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八章 突破口

作者:寒暑不知年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雪鹰领主龙王传说大主宰不朽凡人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江湖大反派最新章节!

    云东本欲出手相助,现在忽然半路又杀出个慕英白来,索性继续旁观。

    这特殊副本体验剧情模式,云东本以为是要他助慕克白和易彩衣对付采花大盗晏非和那北川明珠。

    但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慕英白温柔地将易彩衣交到慕克白手上,道:“照顾好你师姐!”

    慕克白望着慕英白的眼神,却是说不出的复杂。

    远没有易彩衣的倾慕和欣喜,反而隐藏着一抹怨怼之色。

    慕英白目光冷冷地看看晏非,再看看北川明珠,淡然道:“来此地撒野,真当幽月城里无人么?”

    这话之前易彩衣也说过,但听起来却有些色厉内荏,装腔作势。

    此时从慕英白口中说出来,语气虽然冷漠,却透露着一股无比强大的自信。

    晏非冷哼道:“装腔作势之辈,今日让你领教大爷的快刀。”

    说罢持刀再度攻上,云东看得却是连连摇头。

    因为他看得分明,晏非此时完全被慕英白不断催发的剑气逼得忍受不住,不得不发动攻势。

    当当当,刀剑相交发出清脆的声响,两人身形纠缠在一起,晏非显然清楚慕英白内力不俗,当然不敢和他硬拼,以快打快,一时间身法展开,快如鬼魅,令人眼花缭乱。

    云东心中无语,这采花大盗的手段仿佛都是一个路子,轻功高,身法快,刀法狠辣。

    晏非此时全力出手之下,云东仿佛看到了自己以前的影子。

    慕克白将易彩衣拉到一边,后者目光灼灼地注视着战局。脸上满上关切和兴奋。

    因为战局当中,慕英白已经完全占据上风。

    他此时根本在逗耍晏非,就好像之前晏非逗耍易彩衣一样。

    慕克白脸上则写满了失落,双拳紧握,复又松开,显然是心中纠结之极。

    此时云东总算是猜到了这体验剧情的真正用意。

    首先关键角色依旧是慕英白。慕克白和易彩衣三人。

    而且云东清晰地感觉到,这三者之间,应该是最恶俗的三角恋了。

    难道说这体验剧情,是要自己解开这三人之间的三角恋么?

    云东忽然觉得头大如斗。

    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

    涉及感情的任务,绝对是最难完成的。

    此时慕英白未将七晴七寒剑使完,晏非已经多处受伤。

    慕英白昂然道:“怎样,这七晴七寒剑的滋味如何?”

    却见晏非一声爆喝,刀招中顿时突显风沙咆哮之势,宛如飞沙走石一般。

    这却是晏非保命绝技之一。

    慕英白却丝毫不惧。哈哈一笑,剑势陡然一转,剑光破入刀锋之中,两人身形交错,分开,各自屹立不动。

    云东看得分明,就在两人错身的瞬间,慕英白一剑荡出四道剑气。闪电般刺在晏非手腕和脚踝之上。

    只见晏非一声闷哼,忽然双膝跪地。手中快刀更是拿捏不住,掉落余地。

    “啪啪啪!”掌声响起。

    北川明珠赞道:“好个晴寒双杀,一剑四斩,慕英白不愧易剑侠首徒。”

    说罢,有意无意地向慕克白瞟了一眼,眼神玩味之极。

    易彩衣凛然道:“那当然。我大师兄可不是好惹!”

    慕克白听到易彩衣如此称许自己的兄长,脸色登时一沉。

    晏非尝试着挣扎了片刻后,发现根本就动弹不得。

    心知慕英白方才那一剑断了自己四肢经脉,他这算是废了。

    等着慕英白怒喝道:“你为何不干脆杀了我?”

    慕英白凛然道:“你作恶多端,尤其是一死能够赎罪?废你武功是防止你继续作恶于世。留你一命,是要让你为过去的行为赎罪。”

    晏非哈哈大笑道:“好个慕英白,可惜你看错晏非了,本大爷岂会受人胁迫。”

    说完,晏非强行逆运真气,登时身体转为凄艳赤红之色,竟是玉石俱焚之招。

    慕英白一怔,他显然没有料到晏非居然练有这种自残的武功。

    但此时要待阻止,显然为时已晚,大喝道:“闲杂人等,速速离开!”

    他正要去救杜老爷父女,却见北川明珠忽然窜到晏非跟前,右手抓住晏非脑门,然后将他整个人倒举过头顶,凛然道:“你的力量,本少爷收下了。”

    接着,一股血红气流被北川明珠吸纳进体内,晏非眼神中满是恐惧和怨怼。

    然后他原本变得赤红的身体,忽然变成青白色,最后化成了一具干尸。

    北川明珠随手将晏非的尸体抛下,运转体内真气,仿佛刚刚享用完一顿美餐,脸上满是舒畅之情。

    慕英白冷冷地道:“北川世家居然练有这种邪恶武功么?”

    北川明珠笑道:“英白兄此言差异,武功无论正邪,说白了都是用来杀人,何谈正邪之分?”

    慕英白登时为之语塞,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辩驳。

    但慕英白意志坚定,虽然一时间无法回答,却也不会因为北川明珠区区一句话,就动摇信念。

    傲然道:“那看来在下要领教一下北川公子的高招了!”

    北川明珠道:“英白兄休要动怒,如今小弟替你解决了麻烦,你是否应该感激小弟才是?怎可倒戈相向?”

    慕英白闻言皱眉,北川明珠所言不差,若非他强行吸纳晏非**之招,这一屋子的人功力不及者恐怕得要命丧当初了。

    易彩衣娇喝道:“你这家伙根本就和晏非是一伙的。”

    北川明珠欣然道:“易小姐此言差矣,若非小弟在此,杜小姐早已贞洁不保。”

    易彩衣道:“但是你刚才威胁我师弟来着。”

    北川明珠哈哈笑道:“那只不过是小弟想要一睹易小姐的风采,不想让外人打扰,怎料大名鼎鼎的剑侠之女,剑法实在是惨不忍睹。”

    易彩衣大怒道:“凭地废话。下场来指教一番。”

    北川明珠续道:“这倒不必,易小姐惨不忍睹的剑法,小弟只然是甘拜下风的!”

    “你……”

    易彩衣气得直跺脚,正要发作,却被慕英白伸手阻拦。

    慕英白凛然道:“北川公子既然是为锄奸而来,如今此间事了。那就请离开杜府吧!”

    北川明珠欣然道:“事情还没完吧,晏非死在小弟手上,那赏金是否该归小弟呢?”

    杜老爷闻言连忙点头称是,吩咐下人将赏金悉数取来,交给北川公子。

    北川公子笑道:“每天若有这等买卖上门,我保证连皇帝都不想做。”

    顿了顿朗声道:“本公子今日击杀采花大盗晏非,心情大好,在风月楼包开三天庆功宴,还望幽月城的江湖朋友赏脸一聚。”

    跟着云东闯入杜府的江湖人士闻言。轰然应诺。

    北川明珠笑盈盈地望着慕英白道:“还望慕兄赏脸光临!”

    慕英白听到风月楼的名字,脸色微微变了变,闻言冷哼道:“放心,在下绝不会辜负北川公子的盛情。”

    北川明珠哈哈一笑,领着一众侍女扬长而去。

    杜老爷匆忙迎送,本欲奉上金钱表示谢意,却被慕英白断然拒绝。

    众人出了杜府,慕英白招呼慕克白和易彩衣回师门回禀。但慕克白神情怪异,冷哼一声径自离开了。

    慕英白望着慕克白离去的背影。只剩下无奈叹息。

    易彩衣亲昵地挽着慕英白的手臂,眼中满是柔情蜜意,对其他事物早已无动于衷。

    云东躲在暗处,将一切看在眼中。

    如今剧情再明白不过,这三货的三角恋,显然是自己要解决的问题。

    当下略微沉思后。追在慕克白身后跟了过去。

    三脚之恋,慕克白显然是那个失败的弱者。

    云东估计这货一定会做出什么很傻很天真的事来,然后造成一个无法挽回的结果,最终导致三人悲剧收场。

    慕克白转过几条街道后,却是走进了一间小酒馆。独自喝着闷酒。

    云东在酒馆一角落座,却只点了一壶茶水。

    慕克白完全没有察觉云东的存在,一杯接一杯的闷灌。

    这般喝法,云东估计要不了多久,这货非得醉死。

    正寻思着应该找个什么理由接近慕克白,却见酒馆门口白影一闪,却是北川明珠身边的一名侍女走进酒馆当中,视线扫视了一圈后,落在慕克白身上,看到他在喝闷酒一脸的厌恶。

    极不情愿地走到慕克白桌前,从怀中掏出一个信封丢在慕克白身前,从头到尾未发一言,只冷哼一声,便又离开。

    慕克白撕开信封,取出信件,观视完毕后,嘴角浮现出一抹冷酷的笑容。

    云东好奇的要死,但他所在的位置,根本看不到信中内容。

    慕克白观视完毕,双手一撮,内功到处,信笺连带信封登时变为碎屑。

    云东估计这货要干傻事了,而且显而易见的是,这傻事一定和北川明珠脱不了干系。

    云东胡思乱想着种种可能。

    结果,慕克白揉碎信笺,却又只顾喝起闷酒来,很快,酒桌上就已经堆满了空酒瓶,慕克白也像死狗一样醉倒在桌子上。

    云东一怔无语,这剧情究竟是要闹哪样?难道说自己其实是跟错了对象?

    或者说,应该跟着那送信的北川明珠侍女。

    想起北川明珠扬言要在风月楼大宴三天,要找北川明珠,当然得去风月楼了。

    可是这喝醉的慕克白要怎么办?(未完待续。。ps:昨晚有事,断更,全勤君已死,不过缺的章节依旧会补上。

    ps:发现玩天下贰的书友好多,借这个副本纪念面目全非的天下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