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失去冷静的心

作者:欹石沉音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16岁:一吻之仇最新章节!

    “你能这么告诉自己,是,你可能也能这么告诉我。你能告诉你父亲,你祖父,你能这样告诉上官徵上官默,你能这么告诉老板吗?!”

    林君山深深呼吸一口气。已经很久没有这种让他感到棘手得无法面对的场面了。他熟练地隔绝了自己个人情绪和感受,强迫自己只用理智的第三方的视角来应对。

    “西本智实,你是认为我失职了吗?”

    “我非常认可你,德沃夏克。”白郢同样正面看着他,回答道:“其实你父亲你祖父上官家还有任务还有老板我都根本不在意。我在这里,做这件事,只是因为你。但那些是你所追寻与忠诚的东西,我只是希望你,不要被自己害了,过后又痛苦自责。”

    林君山长长吐出了一口浊气。

    “你的感情控制手段真是越来越高杆了,我很欣慰啊。”他轻笑了一声,快速地点完了样,也同样丢进了电泳池里。他一口气点了五个样,现在他的进度已经和白郢一样了。

    白郢没有说话,他还沉浸在突然爆发愤怒的虚脱中。

    “我承认,我身上的问题比我之前想到的要严重。所以,我们回到刚才的话题。你认为苏烟作弊了。”

    “显然易见。”

    “她是唯一获利者,这个推论的确很自然。”林君山叹了口气,歪头想了想:“记录下这个流程的人,是当时在场的人,没错吧?”

    “我去圣嘉智脑的外围验证过这一点,能够得出的结论是,在事情发生的前一天,智脑程序被人动过手脚。动手的人非常高明,差不多有世界级黑客的水准。”

    “目睹这一切的人应该不多,否则消息早已压不住了。那就是说……这位校长,是乔梦婕或者罗雨淇的校长之一?”

    “乔梦婕,清渡女中。”白郢捻着下巴:“这位校长当时很气愤呢,她在空间里写,这明显是作弊,她当时就提出了反对意见,但是圣嘉的校长强行压了下去,还把乔梦婕也一道拖上了船。”

    林君山皱眉,他一瞬间想到了什么很不好的可能。乔梦婕很可能知道这件事,但她还是一入学就和小烟成为了好朋友……?

    他思来想去,考虑了许久。

    “白郢,我大概会说句你听了会很生气的话……我仍然觉得,小烟应该不是这个作弊的人。”

    “林君山!?”

    “她的手法没有这么光明正大。她的确精研IT技术,有本事做出这样的黑客行为,但苏烟应该不会留下这么大的漏洞,让这一切居然有机会在众人面前被演示出来……”

    “你说她本事大?”白郢哼了一声。

    “不,她比你想的要小心。”

    “这几个月来,我可一点儿都没看出她和小心沾边的特质。”白郢从鼻孔里说。

    “好,那就暂时不谈,作弊的人是不是苏烟。重点是,这是一场作弊。无论作弊人是谁,他都一定有自己的目的。圣嘉今年有什么特别值得人图谋的东西吗?”

    白郢很想说,你心心念念的冰山女神对于圣嘉这种充满铜臭的地方有强烈的目的,这种事,你就能接受吗?但是他忍住了这句嘲讽,同样开始思考。

    “大学部舞会……学生会长选拔赛……邱弈……唐家……祁山银行……Y国外交……灵棠学院……”林君山喃喃自语了几个词,眼睛忽然一亮。

    “白郢,我猜到了!”

    白郢的思维只比他慢了一线,随着几个关键词,再一印证林君山恍然大悟的表情,他一时间不可置信:“怎么会是这样呢?这不是明明很正常……”

    “那就说明今年一定有什么不正常。”林君山语速飞快:“我会先去向那位女中校长确认一下,当时她看到的到底是什么。而你……”

    “我去确认圣嘉的部分,还有舞会。”

    “我稍晚一点过去,舞会见。”

    林君山匆匆说,洗了手,换下白大褂,给实验装置按了个定时,就匆匆走了出去。

    他离开得太快,白郢还在房间里,梳理自己的思路。

    “唐家和灵堂学院和邱弈算是有关系吧,但是Y国外交和祁山银行是怎么连起来的?……算了,总之先开始圣嘉学院的部分吧……”

    实验室的门忽然又打开,几个吃过夜宵的硕士师兄师姐说说笑笑地走了进来,准备开晚班。他们各自调自己的仪器,整理电泳池。白郢同他们交接班结束,也脱了白大褂,准备离开。

    “哎,这池子里是谁的样本,跑不跑啊?”他正要出去,听见了学长的一句埋怨。

    白郢回过头来。

    原来是样本丢进了电泳池之后却没有开电,一直没有发动,淡淡的蓝色在电泳池中弥漫开来,这几个样本算是废了。

    “啊,好像是林君山忘了开电了……”白郢说出话来,忽然一愣。

    他从来没有见过林君山忘记开电,或者犯其他诸如此类的弱智错误。这就代表……当时努力稳定下来,理智地做着分析的林君山,其实内心还在混乱之中。

    接受苏烟可能会作弊,对林君山来说,竟然如此之难?……他的调查,真的能够顺利吗?

    白郢望向实验室的门外,心中一时竟觉得从未有过的沉重。

    ******

    苏烟挺直肩膀,从马术俱乐部走了出来。

    走到灯火阑珊,走到无人注视之地,她肩膀才瞬间垮塌,停在幽暗的角落里,微微的发着颤。

    夜晚的秋风卷起秋叶在空中飞舞,寒意袭来,苏烟缩了下肩膀,微微闭起双眸让自己冷静。

    冷风吹过脸颊,也吹醒了她的头脑,她一边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司机,一边走出马术俱乐部。

    今晚她受到的屈辱足够将来当作笑话说给自己的孙子或者孙女听了,她不愿再在这个地方多停留一刻,只想赶紧离开。

    秋日早晚温差巨大,明明白天只要穿着短袖,可是到了夜晚,锐利的冷风一吹,就让人浑身发起抖来。

    司机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她才想起家里的司机随父亲出去外地办差了,可她还是固执的步行走出俱乐部,不愿向任何人求助。

    如果没有家里的车,如果不是家人,她宁愿自己一路步行回去

    直到这一刻,她才觉得,家里的任何一个人,小梅小菊,君子无缺,哪怕是和她正在冷战着的林君山……都比这外面的世界,这些高贵又冷漠的豪门少爷,好个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