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7章 接风宴

作者:蔡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世家子最新章节!

    随着柳勇的话音落下,聂振邦在旁边也笑着道:“肃州部长,您可是难得来一回的稀客,这一次,说什么也要吃了饭再走,也让我们地方上的同志,表达一下谢意。您放心,绝对是家常便饭,一定是严格按照三公标准执行的。”

    聂振邦的话语,让旁边柳勇的脸色有了一些扯动。身后,红江省委一干常委都有些玩味。

    看样子,聂书记还真是当仁不让啊。刚才,在就职演讲上,聂书记说了,从现在开始,他就是红江人,果然,现在就真正把自己当成红江人了。

    这番话,这么一说,无形之中,就把主导权攥在了自己手中了,而且,王肃州答应下来,那就是给聂书记面子了。话里,一个不大不小的坑给了柳勇,这饭菜的标准,真要是超过了三公标准,届时,柳勇的面子恐怕就不好看了。

    柳勇在旁边也微笑着道:“聂书记说得对,绝对是高标准,严要求。”

    王肃州原本就有留下来的心思。这一次,亲自护送聂振邦上任,主要的目的,就是要给聂振邦撑场面,给聂振邦震场子的。这戏要做,自然是要做足全套。虎头蛇尾的,反而没有意思。也不能体现他的诚意和情分。

    随即,点了点头道:“也好,我对红江,也是有深厚的感情的,这次,也顺便体验一下,革命老区的优良传统,感受一下这种浓烈的革命情操。”

    这一次。红江省的准备很充分,在布局上也很大气,接风宴,定在了红江省委宾馆。这里,是红江省委机关事务局下属企业,是省委接待办直接分管的单位。在红江在接待上级领导、部委领导以及兄弟省市代表的事情上,省委宾馆是当仁不让的不二之选。

    在省委宾馆、鸿鹄厅。席开二十桌。全省正厅级以上干部,省内退休老领导。以及人大、政协领导共同出席。

    最中间一桌,自然是省委常委一干领导。另外,老同志严苍生也出席了宴会。严苍生此人,也算是红江政坛的一朵奇葩。土生土长的红江人。从基层干部一路向上直达省委一把手的位子,同时,也在红江退休。省里面不少干部,出自他的门下。这一个经历,和柳勇很相似。而且,即便是现在,严苍生也很有面子。

    满桌子的菜肴,但是,都不是什么山珍海味,这一点。柳勇还真是没有半点逾越的地方。而且,场面也不失隆重。

    酒水方面,一如既往,采用的是茅台,52度的飞天。中规中矩。毕竟,没有用什么十年陈酿,三十年陈酿这种奢侈酒品。

    旁边,早有服务员帮着倒酒,柳勇举杯,站了起来。对着王肃州,微笑着道:“肃州部长,我敬您一杯。感谢中央领导对红江省工作的关心和支持,感谢肃州部长莅临红江,指导工作。”

    柳勇的话语,有些值得推敲,一众常委,也都是有些玩味,老省长这怕是在试探啊。试探聂书记。

    这么说,摆明了,这是不给聂振邦面子,王肃州是来做什么的?是来送聂书记上任的,你倒好,嘴巴一张一闭,轻描淡写的,一下就转变性质了,肃州部长是来指导工作来了。

    王肃州此刻也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笑着道:“柳省长,客气了。一切都是首长高瞻远瞩。红江的情况,首长也是看在眼里的,这不,让我亲自把振邦书记给送来了么?”

    说着,两人轻轻的碰一下,柳勇是一饮而尽,而王肃州这边,却仅仅是泯了一口。

    王肃州的身份地位,是绝对有这个本钱的,柳勇算什么。不过是候补委员的正部,而他却是入局的正部,这完全是不同的概念。

    另外,王肃州这么做,却是实实在在给聂振邦助威呐喊。这么一说,也是变相的在提醒红江省委的这些人。聂书记,不是你们可以随意拿捏得了的。

    柳勇在王肃州这里不大不小碰了一个软钉子,接下来,接风宴的气氛就显得缓和了许多。文宝贵心中一动,随即站了起来:“肃州部长,聂书记。我敬二位一杯。”

    文宝贵的这一个敬酒,却是让其他人都暗自摇头,文副书记太托大了,敬酒,哪里有这么敬的,一杯酒,敬两位大领导。首先,这方式就有些不对。敬酒,那也是有规矩的,尤其是敬领导,单独敬,这才能体现出你的诚意。

    另外,敬酒词方面,也有讲究,文宝贵这么干巴巴的一句话,一看,就是敷衍的性质。

    所有人包括文宝贵的亲家红城市市委书记姚定国都不住的摇头,老文这一次,怎么搞的。按理,不应该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啊。

    可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此刻,王肃州并没有任何的不满,反而微笑着道:“振邦书记,看样子,红江的同志,很热情啊。”

    聂振邦会意的笑了一下,王肃州很给面子,这个意思,这个举动很明显,自己答应喝,王肃州肯定会喝。

    此刻,聂振邦也在考虑起来,自己初来乍到,文宝贵的面子,肯定不能驳。这不是什么原则问题,但是,却很微妙。随即,笑着道:“宝贵书记,你太客气了。敬不敬的,就放在一边。我们碰一杯吧。我也干了。肃州部长就随意好了。”

    说着,聂振邦也是一饮而尽,王肃州倒是再次泯了一口,打脸,这也是要有技巧的。不能往死里打,适可而止,这才是最好的。同样是泯一口,这个态度,却和刚才和柳勇喝的时候完全不同。

    文宝贵此刻很高兴,聂振邦的态度,无疑让他很有面子,随即笑着道:“聂书记言重了。这样,我也干了。我再陪肃州部长喝一杯。”

    说着,文宝贵一干而尽,。很是干脆利落,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又是一口闷。

    接下来,省委其他的常委也都纷纷敬酒,聂振邦此刻,显得十分的干脆,对每一个人的敬酒,都是十分的客气,一饮而尽。王肃州倒是没有再喝了。

    以他的地位,能够给主要的几位领导面子,泯一口,这就算是很客气了,雨露广洒,并不是最好的方式,必要的矜持,还是要有的。

    一圈酒下来,聂振邦喝了差不多有两瓶酒的量,这种海量,也让红江省委一干人等都有些吃惊,到了这个层次,其实,喝酒已经不是目的了。基本上,在这个层面,喝酒也不像地方基层干部,非得要喝醉喝倒才尽兴,这个层面,敬酒更多的是形势,是一种态度,真正喝起来,大多都是浅尝辄止,有这个意思就行。无疑,聂振邦这种豪放态势,也让众人对聂书记有了新的认识,聂书记人虽然年轻,但是,绝不是可以随便糊弄的主。

    此刻,聂振邦却是端着酒杯,站了起来,对着严苍生道:“严老,我敬您一杯。您是老领导,老同志。以后,红江的工作,还需要严老多多监督,多多督促。”

    严苍生有些诧异,但也有些吃惊,聂振邦这个小年轻,不简单啊。做起事情来,面面俱到,滴水不漏,话里的意思,很尊敬,但是,也有提醒。

    自己,一个老同志,已经离退休的人了。所要承担的工作,不就是监督和督促么?真要是出谋划策,那就是逾越了。

    严苍生也端起了酒杯,微笑着道:“聂书记。这以后,红江的工作,可就只能靠你们了。一代新人胜旧人,这是没有错的。你们的视界广阔。格局高远、能力、学识,都不是我们这些老一辈的可以比拟的。以后,我老头子,就在旁边,帮着摇旗呐喊一下。呵呵,人老了。身体不怎么允许,我泯一下,聂书记没有意见吧。”

    聂振邦点了点头,严苍生说了一大堆,并没有什么实质的东西,所说的,也都是浮在表面上。但是,聂振邦并不着急,红江的工作,自己是早有准备的,也没有指望这一天两天就理顺了。

    随即,微笑着道:“当然,严老请随意。”

    一顿饭下来,并没有吃太长的时间。下午,毕竟还有工作,大约一点多的时候,接风宴就散场了。

    就在省委宾馆门口,聂振邦率领红江省委一干领导,为王肃州送行之后,柳勇却是转头道:“聂书记,我还有些工作需要去处理,我就先走了。”

    随着柳勇一走,其他的常委,也都纷纷离开,此刻,在聂振邦的身后,只剩下了省委秘书长许红专一个人了。

    身为省委秘书长,许红专的工作,就是为领导服务,别人可以躲,但是,他却是不行,而且,这个职务,很大的因素还得看领导是否满意,一旦领导不满意,许红专的位子就不会稳定。

    “书记,您的房子,暂时帮您安顿在省委小招这边,您看,我们是不是过去看一下?”许红专很是恭谦,在言语分寸上,在神态举止上,拿捏得十分到位,基本上,没有让聂振邦不满的地方。(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