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英雄救美与恋人争执

作者:欹石沉音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16岁:一吻之仇最新章节!

    “啊呀,我们怎么敢拦着唐家大小姐的路呢。”秦家的小姐一脸笑容地说:“唐家大小姐,可是连生日宴会迟到了,都会被主人专门接待的大人物呢。”

    唐懿窈微微皱起眉头,她明白了,这对她的敌意,原来也是来自于弱者的嫉妒和眼红。

    可是她实在不觉得,只是被邱薇邱蔷“接见”一下,又不牵扯什么关键利益,这里面有什么因素能值得这些世家小姐们气得跳脚?

    “这位……秦小姐,”唐懿窈笑容可掬地回答:“我的行为对邱家很是失礼,我感到很抱歉。秦小姐和邱家人一定感情很好吧,会这样……”

    “刷!”

    当面一杯红酒泼了过来,出手的却是一直站在姑娘小团体角落的,一个一直默不作声的女孩。唐懿窈惊慌后退,但红酒已经落在了她的腰上和裙摆上。

    “凭你也配说颜杞和邱家的关系?颜杞对邱家根本不感兴趣,是为了陪我才来的,和你这种削尖脑袋往上爬的贱人可不一样!”

    唐懿窈胸口起伏,她听出对方是误会了她的意思,可这种上来就骂的行径,让她压不住心里的火。

    “你又是谁?!”她用手挡住裙子上红酒的污渍,冷冷地看向这个泼酒肇事的女孩儿。

    “废话这么多,是不是被红酒泼得还不够过瘾啊?”肇事女孩儿还没说话,姓夏的那个女孩却抱着双臂,幸灾乐祸地笑了。“不如……再加上我手里这杯?”

    她的旁边,一个商家小姐大笑了起来。

    “泼个葡萄汁吧,又红又紫的,说不定还有人以为她大姨妈侧漏呢!看她穿着这条侧漏裙,还有没有脸去邀请邱三爷跳舞!”

    唐懿窈脑中一亮,刷地就明白了过来,不由又急又气:“你——你们——”

    这群人竟然以为,她是来参加邱择剑的“相亲”的!

    开什么玩笑!她才十八岁!比邱择剑整整小了一个辈分!

    就在这时,她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喂喂,话可不要乱说,唐小姐是陪我来的。”

    一个穿着宝蓝色西装的青年走了过来,他留着很长的刘海,遮住了将近半张脸,走路时姿势有些僵硬,微微耸着肩膀,一看就是个不常和人接触的宅男。

    这种阴沉的气势太过近似黑暗,走路的方式又太古怪,一时震到了几个十五六岁的姑娘。众人怔愣之时,那青年已经走了过来,刷的脱下了身上的西装,裹在了唐懿窈肩膀上,把她身上的酒渍也都遮住了。

    “我等了你好久了,跟我走吧,懿窈。”

    说着,青年就半搂着唐懿窈,快步走出了宴会厅。

    他的手机上,刚刚接收到一条数据。假如有人懂得解码的话,就可以读出其中的内容。

    “白郢,暂时不要联络我。”

    ******

    林君山的房间里,苏烟猛然把耳机摘了下来,脸色十分阴沉。

    “太可恶了……太可怕了!”她不敢置信地喃喃自语:“怎么能这样……这简直是违法!这是犯罪!”

    她脑海里回荡着许慧揍夏卿时口不择言的乱骂,和夏卿大哭着求饶的声音。只要想到那些话,她就忍不住全身颤抖。

    许慧是在做什么啊!夏卿越是和她说自己想要什么,她就越告诉夏卿那是不可能的,是他痴心妄想,这不是把他所有的愿望都打碎吗!这算什么教育,这是残杀!

    而且,她还利用夏卿对自己的感情来威胁夏卿,看夏卿得到痛苦了,又反过来安慰他,让他相信只是有自己才会爱他,其他人统统会对他不好……这,这是一种控制!而生活在这种控制下的夏卿,简直……会生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

    怎么可能有这么可怕的母亲。被这种危险的母亲,养大的孩子,会怎么样啊……

    她一时想,一时全身颤抖。肩上忽然多了一个温柔的力量,将她转过身来,却是林君山疼惜地凝视着她。

    “没事了,小烟,都没事了。”林君山握着她的肩膀,力道一会儿轻一会儿重:“别怕,许慧不会再监视你了,我马上就把你房间里的摄像头都拆掉,乖,不要怕……”

    苏烟在他一下下的拍抚里,渐渐放松了下来。

    “不怕,把这件事忘了吧……嗯?什么都不用管,许慧和夏卿,交给我来对付就行。只要把刚刚的录音公之于众,伯父再怎么样也会把她赶出去的……”

    苏烟冷静下来之后,忽然觉得林君山的话里,味道有些不对。

    “君山,你说什么?”她直起了身体,拉开距离。

    林君山疼惜地看着她,温柔地:“我说,我会替你惩罚许慧的,我也不会让夏卿再对你做一点手脚,动一点歪念了。你绝对不会有事的……”

    苏烟诧异地把林君山推开了。

    “你说什么?你想把录音公开吗?那夏卿怎么办?”

    林君山愕然,挑了挑眉,显然在他的意识里,这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要赶走许慧,总会牵连到他。但是录音里,也听得非常清楚,夏卿是在许慧的要求下安装的摄像头,我想苏伯父不会太过责怪夏卿的。”

    “可是,你把许慧赶走了,夏卿在家里还怎么呆?难道要把他也赶走吗!?”

    林君山怔住了。

    “小烟,你不是在为自己生气,你是在为……夏卿吗?”

    “当然啊!你听,许慧完全就是在挟持他!他才五岁,完全被妈妈控制着,做了坏事,多可怜啊!反正,许慧怎么样都无所谓,但是小卿不该受到伤害!”

    林君山渐渐明白了苏烟的立场,烦恼地揉了揉眉心。

    “你应该更注意自己的安全啊,小烟。就算你说的能做到,但是夏卿都已经监控了你三年,他一直都对你怀有恶意,和他拉远一点距离,如果他离开这个家,对你更安全一些……”

    “不行!他是我弟弟!”苏烟坚决地反驳道。

    “……”林君山无话可说,揉了揉太阳穴,叹了口气:“好吧,那就听你的。……我去告诉许慧,是我发现了她的摄像头,也听到了这段对话。她和夏卿的作案证据已经都掌握在我手里了,让她不要轻举妄动,否则就把证据交给伯父伯母。”说着他就转过身,打开门,准备出去。

    “不行!”谁知苏烟一个箭步冲上来,把门死死压住了:“你过去要怎么说,你要当着小卿的面直接说吗?!”

    林君山没想到苏烟还会有异议,诧异地挑高了一边的眉。

    “现在是最好的时机,最能让许慧感到害怕,从而死心。”

    “可是夏卿就知道他的行为暴露了!”

    林君山耸了耸一边肩膀:“所以呢?那都是他自己做出的事。”

    “小卿知道的话,他绝对会崩溃的!我们不能让他知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