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四章 身世

作者:寒暑不知年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雪鹰领主龙王传说大主宰不朽凡人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江湖大反派最新章节!

    于是自以为境界得到了升华的云东,耻高气扬跟在贺醉身后,右手扛着极心玄刀,左手插在腰带里,一副狂拽酷炫屌炸天的架势。()

    如今连丑孔明也失手,果然这趟隐藏副本最后还得靠自己。

    贺醉出了巷子,拐入长街,所前行的方向依旧是剑门。

    云东心中寻思这幽月神宫的副本最终还得回归剑门啊!

    贺醉不说话,云东也懒得多言,反倒是北川玲珑心中充满了疑问,好几次都欲言又止。

    眼前这两个男人玩高深莫测,以她的性格虽然好奇的要死,但却强忍着不去询问。

    剑门因为慕克白剿灭了蛮盟,声势迅速回升,甚至超越了易渊亭执掌剑门的时期。

    这一切不得不说,都是慕克白的功劳。

    云东和贺醉因为在剑门危难之时挺身相护,被慕克白奉为上宾,可自由出入剑门。

    贺醉领先而行,云东和北川玲珑紧随其后,早有下人通报慕克白,慕克白闻讯则在前厅招待三人。

    待三人来到,慕克白笑脸相迎,翩翩有礼,亲切中不失威严。

    云东客气回礼,在一旁坐下,等着看贺醉要如何行动。

    双方落座,慕克白道:“之前蛮盟之事,幸得诸位援手,克白感激不尽。”贺醉显然不是个喜欢拐弯抹角的人,当下凛然道:“请慕大侠遣退下人,在下有些机密的事情要和慕大侠一谈。”

    慕克白闻言一愣,随即挥了挥手,前厅的仆人属下纷纷退下。

    慕克白道:“贺兄有何要事,但说无妨!”

    贺醉手一翻,却是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封书信来。

    接着随手一抛。那信封在他内力控制之下,笔直向慕克白飞去。

    这货居然还趁机卖弄了一手,但不可否认,这一手贺醉玩得却是很帅。

    慕克白探手接过,称赞道:“贺兄好俊的功夫。”

    贺醉一脸的无所谓,装比之极。

    慕克白打开信件观视,脸色蓦地一沉,并且越来越难看。

    待他阅毕信件,脸色几乎能阴出水来。冷冷地道:“此书信贺兄从何而来?”

    贺醉欣然道:“此事暂且不论,慕大侠对信中所叙述的内容有何看法?”

    慕克白哈哈大笑道:“真是好笑,慕某清白岂是区区一份书信能够诋毁?”

    贺醉点头道:“那么慕大侠想必不介意小弟将此书信公诸于世吧?”

    慕克白脸若寒霜,云东清晰地感觉到贺醉在说出这句话后,慕克白对他动了杀机。()

    于是云东忍不住问道:“这信中到底有些什么内容?”

    贺醉嘴角浮现出一抹得意。欣然道:“想知道么?想知道你就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知道?”

    云东无语,这家伙真够孩子气的,此举明显是在报复云东之前吐槽这副本无趣。

    云东当然不会去和他一般见识。

    慕克白忽然一声尖啸,下一刻,前厅周围登时窜出许多黑衣蒙面人,约莫有三百多人。个个手持弩箭。

    云东视线扫去,每架弓弩上都装满着九支箭,如此算下来,总箭数将近三千支箭左右。

    黑衣蒙面人四面八方将云东三人围在大厅中。箭头更是泛着绿光,显然是涂满了见血封喉的毒药。

    云东三人在包围之下,插翅难逃,因为只要慕克白一声令下。保证立马被射成刺猬。

    “我勒个去,你搞毛啊!”云东大惊。

    虽然他想跟着贺醉找点乐趣。可没想过要死在这里。

    自己可是向学姐夸下海口,要将幽月神宫副本当中的蕴含的力量弄到手的。

    “都不要激动,有事好商量!”云东忙道。

    贺醉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好似完全不将眼前的三百弓弩手放在眼里,对于云东的惊慌失措,更是用眼神进行了强烈的鄙视。

    慕克白冷哼道:“既然你们找死,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贺醉悠然道:“倘若我们三人今天不能完完整整走出剑门,我敢保证,慕大侠你手中的书信,整个幽月城的居民将会人手一份。”

    顿了顿又道:“而且,你手上的那份也是拓印版!”

    慕克白身躯巨震,脸色简直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片刻后,慕克白咬牙切齿地道:“你究竟想怎样?”

    贺醉挑衅地瞥了云东一眼,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欣然道:“很简单,交出邪剑十三即可!”

    慕克白哈哈大笑道:“区区一纸荒唐信件,就想要得到上古武经,贺兄真是打的一手好精细的算盘。”

    贺醉欣然道:“慕兄应该知道我们并非幽月城之人,若能得到邪剑十三,幽月城之事和我们自然毫无干系,那么无论是慕兄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也就都和我们无关了!”

    慕克白沉默,显然在沉思贺醉的提议。

    贺醉好整以暇地道:“慕兄可以好好考虑,为表达合作的诚意,在下给你足够的时间。”

    慕克白道:“不用!”

    说着挥了挥手,包围三人的三百弓弩手立刻散去。

    慕克白道:“三位请跟我来!”

    云东一怔,他完全没有想到慕克白居然就这么妥协了。

    贺醉向云东挑衅地眨眨眼,后者却假装没有看见。

    慕克白领着三人,穿过庭廊,一直来到后院禁地剑冢。

    这里本是封印邪剑十三的地方,但邪剑十三已经破封,云东完全不明白慕克白为何还要带他们来此。

    只见慕克白自怀中掏出一个手掌大小的太极图,然后将其镶入剑冢大门中心的空缺上,接着将太极图顺时针旋转一周后,剑冢大门应声而开。

    “喂,难道学剑十三还在剑冢当中?”北川玲珑终于忍不住疑问。

    慕克白不答,却是自顾走进了剑冢内。

    北川玲珑气得直跺脚。

    贺醉向云东摊手道:“请吧。云兄!”

    云东哈哈一笑,凛然踏入。

    北川玲珑虽然怀疑,但却不放心云东独自进入,匆忙紧跟其后。

    贺醉则最后进入,嘴角挂着一丝玩味的笑容。

    云东踏入剑冢之内,立刻就收到了系统提示:通过体验剧情,即将接受剑邪试炼考验。

    寻思原来这体验副本所设定的通过条件,便是成功进入剑冢当中。

    想想也是,这隐藏副本中的力量既然是邪剑十三。而邪剑十三被封印在剑冢当中,那么当然就必须要进入剑冢了。

    而之前的一切,都不过是慕克白借邪剑十三搞出来的花样。

    “那封信中内容究竟写了些什么?”云东终于忍不住问贺醉道。

    “终于想知道了么?”贺醉得意。

    “好吧,你赢了,我确实想知道。”云东说。

    贺醉满意地点点头。解释道:“信中记载了慕克白的身世,这家伙本是剑邪之子,和慕英白其实是同母异父的兄弟,当日慕英白的母亲慕灵月本是收易渊亭邀请参与对付剑邪的七名顶尖剑客之一,不想战事中途失手被擒,剑邪为打击众人士气,便将其强暴。后来慕灵月虽然成功被易渊亭等人救出,却发现自己已久有了身孕。此事慕灵月引以为毕生之耻,千方百计地想要除掉肚内胎儿,但没有想到慕克白生命力极强。任凭慕灵月施尽手段,依旧完全地存活了下来。不知道是不是报复慕灵月对自己的残忍,慕克白出生后,慕灵月尽似油尽灯枯。性命不保,临终前将慕克白的来历记录在书信当中。一同托付给了易渊亭。

    此时归根到底是由易渊亭邀请慕灵月参加诛邪计划而起,易渊亭为了报答慕灵月,将慕英白和慕克白收为弟子,并许诺将自己的女儿嫁给老大慕英白。

    而易渊亭同样也是知晓慕克白身份的人之一。

    稚子无辜,易渊亭并没有因为慕克白的来历而嫌弃他,只是慕克白不知道是否因为体内留着剑邪的穴脉,所以时常会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

    易渊亭多方教导无果,不得已之下,将原本准备毁去的记载慕克白的身世的书信保存了起来,确保有朝一日慕克白若是做出对剑门或者是江湖不利的事情后,起码能够有证据揭发慕克白的真正身世来历。

    藏有真相的信封,原本被易渊亭隐藏的极好,但不料慕克白误闯剑冢,却从剑邪之灵口中得知了全部真相。

    慕克白别扭的心思,因为剑邪之灵的洗脑,而失去了理智,并且心中生出报复之心。

    所以慕克白私自方出剑邪之灵,并且摆下一连串的计划。

    首先,慕克白放出剑门有人觊觎邪剑十三的消息给北川家。

    接着勾结蛮盟独眼红姬。

    此女风流成性,对美貌男子一向来者不拒,慕克白相貌俊朗,更因为是剑邪之子的缘故,身体远比一般人强壮,独眼红姬自是轻易就被他征服。接着利用独眼红姬排下采花大盗这枚棋子。

    晏非不过是独眼红姬的面首而已,对其言听计从,所以晏非按照独眼红姬的受益,将目标放在了杜小姐身上。

    因为杜老爷是易渊亭的至交好友,两人经常在一起谈古论今。

    慕克白本计划以杜小姐清白为要挟,找出易渊亭藏匿书信的地点。

    却不想北川明珠那货居然很骚包地多管闲事,更将晏非击杀,导致慕克白的计划不得不改变。

    ps:忙了一天,先更这么多吧,明天三更补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