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孔雀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姜姬最新章节!

    焦翁几乎当场就要和那些人战个你死我活。还是姜姬喝止了, 先把焦翁叫到身边, 再让姜武去跟那些人说:现在不要闹,不如到行宫里去喝酒吃肉可好?

    这几人都叫起好来。

    焦翁跟在姜姬身边后倒是不像对那些人仍恨之入骨, 她心中微动,看向他,见他看着姜武在笑,察觉姜姬的视线后,对她笑道:“公主果然更爱这个大哥?比起另一个, 还是这个好些。”

    果然不能小瞧任何一个古人。

    姜姬:“焦翁也喜大哥?”

    焦翁摸下巴道, “某走遍山野,是不是能一起吃肉的, 一眼就能看出来。”

    回忆起以前来,连她自己都说不清为什么从一开始就更喜欢姜武而不是姜奔,可能真有眼缘这回事,也可能她的直觉在那一刻替她选择了姜武。不是说女人的直觉是胜过一切的武器吗?

    浩浩荡荡的来到摘星宫, 大门一看就是新换的:木门。要知道现在更流行青铜大门。待往里走, 小桥楼阁,皆是木造。

    姜姬:“……”

    一定是摘星楼的锅!她住木造楼就意味着她喜欢木造的建筑吗?知不知道这东西很怕火啊!

    不过也并非全是木造, 她脚下的路就是白色大理石。

    “这是一个郑人送来的。”姜武说, “他送了一船石料给我。”原来这院子里的石板全都破破烂烂的, 多亏那一船石料, 不然这些路还没办法铺呢。

    目之所及, 地上全都铺了石板, 快跟王宫一样了。在大道的尽头, 是一座……二层楼的大殿?

    “两层?!”姜姬指着说,“又盖了个两层的?”而且好像是重檐的?

    姜武笑着说,“你跟我进来看就知道了!”

    他抱起姜姬,像以前一样把她背进了大殿,殿内宽阔,空无一物。他说:“我跟他们说你喜欢摘星楼,他们说因此地引不来那么好的水,所以造不出摘星楼,只能造成这样。”

    似乎还很不好意思?但她想说这样已经很好了!她本以为摘星楼已是绝响,原来现在的人已经能轻松造出……三层楼?

    姜武背着她跑到顶,她才发现这不是两层楼,而是三层,可能因为技术原因,一层比一层低,为了让第三层看起来不那么逼仄,第三层的屋顶造得更陡了些,这样也更有效的防止攀爬。

    而且在低垂的屋檐的遮挡下,坐在栏杆前,前伸的屋檐能挡住从下方射上来的箭矢,底下的人也看不清楼上的人。

    姜姬往栏杆前一坐,看下面一清二楚,但下面的人却看不清上面,她还听到有人在喊:“公主去哪里了?”

    那么多人仰头看都找不到近在咫尺的她。

    趁着其他人还没上来,她把姜武拉坐下来,跟他小声说:“我今天出来是因为冯家与蒋家都带着女儿去找大王了,可能大王就要立后了。”有了王后,也肯定会有夫人,一共四个女人,刚好一后三夫人全齐了。

    姜武皱眉道,“她们会对你不利吗?”

    姜姬摇头:“与我无碍。只是姜旦……可能现在这样对他更好。”

    “姜旦?”姜武反应过来,说:“我正想跟你说,把姜旦给我吧,你不要再把他留在宫里了。”他压低声,“他本来就不是大王的儿子。”

    姜姬沉默了,她坚持让姜旦做大王的公子是不是真的不好?现在把他交给姜武,会不会对他更好呢?

    “他也姓姜,日后做个侍从也可以,不然我也能养他一辈子。”姜武说,他希望姜姬身边不要有更多拖累她的人了,更何况她心心念念的要让姜旦做大王的儿子,他一想到就睡不着,“……如果可能,我连你也想接出来。”但他知道,姜姬是出不来了。她如果不做公主,也活不了了。

    “那就……”姜姬犹豫了一下,说:“这几天让他在这里看看,如果能适应的话就让他留下。”

    眫儿让姜谷和姜粟就照着摘星宫依葫芦画瓢,把纱帐被褥等公主要用的东西先铺设出来,他则去见那些商人。

    在来之前,他也没想到这摘星宫就起了一座大殿,旁边还有一个祭祀用的中殿,别的什么都没有,看来今天来的这些人大半都在睡在外面了。

    商人们只要有生意做,才不介意睡在哪里,他们见摘星宫如此空旷,反而更高兴,还有人想卖工匠给眫儿。

    眫儿猜度着公主的喜好,买下了不少东西,还有一些是必要的,比如车马一类。

    赵国商人如约把那奇怪的果实带来了,他想全都卖给公主!但眫儿却显得很不在意。此人大惊,悄悄问眫儿:“可是某得罪了公子?此物,公主不是极为喜欢吗?”

    眫儿道:“公主当时是喜欢,这时只怕早忘到了一旁。但吾若是将此物买下,最后发现不过是颗木球,到时先生早不知跑到哪里去了,我却要被公主责备,是以不敢买下。”

    赵人给眫儿送上金子,见他不为所动,又当面破开一颗椰子,道:“如此可知,某绝不是骗人的!”

    眫儿仍是将信将疑,最后终于答应把这几只椰子买下来,赵人也不敢开大价钱了。

    送走这个赵人后,已经快到黄昏了,眫儿见殿内殿外还有不少商人,只得让人去外面传话,不要再让商人进来了,却见焦翁领进来一个人。

    焦翁指着那人道:“此人说有奇物。”

    那人见到眫儿,连忙长揖到地。

    眫儿目视此人,忽然一笑,仿佛春临大地,“你在街上说家有凤凰,对吗?莫非你带来的就是那只凤凰?”

    商人不妨眫儿还记得他,一时结巴起来,连连摇头:“不不不!还望公子恕罪!恕罪!”他坦言道,“那种凤凰不过是用来骗骗别人,小人不敢欺骗公主!”何况公主当时就认出那不是凤凰,虽然公主没说话,可神色很明显,他这才把真正的宝贝带来,“但某绝不敢欺骗公主!某真有凤凰!”说罢,就请眫儿到屋外。

    屋外摆着四个巨大的铁笼,笼子上罩着麻布,笼中能听到有巨大的禽鸟在走动、呼扇翅膀。

    在高楼上的姜姬早就看到了那几只巨大的铁笼,好奇其中关的是什么动物。

    “不会是鸵鸟吧?”她探头出去看。

    那个商人不想让其他商人看到笼中之物,非要眫儿屏退旁人才肯揭下麻布。其他商人叫骂起来,眫儿却笑道:“果是奇物?”对焦翁道,“天色已晚,就请诸位今日先回去吧。”

    焦翁一直抱臂站在旁边,听到眫儿吩咐他也不生气,这人一看就是公主的宠儿,他向前一步,把剑拿起来,“某不喜言语,还有人没听到吗?”他怒喝一声,其他商人再不甘也只好起身出去,只是个个都在说:“某也有奇珍!明日必来!”

    “今日没带来,明日某一定送上公主从未见过的宝物!”

    然后忿忿的瞪着那个带着四个大铁笼子的商人走了。

    底下没有人了,姜姬也好奇笼中是什么,想下去看,不想眫儿站起来,对焦翁说:“拿下此人!”

    焦翁一步将商人踏在地上!

    商人大惊,呼道:“某绝非歹人!”

    眫儿绕着笼子转了一圈,问:“笼中可是凶兽?”

    “绝非凶兽!乃是吉鸟!”商人大叫。

    眫儿扯下麻布,见四个笼中全是身长过丈的大鸟,头顶金冠,拖着极长的尾羽,两只翠绿,两只宝蓝,身上的羽毛仿佛会发光一样。其中一只翠鸟看到眫儿,缓缓展开尾羽,尾羽呈扇形,溢彩流光。

    姜姬在三楼看呆了!

    孔雀?!还是四只!

    正对着开屏的绿孔雀的眫儿也惊呆了,院中的人不由自主的缓缓围了过来。踩着商人的焦翁也瞠目结舌,不知不觉迈了一步,商人趁机爬起来,跑到眫儿身边,殷勤的说:“这是神鸟!某也是机缘巧合才捕到这几只!为了抓它,某的人伤了好几个,还死了两个!”

    其他人还完全回不过来神,眫儿却极快的反应过来,皱眉道:“此鸟凶恶?”

    商人忙道:“不凶!不凶!相反……”他在眫儿耳边小声说,“此鸟可琢食毒物!”

    眫儿望了他一眼,轻声问:“此言当真?”

    商人被眫儿一望,整个人都飘飘欲仙,迫不及待的说了当日的事。他带着人去买象牙,歇息时听到此鸟怪叫,以为是凶兽,慌里慌张逃跑时,从人中有人又被一条毒蛇咬到了,他带着人找回去时,从人已死,却看到一只这样的鸟在吞吃毒蛇,这才起意将这华美的鸟抓回来。

    “回来的路上,某试过不下百次。此鸟见到毒蛇、毒蝎、毒蜥皆如获至宝!也吃水果和粮食。”商人对着眫儿的脸实在说不出瞎话,摸了摸胳膊,撸起袖子露出手臂上深深的几道口子:“就是那个绿色的……太凶,关在一起时它连同伴都咬。”所以他才不得不分开关。

    眫儿握着他的手,两人走到背处,商人都有些晕了,看着眫儿的脸,只觉得他此时说什么,他都会答应!这几只鸟白送给他都行!

    眫儿轻声说:“此鸟正合我意,公主驾临,才有此神鸟出世。这四只,还请公子都卖给我吧。”

    “好!好!”商人连连点头。

    眫儿已经下定决心这四只鸟一只都不能放过,更不能让别人再有这样的鸟!

    他道:“还请答应某,不要再捕这种鸟卖给旁人。”

    商人这时才有些犹豫,这鸟既吉祥又能食毒物,想也知道会多值钱。他出去后只要说他有神鸟卖给摘星公主,以后金山银山也能赚来!

    眫儿眼一眯,对一直跟在身后的焦翁使了个眼色。

    焦翁缓缓点头,扭头出去了。

    眫儿又劝了商人两句,又许以重金,才说动商人不会再捕此鸟卖人。只是看他神色,恐怕过不多久就会后悔。

    眫儿又将商人一直喂养此鸟的仆人也买过来,才亲送商人出门。

    他看着商人坐上马车,街边站着焦翁,他这才放心回转。

    回来后看到殿前的四只尖声怪叫的大鸟,他笑着对喂养此鸟的仆人说,“喂它们一些东西,过两天驯顺了再放出来吧。”

    姜姬早忍不住跑了下来,近看这几只孔雀更是震惊。

    “没想到此地竟然有孔雀。”她对姜武说,“这种鸟生活的地方很热,不知能不能适应鲁国的气候。”

    眫儿听到就说,“公主放心,我会让人准备更温暖的草房的。”

    她问眫儿:“那个商人是在什么地方捕到的?他是怎么跑那么远的?”

    眫儿一惊,忙道:“他说是去买象牙的途中遇上的,公主若要细问,我这就去把他追回来!”他只盼着焦翁的手没那么快!

    姜姬连忙摆手:“不用不用,我也就是随口问一声。”

    眫儿这才放了心,凑近小声说:“此鸟可食毒物,公主当养在身边才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