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第59章 为兄弟,值!

作者:花花花大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透视小矿工最新章节!

    尽管二人不知道吴一凡要干什么,很有默契的没有问。

    他们到现在才发现吴一凡身上有太多的秘密。

    光今天所见,就不是他们能理解的。

    二人在心中已经暗自下定决心,这辈子都跟定吴一凡了。

    吴一凡安排他们先走也是有目的的。

    运转分辰诀,吴一凡跟上步行的王浩他们,一直跟在他们旁边听着。

    “今天那人太狠,我根本吃不了他一拳!”

    “我肋骨都断了,他这一拳的力度,最少200斤!”

    “安阳那个SB呢,怎么不见了?”

    李铁开口提醒,众人这才发现安阳不见了。

    “不用管他,他有命案在身,失踪了才好呢,省的连累我们。”

    李虎小声嘟囔了一句。

    尽管声音不大,吴一凡还是听得真真切切,死的那个叫安阳,而且身上有命案,“熊林不会有事了!”

    这是吴一凡第一反应。

    之所以隐身来偷听,其实就是为了探听一下他们的打算,如果他们回去还要策划着报复的话,吴一凡不介意再弄到内世界里几个。

    他觉得,为了兄弟,值得!

    “王总,今天我们这么惨,你可要给我们加钱。”

    “还给你们加钱呢,我车都被扣了,明天还要给人家送珠宝,我问谁要钱去啊?”

    “王总你可不能这么办事,我们可是为了你才来的。”

    “别说的那么好听,你们是为了钱来的,大不了我今天一人多加一千块,再多就不可能了。”

    吴一凡听得出来,王浩今天被打怕了,彻底妥协了。

    既然这样,我就不难为你们了。

    吴一凡打定主意,给熊林拨通了电话,响了两声之后挂掉了。

    吴一凡停下脚步,收起分辰诀,看着前面的众人慢慢走远。

    不一会,吴云飞开着车回来了。

    王浩他们看到那辆玛莎拉蒂,吓得连连向路边躲闪。

    玛莎拉蒂驶过他们,向吴一凡驶来。

    他们回头看到站在身后不远处的吴一凡,顿时冷汗连连。

    到底是人是鬼,神出鬼没的太吓人了!

    吴一凡坐在车上,没有开口,他以为二人会问点什么,结果只字不提,吴一凡满意的笑了。

    “知道黑五家不?”

    “我知道。”

    熊林回答。

    “你指挥路,去他家。”

    吴一凡脸上露出一丝冰冷,他心中猜到了点什么。

    渭水县一处普通的单位家属院,黑五的母亲就住在这里。

    熊林敲响了门,很快门被打开了。

    开门的正是黑五,当看到一脸冷漠的吴一凡时,顿时站立不稳,身体开始摇晃。

    “凡,凡哥,你怎么来了?”

    “老娘病了,我应该来看看。”

    说话间,吴一凡迈步走进黑五的家。

    吴一凡在这套两居室里打量一番,房子不大,却收拾的井井有条。

    突然,吴一凡闻到一股中药味,这是他意料之外的。

    今天的事情,吴一凡猜想跟黑五有关系,可能他娘的病也是假的。

    当闻到药味的时候,不知道怎的,吴一凡心里暗自庆幸。

    “老娘得的什么病?”

    “脑血栓,昨天突然脑血管堵塞,浑身没有了知觉。”

    吴一凡走进卧室,头发花白的老太太静静的躺在里面。

    尽管疾病缠身,吴一凡依旧能够看出,她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吴一凡能够猜到,老太太这是为了儿子陪她而高兴。

    黑五自从混社会以来,就没有好好陪过她。

    看着躺着的老太太,吴一凡莫名感觉心有点疼。

    不管怎么样,黑五还有母亲,自己呢?

    吴一凡没有见过母亲,甚至连母亲的样貌都不知道长什么样。

    来到老太太身边坐下。

    老太太听到声音,缓缓睁开眼睛。

    当看到吴一凡时,老太太虚弱的声音说道:“你是小五的朋友吧,我病了,没法给你们做吃的,等我好了给你们包馄饨吃啊。”

    老太太一脸慈爱,吴一凡的心却越来越难受。

    可怜天下父母心,都病成这样,还想着儿子的朋友来了,要招呼一下。

    吴一凡将手轻轻搭在老太太脉搏上。

    看着眼前情景,黑五跟熊林感觉很迷惑,“难道吴一凡还懂医术?”

    吴云飞是知道的,他爸爸的癌症都被吴一凡治好了,要不然,他爸爸现在可能早就死了。

    黑五没有开口,紧张的看着吴一凡。

    “老娘的病没什么事,我给她治疗一下就好了,你们先出去。”

    吴一凡盯着老太太,兀自说着。

    黑五有些难以置信,医生都说了,他娘余生的日子就要躺在床上了。

    “我们先出去吧,要相信凡哥。”

    吴云飞看见黑五似乎有些不太放心,拉了一下。

    黑五没有再停留,万一吴一凡真的能治好他娘也说不定。

    跟随着吴云飞走了出来,黑五问道:“老大会治病?”

    “他不仅会治,绝对能给老娘治好。”

    吴云飞坚定说道。

    吴一凡运转天陨诀,将星辰之力输送进老太太的大脑,一点点的疏通着每一根血管。

    星辰之力所过之处,老太太的血管开始慢慢恢复了活力。

    大约半个多小时,吴一凡终于将老太太的全身经脉打通,看着她脸上舒展开的皱纹,吴一凡笑了。

    老太太现在处在昏迷中,吴一凡走出房间,看着正在小声交谈的三人。

    熊林正在给黑五讲今天的经历,听得黑五一愣一愣的。

    当然,熊林把杀人的一段保留了。

    “凡哥,我母亲能治好吗?”

    看到吴一凡出来,黑五有些着急的站起来。

    “她已经好了,休息一会就没事了。”

    黑五有些不敢相信,快步走到母亲的卧室,当看到脸色红润,呼吸有节奏的样子,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脸上露出坚毅之色。

    “凡哥,我对不起你!”

    黑五转身来到吴一凡面前,双膝重重的跪了下来。

    吴一凡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黑五,在等待着下文。

    “我娘是真病了,所以我才回来,但我知道王浩今天要去闹事的事情,没有跟你说实话,我不是东西!”

    吴一凡静静地听着,这也是他想要的结果。

    黑五还没有完全死心塌地的跟他,王浩知道金矿被人开挖之后,第一个就找到黑五。

    给了黑五一笔钱,黑五才把下面有金矿脉的事情给他说了。

    王浩听说下面还有大量的金矿,顿时起了贪念,“这是自己勘探出来的地方,没想到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哪有那么多好事,我要把前面的投资拿回来,实在不行拉点金矿石也可以。”

    所以,他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黑五。

    也赶巧,黑五的娘突然病了,匆匆忙忙赶回了家。

    他娘度过危险期之后,黑五一直在思考,这件事情该不该告诉吴一凡?

    思考了大半天,黑五决定不说,装作不知道算了,其他的自己也管不着。

    吴一凡何等聪明,今天到金矿,黑五不在,第一反应就是这家伙反水。

    当确定了王浩的身份之后,吴一凡更加确定,黑五不跟自己一条心。

    今天来黑五家,吴一凡是来看虚实的。

    如果黑五的娘真病了,还可以原谅他。

    若是没有病,吴一凡连怎么处置他的办法都考虑好了。

    “起来吧,我看你以后表现。”

    “凡哥,我黑五虽不是什么英雄好汉,但还算是一口唾沫一个钉的男人,以后,若是对凡哥有半点歪心思,天打五雷轰!”

    黑五发下了一个重重的誓言。

    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也确实成为吴一凡不可或缺的猛将。

    就在这时,黑五的娘竟然走了出来。

    看着气色红润,走路跟正常人一样的母亲,黑五激动的哭了,喜极而泣。

    “我的病好了,这就给你们做馄饨吃。”

    吴一凡没有拒绝,看老太太的眼神中带着渴望,他多想也有母亲在身边陪伴。

    一个小时以后,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了一顿饭。之后,吴一凡带着黑五一起回到吴桥煤矿。

    吴一凡把熊林跟吴云飞打发走,他却不想回去,家里还有两个闹心的姑奶奶,让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索性,眼不见心不烦,把全身心投入到生意当中。

    耽误了两天,没有提炼焦碳,吴一凡现在要抓紧时间。

    ……

    一个小时之后,吴一凡大汗淋漓的回到董事长办公室。

    屁股还没坐稳,有人来敲门。

    “进来。”

    门推开了,熊天照领着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人进来。

    看到来人,吴一凡有些纳闷。

    “吴董,这位是围子村的老支书常来贵,说是有事情找你。”

    听闻是围子村的支书,吴一凡马上起身迎上来。

    毕竟今天王浩去金矿闹事,还是人家常来贵通知的熊林,不能慢待人家。

    伸出手,正欲与其握手,却换来对方冷漠的对待。

    常来贵并没有跟吴一凡握手,径直走到沙发旁,将鞋一脱,便盘腿坐在沙发上。

    吴一凡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所以的看着常来贵。

    “常支书,你有事情吗?”

    “我今天来找你是有点事情。”

    常来贵说着,兀自掏出烟袋,将烟丝按实,用火柴点了起来。

    满屋子的香烟味道弥漫开。

    吴一凡没有说话,他看得出来,常来贵今天来找他肯定是有事情。

    而且,他也看的出来,常来贵并不是不屑于跟他握手,而是不懂那些城市里的礼节。

    常来贵砸吧两口烟,烟雾从鼻孔中冒出来,在胸前打着旋飘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