葫芦。

    十年之后,在熙熙攘攘的长安城西门大街上,一身青衫的雷豪拿着一个普普通通的酒葫芦小口小口的饮着,慢悠悠的在街上闲逛,偶尔一抬头,便能见到皇宫上空的不断盘旋的皇气金龙与一尊双眼呆滞无神、面容似笑非笑的金光大佛。

    雷豪认得,这金光大佛是弥勒佛的元神分身。

    原本人皇身上就有一股强烈的皇者之气,皇者之气会根据皇朝的兴衰有强有弱,如今大唐朝正直鼎盛,李世民的皇者之气便形成了皇气金龙,这条皇气金龙能将所有内丹境及其一下的妖魔鬼怪镇死!但对成了气候,如同雷豪这样的大妖来说,却是没有任何影响!

    但如今有了弥勒佛的元神分身坐镇皇宫地仙境一下的普通的妖魔鬼怪一靠近皇宫便会被霸道的佛力烧成灰“哼,而成了气候的妖王、鬼仙靠近皇宫,便会惊动弥勒佛的本体!

    那时,弥勒佛就可以以元神分身为坐标,直接从三界之中的任何地方撕裂空间而至,以雷霆万钧之势将前来的妖魔鬼怪碎尸万段!

    “真是好手段啊!”雷豪望着金碧辉煌的皇宫轻声自言自语道,脸上也泛起一抹苦笑。如今,连他都不敢靠近皇宫十丈!

    但也无所谓了,雷大虎与雷大龙留在了李世民身边的那两年还是发挥出了作用,如今大唐已经立天师道为国教,尊太上老君为玄元皇帝!雷豪进不进皇宫也没什么不同了!

    雷豪走过了半条街后,他此时的目的地乃是魏征府,他要去看看,那个能元神出窍,到天宫之中砍了泾河龙王的丞相到底是那路毛神!就这这时,他突然听到旁边传来一个有些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小哥属龙的本命,属虎的相冲。寅辰巳亥,虽称合局,但只怕的是日犯岁君。

    雷豪眉头一挑,似是想起了什么,转头一看,便见方才那声音的来源乃是一个卦摊,旁边还立着一个幌子,幌子之上写着:能知天地理,善晓鬼神情。算卦的乃是一个身着一身洗的发白的青色道袍,精神健硕的老者1

    此时刚好算完一卦,卦摊前的一个青年站了起来,雷豪快步走上前去坐在老道士,笑着道:“敢问老先生高兴大名?可否为在下算一卦?”

    老者上下一打量雷豪,眼神之中闪过几丝惊疑,但雷豪已经坐在了他的面前,他也不能恶了客人,只得问道:“老朽袁守诚,不知公子是相面,还是测字?”

    雷豪闻言心中暗道了一声:“果然。”面上却不露神色,随意的道:“可否问人事?”

    袁守诚点头道:“自然是可以的!”

    雷豪闻言一笑,随即道:“那便请老先生生算一算,在下能否如愿以偿的救出挚友和寻回娘子?”

    袁守诚点点头,只见他先伸出双手在一旁的铜盆之中仔细的洗了一会双手,再拿起桌面上一方干净的麻布轻轻将双手上的水迹擦干!接着拔起插在桌面上一尊小型青铜香炉中的一炷残香,取出一只上等的檀香,恭恭敬敬的点燃插了上去。

    雷豪的视线一直紧紧的停留袁守诚的身上,但却未在他的身上感到半分的法力与元神的影子,反而有一股子淡淡的晦涩气息,这股气息就犹如五行本源一样的玄奥,雷豪还是第一次威受到!

    做完了这些准备,袁守诚的脸色一正,这才是真正的开始算卦,他从桌面上拿起一个古朴的龟壳,轻轻的拿起六枚看上去有些年头的斑驳铜钱,放入了龟壳之中缓缓的摇了起来,只见刚才时候的时候袁守诚脸色还比较平静,手中摇龟壳的速度也十分匀称,但一个呼吸之后,他摇动龟壳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乱,脸色也变得十分的苍白,额头上更是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浑浊的汗珠顺着他的胡须滴落在他的胸襟,大湿了一片!

    雷豪皱着眉头盯着袁守诚,也不知道他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

    “噗”袁守诚突然张嘴吐出一口鲜血,这一口鲜血就像是从他的动脉之中喷射出的一样,直接喷出了一丈多远!而他手中的贵龟壳也突然炸开,龟壳之中的六枚铜钱如同子弹一样朝天空之中〖激〗射出去,也不知飞到那去了!

    而袁守诚喷出了这一口血之后,整个人就像是被抽走了脊椎一样,瘫在了桌子上!

    街上的行人见到袁守诚吐血,都围了上来,雷豪也不制止,他面无表情的坐在条凳之上,等着袁守诚给他一个说法。

    有人准备上去扶着袁守诚去看大夫,但袁守诚只是摇了摇头,有气无力的道:“无事,无事!只是一口痰堵住胸口了,吐出来就好了。”见袁守诚说没事,围着的行人慢慢的也就散去了。

    等那一炷香烧完之后,袁守诚才慢慢的恢复了一些力气,他勉强直起身躯,盯着雷豪看。

    雷豪依然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半响,袁守诚才颤颤簸巍的向雷豪拱了拱手道:“老朽有眼不识泰山,怠慢了大王!”

    雷豪闻言,目露赞许之色,这袁守诚还真有点门道,竟然能看破他的身份,随即他张口轻声道:“老先生客气,不知本王托老先生所算之事,可有结果?”

    袁守诚叹了一口气道:“事不可为,大王还是早些放弃此念为好!”

    雷豪眉头微不可查的一皱,道:“给本王一个理由!”

    袁守诚伸手从衣襟之中取出一小方干净的棉质汗中,轻轻的擦了擦脸上的冷汗道:“便犹如大江东去,浩浩荡荡不可逆转,大王此举便犹如螳臂当中,即便是粉身碎骨亦不能改变巾的走向!”

    “是么?如果本王是螳螂,那老先生恐怕连蝼蚁都不如吧,为何老先生能一窥天道?”雷豪神情不变,慢悠悠的说道。

    袁守诚再次叹了一口气,边用汗巾擦着胡须边道:“老朽并何德何能,哪有一窥天道的资格,老朽只不过是从大王的身上算出了一些征兆!”

    雷豪思忖了片刻之后,问道:“那还请老先生告诉本王,本王,可会所落?”

    袁守诚犹豫了片刻,还是老实的说道:“大王脸色灰中带红,不像是早亡之象!‘。

    雷豪点点头站了起来,一拍桌面道:“谢谢老先生指点!”言罢雷豪收回了手,桌面上出现了一锭金元宝,雷豪转身走了两步,再回过头,淡淡的道:“只是本王希望,老先生从此封卦,不要在起一卦,不然,一定会死很多人来为老先生赎罪的!”说完,雷豪便一挥大袖,负着手慢慢的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而袁守诚的额头之中却再一次冒出了大量的冷汗,他望着雷豪消失的方向,一动不敢动,他身上的道袍却立刻出现了一团一团的水迹,竟然是冷汗打湿了他的道袍。

    旁边的与袁守诚相熟的小贩此时伸过头来,好奇的问道:“袁先生,方才那是那位王爷啊?出手如此的大方!”

    袁守诚此时才缓过神来,他转头看了小贩一眼,道:“他是山中的王爷!”言罢,他颤颤矗巍的站起身来,开始收拾桌上的起卦、算命的家什,连一旁的幌子都收了起来。

    一旁正在疑惑‘山中王爷’的小贩见到,随口说了一句:“袁先生,您摘幌子做甚?不干算命的营生了?”

    袁守诚道:“老朽岁数太大,准备回乡下去颐养天年,你好自为之吧!”说完,袁守诚便挎着布袋,手持着幌子径直朝长安城外走去!(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