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蒋伟献女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姜姬最新章节!

    樊城是鲁国的重镇。

    在此城驻守的正是蒋伟之子,蒋盛。他已经听说了蒋彪被赶出蒋家的消息,来迎接蒋伟时,兴奋的两眼直放光。

    “孽子!”蒋伟见蒋盛越过蒋淑的棺木直接向他下跪,顿时两眼充血,手上随便拿了个东西就朝蒋盛的脸呼过去,立刻给蒋盛开了瓢。

    一只沉木所制的刀笔盒滚落在草地上。

    蒋盛不敢辩解,立刻跪下,五体投地爬向蒋淑的棺木。天气炎热,纵使放了很多解体丹也盖不住那股腐臭味。

    无人敢劝。

    冯营看到后对冯甲说,“又在收买人心了。”

    冯甲道:“他前脚把蒋淑的儿子赶出去,后脚又拿自己的儿子给蒋淑赔罪,这人到底在想什么?”

    姜武骑在马上看到了远处来相迎的队伍,对着车内喊了一声:“我去看看!”

    姜姬探出头,他已经跑远了。

    姜谷说:“他的马骑得越来越好了!”她和姜粟都很高兴,会骑马的都是有本事的人,现在姜武和姜奔都会骑马了!

    姜旦趴在车门口,不停的喊:“大城!大城!”他已经记住了,每次只要到了城池就不必啃干饼喝凉水了。

    虽然姜姬只让大家喝煮开的水,但跟普通的溪水一样没滋没味。在城池里就有各种饮料可以喝,姜姬也是才知道除了茶以外,用各种花果泡茶在此时已经是流行的饮品了,特别是现在农业种植还不够发达,培种育种都很少见,大多数的植物都是土生土长的,所以有些东西是只能在本地品尝,离开这里就再也吃不到了。在上一个城池就有一种小野花泡的水,完全看不出是什么花,连花萼一起摘下,白色的小花星星点点,飘在深色的陶瓮里,喝起来有一种淡淡的甜味。

    除了饮料之外,还可以吃不费牙的蒸饼或肉饼。想到在上一个城吃到的肉饼,姜姬都忍不住馋了。

    她拉住姜旦,免得他栽到车下去,“坐好,不然就玩你的玩具?”

    姜旦的玩具是龚獠送的,竟然是像俄罗斯套娃一样的套球,大球套小球,在球身中缝处有个小口可以用巧劲拧开,姜旦用它打发了不少时光,坏处时他学会了拿球打人,被姜姬按住打了一顿屁股。

    于是姜旦乖乖坐下,姜谷把套球给他,他就抱在怀里,仍然盯着远处的樊城看,一会儿姜姬再看,他竟然流口水了。

    “……黄糖还有吗?”她问姜粟,姜旦马上扭过头来!

    姜粟说:“没了。”

    姜旦举起手里的球要砸姜粟,看一眼姜姬,才胆怯的把球放下。

    “……”她深吸一口气,姜粟完全不在意,还把装黄糖的袋子找出来给姜姬,她塞到姜旦手里,“一会儿进城给你找黄糖,袋子你自己拿着吧。”

    看姜旦连忙把袋子牢牢抓在手上,姜姬转过身,不想再看他。

    偶尔……只是偶尔,她很讨厌姜旦!因为不管她怎么教,他都学不会尊重姜谷和姜粟。不是说小孩子会亲近养母或保姆吗?姜谷和姜粟一直在照顾他,不管他是睡着还是醒来,她们两个永远是他哼一声就赶紧伸手的。可她一点也看不出他对她们俩有什么感情。她甚至怀疑姜旦有没有感情,他除了怕她,似乎也不太喜欢她。他喜欢会给他送玩具、送零食的龚獠,哪怕龚獠从不抱他,而他也不会对龚獠不客气,甚至还会讨好龚獠。

    从来没接触过小孩子,也没有亲手养过孩子的姜姬不知道该如何定义姜旦。他这样是正常的吗?还是性格如此?

    陶氏在的时候,她从来没注意过姜旦的问题,那时他在她眼里就是个普通小孩,可能有点爱闹,但好好吃饭,长得很快,健康,这就是她对姜旦的全部印象。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陶氏不在了,她才对姜旦求全责备。或许小孩子就是这样,他们需要大人的教导才会慢慢懂事吧。

    姜姬做好心理建设,又转过来陪姜旦玩球。

    姜旦抓着球在车壁上砸,咚咚咚的还很有节奏感。他突然抬头,伸手指外面:“姜武!”

    姜武回来了。

    他骑着马一路小跑,回到车前时满头都是汗,肩背上的衣服都汗湿了,他解开衣襟,脱下袖子,露出赤膊,任上衣垂在腰间,这种穿法在队伍中很常见,没有马而必须步行的那些壮士们大多都是这个打扮。有点像现代人把衬衣围在腰上,不过眼前这些汉子这种打扮才更洒脱。

    他早就晒成了泥土色,黑得都冒油光。

    “前面是蒋伟的儿子。”姜武跟姜姬学了一段时间的鲁言,能听懂大概了,当然他也是不会说。“他好像是对蒋淑的棺材无礼,现在正在抬棺。”

    蒋盛脱了衣服,只穿一条裤子,脱下鞋和袜子,赤足踩在地上,当从人把架棺的杠子担到他肩上时,他双膝一沉,足底刺疼,咬牙才撑住了。

    蒋伟就站在他身后,手中拿着剑,打在蒋盛的背上,“走!”

    蒋盛牙都快咬出血了,运足力气,高声喊道:“英魂!归家!”身后跟他一同抬棺的蒋家男儿应和道,“壮哉!”

    姜元的车在后方,此时也只好随着前面蒋家抬棺的步子慢慢向前走。

    怜奴为了遮身上的伤口,这几日都穿着士人的长衫,戴帽子,他这么一打扮,真好似一个翩翩公子。他对姜元道:“公子不如让车在道旁等一等。”

    姜元点头,“应该如此。”

    于是队伍以姜元的车为首,全都停在道旁目送蒋淑的棺木进城。城门口有不少士人,都是听说蒋盛出城跟过来的,此时也都赞叹起来,真是君臣相得的千古佳话啊。

    这一等就等到了下午,姜旦都饿得把干饼给啃了。

    “没想到蒋家竟然在樊城。”还是蒋伟的长子。

    姜姬对姜武说,“如果蒋淑没死在这里,那日后蒋彪接位,蒋伟之子在樊城,那就像龚家一样,嫡系在中央,旁系在地方,互相倚重,相辅相成。但现在蒋淑死的不是时候,蒋家可能真的要变天了。”

    姜武听不懂,但不妨碍他应和,“对。”

    姜姬其实也就是想找个人理理思路,再说她对着姜武不停的说,他早晚有一天会懂的,“但如果这样,蒋伟真的会把蒋淑的女儿送进王宫吗?他自己没有女儿吗?”从冯瑄第一次告诉她蒋家的事起,她就觉得这里面有个问题。什么人会留下这么大一个隐患呢?如果蒋伟志在蒋家,将蒋淑的女儿随便嫁出去,或干脆留在家里不嫁都可以,嫁给鲁王……这不是给了敌人翻身的资本吗?

    姜武还是听不懂,但他可以出主意:“我不知道,等冯公子来,你可以问问他。”

    她摇头,她不想让自己只能从冯瑄那里得到信息,所以很多时候她都是尽量少提问,尽量顺着冯瑄的话锋说。而龚獠又根本不知道鲁国国都的事……姜姬叹了口气,现在还真是两眼一摸黑啊。

    蒋盛最后几乎是步步鲜血。今日,整个樊城的人都聚集在城门口,都看到了蒋盛背棺。而蒋伟就在他身后跟着他。这让近日甚嚣尘上的流言没了用武之地。

    冯营的车还停在城外,他已经明白了蒋伟的用意,此时一口郁气闷在胸口,却吐不出来。冯宾和冯丙都是一样,只有冯甲还能接受,“又不是第一回,怎么都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冯丙与冯宾看看彼此,突然笑了。冯宾摇头道:“这些日子,大意了……”在蒋淑死后,冯家似乎已经站到了顶峰,他们不再把蒋家、蒋伟看在眼里,蒋伟又自断后路,送出把柄,他们岂有不抓住的道理?

    樊城做为重镇,位置很重要。它前面有合陵,后有乐城,可以说是个咽喉之地。有合陵在,就算有敌军入侵,也有合陵先挡着;它身后又是乐城,为了护卫王宫,樊城可以驻军,可以屯粮,是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好位置。

    从蒋淑把蒋盛放到这里以来,蒋家已经盘踞此地快二十年了。

    借着这次的风波,冯营早早的让人在樊城传播流言,樊城因为有蒋盛在也快姓蒋了,对蒋家的事本来很重视,听说蒋淑身死,蒋伟与蒋彪争权,樊城的士人几乎不必过多煽动就激动起来。

    结果今天蒋伟令蒋盛以一城之尊给蒋淑背棺,之前造起的声势被这一下给打得七零八落。

    这让近日顺风顺水的冯营几人都有些适应不良。

    只有冯甲憋屈了半辈子,到现在还适应良好,还有心情劝冯营,“放开胸怀,你不是常这么劝我吗?蒋家有蒋家的做法,冯家有冯家的做法。往好处想,蒋淑已经死了,你还活着呢!只凭这点,你就比蒋淑强!”

    冯营瞪圆了眼珠子,指着冯甲哆嗦起来。

    冯瑄在外面站了半天,听这动静,决定还是不进去了。他转头望向姜姬的车,也不怎么想去找她。

    上回她突然问出的那个问题,令他升起了一丝不安。

    是因为她自小长在乡野吗?

    不。她那个问题与其说是关心村民的去处,不如说是可惜那些无人耕种的荒田。她不是在可怜农人,不是慈悲,而是……

    冯瑄的心抖了一下。

    这个想法,太可怕了……这是一个女人该想的事吗?他在她面前说了那么多,她仍然没有想要更多的衣服,更多的首饰,更多的追求者,她不关心她的容貌,不关心她能吸引什么样的公子,不想知道在鲁国有多少公子会娶她。

    她从龚獠那里打听鲁国周围的诸侯,从他这里打听鲁国公卿世家。

    她看到荒田想的是无人耕种。那她看到城池,想的会是什么?

    “好高的城墙。”姜姬仰头往上望,在这种时代能建起这么高的城墙,太不可思议了。这城墙足有十几米高,城门巨大,城门外有护城河,可以看到河底全是嶙峋的石块,应该是从附近的山里凿来放在河底的。

    走过城墙时她才看懂,原来城墙从侧面看是梯形,下厚上窄,这样才能稳稳立起,而且这样会有个弧度,让爬城墙的人更容易滑下来,就像滑滑梯。

    走进城门后,是一大片空地,来往的车辆或行人没有聚集在这里,全都匆匆离开。空地很平整,虽然是土地,但看得出来是夯实的。

    这里应该是战时列兵的地方吧?

    再往里走,则全是低矮的草棚,这些草棚竟然也是住人的,还有一些人力拉的车停在草棚前。这可能就是平民住的地方了。再往前走,才是砖石盖的房子。

    最叫姜姬吃惊的是城里有很大很宽的一条大路,路面平整,应该也是过军队的路。那些拉车的平民或普通士人,都不敢走在这条路上,都是尽量靠边走。应该是这种路面不容易修整,所以为了避免平时让人走太多压坏了,才不让普通人走吧。像冯瑄说的城池会征丁修路,那时她还想修的是什么路,现在看修的就是这种军队走的路吧。

    现在他们的队伍正走在这条路上,路两旁的行人看着他们的队伍的眼神都充满敬畏。

    姜姬远远的看到一个比旁边别的房子都高出一截的屋檐就知道,蒋家到了,她叫回姜武,“你就跟在我们的车旁,别下马。”

    姜武不解,但听她的,稳稳坐在马上。

    一会儿过来了几个人,看到姜武没有下马,就走过来对他说:“公子,敢问车中可是姜女公子?”

    姜武能听懂却不会说鲁言,他记得姜姬说过,不会说就不要开口,点头或摇头,挥手或摆手,这就行了。

    他就点点头,挥了下手。

    这几人就对着车行了个礼,道,“请随我等来吧,已经为女公子准备好屋舍了,另有仆婢若干可供驱使。”

    樊城的蒋盛府邸可比龚家在合陵的房子大多了。如果说龚家是豪奢,那在蒋盛府邸的映衬下就成了用金子堆出来的土大款。在龚家,姜姬只觉得龚家好有钱!好有钱!但在蒋盛这里,却令她有了林妹妹初进大观园时的感受:不敢多行一步路,不敢多说一句话。

    姜姬让姜武不下马,不解剑,蒋家从人就坦然自若的姜武进府。姜姬的车也径直开进了府内,过桥行径,都无人阻拦。

    蒋家给姜姬准备的屋子也像仙宫一样美丽。她的屋子前后都是花圃,竟然全是牡丹花。现在应该没有牡丹种植的系统学科,这就说明蒋家至少有一个匠人是擅长培植野牡丹的,这种人在这个时代,应该算是大师了。

    庭前花圃跟屋子比也只是寻常了。屋子从前庭到栏杆全是白色大理石造的,远看简直像是玉石打造一般。姜武走在前面,愣是不敢把脚往上踩,就那么束手无措的站在那里。

    姜姬上前一步,刚好把姜旦推到他怀里,“你抱着他走。”然后率先走上去,有她带头,后面好歹姜谷、姜粟两人也敢下脚了,就是仍不免小心翼翼。

    进了屋,二十几个仆婢上前行礼,个个礼仪端正,把姜姬一行人衬得跟乡下人似的。

    姜旦不肯下地,姜姬知道他是害怕了,一直要姜武抱着。而姜武也浑身僵硬,姜谷和姜粟紧紧缩在姜姬身后,头都不敢抬起来。

    仆婢中有一老翁,对姜姬道:“女公子请不要拘束,任何事都请尽管吩咐。”

    姜姬:“我想先沐浴。”

    这是她目前最想做的事了!从上路后,她就没洗过澡!天天坐在车里,五个人!姜旦还有些管不住屎尿,这个味啊……

    老翁应诺,很快准备好了浴池领她过去。那是一个石砌的池子,热气腾腾,姜姬闻到了轻微的硫磺味,温泉?这里有火山?

    她让姜谷和姜粟也下来,老翁以为这是她的女仆,就让侍候的人把洗头洗身的香膏给两人,然后就带着人退出去了。

    他出去后,姜谷和姜粟才敢脱衣下水,姜姬已经泡进去了,舒服的让她想叹气。隔着一道帘子,姜姬看到姜武和姜旦,喊道:“你先带他出去拉拉尿尿,然后一会儿把他送过来。”

    没了外人,姜武也自在了,说:“你们收拾不住他,一会儿我给他洗。”

    姜旦最讨厌洗澡,每回洗澡都要先玩一回老鹰抓小鸡,抓住了给他洗也各种捣乱,有时故意尿到人身上。还真是只有姜武或姜奔治得住他,其中又以姜武最厉害,因为以前姜元还没来时,他给姜旦洗澡,姜旦只要一咬人,一瞎叫乱嚷嚷就会被姜武倒提起来打屁股,姜姬有回看到吓得尖叫,赶紧把姜旦救下来,姜武却说以前他爹他爷爷就是这么打他的。那回她算是知道这里的人养孩子有多么糙了。

    姜武带着姜旦出去,姜姬三人赶紧趁机洗澡。姜谷对着那十几罐不知是什么的香膏、香水发愁,这都是怎么用的?

    姜姬游过去,从左边起一个个试,凡是香香滑滑的,不是洗头的,就是洗身上的,纯香而略微油腻的,那是抹发的或抹身的油,纯香的像水一样的,那是香水。冯瑄和龚獠都爱用香料,她就从他们身上闻到过不下数种香味,龚獠更是喜欢每天换用不同的香水或香膏,还送给姜姬了两罐,不过她觉得没洗澡用上了味道更特别就没用过。

    “这些,洗头洗身,这些,洗完出去擦,粉先不必管。”还有香粉,她记得龚獠和冯瑄说这个是用在容易出汗的位置,她当时猜的是这些人都要骑马,应该是扑在腋下或大-腿-内-侧的吧。

    反正猜错也不要紧。她就挑了喜欢的香味用了,姜谷和姜粟都只用她用的那几样,等她们洗完出来,互相抹油擦香水时,冯瑄在帘子外面说,“公主,有件事你一定想知道。”

    姜谷和姜粟赶紧拿旁边的布把姜姬从头到尾包起来,她们俩还是光着。姜姬一头黑线,她这三寸丁的样子,你们才该包严一点!她让她俩先冷静下来,听到外面姜武也抱着姜旦跑回来了。

    姜姬让姜谷和姜粟去穿好衣服,再对姜武说:“你带着姜旦进来洗吧。”

    然后她站在帘子里面,隔着帘子问冯瑄,“公子请说吧。”

    冯瑄:“蒋伟向大公子献女了。”

    终于,蒋伟动手了。

    这里是樊城,是蒋家地盘,马上就要回乐城了,这是最好的时机。

    姜姬说:“他献的是自己的女儿?”

    冯瑄一愣,她怎么知道?

    “正是。”他说。

    姜姬立刻竖起耳朵。

    “蒋伟有三女,愿全都奉给大公子任凭驱使。”他说。

    不太对……

    “任凭驱使?为奴为婢也可以?”她问。

    “正是。”冯瑄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