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摘星宫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姜姬最新章节!

    冯营带着冯丙出宫了。

    殿外已是暮色满天, 几只野鸟嘎嘎叫着飞向远处。

    冯营一脸平静, 好像没受什么影响。

    冯丙刚才都不敢看他,冯乔带着王玺进宫, 意在王后之位,现在却只捞了一个夫人做,他深知冯营,从小就是个爱记仇的,别人欺负他, 隔上十年他都还记得。

    他试探着说:“明日过来, 也该给阿乔和半子送些人和东西来,我看就连大王的宫里也太简陋了些。”

    冯营点头, 闭目沉思。冯丙也不敢再开口,一直回到冯家,车里都静得像坟墓一样。所以一下车,冯丙就扶着从人匆匆溜了, 冯宾和冯甲赶来, 他也当成没看见,只顾逃走, 一句话都不敢说。

    “这是……”冯宾茫然的看过去, 见冯丙跑得像兔子一样快, 一下子就不见了。

    冯甲心急, 不管冯营的脸色有多难看, 追着他回了屋。冯营到屏风后更衣, 他就守在屏风外问:“你不用急, 慢慢换。事情怎么样?阿乔和半子都留下了?阿乔是王后吗?”

    童子在屏风后侍候冯营更衣,想给冯甲使眼色都使不成,爹爹的脸色多难看啊……他自己更是连头都不敢抬,换完就抱着换下来的衣服和鞋跑出门去。

    冯营踱出来,冯甲又跟在他屁股后,“看你这脸色就知道事不成,大王是不愿意还是想拖延一二?对了,王玺呢?还给大王了?”

    冯营躺到榻上,用脚下榻角的锦被勾上来,往身上一裹,面朝里,准备睡觉了。

    冯甲干脆就坐在榻边,盯着冯营:“你不说,我就不走。”

    童儿在门外偷看,不得不佩服,还就是大伯对付爹爹有一套。

    冯营今日在宫里坐了一天,累得连话也不想说,闭上眼睛一点睡意就来了,不料过一会儿,身上被人推了一下。他伸手往后打,往里躺了躺,一会儿又被连推了两下,睡意早不翼而飞了,他气得腾的坐起来,脚一蹬,把冯甲给跺到床下去了。

    童儿在外看到冯甲滚下床,捂着嘴缩着头溜了。

    冯甲哎呦一声,抬起头,看冯营气得脸都是白的,也怕把他气出个好歹,连忙道:“阿背,别气啊。到底怎么了?”

    冯营此时才发作出来,捶床大怒:“蒋彪去了!”

    冯甲立刻蹦起来,“他怎么会去了?”转念一想,怒骂道:“必是那个蒋淑生的奸子!”

    冯营把床捶得咚咚响,大骂道:“大王身边早就有蒋家一女!美似天仙!你们天天盯着公主!就不知道分个人出来盯盯大王吗?!”

    冯甲是真不知道,也是真没想到,震惊道:“蒋家什么时候送女儿进去的?!蒋伟这个匹夫!!”

    童儿和冯瑄都在外面,听到冯营捶床,童儿乍舌道:“爹爹气坏了呢。”

    冯营在里面冷笑:“休说蒋伟,只怕那个女子是蒋彪送进去的!蒋伟还不知道呢!”

    冯甲在屋里气得直转圈,他们都在盯蒋伟,以为蒋伟不动,蒋家就不会动,怎么知道蒋伟这么没用!蒋彪让人戳了两个洞还能把一个女孩送到大王身边……

    “怜奴!”冯甲对冯营道,“必是怜奴!没想到他在大王面前对蒋淑恨之入骨,却肯帮蒋彪。”

    “那不过是个奸子,就像只野狗,给他吃食,他便冲你摇尾,哪会记得什么仇怨?难道你还真信他当初的话?”冯营嗤道。

    冯甲道:“既然是这样,那大王因何不疑呢?”

    冯营沉默半晌,一转身又倒在枕上,闷声道:“从明日起,我就不出去了,也不见人。”他把被子往头上一蒙,“就说我病了。”

    冯甲不解,上去推他两下,小声说:“你总要告诉我,到底是何人为后?阿乔和半子呢?”

    冯营呼的掀起被子直起身,对他大吼:“滚滚滚!”

    冯甲落荒而逃,跑出来看到冯瑄与童儿,让童儿进去服侍冯营,“你爹今天怕是什么都没吃,这就睡了,晚上肯定会饿,你去准备些吃的,进去好歹哄他喝点汤。”

    童儿不情愿的进去了。

    冯甲拖着冯瑄道:“快随我去见阿丙!”

    冯丙这里,冯宾已经把前后因果都挖出来了,他静坐不语,冯丙则不停的吩咐从人替半子准备东西带进宫去。

    冯甲和冯瑄赶到,冯丙说:“我都告诉阿宾了,问他去。”

    屋里人多,冯宾只得和冯甲、冯瑄来到廊上,他叹道:“蒋家女一为后,一为夫人,阿乔与半子同为夫人。”

    蒋家茉娘,在乐城中是有名的美人。

    冯甲忙道:“听阿背说,蒋家茉娘一早就在宫里了?”

    冯宾点头,“阿丙说,此女与大王十分亲呢,举止不避。”

    冯甲连连摇头,往屋里看了一眼,小声对冯宾说:“只怕半子不敌蒋茉娘。”

    半子是冯家女中生得最好的一个,但那是在冯家跟人比,出了冯家,与蒋家茉娘相比,就差远了。

    他们送半子进宫,就是打着冯乔占着王后之位,给半子提供方便,让半子去邀宠。可有蒋茉娘在,半子又怎么可能得宠呢?

    冯瑄连忙道:“不如让半子去陪伴公主。”

    冯甲和冯宾被他打断,一起看他。

    冯瑄道:“公主聪慧,若能说动公主,半子当可以在宫中站稳脚跟。”

    这也是个办法,也可以暂避锋芒。

    冯甲道:“那你明日就去求见公主。”

    第二天,冯瑄一早就骑马进宫,走在路上,发现今天街上的商人都匆匆忙忙的,从冯家出来,竟然有不少店铺都关了门,就是开门的,也只有一两个洒扫的童儿在。

    这是怎么回事?

    他叫住一个童儿,问道:“你家主人呢?”

    童儿忙行了个礼,“公子不知?摘星公主要建摘星宫,我家主人当然是带着宝贝去见公主了。”他往空荡荡的店里望了一眼,撇嘴道:“家底都带过去了呢。”

    冯瑄猛得勒住马,转头问从人:“这事你知不知道?”

    从人茫然道:“这……不曾听过啊。”他看冯瑄不动,问道:“公子,那还进宫吗?”

    “不。”冯瑄惊疑不定,“……去摘星宫看一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