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不请自来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姜姬最新章节!

    茉娘躲在金潞宫的石柱下, 殷殷望着长长的宫道, 期待着下一刻蒋家的车就会出现。她焦急的望了眼已经渐渐变暗的天空,再看向空荡荡的宫门, 从刚才冯营来了以后,聚在金潞宫的人都纷纷告辞了。

    他们已经进去很久了,冯营说了什么?大王答应了吗?已经决定是冯乔为王后了吗?

    她的双脚就像踩在火上一样,让她一刻也静不下来。

    这时,一个人突然出现在她身后!

    茉娘感觉到后以为是那些侍卫, 他们在她走过时那眼中的光芒让她害怕极了!她吓得就要大叫, 被人一把捂住嘴!

    这时她才看到,原来是怜奴!

    茉娘吓得魂飞魄散, 眼中瞬间涌出泪来,她哀求的慢慢跪了下去,怜奴仍抓住她的胳膊,捂住她的嘴, 他也跟着她蹲下来, 小声在她耳边说:“你出宫那几天的事只有我知道。”

    说完就走了。

    留下怔愣的茉娘在身后望着他的背影。

    怜奴脚步轻快的溜进殿,以往总是充满着高声谈笑的宫殿今天却只有一个人在说话:冯丙。

    冯营从进来起就一言不发, 冯乔与冯半子坐在阴影处, 离王座很远。

    而上首的大王却半闭着眼, 似听非听。

    怜奴走上前去, 提着一瓮新汲的泉水, 泉水冰凉刺骨。他把一块麻布浸在泉水中, 拧干后递给姜元, 轻声说:“大王,放在头上吧。”

    姜元接过来,□□一声,把麻布按在了额头上。

    冯丙和姜元算是老交情了,他立刻上前,关心的问:“大王头疼吗?”

    姜元疲惫的笑着摇头:“只是头疼而已。”

    冯丙不由得有些犹豫,扭头看冯营。大王这是……

    冯营行了个礼,对姜元说:“我有一物,愿奉于大王。”说罢他回头目视冯乔,冯乔便盈盈起身,双手平举在胸前,长长的袖子遮住了她手中之物。她缓缓向前,径直走到姜元座前,跪下,将被袖子遮住的东西安放在膝上,从头到尾都没露出分毫。

    但姜元已经猜出这是什么了。

    冯营道:“这是吾女阿乔。”

    怜奴看姜元,若是大王要伸手去拿王玺,就必须牵起冯乔的手。这不是跟当年赵肃玩的一样嘛。

    大王现在……为难呢……

    若是在此时牵起冯乔的手,就意味着必须封她为王后。若只为夫人,只怕冯营不会善罢干休。

    他本来就是想在冯家与蒋家之间选一个王后,但……

    姜元看向冯营。

    伪王在蒋家与赵家的辖制下,王不似王,臣不似臣,终成笑柄。难道他也要把他的后宫、子嗣交给冯家吗?等他百年之后,不是他的儿子登上王位,而是冯家外孙登上王位吗?

    姜元握紧手中的麻布,几滴泉水落在他的脸上,乍一看,竟像落泪一般。

    远处的冯营看不清,误会姜元落泪了,陡然一惊!

    怜奴察觉到冯营的面色不对,灵机一动,迅速说:“大王这是高兴的。”转头对冯乔施以大礼,“公主正需要像您这样的女公子陪伴。”

    冯乔知道不是眼泪,但也知道无法再澄清,从她坐到大王面前起,大王就一眼也不想看她。她面如火烧,心似油煎,头渐渐垂下去,对怜奴恰到好处的话有了一丝感激,轻声道:“奴愿拜见公主。”

    冯丙也觉得此时谈下去有些僵硬,可叫公主来也有些可怕,上回公主在殿上闹的那一场,冯宾回去绘声绘色学给他们听,当听到公主因为宠奴被欺就抓起大王面前的东西砸蒋彪,纵使是冯丙都不禁摇头。

    只是冯乔都开口了,他也只好问怜奴:“公主何在?何不请来相见?”

    冯乔只想逃开这里,刚要开口道该她去拜见公主就被怜奴使了个眼色,才想到她膝上的东西,她双手一颤,牢牢抱住,因羞耻而震颤的心重归平静。她在这里,不是因为美色,不是为了女人的幸福,而是因为她是冯家女。

    姜元对怜奴道:“去请我儿前来。”他看了眼冯乔,“与冯氏淑媛相见。”

    怜奴便起身出去,跑到摘星楼,却发现楼上楼下,殿门紧闭,渺无人迹。他围着楼转了一圈,想爬到二楼去,却发现所有看似可以攀登借力的地方全都打磨的极为光滑!一踩一个摔。

    他只好跳下来,围着摘星楼转了半圈,找到一个徘徊在此地的女人,掏出半块饼给她,“公主哪里去了?”

    云姑先把饼塞进嘴里才说:“出去了,坐车、骑马,那个很漂亮的人帮她牵着马。”

    眫儿带公主出去了?

    怜奴又跑到殿后,发现役者也都不见了,突然大笑起来。他站在摘星楼前看着金潞宫,喃喃道:“哎呦,公主不见了,大王要自己应付了。”怎么办?他暂时还是别回去了,免得被大王埋怨。反正大王怎么都要选一个的,不是冯乔,就是蒋丝娘。他还是更想让冯家女坐在后位上,这样,他才不用再次向蒋家人行礼。

    不过……唉……

    只怕不如他意了。

    “还是公主聪明,跑得这么及时。”怜奴猜测起来,“难不成又是冯瑄?”

    眫儿带着姜姬走的是后门,不是她进宫时走的那条路。

    “走前面是为了让大王能看到。”眫儿似乎放开了,说起话来百无禁忌,“蒋三公子以前进宫来看蒋夫人,就是从后宫门进来的。”

    蒋三公子……蒋淑的三弟,蒋珍?

    “连后宫也可以随便进吗?”她觉得自己的三观又要不好了。

    眫儿压低声,“自然不行。所以蒋三公子都是趁入夜后偷偷进来。”

    “……”有什么区别?

    “何况他们是兄妹,就算被大……伪王发现,也不会指责。”眫儿指着前方说,“公主,出去后可别吃惊哦。”

    哦,还会卖关子?

    但当真的踏出宫门,看到比进宫那天看到的人还要拥挤的街道,行色各异的人群,带着各种口音的方言,她还是震惊了。

    “这里是北市。”眫儿说,上前把姜旦抱起来塞回车内,“集市上人多,小公子还是回到车里吧。”

    乐城四个方向都有集市,北市因为靠近宫门,所以有最多的外国商贩聚集,宫人出宫买东西,也喜欢来北市,所以这里吃的喝的用的,什么都有。

    “看,那是谁?”一个魏国商人看到从宫门出来了一行人。当头是一个骑着异国之马的女公子,为她牵马的人比晨星百花更耀眼!而这样珍贵的侍从仅仅用来牵马!看他的腿上全是灰土,简直……简直……

    这个魏人抓起自己车子上最值钱的那一箱货物,冲到前面大喊道:“公主!公主!某有奇珍!愿奉给公主!”

    就像冷水落入油锅,一下子好像就有无数的人向她涌来,都在喊:

    “公主!某有赵国王后才有的花绢!织满百花百鸟的丝绢!”

    “公主!某有美童!比公主身边这个更美!”

    “公主!某有凤凰!”

    前面喊的,都可以略过,最后这人让姜姬不由自主的转过头去,那人看到她转头,更叫起来“某有彩凤!”说罢,他身后有两个健奴把一个笼子高高抬起。

    姜姬定睛一看,好生眼熟,仿佛在动物世界里见过,那长长的尾羽,闪着光的彩色背毛,灵巧的小脑袋转来转去,不正是锦鸡吗?

    她转回来,不知该不该笑。

    这些人虽然围着她呼喊,却不敢挡路,只是无数的箱子被打开,无数的东西被捧到她面前,让她既受宠若惊,又觉得有点奇怪,小声问眫儿:“公主出门是很少见的吗?”

    眫儿道:“鲁国已有七十年没有公主了。”

    ……原来她是如此罕见。

    集市上的话流传的很快,曾经做过姜武生意的一个人自己带上最贵的货物跑去堵公主,让他的一个随从去给姜武报信。

    姜武听到吃了一惊:“怎么会?”他什么也顾不上,跳上马就往外跑。焦翁也拿上巨剑紧紧紧跟在后面。

    大门前正有一些人在徘徊,先是看到姜武骑马跑过,又看到焦翁紧随其后,连忙追上焦翁问:“焦翁,何事?”

    这些人全是当日在山坡上效忠姜元的人,只是当时他们都不知道姜元到底是谁,当知道他是鲁王后,有不少曾犯重罪的人都悄悄跑了。大官们或许会接受他们这些罪人的投效,大王抓到他们只会砍头。

    剩下的人虽然仍逗留在乐城,却在几个月漫长而又看不到希望的等待中慢慢消磨掉了耐心,而在姜奔出来后,更是彻底打消了留在乐城的念头。这样的将军是来耍他们的吗?如果不是恐惧大王的威势,他们早就把姜奔给干掉了。

    然后突然之间,焦翁不见了。跟着就有人说有人看到焦翁在市上召揽匠人与商人,还要给摘星公主盖行宫。

    这些人听到消息后才又回来了,只是仍不敢相信,难道大王不是进宫后就把他们忘了吗?

    焦翁理也不理,这些人只好厚着脸皮跟在他后面,见他是往北市跑,便有性急的人加快脚步跑过去,不一会儿就满脸兴奋的挥舞着手臂跑回来,大声喊:“公主!是公主!”

    焦翁冷笑:“若是对公主不忠,何必再来?”

    几人一愣,不过转念一想,不管是效忠公主还是大王,不都一样?

    前面渐渐就看到了拥挤的人群,水泄不通,还有更多的人在涌上来。

    焦翁却在此时才开始下黑手,先把两个跑到他面前的人给一个一剑放倒,再趁后面几个没反应过来,也一人一剑敲在头肩上,打倒在地,然后他一个人跟着姜武的马挤进人海,不见了踪影。

    留下地上几人艰难的爬起来,一边咒骂焦翁,一边也呼喝着挤进去。看焦翁这样,只怕跟着公主,好处更多!

    “姜姬!”姜武远远看到正缓慢从人群中穿过的姜姬,大喊一声。

    姜姬正在看旁边一个赵人送上的“奇珍异果”,但怎么看怎么像椰子,“好奇特的东西,你从何处得来?”她好奇的问,现在有人跑海南去了吗?还是赵国与海南在差不多位置?

    赵人忙道:“是有人送给小人的,他当着小人的面吃了一个,说此物可放置数月不坏,小人这才买下来。”这种东西他当然不会卖给赵王——万一赵王再找他要,他又找不到那人怎么办?所以他主要是卖给他国之人,这次听说鲁王继位,他就带着仅剩的十个来了,偏偏鲁王进了宫就不见出来,他都快急死了!幸好、幸好有公主啊!

    这个玩意确实稀奇,主要是姜姬看到它觉得很亲切。眫儿观其神色,对那商人悄悄道:“你带着箱子,一会儿悄悄跟上来,不要被人注意。”商人眼中一亮,连忙退出人群。

    眫儿拉着马继续往前走,小声跟姜姬说:“我让那人跟上来了,公主一会儿就能尝到那个果子了。”

    姜姬也小声说:“会不会很贵啊?”

    眫儿愣了一下,主要是他见过的人中没有嫌贵的,当然如果确实价格很离谱也不会当面担忧,背后除了那个胆敢骗蒋家人的商人就行了。

    他小声说:“公主若担心此事,一会儿我去见这商人,公主不要出面就好。”这样他可以当面拒绝,也不必让公主失了面子。

    这回轮到姜姬听不懂了,茫然点头,一抬头就看到姜武,她露出个笑,招手道:“大哥!”

    挤在姜武身边的商人瞬间退开,个个惊疑的看着他。

    姜武顾不上,先赶到姜姬身边,见她马骑得很好才松了口气,然后就埋怨起来:“怎么不叫我来接你?”他看到眫儿在牵马,也吃了一惊,看这集市上的人足有一半在看眫儿,道:“你进车里去吧,我来牵马。”

    眫儿看姜姬,见她全部心神都在姜武身上,就行了一礼,上了后面的车。

    姜武把她的马缰也攥在手里,微微加快速度,他看这集市上这么多人就不安,这些日子行宫那里果然有人半夜来放火推墙,都被焦翁和他发现了,焦翁杀了几人,他也杀了一个,这才没人敢再来了。

    焦翁说这里需要很多守卫,姜武就发愁要去哪里找人。

    这时焦翁出现,看到姜姬,行了大礼:“多谢公主赏赐。”

    姜姬笑道:“何必言谢?焦翁助我兄弟姐妹良多,我只怕此物不足以酬谢焦翁大恩。”

    焦翁这才放心的抬起头来,看来公主不是蒋家那样的人,说谢就以千金重谢,倒不是挟恩望报。

    焦翁见公主是要去行宫,便上前接过姜姬的马缰,对姜武道:“不如快些。”他看看天色,“天快黑了。”而且后面还有那么多人跟着,大概半个北市上的商人都跟来了。

    姜武点头,传话给后面的役者:“快一点!”

    役者齐声应诺,“是!!”更加运足力气拉车奔跑起来。

    这时突然从道边冲出几个人,远远的就对着姜姬跪下来,行五体投地大礼。

    焦翁看到后就杀气腾腾的举剑冲过来,那些人又赶紧爬起来,一边招架,一边对姜姬大喊:“泗水谷付鲤!愿跟随公主!”

    “朝山胡鹿!愿侍奉公主!”

    ……

    乱糟糟十几个人一起喊,听不太清,但姜姬却认出了好几个人,问姜武:“那不是曾经向大王献艺后归附的人吗?”怎么会在这里?又为什么向她这么说?

    姜武也不知道,但他记得姜奔说这个将军好像就是要管这些“兵”的。可惜他出来后,一个都没见到。除了焦翁。

    “这样不是很好吗?”姜武悄悄跟姜姬说,“他们好像是没得到赏赐就走了,一会儿你亲自赏给他们一些东西,他们就会跟着你了。”

    这样的忠心……太敷衍了吧……

    不过有总比没有好。姜姬摇头,说:“你给他们。我在宫中,不能常出来。由你来给,然后要多约束他们,不要白养着,多给他们找些事做,他们就会慢慢听你的话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