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2章 立军令状

作者:蔡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世家子最新章节!

    常虹市的许爱国?还有其他地市的领导?

    聂振邦听着李居朋的汇报,念叨了一句,随即,眉头一沉,点头道:“好,让他们一起进来。跟我我倒要看看,这些人准备搞什么幺蛾子。”

    说着,聂振邦对旁边的吕成栋道:“成栋市长,回去之后,按照之前的思路,认证的缕一一下。我相信,天府市绝对不是问题的。”

    吕成栋也明白,话说到这个程度,基本上,今天就是到此为止了,这是一个官场的惯例。

    点了点头,随即道:“是,省长,我就先回去了。”

    走出聂振邦的房间,门外,长条形的沙发上,常虹市的许爱国、黄振求以及兴州市的市委书记李云鹤、市长胡宝光四人坐在沙发上,神色显得有些尴尬。

    此刻,这种情况,就属于撞上了。一般情况之下,有经验的领导干部们,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看到吕成栋从里面走了出来,四人都站了起来,固然,四人都是地厅级的干部,是一二把手,可是,在吕成栋的面前。四人都不敢托大。

    不等吕成栋说话,旁边,兴州市市委书记李云鹤就笑着道:“吕老哥在里面啊。”

    说着,李云鹤上前一步,低声道:“吕老哥,老板现在的心情如何?”

    吕成栋心中笑了一下,还想着从自己这里打探消息来了。要说是特别好的关系,吕成栋倒是会透露一下。可是,相互之间,也不过是点头之交。因为工作关系,省里开会,相互之间见过几次。都是相差无几的领导层次,有过几次交往而已。可是,要让自己介绍。吕成栋是绝对不会说的。

    俗话说得好,言多必失。古代都说,伴君如伴虎。刚才,省长和自己固然是聊得不错。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又有谁能说得清楚。万一,领导从高兴变成不高兴,或者,由不高兴变成高兴。自己反而有枉做小人的感觉。

    顿了一下,吕成栋也笑着道:“云鹤老弟,这个还真不好说。不过。我之前汇报的时候,老板的态度倒是很不错。老板在等你们,不要耽搁了,先进去吧。”

    在这两拨人的接见上,聂振邦采取了一同接见的方式,这也是有过深思熟虑的。既然双方是一起过来的,可以断定,双方要汇报的,都是能够公开到台面上来说的事情,如果,真是见不得人的事情。这些人,不会这个样子。

    没有了顾忌,聂振邦这么做,自然是理所当然了。等李居朋给四人都倒上了一杯热茶之后。聂振邦的目光一扫,最终,停留在许爱国的身上。开口道:“兴州市的两位大佬和常虹市的大佬联袂来访。有什么事情么?”

    聂振邦话里有话,却是直接隐射出了自己对许爱国的不满。这一句话也让四人都愣了一下。李云鹤和胡宝光都是有些了然,目光也望向了旁边的许爱国。黄振求此刻却是一副欣喜的样子。

    省长的这一个态度,完全超过了黄振求的预期。一般来说,不管如何,作为省领导。该拿捏讲究的时候,还是要拿捏讲究一下的。这么明显的表达出不满。这已经很震撼了。

    听到这句话,许爱国的神态也显得有些尴尬。沉默了一下,随即开口道:“省长,首先,我向组织上,向您请求批评。在常虹市的工作上。工作的方式,有些激进。没有充分的考虑到基层同志的感受,伤害了基层干部的工作热情。我先做检讨。请领导批评。”

    这番话,许爱国说的是十分的顺溜,低眉顺眼,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任何的不舒服。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那种自请处分、诚惶诚恐的态度也尽情的表现了出来。

    这一幕,却是让聂振邦的眉头皱了起来,老许家的这个旁系,不简单啊。越是这样,才越是不正常。作为老许家重点培养的旁系。许爱国没有一点傲气。没有一点嚣张。这是不可能的。

    自己是京城背景出身,这一点,聂振邦深有体会。当年,在西北,自己不过是一个县处级干部,就敢跟地厅级的国税局局长对着干。就敢跟省部级的自治区主席对着干。这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而且,许爱国上任伊始。就大刀阔斧,开展工作。也切切实实证明了这一点。现在,突然一下子这么大的转变。仿若变成了一个委屈小媳妇,这很不正常。常虹市的事情,说正确,也正确,说乱搞,也乱搞。原本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只不过。许爱国这一手,大大的震慑了常虹市乃至是全省基层干部的敏感神经,这才遭到了抵制。可是,许爱国要是硬抓着不放。还真没有什么好的对策。

    看现在这个样子,许爱国已经是知道省管县制度改革的事情了。知道再做下去已经毫无意义了。

    越是现在这种态度,聂振邦越是警惕。民间有句俗话说得好,会咬人的狗不叫。许爱国就是如此。

    要是许爱国一脸不忿。那还好说,不过是一个没有多少城府的人而已,现在这样,就不得不让人警惕了。

    考虑了一下,聂振邦也挥手道:“自责的话,就不必说了。常虹市的事情,能够到此为止,悬崖勒马。还是值得庆贺的。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身为领导,尤其是党委班子一把手。就更应该注意。书记管人。市长管事。作为一把手,想要开展工作的迫切心情,可以理解,但是要注意方式方法,不能以打击基层干部的积极性为代价。这是一个深刻的教训,有这个态度,就成了。”

    说着,聂振邦不再看许爱国了。转头看着旁边三人,微笑着道:“振求市长,你们常虹市,又出了什么事情么?”

    话点到即止就行了,今天,特意把两个地市的领导聚集在一起接见,这也是刻意为之的,刚才这一番话,虽然没有什么语气过重的地方,但是,责备的意思,不满的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清晰了,相信,今天过后,全省各个地州市的干部,心中都会有一个底。许爱国以后在巴蜀的日子,不见得会好过。

    现在,自己对黄振求的态度,更是有一个本质的区别,这么一来,也算是给黄振求压场了。

    听着聂振邦的话语,黄振求面露欣喜,点头道:“省长,这次过来,主要想就我们市旧城区改造的方案,想向您汇报一下。”

    一听到这里,聂振邦的眉头顿时就拧了。这个事情,透露出怪异啊。之前,吕成栋才汇报过棚户区改造,紧接着,常虹市又是来汇报旧城区改造。看着旁边兴州市的这两位,一副惊讶的模样。聂振邦心中一动。看着李云鹤和胡宝光道:“云鹤书记、宝光市长,你们兴州市,该不会也是这个事情吧。”

    听到省长的询问。李云鹤和胡宝光相互对视了一眼,最终,胡宝光作为代表,硬着头皮道:“省长,您神机妙算。我和李书记过来,的确也是为了这个事情来的。”

    看着聂振邦沉思的样子,胡宝光继续道:“省长,这一次,大江三峡工程的完工蓄水。我们兴州市,兴江区部分城区将淹没在河道之中。现有城区面积,也主要是以旧城区为主。在兴江区整体搬迁的同时。李书记以及市委全体班子成员就在考虑。是不是可以借此机会。对兴州市城区进行新城建设和旧城改造工作。”

    这是偶然巧合还是故意为之?聂振邦心中在沉思起来,天府市,基本上可以排除在外。一方面,天府市现在的定位选择,棚户区的确是制约了天府市的发展。可是,常虹市和兴州市,会不会是趁此机会起哄?聂振邦也不好下这个判断。

    旧城改造,需要的是资金,光是一个天府市,就让省里要背负三十四亿的资金压力,再加上这两个城市,不管多了。二十亿是需要的。可是,省财政的钱,如今是一分钱恨不得掰开成两分钱用。巴蜀省基础设施建设的庞大投资,都压在了省政府的肩膀上,这资金要是这么分下去。其他地州市有样学样。纷纷上来要资金,那自己这个省长就别当了。

    如果只是巧合,那也就罢了。如果是故意为之,那么,这个口子一松,那自己的麻烦就大了。之后,肯定还会有后手。

    三年计划,这是通过巴蜀新闻联播,向全省的干部群众承诺过的,真要是没能实现,自己的威信何在?自己的脸面何在?

    想到这里,聂振邦沉默了一下,看着四人都是一副低头听训的姿态。一咬牙,沉声道:“旧城改造,这是好事,有详细的计划,省里的态度,自然是支持的,可是,要想获得省里的支持,你们四个,都必须要给我搞出一份详细的规划方案出来。这份方案,要包括基础设施投入、商业定位以及招商引资和古文物古建筑、古树的保护等方面。有了预算之后,你们自己来签下军令状。谁要是做不好,谁就主动让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