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媛媛的工作调动

作者:挣钱买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冰封之遗落的世界之痕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绿洲中的领主网游之星剑传奇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回乡小农民最新章节!

    ()    看了一些书友的书评之后,弄得房子这信心直线下降。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房子也知道自己真是许多问题都没考虑好,比如存稿。不管怎么说房子也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写完这本书的,绝不会太监。

    还是要谢谢一直支持鼓励房子的各位书友们,谢谢你们!四千字章节送上!

    赵老爷子走后,王勇继续去屋里陪着二nai聊天,听二nai讲过去的故事。

    讲着讲着就讲到了总理,听她讲总理手术前工作ri历:有9天每天工作了12--14小时;74天工作14--18小时;38天超过18小时;5天工作24小时;1975年6月他体重只有30.5公斤,却仍坚持超负荷工作。这是她和二爷去京城看望总理夫人是身边的保健组同事告诉她的。作为一国家领袖掌管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口,却无儿无女,在海外没有一分钱的存款。

    讲自己按照总理指示和二爷一起先后保护了几十名各界的学者专家,数不清的被打倒的右派后代,给他们安排组所,提供庇护。不断地接到新人又送走旧人,直到和二爷回老家,救助帮助了不知道多少人。但是在哪个混乱的年代,还是有很多人……

    总理无疑是值得所有中国人尊敬的,从建党开始,每一次危急关头,总理都用他瘦弱的身躯和高超的智慧化险为夷。国内外各界也给于了总理极高的评价。

    李宗仁说:“周恩来作为国共和谈的首席代表,高瞻远瞩,立地生辉,抛开国共两党各自的信仰不说,仅以有这样的杰出领袖人物来看,中国**的胜利,也是天经地义的,顺乎情理!”阎锡山说:“周恩来乃神才也!,周恩来先生的确是个大人才,我在国民党里没见过,国民党里没有这样的人才。”张治中说:“我的一切进步与我的老朋友周恩来的帮助、教育是分不开的,我永远不会忘记他的情怀,他那广泛团结人的思想是国人学习的楷模。”于右任说:“周恩来的人格真是伟大”!

    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说:“中国如果没有**就可能不会燃起革命之火;如果没有周恩来,就会烧成灰烬。”

    印度尼西亚前总统苏加诺说:“**真幸运,有周恩来这样一位总理,我要是有周恩来这样一位总理就好了。”

    建国前,斯大林和米高扬也说过:“你们在筹建zheng fu方面不会有麻烦,因为你们有现成的一位总理,周恩来。你们到哪里去找这样好的总理呢?”

    苏联前总理柯西金对**说:“像周恩来这样的同志是无法战胜的,他是全世界最大的政治家。”末了,他又补了一句:“前天美国报纸上登的。”

    苏联前外交部长莫洛托夫对西方记者说:“你们认为我是难以对付的话,那你们就等着与周恩来打交道吧。”

    周总理死后,联合国降半旗(不是联合国旗降半,而是所有联合国会员国国旗全降半旗)。其中有一些国家的领袖不高兴了,说:“为什么不给我们国家死去的领袖降半旗?”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在联合国会议上发表讲话说:“如果你们国家的领袖可以掌管世界上五分之一

    的人口却无儿无女,如果你们国家的领袖可以在海外没有一分钱的存款,谁做的到的,我也给降半旗。”所有人都鸦雀无声。

    总理一生兢兢业业,为人民服务一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值得所有中华儿女永远的铭记与自豪。

    海阔天空在勇敢以后

    要拿执着将命运的锁打破

    冷漠的人

    谢谢你们曾经看轻我

    一阵手机铃声传来,让心情沉重的祖孙二人缓过神来。王勇掏出手机一看,笑着对二nai说:“是媛媛。”

    “那快接啊!”二nai对媛媛做自己的孙媳妇是一百个满意,催着王勇快接电话。

    “媛媛,是我,哦!我看还是把你直接调我们村子里算了。没问题,就这么说定了,好,二nai要跟你聊几句。”

    王勇赶紧说了几句之后就把手机给了急得不行的二nai。看着二nai跟媛媛聊的热乎,一时半会儿估计结束不了,王勇就来到院子里,思索起刚才媛媛的电话。

    媛媛打电话说,二叔说有个机会把她调到镇上来,王勇考虑了一下,还是直接调到村里小学算了。正好明年,把村里的小学重新选址建个新学校。王勇琢磨了一下,就把新学校建在东山的半山腰上。东山不高,也就一百多米不到二百米,关键是半山腰有一块俩三百平的平地,扩展一下,能弄出来几千平的面积,建个小学足够用了。

    就建一栋二层的小楼作教室,一共六个年级,一个年级准备俩个教室,王勇可不想让孩子们跟自己上学时,一个班里三十多人。王勇比较欣赏国外的小学,一个班十几个人,这样才能方便老师因材施教。当然王勇也不否认有帮媛媛减轻工作负担的心思在里面。

    这样教学楼就需要十二间教室,再加上老师的办公室,还有储藏室,各科的活动室,图书馆,食堂,一栋楼估计是不够用的。盘算一下自己的收入,嗯,那就见两栋楼,一楼做教室和办公室,二楼用来做各种其他用途。

    食堂一定要有,每天早上要给孩子们喝一杯热牛nai,一个煮的黄金蛋。黄金蛋以现在的产量供应村里这些孩子足够了。何况还有不少王勇特意留下来不少鸡蛋让母鸡孵化,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一大群的小鸡出生,过不了多久,这黄金蛋就应该能满足餐厅和孩子们食用了。

    倒是牛nai,半山村还真没人养过。还得回头问问大伯,不行的话就请人来村里专门养nai牛。一定的事绿se生态养殖,到时养多了除了供应孩子们,还可以供应餐厅和村里的村民。这事办好了,可是个可是名利双收啊!只是王勇不清楚谁能干好这件事,准备将这事委托给大伯去办。村里还是他人头熟,谁能干什么。会干什么,他都一清二楚。

    &nb建学校用的各种材料机械想要上山可是个大问题。不过这路估计不好修,那可是座石头山,全是坚硬的花岗岩。这是也叫给大伯了,谁让他以前就是做这个的。

    想到这里,王勇跟还在和媛媛聊的热火朝天的二nai说一声,就离开二爷家,去村委会找大伯。现在大伯每天按照朝九晚五的时间上下班,说是要给村干部带个好头。不过却被被大妈说成是吃饱了撑的!闲的没事憋得!

    到了村委会,推开大伯特意给自己弄的意见村书记办公室,大伯正坐在一张破旧的老师办公桌后面看报纸呢。听到开门声,抬头一看是王勇,这脸立刻就拉着黑下来。王勇一看大事不好,赶紧抢先将来意说明。

    “好啊!是应该建个学校了。省的村里那帮孩子每天都得走二十多分钟去上学。尤其是那些刚上学的小家伙,还得大人接送,很不方便。”大伯一拍桌子站起来兴奋的说道。

    这下轮到王勇纳闷了,自己村里不是有个学校吗?虽然只到四年级,五年级以后就得去十来里地之外的另一个村去上。怎么听大伯村里的学校被取消了?将自己的疑问说出之后,大伯叹了口气,讲出了缘由。

    原来,随着国家计划生育政策成效初显,新生人口大幅减少,各学校入学率不足,所以国家开始从前些年并乡之后,又开始大规模并校工作,整合教育资源,师资力量等。半山村小学就是那时被撤销的,学校的学生都要到十里外的另外一所小学上学。以为离家太远,一些不放心的家长只能和城里家长一样接送孩子上下学。

    王大海这些天着实是闲的有些难受,忙了大半辈子,这突然闲下来了,根本就适应不过来。要不然一个不脱产的村支部书记也不会学着正式zheng fu部门朝九晚五的上下班。这下好了,王勇想要在村里重建小学,王大海感觉到自己终于有了用武之地。自己可是干了半辈子的工程,建学校这事,交给自己绝对没问题,绝对是找对人了!所以王大海完全忘了跟王勇生气,拍着胸脯让王勇放心,这事交给他错不了。

    交代完这事,王勇又拦住急着打电话找关系看看那个老朋友闲着呢,先拉过来把上山的路修出来。

    “大伯,过两天我要陪我二叔去趟天海,家里的事你多盯着点。”

    “没问题,你放心去吧,家里有我呢!”闲的难受的大伯正巴不得呢,这些天看着大伟东奔西走的忙着办理各种手续,招聘员工,李建平则整天呆在工地处理各种问题忙的脚不着地,可是让大伯羡慕坏了。可是当时村民大会就说好了,村里不得无顾干涉公司的经营,自己这个村书记总不能带头违反吧!

    第二天一大早,大伯就急匆匆过来,将王勇从沙发上提起来。

    “你说你这小子,怎么一点年轻人的朝气也没有呢?养nai牛的人给你找好了。村里王立明在直隶的一个nai牛养殖场里干过,nai牛的事就交给他了,回头他回来找你,你跟他再交代一下。我还有事,先走啦!”

    说完这句话,大伯脚下生风,风风火火地又走啦!看来是得给大伯多找点事干,这一忙起来,整个人都jing神多了。跟昨天那副有气无力的样子,真是天差地别。王勇这正想着给大伯再找点什么活,即能让大伯干的开心,又不能累着了。真要是吧大伯累着了,大妈还不得提着自己耳朵狠狠训斥啊!想像一下大妈发怒的样子,王勇不仅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

    “王勇,在家没。”屋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喊声。

    王勇赶紧应了一句:“在呢,进来吧!”话说只从吊主叛变,之后又将小可怜拐带叛变之后,王勇这里就连个看家的都没有了。要是以前,小黑小白都是二十四小时轮流看大门的,人离着老远就会叫几声提醒王勇有人过来了。

    吊主在时则是碰到陌生人就叫“贼来啦!”,碰到熟人则是喊“欢迎光临”。至于小可怜,会在门口拦住来人,冲人家嗤牙咧嘴。非要等到王勇或者他十分熟悉的几个人呢发话才会放行。

    随着王勇的话音落下,走进来一个二十四五岁的青年男子。一米七的个头,瘦弱的身子,头话乱糟糟的,脸se蜡黄,一双大眼睛带着一双黑眼圈,明显昨天没睡好。

    “立明,你这昨天干啥啦?我说你这刚结婚,你也节制着点啊!”对于小自己俩岁的李立明,王勇没有丝毫陌生感,一见面就开起了玩笑。

    “滚蛋吧你,还不都是因为你。昨天晚上大伯去我家里找我说了你要重建小学,还要找人养nai牛给孩子们免费供应牛nai的事。也不知道从哪听说我养过nai牛,直接说完就走了,说是有啥不明白的让我来问你。因为这事,我们一家人商量的半夜,躺到被窝里翻来覆去的到三四点才睡着。”李立明很是郁闷地说着,又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成了,有事赶紧问,然后赶紧回家再睡一觉。看你困成啥样了?”

    李立明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茶之后,才说道:“我就是问问,这养牛是算我自己养再卖给村里牛nai呀,还是村里出钱建养牛场雇我看着养牛?”

    王勇一听就气乐了,就这么件事整的一家人没睡好觉,至于吗?

    “你想怎么办都行,你愿意自己养,就自己办;不愿意的话村里出钱建厂子请你来养牛,按月开工资也行。”

    “那我选第二个,这样nai牛投入太大,我可负担不起。还是老老实实挣点工资踏实。”

    “成啦,就这点事看吧你弄的,赶紧回家补觉去吧。”

    王勇送走了一根筋的李立明,回到家里收拾一下,出了门准备进村去温室的工地看看。后天就要去天海,还没跟李建平说呢。

    慢慢悠悠地欣赏着山村初冬的景se,今年又是暖冬,立冬之后这气温并没有降多少,还在零度以上呢。村里的小溪还在无声的流淌,不是还可以看到有懂的鱼虾。大概是感觉到寒冬即将到来,正急切的寻找躲避风寒的港湾吧。不少水深处经常看到一群的泥鳅黄鳝拼命地往泥土里钻。一只只留在北方过冬的鸟儿,不时地掠过水面,叼起一只鱼虾飞回巢穴,赶在冬季封冻之前,再享受一顿美味的鱼虾大餐。

    ;</d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