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三章 月荷

作者:寒暑不知年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雪鹰领主龙王传说大主宰不朽凡人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江湖大反派最新章节!

    云东一瞅,其中一头就在自己眼前,简直是触手可及,立即一掌拍出,掌风击到野狼脑袋上,头骨碎裂的声音传来,惨呼声中,登时挂了。

    而另外那头狼云东却是够不着了。

    但他伸手一探,却是将身前野狼的尸体抓起,随手掷出,他真力灌注之下,这野狼的尸体化作一件极其厉害的兵器,撞上另外那头,后者登时命丧黄泉。

    云东举手间连毙双头,端得是犀利无比。

    “好厉害!”蓝衣少女不由得赞道,脸上更是飞起两朵红晕,看上去娇艳欲滴。

    野狼悉数被击杀。

    “吼!”

    而此时山谷中的怪异吼声,也越来越近。

    “哎呀,怎么这会儿出现啦!”蓝衣少女听到愈来愈近的吼声,俏脸上满是焦虑之色。

    “喂,你一直坐在地上干什么啊?”少女见云东虽然试图移动身躯,但是始终坐在地上,不解地问。

    “腿摔断了呗!”云东说。

    少女闻言脸上一阵犹豫不决,沉思片刻后,似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从怀中取出一个药瓶,道:“你……你把裤子退上去点啊!”

    云东闻言一愣,然后茫然地掀起裤腿,却见那少女将药品中的药膏一股脑地涂摸在了云东的腿上。

    “什么东西,热乎乎的!”云东茫然更甚,话说这是在给自己疗伤么?

    “药啊,治疗你的腿伤。”少女道。

    “大姐,我这是摔断了,你不用先固定么?”云东无语,基的医疗常识他还是懂的。

    “不用,我这药能治百伤。很管用的!”少女说着将药膏涂抹完毕,然后一把将云东拽着往草垛的方向拖去。

    “喂,喂,我说,你不是要把我藏到那里面去吧!”云东忙道。

    “我……我要做……任务呢,你……在这里会……碍事的,万一……吓到灵猿,我可就……再也引它不出来了!”少女气喘吁吁地道。

    “任务,npc也做任务啊!”云东忍不住吐槽。

    此时。他双腿施药处如同泡在热水中,麻痹感逐渐消失,而原腿部之前尝试运转的内息一到伤患处,便即停止,现在阻塞的血脉竟然也有被体内真气打通的迹象。这少女的药膏果真神妙。

    少女费尽九年二虎之力才将云东拖到草垛旁边,却又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办法将云东塞进去。

    于是,少女抓起大把的稻草,开始往云东身上堆。

    “喂,喂,我说,你能考虑下我的感受么?”云东急忙抗议。

    “什么喂喂。人家叫月荷。”少女说。

    云东闻言身躯巨震,自己来找月光宝盒,这npc美少女居然就叫月荷,有没有这么巧。

    “明月的月。荷花的荷!”月荷一正经地道。

    见云东发呆,气呼呼地道:“人家都告诉你姓名了,你难道不应该也自报家门么?”

    “呃,好吧。在下云东,浮云的云。东南西北的东!”云东抹了把汗道。

    月荷满意地点了点头,却又执着地往云东身上堆稻草。

    “我说月姑娘啊,等,等下!”云东极度郁闷,随手拨掉身上的稻草指着正慢慢被刷新的野狼尸体道,“你看到了没,哥秒杀野狼的!”

    月荷盯着云东,道:“所以呢?”

    “所以……呃!”云东语塞。

    “你是说你实力很强么?”月荷道。

    “呃,可以这么说吧!”云东道。

    “可你受伤了不是么!”月荷翻了个白眼,一副看白痴的模样,然后又开始往云东身上堆稻草,还威胁道,“你再敢捣蛋,我打你哦!”

    云东泪流满面啊。

    见云东终于不再反抗,月荷非常满意,麻利地将云东堆成了一个稻草人,然后又在稻草上堆了一层积雪。只留下云东两个眼睛能看到外面。

    “嘘,不要乱动哦!”月荷做了个禁声的姿势。

    “吼!”怪异野兽的吼声越来越近,月荷又取出一个巨大的捕兽夹,在雪地中摆放好,然后放上一只烧鸡,并取出一个瓶子,倒了一些粉末在烧鸡上。

    顿时,之前云东问到的那股奇异香味,再次充斥的空气中。

    “吼!”怪异野兽的吼叫声中,充满了迫切之意。

    月荷却是一个闪身,躲在了云东身后。

    又过了一段时间,云东终于看清楚了月荷想要吸引的这只怪异野兽,竟然是一只白猿。

    看来这白猿就是月荷口中的灵猿了,那白猿足有两米之高,身躯臃肿,通体雪白毛发,此时呼哧呼哧地奔跑而来,在月荷的陷阱前停下了脚步。

    “吼!”嗅着烧鸡的香味,白猿滴答着口水,但它显然颇具灵性,嗅到了危险气息。

    白猿绕着陷阱转了两圈,急得抓耳挠腮。

    “啊哦啊哦!”白猿仰天长啸,声震山谷。

    终于,它实在忍受不住烧鸡的诱惑,伸出了右掌。

    “咔嚓!”一声,鲜血凌厉,捕兽夹在白猿触及烧鸡时闭合,死死地咬住白猿右掌。

    “嗷!”白猿痛得连连惨呼,左掌不断拍打着捕兽夹,却又哪里能拍打得掉。

    “得手了!”月荷欢呼雀跃地奔出来,摸出一柄飞刀,刷地甩出,正中白猿左腿,中招处鲜血飞溅。

    “看你还怎么跑!”月荷笑道。

    接着拿去一条长鞭,击向白猿身躯,发出“啪啪”的脆响声。

    “吼!”白猿愤怒地嘶吼着扑向月荷,但是左腿受伤,右手被捕兽夹夹着,哪里又能攻击到身法灵动的月荷。

    “啪!”“嗷!”一声鞭响,配合一声白猿的惨呼,响彻在整个山谷中,在云东面前上演了一出美女驯兽大戏。

    云东看得却是连连摇头,月荷的鞭法毫无章法,看上去就像是胡乱耍的,反倒是她之前射出飞到的暗器手法更高明些。

    但是月荷仿佛很满足地围着白猿鞭打,让云东一度以为这妞有严重的虐待动物倾向。

    观望了片刻后,云东已觉索然无味,白猿伤不到月荷,而以月荷这鞭法,击杀白猿说不定要费多少功夫呢。而他腿上原热呼呼的感觉,却也变成了火辣辣,但是体内长生真气却也打通了腿部闭塞的经脉。

    当下不再管月荷和白猿,专心运转长生诀,双腿的麻痹感逐渐消退。

    终于当火辣感和麻痹感同时消失时,腿部的真气运转流畅,云东知道自己这摔伤算是恢复了。

    “嗷!”却闻一声愤怒之极的嘶吼,白猿毛发齐齐竖了起来,双眼变得通红,月荷似是早知如此,立即闪身退了开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