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茉娘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姜姬最新章节!

    “看!这是我的新衣服!”姜武兴奋的脸都是红的, 走路都是跳的, 还伸出脚来:“这是新鞋!上面还有牛皮带!”

    难得看到他这么高兴,姜姬才想起他其实也是个不到十八岁的少年。

    姜谷和姜粟围着他看个没完, 姜旦也一个劲的蹦,想让姜武再把他背起来,姜谷拉住他说:“哥哥穿了新衣服!”不让他弄脏姜武的新衣。

    姜武把姜姬抱起来往里走,说:“刚才那个女人是谁?她在这里几天了?”

    姜粟连忙告状:“好几天了!一直想进来!”

    姜武皱眉道:“这种人在金潞宫也很多,到处缠人。爹爹被迫收下她们。”

    姜姬一开始还不懂那个女人为什么就认准了摘星楼, 听到姜武的话才想起问:“……那她们有饭吃吗?”

    姜武:“哪里有给她们的饭啊?”

    怪不得……

    “爹爹是想用这种方法逼走这些人走吗?”姜姬小声问姜武。

    姜武正色道:“家里的饭本来就不该给外人吃!”

    不是这么回事。

    姜姬发现姜元这个鲁王做的是真憋屈。上回冯瑄说的话也未必全是玩笑, 这些女人能畅行无阻的进入王宫,游荡在这王宫的每一处地方, 姜元看到肯定心里很不舒服,可他手中又没有侍卫,连守大门的侍卫都没有,而蒋家和冯家, 只怕在看他的笑话, 故意放这些人进来,逼着姜元妥协……妥协什么呢?

    回到二楼, 姜姬把之前没吃完的蒸饼拿来, 还有中午剩下的肉汤, 姜武高兴坏了, 大口吃起来, “我这两天都是喝清水吃干饼!”还不如之前吃得好呢。

    姜姬让他吃着, 小声把她的分析告诉他, “冯家与蒋家肯定有事想让爹爹同意,而爹爹不想答应,他们就让外面的人随便进宫。”

    姜元憋屈之下,当然不会发挥鲁王的胸怀,视这些女人为子民,给她们食物。

    那个守在摘星楼的女人上回就饿坏了,也不知道这几天她去哪里找吃的。

    姜武吃东西的速度慢下来,仔细回忆,摇头说:“这几天没看到那个戴高帽子的老头来。”蒋伟和冯营戴的帽子都很高。

    “其他人呢?”她问。

    “有很多别的人,天天都来,爹爹吃饭睡觉都有人进去。”他就没见过什么时候没有人。

    “冯家和蒋家的人呢?”她问。

    姜武说,“那个来见过你的人去了,不过就来过两回。”

    姜姬:“留大胡子的?还是胖的?”蒋彪留大胡子,龚獠胖。

    “大胡子。”姜武肯定道。

    蒋家大门紧闭,谢绝见客。虽然听说蒋伟回来了,来的人很多,蒋伟却一个都不见。

    但关于蒋家的流言却越来越多了,有人说前几日路过蒋家,听到屋里有人痛哭流涕,哭着喊着叫爹。

    “爹……爹啊……爹你怎么走了……”一个在小酒馆绘声绘色的说,“那天我路过蒋家,听得清清楚楚!”

    “唉,没爹的孩子可怜啊。”另一人叹道。

    “蒋公也实在是死得太突然了,他要是能再撑一撑,撑到跟着大王回来,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谁知道呢?”隔壁桌一个人听到他们在谈这个,小声说:“蒋淑年纪是不小了,可以前也没听说病歪歪的,怎么忽然就死了?”

    “对啊!”第二张桌的人也来了谈兴,道:“早年我还说冯家那个要死在前头呢,结果现在蒋公死了,冯公还活得好好的!”冯营看着就比蒋淑不耐活,短命相,结果竟然是蒋淑先死。

    蒋彪虽然仍躺在床上,脸色却很红润。

    蒋盛坐在他对面,笑道:“老二,你这是不打算起床了?”

    两人是堂兄弟,同年出生,一个年头,一个年尾。蒋盛为长,蒋彪为次,跟两个爹的排行刚好相反。

    蒋彪拥被而笑,“弟弟还虚得很,起不了床啊。”说罢往下一倒,“头现在就晕了啊。”

    “头晕?我给你治。”蒋盛上前一把扯开被子,抱起蒋彪就往外走。蒋彪失了先机,死死抓住门框不放手!两兄弟在门前角力,互不相让!

    蒋伟站在不远处,看了一会儿,对蒋丝娘说:“走吧,一会儿再来看你哥哥。”

    蒋丝娘看了眼大哥和二哥,也没话说,跟着蒋伟走了。

    蒋丝娘从小时候就很怕蒋伟。虽然蒋淑将她视做掌珠,可蒋伟对她从来不假辞色,她很清楚在蒋伟眼中,她跟家中的奴仆没有两样。

    爹爹死了,她也失去了依靠,从此后这个家中再也没有人会护着她了,该由她来保护母亲和妹妹!

    在蒋伟面前坐下后,蒋丝娘垂头含胸,半声也不敢出。

    “……”蒋伟沉默半晌,对蒋丝娘道:“我替你寻了一门亲事,明日就让你兄送你出门吧。”

    蒋丝娘猛得将头抬起来,“叔叔!我爹不是这么交待的!”在蒋淑死后,蒋淑的亲信从人就把蒋淑的遗言带给了她,她是知道爹爹对她和妹妹的打算的!

    蒋伟皱眉道:“今时不同往日。我蒋家如今正在风头浪尖之上,大王对我蒋家猜忌颇深,他又经过伪王之祸,是绝不肯以蒋家女为后的。你父生前那么疼爱你,怎么舍得你在家空度年华?我为你选的夫婿年纪轻轻,与你正相匹配,你不要再多想,好好出嫁吧。”

    蒋丝娘急切道:“可是爹爹说……”

    蒋伟:“丝娘,你要为你母亲多想一想。如果要进宫,还有茉娘。”

    蒋丝娘一怔,“……茉娘?”只让她嫁人?茉娘还是要进宫的?

    蒋伟觉得蒋淑所说的让蒋丝娘与蒋茉娘一同进宫是没必要的,丝娘容貌寻常,茉娘才是进宫的不二人选,丝娘还是另选一人遣嫁,也好为蒋家牵一门上好的姻亲。

    蒋丝娘怔愣的离开,走到马氏门前停住。侍婢问她:“娘子,可要进去?”

    “不,我去见妹妹。”蒋丝娘毅然转头,去找蒋茉娘。

    她已经有几日没来过茉娘这里了。茉娘日日都要练舞,所以有一个很大的庭院,还有石台兽首,更有近百侍婢、乐工服侍。可今天一来,她才看到丝娘这里的人更多了,更多侍婢捧着宝盒进进出出,屋里人声鼎沸,还有乐声传出。

    她走进去,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蒋茉娘。

    以前她固然知道茉娘生得美,但从没有这么深刻清晰的感觉到。

    在昏暗的室内,在一群吵杂的人中,仍然能一眼看到茉娘。

    她好像在发光,在看到她的那一刻,她周围的一切都黯然失色。

    茉娘看到站在门口的丝娘,立刻高兴的立起来:“姐姐!”

    蒋丝娘走进去,那些侍婢和乐工都退下了。

    “怎么这么多人?”她坐下说。

    茉娘面色憔悴,撑着头说:“他们说我马上就要进宫了,要裁新衣、制新钗,还要记新曲。”她打了个哈欠,“我都好几晚没睡好了。”

    蒋丝娘轻轻抚摸着茉娘顺滑的乌发,伏在她耳边轻声说:“叔叔刚才叫我去,让我嫁人。”

    “什么?!”茉娘一下子就要跳起来!

    蒋丝娘按住她,“别动,别让人发现。”

    茉娘看到门口、窗后隐隐约约的人影,就装做仍在困倦中,伏在枕上,昏沉欲眠。

    蒋丝娘在她耳边说:“叔叔说今时不同往日,大王不会要我蒋家女子,人人都把我蒋家当做眼中钉,让我嫁人,为蒋家结亲。”

    茉娘合着眼,眼珠在眼皮下不停转动,额上冒出细密的冷汗,手变得冰凉。丝娘出嫁,她是一定会做为陪滕出嫁的!比起嫁到一个不知是什么样的人家,哪怕像蒋家一样的地方,她还宁愿进宫去!

    蒋丝娘抚摸着茉娘美丽的容颜,柔声说:“我去找大哥,大哥一定有办法。”

    茉娘紧紧抓住蒋丝娘的手,紧紧的。

    天色暗下来,姜武吃了满满一肚子的蒸饼和炖肉,撑得他都不想动了。

    姜姬既好笑又放了心,推了推他道:“快起来,天都黑了,你快回金潞宫去。不然天黑了你怎么走?”

    姜武翻了个身,竟然响亮的打起呼来。

    姜姬气得狠狠捶了他一下,也舍不得再把他叫起来,听说他现在住的地方像个狗窝一样。

    她从榻上拿了一床薄被下来给他盖上,把驱蚊的香鼎移近,坐在一旁,看着远方的太阳渐渐落下,天边染上紫色的晚霞,当紫色渐渐深浓,一半的天空挂上一轮惨白的月亮,最后,终于天地都变得漆黑,月亮因此变得更加明亮,在它周围出现点点星子,星子越来越多,她才恍然发现这就是她每天看到的星空。此时的夜空变得美极了。

    姜谷悄悄上来,就算她脚步放得再轻,响梯还是发出悦耳的声音。她没有过来,站在响梯上说:“姜旦已经睡了。”她指指姜武,“他还不走?行吗?”

    姜姬走过去趴在姜武背上,刚才就发现他的呼吸变了,肯定已经醒了。

    他哼叽着翻了个身,再翻,姜姬就搂住他的脖子不下去。姜谷看到他们闹起来了,笑着下去了。

    姜武背上伏着姜姬,“艰难”的爬起来说,“好沉啊。”

    “胡说。”姜姬不放手,“是衣服沉,我不沉。”

    姜武点点头,突然觉得有点不对?他伸手到背后托住她,说“那不还是你沉?”

    姜姬只是笑,她突然觉得很开心。原来就算姜武走了,他还可以回来的,他跟她并没有那么遥远。

    姜武背着姜姬跑下响梯,声音响的简直像战鼓。

    外面的天全黑了,但从这里往金潞宫的地方看,竟然还能看到点点火光,只是一不留神就和天边的星光看成一体的了。

    “那里就是金潞宫?”姜姬在姜武背上指着那边问。

    “对。”姜武看着金潞宫叹了口气,蹲下放下姜姬,回身复杂的看着她,“我走了。”

    姜姬笑着说:“什么时候再来?炖猪肉吃!”

    姜旦睡着了都听到“炖猪肉”这三个字,迷迷糊糊的坐起身,问旁边的姜谷:“吃炖猪肉。”

    姜武笑了,在到了金潞宫后,姜元对他的方式让他更深刻的感觉到在姜姬身边是多么珍贵,在这里,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在那里,他觉得他只是一个物品。

    “那我过两天再来。”他说,旁边的役者递给他一只火把,他举着向金潞宫跑去。

    姜姬看着那一点点火光慢慢越来越远,越来越小,嘴边的笑也渐渐维持不下去了。姜谷站在她身边:“进去吧,该睡觉了。”

    现在是日出而做,日落而息。天黑就睡觉。

    姜姬牵着姜谷的手:“好,上去吧。”

    姜武回到金潞宫,四下找不到姜奔。他回到屋子,门口有人在吃饼,看到他来就招呼他一起吃。

    他在姜姬那里吃的肚皮都要撑破了,睡了一觉好像都不见了,就坐下一起吃,只是刚咬了一口就尝到了那微微的尘土味,饼粗糙的像要把舌头给磨破似的。

    他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突然发现所有人都在偷偷看他,周围也有人在偷看他。

    他扯开嘴笑得憨傻,谁看他,他都冲人家笑。过了一会儿就有人来主动找他搭话,“刚才宫里有人出来找你,你知不知道?”

    有人从宫里出来找他?

    姜武继续笑。

    “找不到你,就把你兄弟喊进去了。”那人想看好戏,特意大声说:“你兄弟,姜奔!”

    姜武还是笑。

    那人说:“姜奔出来后也不找你,就跟着人走了,好像是有好事哦。”

    旁边一个人抢着说:“他还换了衣服!加了冠带!”

    冠带?姜奔跟人走了?

    姜武心里嘀咕,脸上还是笑得开心、茫然。

    那几个想看好戏的人见此都有些丧气。

    “他根本听不懂!这傻子!”

    “被亲兄弟抢了见大王的机会,说不定大王还给了赏赐!这人也真可怜!”

    其他人嘻笑一阵,再嘲笑一阵,再可怜姜武一番就不搭理他了。

    姜武低头吃饼,把这些人说的话藏在心里自己想,可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姜姬在这里就好了,她肯定懂!

    他吃完就躺到屋里去睡了,但直到天亮,姜奔也没回来。

    姜元第二天见到怜奴回来,问他:“姜奔如何?”

    怜奴笑道:“我看,二哥是不如大哥。二哥去了,那焦翁好像看不起二哥,听说二哥成了将军,立刻就要挑战二哥呢。”

    姜元奇道:“那后来呢?”

    怜奴:“二哥自然是输了,这一来又走了几个人。”

    姜元就皱着眉,叹气:“……还是该叫姜武去。”

    怜奴道:“只是刚让二哥去,再让大哥去,会不会不好?”

    姜元转念一想就知道怜奴在说什么,其实姜武和姜奔不好,他才更满意,笑着说:“他们是兄弟,又能有什么不好?”

    怜奴笑着说:“那我把大哥也送出去吧?”

    可姜武再一走,他身边的人就只剩下怜奴了。姜元犹豫起来,“再等一阵吧,如果姜奔实在不行,再让姜武去,让他回来。”

    那这对兄弟不成仇也不可能了。

    怜奴心喜,应道:“爹爹说的是。”

    想到今天还会有不计其数的人来,他还要陪他们浪费一天时间,姜元就有些烦燥,可他又不敢不见人,现在这样虽然烦,但有这么多人求见他,他才感觉到自己是鲁王。

    怜奴看姜元一脸愁容,转了下眼珠子,说:“大王,何不躲出宫去?”

    “嗯?”怜奴从来不会说这种话,姜元好奇道:“出宫?”

    怜奴道:“大王就不想去看看这莲花台吗?九宫十八殿,独楼摘星辰。”

    姜元恍然大悟,喜道:“好!”

    姜元走出金潞宫,先去了心心念念的将台。到现在他都在不停的回忆他走上将台,在诸臣的簇拥下,台下千人齐呼的那一幕。

    但今日的将台却显得有些古怪,不是冷清,而是他走到哪里,都能看到一两个躲在台下的女人逃走。

    “……这些人还在宫里?!”他以为她们没有吃的,早就出宫了。

    怜奴说:“比起外面,当然还是宫里好。”

    “她们哪里来的食物?”姜元问完就知道自己说了傻话,食物当然是宫里的人给她们的。

    他摇头走下将台,往深宫走去,果然离开金潞宫,那些不知哪里来的女人越来越少了,那些女人都聚在金潞宫附近呢。

    姜元失笑,仔细回忆,刚才那些女人中不乏颜色出众者,只是形容狼狈,不堪入目。

    怜奴小声说,“奴昨天晚上在蒋家附近听说蒋伟要把蒋彪赶出去,蒋盛和蒋彪还打了一架呢。”

    “这样啊。”姜元笑起来。

    怜奴说:“当然,听说蒋伟还想把蒋丝娘给嫁出去呢。”

    姜元愣道,“……嫁出去?”

    怜奴笑道:“对,爹爹可还记得那个龚屌?据说就是嫁给他的儿子了。”

    姜元的脸色就不好看了,“那个龚家小儿不是一直在追求我儿吗?”

    怜奴说:“是啊,似乎是听说了爹爹把妹妹嫁给了蒋伟之子,就转头去追求蒋家淑女了。”

    “可恶!”姜元恨道,在他不知道的时候,龚家与蒋家竟然又偷偷勾搭在一起了!

    怜奴背着手走得蹦蹦跳跳,一时就跑远了。

    四周都安静得很,一个人也没有。姜元自己难得放松,慢慢走着。

    突然看到树丛里有一个女人躲着,他本想避开,却看到此女衣著并不污损,头发是乱了一点,可那头乌亮的秀发可不是什么人家都养得出来的。

    他从背后慢慢靠过去,见那女子在瑟瑟发抖,像吓破了胆子的老鼠。她没有发现他在背后,还在偷偷四下张望。

    “你是何人?”姜元突然发声。

    那女子惊叫一声,站起来撒腿就跑!这一跑更能看出她身姿窈窕,形态极美,年纪还不大。

    这样的绝色之人怎么会在这里?

    这时怜奴听到声音回来了,一看到这个女人就是一惊。

    姜元疑心是怜奴设局,温和道:“这是何人?”

    怜奴大叫:“茉娘?!你怎么会在这里?!”

    谁知那个叫茉娘的女子看到怜奴更加惊慌,瞬间就跑没影了。

    姜元不去追,好奇的问怜奴:“你认识此女?”

    怜奴好像还没回神,愣愣的说:“……她是蒋淑的女儿啊,她怎么会在这里?”

    姜元哦了一声,转身就走,怜奴跟在后面,沉默不语。姜元看了一会儿,问他:“既然是你认识的人,你就去找她吧。”

    怜奴二话不说,转身就跑,这一跑就到第二天才回来。姜元问他:“那女子送回家了?”

    怜奴笑道:“儿怎会送她回蒋家?她这么美,卖了两块金饼呢!”

    姜元目瞪口呆。

    卖了?!

    这不是给他准备的美人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