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第129章 人背时点子低,蹲着尿尿蛇咬逼

作者:花花花大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侯府商女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透视小矿工最新章节!

    “不行的话我们返回客栈也可以啊,反正没有多远的路。”

    吴一凡正在扫视着四周,发现只有脚下这块空地略微平整一些,适合搭帐篷。

    听到野鸡的提议,吴一凡说道:“我怕我们走不到旅店。”

    野鸡思考一下,心想吴一凡说的也对,万一再出现这种情况,天黑下来的话就错过了搭帐篷最好的时间。

    二人统一意见之后,吴一凡从背包内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包,这是压缩型帐篷,打开以后是一个可以双人用的户外帐篷,而且里面配备睡袋。

    吴一凡打开帐篷,在原地将帐篷搭建起来。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吴一凡在帐篷旁边的地上坐下来,望着天边渐渐降临的夜幕开始思考。

    野鸡则是从裤腿中取出一把微型手枪。

    “没事,今晚上让姐来保护你,你就在姐的怀抱中大胆睡觉,嘿嘿……”

    “在你怀中恐怕睡不着。”

    “为啥?”

    “你的太大,能憋死我……”

    听闻吴一凡终于开起玩笑,野鸡也渐渐恢复状态,故意将胸口挺了一下,嘴中嘟囔:“做女人还是-挺-好。”

    吴一凡弯着嘴角,看着一脸不正经的野鸡,回应道:“今晚跟我睡在一起,要是发生点啥事咋办?”

    “你放心,姐就怕跟你发生不了啥事。”

    两个流氓凑到一起就是这样,连耍流氓都那么默契。

    吴一凡从背包中取出一些吃的递给野鸡,“吃点吧,走了一天没有吃点东西。”

    “我还是不吃了,姐的双峰中储存的营养够用,你吃吧。”

    吴一凡瞥了一眼野鸡,没好气的打开一根蒜味烤肠,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我看你不是买了牛栏山二锅头吗,拿出来喝点啊。”

    野鸡想起吴一凡来的时候买的二锅头,开口提醒。

    “还是不喝了吧,我怕酒后乱性。”

    野鸡听后,从一边地上站起来,来到背包旁边,从里面取出两个手雷包裝的二锅头,递给吴一凡一个,自己打开一个。

    “姐跟你一起乱。”

    吴一凡接过二锅头,笑眯眯的打开喝了一大口,一股辛辣通过喉咙流到胃里,火辣辣的热量顿时将体内的寒气逼出,皮肤上出现细密的汗珠。

    二人一边聊天一边喝酒,不知不觉夜幕已经完全降临。

    吴一凡跟野鸡对视一眼,同时起身拉开帐篷的拉链,钻了进去。

    四周一片寂静,除了溪水的哗哗声再无其他声音,偌大的原始森林,尽然连夜虫啼叫都没有。

    吴一凡跟野鸡躺在帐篷内,静的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个轻浮的女人?”

    野鸡躺在黑暗中,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

    “野鸡姐,其实我很了解你的内心,你的大大咧咧其实都是装出来的。因为你很害怕,害怕一旦动情会受到伤害,所以一直给人家展现出你伪装的保护色。”

    听着吴一凡对自己的分析,野鸡有些吃惊,她实在想不到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吴一凡竟然一下就把她的性格说中了。

    “你说的没错,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谈过男朋友,尽管以前暗恋过一个,但是却因为自己的玻璃心,硬生生的没敢表白,对于人家的主动示好也装作视而不见,直到最后人家娶了别的女人。”

    “鸡姐,想开点,人生得意须尽欢,不要给自己套上一些莫名的纸枷锁,敢爱敢恨才是我们年轻人的品行。”

    “好,听你的!以后我尽量放开点,有男人我就上……”

    “哈哈哈……”

    帐篷内传来一阵嬉笑声。

    不知不觉间,吴一凡跟野鸡在酒精的作用下,进入了梦乡,发出细微的鼾声。

    吴一凡跟野鸡孤男寡女共处一帐篷,按理说应该发生点什么。

    但是没有。

    吴一凡就是这样的人,他能把每个女生的心思看透。

    野鸡虽然外表放荡不羁,其实内心无比脆弱,好比玻璃心。

    正因为这样,她一直不敢踏出红线,保护着自己的贞操,就为不受到感情伤害。

    吴一凡不是一个只愿无脑征服女人身体的男人,他看上的女人不但要征服其身体,最重要的是征服她们的内心,这样才有强大的满足感。

    二人的鼾声交替呼应,野鸡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脑袋开始左右摇摆,脸上也布满了豆大的汗珠,显然是在做恶梦。

    野鸡猛然睁开眼睛,看着自己枕头旁边,一个女人头正跟她对视着。

    那张煞白的脸上一双没有黑眼珠的惨白瞳孔,正在向外流着鲜血,两片猩红的嘴唇微微张开,漏出里面漆黑的牙齿。

    野鸡清晰的闻到一股腐尸的味道钻入鼻孔。

    “啊!”

    野鸡猛然坐起来,这才发现原来是一个梦。

    被野鸡的惊叫惊醒,吴一凡也醒过来,看着穿着单薄的野鸡身上,衣服被汗水湿透,紧紧贴在皮肤上。

    “怎么了野鸡?”

    “我做了个噩梦,吓死我了!”

    野鸡听到吴一凡的声音,情绪慢慢缓和下来,用手轻轻抚摸自己的胸口安抚着自己。

    “吴一凡,能帮我个忙吗?”

    “怎么了?”

    “我想尿尿,不敢去……”

    野鸡在此处的诡异中,暴露出自己内心胆小的一面,小声说道。

    “我陪你去。”

    “你不许偷看啊。”

    “你放心吧,我更喜欢偷听,嘿嘿……”

    吴一凡坐起来,拉开拉链走出帐篷。

    此时已经圆月当空,无数星辰铺满夜幕,似乎无数双眼睛冲着大地一眨一眨的。

    野鸡跟着走出帐篷,呼吸着大山里面湿润且有些微凉的空气,身体轻轻打了一个寒颤。

    不知为什么,刚才梦中的女尸脸孔老是在脑海中打转,使得她从来没有如此害怕过。

    来到吴一凡身边,野鸡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吴一凡,快速解开自己腰间的扣子,蹲了下去。

    似乎生怕吴一凡偷看,眼睛一直盯着吴一凡的后背。

    一阵哗哗的水声传出,吴一凡坏笑着说道:“小点声,这节奏是要发洪水了。”

    听到吴一凡的调侃,野鸡害羞的使劲憋着,尽量将声音放小。

    突然,野鸡感觉到下面一阵生疼,似乎被什么扎了一下,忍不住叫出声来。

    吴一凡顾不上其他,猛然转身查看。

    他的星辰眼即使在漆黑的夜晚也可以看的清清楚楚,看了一眼野鸡痛苦的脸面,目光下移。

    就在野鸡双腿间的地上,一条花花绿绿小指头粗的蛇迅速游离。

    竟然是蛇!

    “你被蛇咬了,咬在哪里了,快给我看看,那条蛇的样子看起来有毒。”

    听闻自己竟然被蛇咬了,野鸡顿时感觉到下身麻木,似乎真被吴一凡猜到,那条蛇有毒。

    “我被咬了……”

    “咬在哪?”

    吴一凡赶紧蹲下,将野鸡的裤腿卷起来查看。

    “不是那里,是这里……”

    野鸡不敢再隐瞒,即便有些尴尬也不如生命重要。

    看着野鸡手指方向,吴一凡这才注意到野鸡双腿间。

    神秘的花蕊已经高高肿起来,在茂密的黑森林中,那朵花蕊散发着隐隐光泽。

    “怎么会咬你这里,估计那条蛇是公的,真是人背时点子低,蹲着尿尿蛇咬逼……”

    听到吴一凡嘴中一套一套的,野鸡更加害羞,却是感觉双腿已经麻木,站都站不起来。

    “你不要乱动,不要加快蛇毒的扩散。”

    吴一凡嘱咐一句,端花盆一样从后面把野鸡抱起来,向着溪水边走去。

    “我要给你把蛇毒吸出来,否则你会死的。”

    听到吴一凡要为自己吸毒素,野鸡是又感动又害羞。

    感动吴一凡竟然为她如此冒险,据说吸蛇毒也有危险,一个搞不好,吸蛇毒者也会中毒。

    害羞的是,自己保持了二十几年的贞操,竟然要在今夜破掉,而且还是小电影上最刺激的方法,口/交。

    吴一凡其实完全可以用星辰之力将野鸡体内的蛇毒逼出来,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我们有理由相信吴一凡是故意这么做的,要是换做花大少,肯定也会如此,哈哈……下面留言区请留言,说说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做,嘿嘿……)

    吴一凡不再犹豫,将头埋进野鸡的双腿之间。

    嘴巴用力,一股鲜血被吸出。

    吴一凡往地上吐出黑红血液,用矿泉水漱了一下口,再次趴下去。

    反复几次,吐出的血已经变成鲜红色,不再是黑红。

    野鸡害羞的捂着脸,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先别动啊,我给你用酒消一下毒。”

    吴一凡回到帐篷,在背包翻找,摸出一瓶二锅头,回到野鸡身边。

    野鸡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双腿弯曲,向两侧劈开,就像在妇科医院接受检查一样。

    “好了,不会有事了,我救你一命,你随便以身相许报答我就行了。”

    看着吴一凡恢复不正经,野鸡也开始慢慢缓解尴尬。

    从地上站起身,把裤子提上,转身向着帐篷内走去。

    吴一凡跟着进入帐篷,二人再次沉沉睡去。

    “还我命来……”

    “还我命来……”

    寂静的黑夜中,帐篷外边传来一声声女人恐怖的声音,似乎很远又似乎很近。

    听到声音,吴一凡睁开眼睛,向着帐篷外边看去。

    一道披散着长发的女人身影,映在帐篷之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