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9章 红江的局势

作者:蔡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世家子最新章节!

    方黎和梁远,那也都是人精一样的人物,一个中办主任……一个大秘书。在外面,那也是一方诸侯。两人的年纪,相差不太多。上下几岁的波动。聂振邦算是最年轻的,翻过年,也才纠岁。

    但是,两人的前途,却是比不过聂振邦,纵观聂振邦的履历,从一开始起步一直到现在,基层经验很丰富,履历很完善,又有企业经验。各个方面,无……可击,现在,即将调任红江省,担任省委一把手。这是党委正职,这样一来,最后一块短板也弥补上了。

    这绝对是红得发紫,紫了还要发青的角色,俗话说话好,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对于聂振邦的邀请,两人自然是不会推脱。

    很快,梁远就从书房里走了出来。作为秘书,虽然,时间不是自己的,可是,也不是说完全没有空间的,尤其,梁远这种级别的秘书,其实,领导要是没有太多的事情,还是有很宽松的空间的。

    走出院子,门口,已经换了另外一台车子,军牌,也算是小号范围内的。出来的时候,检查就没有那么严格了。车子开上大安大街,这里,距离聂振邦的王朝,并不很远,做公车的话,大约也就是十六站路程的样子,现在,已经是十一点了。车流和人流都稀少了。不到半个小时,车子就直接开进了王朝的地下停车场。

    自李丽雪去了国外之后,李丽雪为了找一个信得过的人手,就特意把李春山从外面调了过来,现在王朝这边的所有工作,都已经交给了他弟弟李春山在打理。

    李春山虽然没有读过多少书,可是,当年在监狱里面的那一段经历和磨练,却使得李春山在王朝的经营上很出色。待人接物,在接待三教九流的人物上很是有一套。

    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王朝这边,来往的领导干部、纨绔衙内,世家子弟比较多。在把握上李春山十分的到位。如今,玉朝开业到现在,十几年的时间里,一直都是京城第一俱乐部,不得不说,丽雪两姐弟功不可没。而现在,主要还是李春山的功劳。

    一进门,得到消息的李春山已经迎了过来,微笑着道:“几位老板,这边请。”

    聂振邦虽然是他的姐夫,实实在在的姐夫,但是,李春山却是没有说出来,这种话,私底下,一家人内部可以喊一下,但是,在外面,李春山是非常注意的。会所里面,人多嘴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尽管,这事情,现在看来,也不算是什么事情。

    “春山,你帮我安排一下,就在七楼吧,找一个僻静一点的包厢,另外,现在有什么特色的小吃,给我们送上来一些。喝酒么?”聂振邦轻车熟路,安排起来。

    说到喝酒,聂振邦看了一下旁边的方黎和梁远,带着征求的口吻道:“两位老哥,都是晚上了,我看,喝点红酒如何?容易消化一些。”

    方黎和梁远都知道,吃饭并不是目的,大家都是属于乔总这一系,而且都是心腹嫡系部下,小圈子聚一聚,这才是根本。

    方黎作为老木哥,随即笑着道:“振邦想得周到,那就红酒好了,那些口年的,就别拿骋来了96年的就行了。”

    梁远也笑了起来:“不愧是中办的主任啊。对酒的了解,比我强了不止一点半点。

    如今,在专属电梯里,没有外人,梁远说起话来,也显得轻松惬意许多。

    三人都哈哈大笑,方黎笑骂着道:“老弟,梁大秘这是在讽刺我呢。一句话,就把事情的本质说出来了。还装谦虚。”

    聂振邦起笑着道“方主任和梁大秘都是个中高手,的确,口的拉菲和a棚比,只不过是名气大了一些而已,真正要论当年的气候条件,以及葡萄的品质,其实,还是咕要略胜一筹,口感上,自然也是回味更绵长。”

    七楼,向来都是王朝最火爆的一层楼,八楼就不谈了,王朝的性质,只招待党政系统的人,只招待与体制内挂钩的人,这一点,就注定八楼不会受到欢迎。所以,王朝的八楼是办公区。

    而且,李春山主持王朝之后,王朝所有的包厢,都带七,比如,七楼的包厢编号,就是7017、7027、7037、7047。诸如此类,在七楼,有一个包厢是不对外开放的,那就是7777包厢。这是必须预留出来的。除非是副国级以上的贵客光临,否则,这就是聂振邦的专属包厢。

    几样精致的小吃,再加上一些地方特色的东西。比如,西北的烤羊肉,比如,楚南的臭豆腐等等。

    在旁边,还备着一壶香茗。

    李春山站在边上,准备随时伺候着,聂振邦却是突然道:“春山,过来坐,我隆重给你介绍一下,这一位。方黎,黎哥,现任中办主任。黎哥旁边这位,梁远,梁哥,是首长的机要秘书,以后,在京城里,有什么事情,可以找两位大哥。”

    说着,聂振邦又介绍道:“黎哥,梁哥,这位,是我大舅子,李春山,现在帮我管着王朝。”

    这句话,让李春山有些震惊,有些感动。也有些想不通。

    倒是方黎和梁远一片了然,这一次,聂振邦进入红江,可以说,半只脚已经踩在了踏板上,就等最后一推了。

    聂振邦的这些事情,京城圈子里,不算是秘密。如果,到这个时候,聂振邦还藏着掖着的话,反而给人一种小家子气。

    到了这个程度,对聂家,对聂振邦怨念最深的李家,现在也已经没有多少风浪了,这种事情。没有人抓着了,大家都是无所谓,谁家不是这种情况。

    李春山此刻也坐了下来,给三人都填了酒,又给自己倒上了满满一杯,随即道:“黎哥,梁哥,借我姐夫的光,春山敬二位大哥。我干了。”

    一饮而尽,旁边,方黎和梁远也跟着干掉了。方黎这才说道:“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春山,这红酒,给你喝,可惜了。”

    大家都是调节气氛的好手,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李春山也适时的站了起来,道了个歉,找了个下面有事情要忙的借办,走了出来。

    作为王朝的老总,李春山其实是很清闲的。这么说,只不过是给他们一个交流的机会而已。

    方黎此刻,摇晃着水晶杯,深红的液体,在酒杯内晃动着,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十分的夺目。杯子是纯正的透明水晶雕刻的真正水晶杯。

    “啧啧,果然是葡萄美酒夜光杯啊。”方黎突然文青起耗气氛也没有了开始那般凝重。此刻,梁远也开口道:“老弟,这一次,去红江,可就看你的了。”

    聂振邦心中一动,这次,请方黎和梁远过来。主要也是想探一探红江的底子。他们都在内海行走。很多事情,比自巴知道得多。也看得更清楚。

    随即,点头道:“梁哥,红江省,张天越真是中风了?”

    “振邦啊,这一点,倒是没有错,张天越年纪不小了。今年满打满算是q岁了。原本,早就该退的,上面考虑到他的情况,所以,让他担任这一届完毕,也就是到今年年底的样子。他的身体,本就不行。这一次。红江省内,下面闹的动静不小。明摆着,他这个〖书〗记还没下呢,别人就准备后事了,一时之间,气不顺。就脑中风了。”

    接过方黎的话题,梁远也继续道:“红江省是〖革〗命老区,京城里面,健在的那几位老神仙都在红江战斗过,感情很深。红江的事情,不是小事。另外,红江又是国家疗养基地之一。鹿山更是消暑圣地。每年,不少老同志过去。红江省的几位大爷,都是各显神通。工作难做啊。”

    聂振邦若有所思,红江省的问题,看样子还是纠结在这个位子的争夺上了。

    顿了一下,聂振邦道:“红江省的省长,我记得没有变,还是柳勇,他的年纪,不也快到点了么?”

    梁远和方黎对视了一下,都有些无奈,聂振邦对红江的了解太少了。现在,他们开始为聂振邦的前路担忧了。

    最后,还是梁远开口道:“老弟,坏就坏在这里了,柳勇此人,是红江本地成长起来的干部。草根出身。但是,你不要小看他,此人的父辈以及祖辈,当年可是堡垒户。所以,其实,柳勇和世家子弟也没有什么区别。现在的问题是,这两个位置的暗斗,再加上,柳勇在红江故吏众多。离任之前,柳勇自然想给自己的部下留下一条光明大道。”

    方黎此刻也插言道:“总之把,这一次,首长让你过去,已经是定局了,而且,现在红江的情况是,狗咬狗,一嘴毛。你这一次过去,稍有不慎,成为众矢之的,那就危险了。到任之后,如何打开这个局面,将红江稳定下来,这是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接下来,恐怕就是要考验你在红江的执政能力了。振邦啊,我只能说,路漫漫兮其修远兮。你将上下而求索啊。”(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