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第69章 媚香

作者:花花花大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透视小矿工最新章节!

    “吴一凡,你怎么在这,出来这么久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杨天鑫对吴一凡很担心,这都归功于,在她孤独无助时,吴一凡出现的时机恰到好处。

    “没事,我出来转转,顺便找找你朋友的线索。”

    吴一凡巧妙回答。

    “杨小姐,现在人也找到了,我们往回走吧,估计到西京市要到中午了。”

    振宇看一下微明的天色,打断杨天鑫跟吴一凡的交谈。

    “我进来时九个人,现在要我自己出去?我要找我的朋友,要走你们走,我跟吴一凡一起回去就行。”

    杨天鑫没有给振宇好脸色,她觉得这人是个自私自利的人。

    “你的朋友没事,他们只是迷路,只要天亮他们一定会找到这里。”

    “真的?你怎么知道?”

    杨天鑫一语落定,身后有几个声音由远及近。

    “天鑫……天鑫,你在哪?”

    “那是李亚军的声音,吴一凡你太神了!”

    众人随着杨天鑫向来时路跑去,八个跟杨天鑫差不多大的俊男美女出现在众人眼前。

    ……

    “吴一凡,你不跟我们走吗?”

    “你跟他们一块回去,我还要去围子村有点事情。”

    “那你把电话号码留给我,到时我打电话给你。”

    “1357282****”(没错,这正是花某少的电话)

    杨天鑫把号码记在手机上,跟随着振宇他们离开了。

    他们走后,吴一凡来倒松树下的坟坑前,把薛仁美的尸体从内世界里弄出来,放到坟坑里。

    随着尸体出来的还有小黑,现在的它已经变了模样。

    小黑是薛仁美家养的中华田园犬,不知怎么回事,它的个头比起一般的狗要大很多,乍一看,就像一头黑豹。

    都说狗眼看阴阳一点都不假。

    薛仁美的鬼魂小黑能够看得见,这十年来,一直陪伴在主人身旁。

    没有吃的,它就去扒开坟坑,吃里面的死尸。

    也就是这个原因,它的身上长满脓包,看起来像个怪物。

    进到吴一凡的内世界后,小黑去无根河里畅快游了一圈,身上的脓疮惊奇的痊愈,一身油光发亮的黑毛,散发出生机。

    在小黑的帮助下,把薛仁美尸体安葬。吴一凡踏上返回围子村的路程。

    “小黑,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看到小黑若有所思的看着薛仁美的坟包,吴一凡开口问一句。

    都说万物通灵,吴一凡一直都相信,看着小黑的动作,吴一凡有些感动。

    硕大的身躯竟然在薛仁美的坟包前,一双前腿跪了下去,大脑袋连连叩下。

    竟是给主人磕头!

    一阵呜咽过后,小黑站起身,来到吴一凡跟前。

    摸了摸小黑的头:“你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主人,是一条忠犬,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

    小黑似乎能听懂吴一凡的话,身体倚在吴一凡的腿上乖巧的蹭了几下,长着大嘴似乎在会心的大笑。

    ……

    围子村。

    憨娃看着完好无损的吴一凡,还带回一条跟豹子一般大的黑狗回来,心里暗暗吃惊。

    “你去清风镇没有遇到鬼?”

    “哪里有什么鬼,我去看了,那个地方要是按照旧貌翻修一遍的话,倒是一个很好地旅游区。”

    吴一凡已经有打算,等回去以后他就会去找杨天鑫。

    这么好的地方,一定可以大有作为。

    憨娃有些半信半疑,好像吴一凡应该见鬼一般。

    “不可能啊,薛寡妇说他亲眼看到过鬼……”

    憨娃还在若有所思的小声嘟囔,常来贵走上前:“先别瞎猜,吴一凡不是要给你们村的妇女治病吗,治好我们就回去。”

    “对,这是大事!”

    憨娃这才想起来这档子事,早饭也顾不上吃,匆匆跑出家门。

    不一会,村里大槐树下又响起咣咣咣的声音。

    八点,吃过早饭以后,十几个得不孕症的妇女陆续来到憨娃家。

    吴一凡没有多废话,挨个重新把脉,利用把脉的机会,用星辰之力分解她们输卵管内的结石。

    治好以后,还不忘掏出一块指甲大的绿髓石送给妇女。

    说是把这个带在身上,他们的不孕症就好了。

    吴一凡只是为掩人耳目罢了,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把把脉就能治好不孕症。

    最后一个来的是薛寡妇。

    还是穿着那件宽大碎花无袖汗衫,看到吴一凡时,表情一愣,似乎感受到一种奇怪的感觉。

    吴一凡也是一愣,他看到薛仁美已经出现在薛寡妇身边,正热泪盈眶的看着妹妹。

    这对孪生姐妹长得可真像,就连个头都一样。

    要不是装扮不一样,吴一凡还真认不出来。

    她们还真有一处不一样的地方,被细心的吴一凡察觉到。

    薛仁美的胸要小一点,没有薛寡妇那样夸张。尽管无袖汗衫很宽大,腋下还是被白花花的双/峰撑起,漏出一小半,若隐若现。

    “求求你,有没有办法让我们姐妹俩相见?”

    “现在还不是时候,以后我会安排的。”

    吴一凡没有马上答应薛仁美的要求,这么做有些突兀。

    毕竟憨娃跟常来贵还在门外,要是薛寡妇被惊着大叫出声,别人还指不定猜疑。

    薛仁美点点头,她相信吴一凡会给她安排的。

    薛寡妇扭着屁股,缓缓坐在吴一凡面前的藤椅上,目视着这个帅哥。

    吴一凡对薛寡妇的感觉很奇怪,不知为什么,每次看到她都会有一种冲动。

    小腹中似乎有一团火焰。

    我的星辰眼还没有达到第三阶段,如果再收集一颗天陨石碎片,就可以开启透视功能。

    现在不能看真是可惜了!

    吴一凡看着薛寡妇呼之欲出的双峰,上面还有汗珠滚滚落下,贴着皮肤流到汗衫里面。

    燥热的天气容易让人冲动,特别是薛寡妇身上好闻的肥皂气味,淡淡的,沁入心脾。

    吴一凡忘记除了薛寡妇之外,还有一个香艳的鬼魂在看着他。

    薛寡妇被吴一凡一双眼睛盯得有些不自在,双峰被帅哥盯着,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尽管害羞,却不想去阻止他。

    伸手把汗水粘在皮肤上的薄汗衫拽一下,宽大的领口再次向下落了几公分。

    半个肉球暴露在热浪滚滚的空气中。

    吴一凡不自觉的咽下几口唾沫,舔舔干燥的嘴唇,欲望再次升腾。

    就在欲望达到顶点的时候,一阵凉风在脖子下面盘旋,大脑顿时清明起来。

    “我妹妹天生媚体,遇到她喜欢的男人就会散发出一种气味,是男人闻了都受不了。”

    听到薛仁美的话,吴一凡感觉很惊奇,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

    薛寡妇被吴一凡火辣的眼神,撩拨的心潮澎湃,守寡这些年,那滋味真是活受罪。

    一股久违的欲望迅速升腾起来,薛寡妇脸面变得桃红。

    强压着欲望,伸出略显粗糙的手:“吴老板先给我把脉吧,盯着人家的胸能看好病嘛……”

    薛寡妇低着头害羞的说着,自从死了男人,她还没有如此态度对待过其他男人,吴一凡是第一个。

    吴一凡看着眼前的薛寡妇,闻着她散发出来的香气,坏坏的笑着伸出手,将星辰之力探入其身体,神识紧跟着进入她体内。

    输卵管内的结石被星辰之力分解着。

    片刻。

    结石连渣都没剩下一点。

    吴一凡神识就要退出来之时,突然被薛寡妇卵巢内的一颗肉瘤吸引。

    这是什么,不会是肿瘤吧?

    吴一凡将星辰之力分出一丝探入其中。

    刚刚感受到轻松的薛寡妇,突然感觉下身难受,有一股尿意。

    紧接着,感觉更加猛烈。

    她并不知道吴一凡在干什么,只是闭着双眼在给她把脉,为什么突然会出现这种反应。

    吴一凡的神识更加疑惑。

    在他星辰之力的刺激下,那颗肉瘤散发出一阵香气。

    香气扑面而来,汇入到吴一凡的神识中。

    闻到这股香气,吴一凡顿觉口干舌燥,身上也开始燥热起来。

    散发出来的香气就像天然伟/哥,让人闻之欲罢不能。

    难道这就是薛仁美所说的天生媚体?

    吴一凡从天陨星典上找到了答案。

    就像以前,每次遇到疑惑的问题,上面都会出现文字记载。

    媚香,形同于麝香,在欲望强烈的女人身上可能形成。

    拥有媚香的女人,欲强、妩媚之,是世间不可多见的极品尤物。

    “怪不得!”

    吴一凡了解以后,恍然大悟!

    赶紧退出神识,睁开了眼睛。

    当看到眼前的薛寡妇时,惊呆的长大嘴巴。

    薛寡妇脸色潮红,细密的汗珠布满毛孔,身上的碎花汗衫已经被汗水打湿。

    紧紧贴在身上。

    胸前两颗大枣透过汗衫清晰可见。

    “你对我做了什么,我快,快不行了……”

    薛寡妇话还没有说完,只觉膀胱收缩不住,一泡尿喷涌而出。

    紧接着,身体似乎脱力一般,软软的靠在藤椅上。

    裤裆前,已经完全湿透,库管下,潺潺水流落在地面。

    吴一凡没有想到,他的神识在媚香中查探,将薛寡妇撩拨的喷了。

    ……

    薛寡妇倚在藤椅上,紧闭着双眼,双手在双腿中紧紧夹着,似乎回味无穷。

    吴一凡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看着都能感觉到刺激。

    “我妹妹看来很喜欢你,要不是你们年龄有差距,她又是寡妇的身份,我还真想让妹妹许配给你。”

    薛仁美的声音,悠悠传到吴一凡的耳中。

    “都什么年代了,还兴这一套,如果条件允许,吴一凡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娶她。”

    就在吴一凡还在睁眼做梦时,薛寡妇一下从藤椅上站起来,脸一直红到脖子根。

    甚至不敢看吴一凡一眼,朝着门外快速走去。

    边走,裤腿还不时滴落略微泛黄的水珠。

    ……

    “憨娃,你快去看看,黄瓜苗长出来了!”

    “什么,真的?”

    “千真万确!”

    憨娃听到桂花的好消息,顿时双眼中透出希冀。

    “来贵,吴老板真是神人啊,他这一来可给咱村解决了大问题啊!”

    吴一凡是常来贵带来的,听到夸奖,似乎这都是他做的一般,脸上挂着自豪的笑容。

    一些在外边看热闹的听说这样的事情,二话不说,马上往憨娃家地里跑去。

    憨娃家门前已经没人了,就连憨娃跟常来贵也随着众人跑到地里去查看了。

    走出屋门的薛寡妇,眼见门前看热闹的都离开,掩面往家跑去,要是被人看见尿湿的裤子,那还不丢死人了。

    这是她男人死后第一次回春,竟然还是在俊逸的男人面前——

    展露的如此彻底!

    吴一凡现在终于明白薛寡妇的男人为什么死去,家里有这样的极品,不累死才怪!

    站起身,伸个懒腰,吴一凡走出门外。

    三三两两的村民,在憨娃的带领下回来了,脸上无不是惊喜有加。

    民以食为天,只要能种出瓜果蔬菜,就不用再吃那些苜蓿。

    吴一凡大老远就看到几个村民背着一个大口袋,里面装的什么并不知道。

    待到近前,憨娃一步上前,老泪纵横。

    “吴老板,你可解决我们的大问题了,你是我们全村的大恩人呐。”

    说话间,憨娃就要下跪。

    吴一凡一把拉住他,让其跪不下去。

    民以食为天,除此之外,没有什么能让老百姓更加高兴的事情了。

    “这没什么,我来这里就是为给你们解决问题的。”

    吴一凡拉起憨娃的身体,朗声对着面前的村民们说道。

    现在的吴一凡,可以说是围子村的大救星,没有一个人敢再质疑他。

    福生跟巧芝从人群中走上前,热切的看着吴一凡:“吴老板,谢谢你昨天救俺婆姨,没有什么能报答你的,只要你以后有什么吩咐,俺福生绝对好使!”

    “有你这句话就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