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天思

作者:寒暑不知年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雪鹰领主龙王传说大主宰不朽凡人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江湖大反派最新章节!

    青楼中,老鸨很多时候基本都是老板。如今老板被人一脚踹飞,在场的人难免都有些不知所措。

    虽然说游戏中的青楼因为其性价比太低,很少有玩家会来前来光顾,但前来喝花酒的npc可是络绎不绝,而且基本上都是长安城里的达官显贵。

    不仅仅是在长安城,各大主城当中,很多主线、主线任务所涉及到的npc,不少都需要在青楼当中寻到踪迹。

    片刻的安静之后,大厅里登时就站起来一圈npc来,一个个怒视着云东,眼神非常不友善。

    达官显贵们出入烟花之地,当然不能不带随从保镖,而且在长安这种级别的主城,保镖的实力也是身份的另外一种象征。

    由此,也衍生出了很多护卫任务给玩家。

    是以,在一线主城,若能接到保护某权贵去逛青楼的任务,不但奖励相当丰厚,很多时候玩家都能得到一些意外的收获。不过这种福利基本上就只限于拥有青楼的主城。

    云东此时见到眼前这种情景,心知自己那一脚太过鲁莽了。

    不过若再给他一个机会,面对一个堪比石榴姐的老鸨,那一脚他还是会毫不犹豫地踢出去。

    只不过,那一脚踢爽了,接下来的事情处理起来,就麻烦了些。

    云东扫了一眼,站起来的这些保镖,都是npc,于是哈哈一笑道:“不好意思,有个叫师妃暄的女人给了我一百两银子,让我踢老板一脚!”

    众npc闻言,脸色都是变了变。

    师妃暄身份超然,江湖上可谓无人不识。

    云东看他们的神情,暗忖师妃暄的影响力真够大的。

    只听角落里一个脆生生的声音道:“这位小哥真是说笑了。我们区区烟花之地,又怎么会入堂堂师仙子的法眼呢!”

    云东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白衣书生模样的俊俏郎君在两名姿色均是上等的青楼姑娘伺候下饮酒。

    云东更是一眼就看出,这家伙不但是个玩家,还是个女扮男装的玩家。

    女扮男装的玩家比起女扮男装的npc来,效果就要差很多了。

    比如思汉飞。若不是她重伤暴露身份,云东根本看不出来雌雄。

    其实不仅仅是他,连慕容明、僧无名这些她身边的高手,都被骗了过去。

    说白了,人家npc玩起易装背后有系统大神支持,玩家就只能靠化妆了。

    云东忽然笑了。

    硕大的庆元春,除了云东外就只有这个女扮男装的家伙一个玩家,那么她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云东大喇喇地穿过人群,径直走到对方面前。然后拉开椅子坐下,顺手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后,这才道:“师仙子还说,若是我揍完老鸨后,遇到一个女扮男装的神秘人,一定要不由分说杀了她。”

    白衣人挥手遣散伺候她的姑娘,没好气地横了云东一眼道:“那不知小哥见到师妃暄所说的神秘人了么?”

    云东点头。

    白衣人又道:“那你为什么还不动手?”

    云东耸耸肩道:“因为我忽然又不想听她的话了!”

    白衣人冷笑道:“你们男人不是最爱听师仙子的话么,甚至以被她指使为荣。”

    云东欣然道:“只可惜女人都不喜欢太听话的男人。因为那样未免太过无趣。”

    白衣人怔了怔,随即咯咯笑了起来。然后指了指自己面前的酒杯。

    云东很知机地替她满上,跟着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叮,两只酒杯碰在一起,各自一饮而尽。

    而此时,原本虎视眈眈瞪着云东的那些npc们,忽然像没事人一样。继续着自己手头的事情。

    云东讶然道:“看来阁下才是这庆元春的老板啊!”

    白衣人道:“阁下阁下的未免太多见外,云兄若是不介意,可以称呼我为天思!”

    云东叹道:“果然是天思帮主!”

    天思悠然道:“怎么云兄很惊讶?”

    云东摇了摇头道:“青楼这种地方,对于玩家而言,除了任务很少会前来光顾。作为掩饰身份再合适不过。我只是没有想到天思的汉语说得这么好!”

    天思道:“我父亲是一个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是以准确说起来,我身上有一半中国的血统!”

    云东竖起大拇指道:“令尊真是人才,佩服,佩服!”

    他这两声佩服倒不是客气,草了日本女人,还草出这么水的一个女儿,这特么才是真牛掰。

    天思仿佛看穿了云东的心思,白了他一眼道:“云兄对日本又了解多少呢?”

    云东傲然道:“无论是二次元,还是三次元,小弟都有所涉猎!”

    天思再度无语,心知和眼前这货谈中日文化,根本就是对酒弹琴,当下岔开话题道:“不过云兄初来长安,就搅得帝都风起云涌,江湖上能有这般手段的,出云兄之外,再无第二人有这种实力了!”

    云东叹道:“没办法,想我这么拉风的男人,无论怎样掩饰自己都没有用。”

    天思眼角抽了抽,道:“只是云兄这般搞法,最终结果不过是神武帮会和怒海帮会两败俱伤,而得益人反而会是烟雨若尘,这貌似和云兄的初衷有所违背吧!”

    云东摸了摸下巴,问道:“那不知天思你有何建议?”

    天思道:“其实在这长安城中,各方势力对于烟雨若尘都很忌惮,云兄若要对付烟雨若尘,将各方势力拉拢起来才是最正确的做法!尤其是神武和怒海,他们虽然是明面上的两大豪强,但实际上,长安城的玩家都清楚,烟雨酒楼才是最可怕的,而且居于幕后。”

    云东正色道:“看来天思对此事早已深思熟虑。”

    天思笑道:“明人不说暗话,我确实谋划已久,只可惜一直缺乏一个能够促成这件事的关键人物,现在时机已经到来。”

    云东讶道:“天思你说得不会是我吧!”

    天思点头道:“试问这江湖上还有比云兄你更有权威的人选么?”

    云东怔住,这种反被玩弄的感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却见天思从怀中掏出一方锦帕递给云东,云东下意识地接过,然后身躯巨震。

    锦帕上红花绿叶,红叶是曼陀罗花。边角更是刺着几行小字: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弃。

    这正是当初在终南山,他睡完李莫愁后,念给她听的诗句。(未完待续。。)</d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