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第247章 我失恋了

作者:花花花大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透视小矿工最新章节!

    神域祭祀的消息太过于惊人,吴一凡即便见证的神奇太多,也没有想到在几千年前,早有预言家预言到会有今天的到来,并且在古老的建筑中,用雕刻的形式记录下来。

    “海格力特和美杜莎呢,他们现在怎么样?”吴一凡这时回过神来,在雅典娜神庙中搜寻他们的身影。

    “领主,美杜莎由于被雅典娜变成怪物,从这里跑出去后失踪了,海格力特一直在四处寻找,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神域祭祀的回答,吴一凡不是很满意,嘴巴一瞥,“你不是能够寓言未来吗?你给我说说,美杜莎会去哪里,她的命运将会如何?”

    这个问题难倒了神域祭祀,不是她不知道美杜莎的未来,而是在吴一凡到达这里之后,所有人的命运其实都已改变,对于美杜莎的未来,神域祭祀不敢对吴一凡多说。

    吴一凡看出神域祭祀眼神中的担忧,“你尽管说,美杜莎什么时候死去?”

    “领主……美杜莎会死在你的手中,你不杀她,她不会死的。”神域祭祀将头深深埋下,不敢再抬起来。

    因为在预算美杜莎未来同时,神域祭祀也看到她跟吴一凡、海格力特之间复杂的男女感情,知道他们对彼此都有着浓厚的感情。

    就因为这个,她不敢告诉吴一凡,美杜莎以后,会在他不得已的情况下,将其杀死。改写美杜莎被珀尔修斯砍掉头颅而死的命运。

    吴一凡不敢相信,将目光狠狠瞪向低着头的神域祭祀,一字一句说道:“你这句话我记住了,我就算杀死你,也不会杀美杜莎。若是以后我没有杀死美杜莎,我将亲手杀掉你!”

    他根本不会相信,自己会亲手杀死美杜莎。

    神域祭祀的身体开始发抖,“领主息怒,我以后必将会死在你的星辰枪之下,不过我不敢,也不会有半点怨言……”

    吴一凡真的很愤怒,昨晚上美杜莎与他共度良宵,把保留多年的贞操献给他不说,冒着生命危险来雅典娜神庙,为他祈祷安康,却被波塞冬强暴,又落得被雅典娜诅咒。

    这一切,已然让吴一凡愤怒至极,他只恨现在自己实力不够,若是有足够的实力,他定然杀上奥林匹斯山,手刃众神。

    ……

    亚特兰蒂斯的早晨,空气中带着温润的水汽,让人很舒服。然而这个早晨,家家户户门户紧闭,全家都去皇宫门前广场报道,等待抽签仪式开始。

    皇宫门前,很多大臣也早就开始忙碌,将一框框匕首装进箱子里,上面只留一个口。每个百姓都会从里面抽出一支匕首。最终成为米诺陶洛斯祭品的,会是匕首上刻着祭字的匕首。

    一声钟声过后,抽签仪式正式开始,每个百姓的心都揪了起来。吴一凡此时也走出雅典娜神庙,想要尽快赶到皇宫,找到阿里阿德涅,把她手中的阿里阿德涅之线取来,然后抢在忒休斯之前,将大地之牛米诺陶洛斯杀掉。

    这样的话,历史就彻底被改写,阿里阿德涅的命运也会出现变局,原本与忒休斯的爱恋,将会变成与吴一凡的爱恋。

    只要能将阿里阿德涅泡到手,吴一凡就会顺利打入皇宫内部,查出海灵族的下落,同时也打破神族帕西法尔的美梦。

    吴一凡径直向皇宫走去,这一路上,在后山丛林中,见到不少妖兽石像,看来这是美杜莎经过这里时,留下的杰作。

    ……

    毕达哥拉斯怎么也不会想到,今天的第一把献祭匕首被他抽空,原本在家中用数学公式算了很久,被自己抽到的机率只有百分之百分之0.00001,没想到这么小的概率都被他碰上了。

    不知道是幸运呢,还是幸运!

    “抽到献祭匕首的在一边等候,一会会有人带你们去沐浴更衣。”沐浴更衣这四个字眼,在毕达格拉斯耳中,是那么的刺耳。

    就快要死了,毕达哥拉斯的脑海中,回想起过往的一幕幕,最难忘记的还是与海格力特的友谊。

    现在的他,真想再见一面海格力特,在人群中始终没有见到他的身影,“难道海格力特真的逃出去了?真是太好了!”

    毕达哥拉斯没有能如愿以偿,却是满脸欣喜,只要好朋友海格力特逃走就好,这样就没有被当做祭品的几率了。

    欣喜只是一瞬间,在下一刹那,海格力特的大块头从城门外边走进来,他的步伐很重,表情很落寞,似乎一夜间苍老了许多。

    毕达哥拉斯马上迎上去,拦住海格力特的脚步,这一大一小两个截然相反的身材,在众人眼中看起来似乎很滑稽。

    “我还以为你逃出城了,怎么又来了?”

    毕达哥拉斯焦急的声音响起,使得丢了魂一般的海格力特猛然抬起头,眼泪汪汪的看着眼前最好的朋友,“我失恋了!”

    “你失恋了?与面包公主还是皇宫的裁缝,还是……让我猜一下。”毕达哥拉斯的小眼睛滴溜溜的乱转,做出思考状。

    “哼,我跟美杜莎失恋了。”海格力特一刹那间,表露出一抹自豪,但紧接着又恢复落寞。

    毕达哥拉斯心里很奇怪,他跟美杜莎八竿子能打的着吗,人家不可能跟他开始,怎么会让他失恋?肯定是海格力特又自作多情了。

    不过这个问题不是毕达哥拉斯想知道的,他现在最想知道海格力特为什么没有逃出城。而且,作为好朋友,他即將要死在大地之牛的口中,有很多话要对海格力特说。

    毕达哥拉斯拍了拍海格力特粗壮的胳膊,故作欢笑的说道:“我这辈子最值得庆幸的就是结交你这个朋友。”

    毕达格拉斯这么说,那语气似乎跟告别似的,海格力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抬起头,直视着毕达哥拉斯,“难道你……”

    海格力特的话没有说出,毕达哥拉斯却是双眼泛红,强作笑颜的点点头,“我家的桌子下面有一个暗道,暗道中有一个木盒子,那里面装着所有我从你手中赢来的硬币……”毕达格拉斯再也说不下去,用手捂住嘴,不断抽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