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九章 真言手印

作者:寒暑不知年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飞剑问道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江湖大反派最新章节!

    北落无衣闻言哭笑不得,这打蛇随棍上的节奏是要闹哪样?虽然明知道云东是在胡搅蛮缠,但却搞得他拒绝也不是,不拒绝更不是,一时间进退两难。

    北落无衣轻叹一声,双手忽然变换姿势,结出手印,整个人在云东眼中忽然变得巍峨如山,仿佛任何力量都不能动其分毫。

    不动明王印!

    云东眼睛一亮,赞道:“上师好厉害的手印!”

    北落无衣叹道:“檀越魔力惊人,贫僧迫不得已,莫要见怪才是!”

    云东脸现不悦道:“上师口口声声称在下入魔,但究竟什么是魔什么又是佛?是否站在佛的对立面就一定是魔呢?如此判定是否武断?”

    云东口出四句话,抛出三个疑问,说第一话时,极心玄刃已然在手,然后配合三个疑问同时拔刀出鞘,等到三个疑问出口,长刀同时出鞘,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自然而然,没有一丝突兀感。

    北落无衣心中暗暗称奇,此时方知云东的实力远远超乎他的

    意料。

    云东左鞘右刀,看似随随便便地站在当下,却完全和当前的环境融为一体,而北落无衣虽然手持不动明王印,虽然巍峨如山,却依旧在整个环境当中。

    相较之下,云东融为整个环境,明显境界比他更高一层。

    北落无衣自幼痴迷于佛教,在入驻《江湖》时,触发隐藏任务,拜入密宗门派,习得九字真言手印。

    但北落无衣思想颇受佛教文化影响,对名利比较淡薄,可以说,北落无衣的江湖网游生涯,简直就像是一个单机版的游戏。

    他与人无争,更与世无争。一个人待在西域升级、练功、做任务、精研佛法。

    直到某一天,他接到了护送金国使者前往临安城的任务。

    对于北落无衣而言,这仅仅是一个任务,和他在证道修行过程中的随便一个考验都没有区别。

    任务要求:确保金国使者安全抵达临安,完成大华和金国停战协议的签订。

    对于北落无衣而言,大华和金国停战,可以避免生灵涂炭。是大功德。

    所以北落无衣才义无反顾的接下了这个任务。

    一路上,虽然因为消息的走漏,有不少江湖人士觊觎,但北落无衣都以大乘功法将他们甩开。

    饶是连号称江湖第一追踪和隐匿高手的贼王洛缺,都被北落无衣瞒过的耳目。

    正是因为有北落无衣的随行,所以洛缺他们再帮云东寻找金国奸细时。才会失手。

    甚至当时,连云东都无法追踪到金国使者的具体行动动向。

    但是此时的云东,因为被剑邪韩殊魔元种魔在体内,虽然种魔阶段,魔元功效发挥不到三成,但这三成魔功,已然开始几何倍提升云东的力量。

    这真是种魔的特殊效果。让鼎炉对魔功产生无法抗拒的依赖,当依赖无法割舍时,就是魔种完全侵占鼎炉之时。

    云东被种魔后身体发生的细微变化,已经让他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寻常。

    但种魔**的奇特之处就在于,和玩家功体紧密联系,只要云东运功,就会牵引魔功的运行。

    而云东要在江湖中待下去,就不能不用武功。

    这简直就是一个死结。

    此时。北落无衣手印再变,便不动明王印为外狮子印,整个人忽然生出一股反击的气势。

    同时气劲受到牵引之下,具现化成气浪狂袭向云东。

    在云东眼中,原本不动如山的北落无衣,忽然间整座山像活了一样,向他攻来。

    这是真正泰山压顶的架势。

    “好!”云东赞了一声。将刀鞘往背后腰带一插,双手紧握极心玄刀对准气浪来势凌空斩落。

    轰,气劲激荡之下,两人身形各自一震。对对手实力都是心惊不已。

    云东哈哈笑道:“上师若只有这般实力,恐怕难以度化小子心头之魔!”

    说话间身形忽左忽右,给人一种住摸不透的感觉。

    这步法乃是重阳遗刻中蛇行狸翻之术中的一招,创自狸猫捕食之前试探目标虚实的动作。

    作为对手的北落无衣,感受更为直接,在他眼前云东身影所在的整个画面都变得扭曲起来的错觉。

    北落无衣暗叹一声,云东如此动作,完全是在逼迫他出手,他虽然看穿此点,却又赫然发现自己出了全力出手外,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因为北落无衣修炼的功法以禅定为主,讲究后发制人,宛如事先交织成一张巨大的网,将对手紧缚其中,越挣扎反抗,就越深陷其中。

    但此时面对云东,却处处落后,处处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当下北落无衣手印从外狮子印变作施无畏印,整个人忽然生出一往无前的架势,周身大红袈裟在真气鼓荡之下,膨胀成一个巨大的圆球。

    下一刻,北落无衣整个人拔身而起,半空当中,袈裟负有恢复原状,但原本积蓄在袈裟内的真气,竟全部叠加在了他双掌之上。

    具现化的巨大掌印轰然落下。

    云东施展气双流,将体内真气一分为二,左掌先使一招龙战于野,接着右手刀气叠加在掌劲之上。

    掌劲经刀气催动,去势更猛,与凌空落下的大手印冲撞在一起,爆射的气劲当中,刀气破空而至。

    刀掌合流,这等怪招,北落无衣简直闻所未闻,双掌冲撞之下气氛反冲之力令他身形一滞,待得云东刀气袭来,已然是避无可避。

    千钧一发之际,北落无衣双手结外缚印,迎上云东刀气,待刀气侵入体内时,立刻变外缚印为内缚印,迅速化解侵入体内的真气。

    但,北落无衣登时发觉随着刀气侵入他体内的真气不但带有怪异的螺旋劲道,还暗含一丝魔气,影响到他功体的运行。

    北落无衣为密宗弟子。所练功法为佛门一枝,和云东体内剑邪魔元本就天性相克。

    “这一刀,上师还能接下么?”

    正诧异间,却闻云东戏谑的声音由远及近,待北落无衣反应过来,眼睛已经暴起璀璨刀光,势要将他吞噬。

    北落无衣不敢大意。饱提真元,双手结宝瓶印将力量集中在一点,击在云东刀光最璀璨的一点。

    而就在他宝瓶气劲即将催发之时,却忽然发觉眼前刀光变得华而不实,空空荡荡,竟似完全不着力。

    “上师中计了!”

    云东的声音却又在北落无衣头顶响起。

    掌劲压顶而来。飞龙在天!

    原来云东暴起的刀光之时掩饰,他真正的目的是以横空挪移闪现到北落无衣头顶,一招定输赢。

    北落无衣暗叹一声,他此时在半空中根本无法再度变换身形,这一掌显然已经无法闪避。

    掌劲化作呼啸龙头扑击而下,北落无衣整个人被重重地拍在地上,直接砸出一个大坑来。尘土飞扬。

    云东飘然落在他数米之外,扛刀于肩,欣然道:“怎样,上师服气么?在下心中之魔,上师度不了!”

    北落无衣挣扎着起身,躬身一揖道:“多谢檀越手下留情,檀越既心存善念,又为何非得要走魔道不可?”

    云东耸耸肩道:“呃。我若说这其实就是个意外,上师信么?”

    北落无衣闻言怔怔地注视着云东,半晌后叹道:“贫僧相信,不知檀越如何称呼?”

    云东道:“云东,浮云的,东南西北的东!”

    北落无衣点了点头,片刻后。云少便收到“北落无衣添加您为好友”的系统提示。

    云东悠然道:“北落无衣,这是上师的……法号?”

    北落无衣笑道:“今次是檀越胜了,出家人本不该有争胜之心,更不该有执着执念。但檀越心中之魔,贫僧非度不可?”

    说着拍了拍袈裟上的灰尘,双手恢复初见云东时的礼佛姿势,再一揖道:“金国使者在留香阁,云兄好自为之!”

    云兄一愣,讶道:“上师这又是何故?”

    北落无衣四十五度远目,正色道:“檀越虽剑走偏锋,但心志坚定,内心深处更是心存善念,贫僧相信檀越所行之事,必非魔道。”

    云东道:“我用刀的!”

    北落无衣道:“什么是刀,什么是剑?刀剑本无相,世人自分之!”

    云东脑门上挂下三条黑线,匆匆打断他道:“多谢上师指点!”

    北落无衣满意地点了点头,翻开任务日志,竟是随手间就放弃了任务。

    然后满意地点了点头,微笑剑,面露佛像,飘然离去。

    云东望着北落无衣的背影,说不出话来。

    真是怪人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对于北落无衣,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吐槽好。

    到底是该说他行事乖张,还是该说他入戏太深呢!

    云东再叹一声,收拾心情,同时在频道里发出最新情报:“金国使者在留香阁!”

    余慕秋道:“我知道!”

    云东讶道:“你怎么知道的?”

    余慕秋道:“就在你暴露后,有大队守卫往留香阁集合,显然是在保护什么贵重的东西,以现在的形势看,当然就是金国的使者了!”

    云东大呼坑爹,难怪那个北落无衣随便就放自己离开不是,还告诉自己金国使者的位置,根本就是布下陷阱等自己创上去了。

    这臭和尚简直太腹黑了!云东心头腹诽。

    此时刚刚离开相府的北落无衣,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