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马老乡长的心意

作者:蔡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世家子最新章节!

    朱拉风此刻却是有些不好意思,自己,也就是个混混,这是朱拉风一直对自己的定位,哪怕,在粤东揽些工程,赚了点钱,朱拉风也是这样的想法。自己,不过就是个讲义气的混混而已。如今,回到家乡,竟然给予自己这么大的荣誉。这是朱拉风没有想过的。

    走上舞台,此刻,女主持人也已经迎了上来,女主持人是梨县电视台今年新分配过来的大学生,身材高挑,皮肤白哲,是典型的维族人。此刻,或许是要活跃一下气氛,也笑着道:“朱总,这次捐款,朱总有和您夫龘人商量么?这么大的数字,会不会回家被骂啊。”

    朱拉风愣了一下,随即,也显得不好意思。摸了摸脑袋,这种表情,显得异常有趣。讪笑着道:“这个,我还没有老婆。所以,应该不存在你说的那种情况。”

    这句话,也让女主持人有些尴尬,脸色有些绯红。旁边,男主持人倒是反应敏捷,随即迎了上来道:“朱总真是年轻有为。有没有什么标准?你觉得我们小乐如何?”

    小乐就是女主持人的名字。这种场面倒也暧昧起来。台底下。张楚斌看着也笑了起来,如今,改革开放,男女之防早已经没有以前那么严肃了。随即对着旁边的聂振邦笑着道:“这两个年轻人,开起朱老板的玩笑来了。”

    朱拉风是什么人,那可是走南闯北的,这种玩笑,自然是难不倒他,。随即就附和着道:“当然是没有问题,这样的大学生,那可是我朱拉风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了。”

    男主持人此刻也笑着道:“朱老板,捐款一百万,这笔钱,您在梨县,完全算是首富,是什么促使您愿意捐助一百万?能谈谈么?”

    朱拉风此刻也严肃起来,沉吟了一下之后,随即道:“借助党的好政策,说句俗话的话,我也算是先富起来的那一批人。可是,这么些年,走南闯北,我自己是深有感触,如今,不是那种有拼劲,有胆量就吃得开的时代了,如今,是需要知识的时代。我们这一代,是没有希望了。可是,我希望我们家乡的孩子们,能够有宽敞明亮的学习环境,能够有一个舒适的,不需要担心垮塌的学校。这就是我的初衷,一百毋不多。也算是尽我的一龘份绵薄之力吧。”

    小乐此刻也被震撼了,没有想到,这个小混混一般的老板,竟然有如此高尚的情怀。似乎,还真有点**荡漾了。为了掩饰一下自己的这种尴尬,随即开口道:“这次晚会,朱总私人捐款一百万人民币。用于全县的学校改造和建设。

    让我们对朱老板的这种慷慨,表示欢迎!下面,请继续欣赏节目《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表演单位,梨县城关镇中心小学。”

    紧接着,悯农公司这边,耕昆聘请的经理,代表悯农公司捐助一百万人民币,再次震撼全场。悯农公司,自从上一次那个声势浩大的奠基仪式之后,似乎就沉寂了。可是,这e乎,却是立刻赢得了梨县老百姓的民心。

    不少坐在围墙上和树上的观众,那都是从十里八乡赶来了,不少都是和悯农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的农户,此刻,听到悯农公司捐助一百万。不少人都很得意和自豪的道:“悯农公司,看到没有。捐款一百万啊。人家能这么对咱们。这次,我们可要好好做了。不能让人家亏了。”

    接着,龙华矿业同样也是捐款一百万,连续几个这样的捐款下来,旁边,张楚斌都有些意外了。这么多的捐款,这是张楚斌从来没有想过的。按照这么下去。恐怕。全县的学校都可以换掉了。

    就在台上一个歌舞过后,主持人小乐再次走了上台。此刻,小乐的脸色也有些震惊,声音都有些激动,看着众人,大声道:“现场的观众朋友们,乡亲们,就在刚才,我们晚会的捐款接纳组,接到了一笔捐款,全龘国知名企业、十佳民营企业、零售百货业龙头企业沃家集团董事局主席杨安邦先生,在得知我们梨县的事龘情之后,委托梨县沃家超市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丽雪小龘姐,代表沃家集团捐款四百万人民币。”

    一听到这个事龘情,聂振邦就愣住了,什么杨安邦,老二那抠门性子,自己还不清楚么?会这么大方捐款四百万到这里,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沃家超市,全龘国各地都有开设,真要是这么捐,杨安邦就是有巨万身家也不够。这不过是李丽雪和董婉以这个名义私人捐助而已。

    想到这里,聂振邦也苦笑了一下,这两个女人,看来是铁了心要用金钱给自己堆政绩了。不过,这次捐款,聂振邦倒是觉得捐得好,不但好,甚至,还觉得有点少了。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县委办主任曲封却是从后面走了过来,走到张楚斌和聂振邦中间,弯腰道:“张书记、聂县长,木里乡的马老爷

    子过来了。拄着拐杖在骂人呢。说是县委县政龘府看不起乡里的退休干部。

    连这么大的事龘情都没告诉他们。”

    一听到曲封的话语,张楚斌和聂振邦都感觉有些头大,他老人家怎么过来了?

    尤其是聂振邦,那可是深有感触的,一千多回民,被马老爷子一句话,说得大气都不敢出。足以证明老爷子在木里乡的威望之浓。

    这老爷子,发起火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县委书记、县长又怎么了?备不住人家资格老啊。建国不久之后就开始担任干部的人。虽然只是一个乡党委书记退休,可是,那是人家固执,谦虚,自认没有那个能力,才拒绝升迁。

    随即,张楚斌和聂振邦对视了一眼,同时站了起来,张楚斌转头对着曲封道:“老曲,马老汉现在在什么地方?马上带我们过去。”

    对于这个老头子,张楚斌可比聂振邦更加了解,马老爷子,可不单单是平息事龘件的人,偶尔,他老人家也是闹出事端的人,这个时候了,木里乡到这里也不是很近,老爷子大老远的赶过来。恐怕没有什么好事龘情啊。

    等两人赶到会场外面的时候,在体育馆的传达室里,马老爷子拄着拐杖,眉头陡立,一脸不爽的样子。旁边,木里乡的党委书记彭辉和木里乡的乡长马四喜此刻正在小心翼翼的陪着不是。

    “你们。都是觉得我老头子老了。我已经退了。不中用了。也没什么钱。就不管我们了。这次,给全县的孩子修学校,全县,老干部局那些兔崽子都捐款了。凭什么就把我给漏了?看不起人啊。”马老爷子的话很是彪悍。

    “马老乡长,这大晚上的,您老怎么也来了。”张楚斌一走进传达室,立刻笑容满面的说了起来。

    马老爷子此刻一看到张楚斌和聂振邦,随即冷哼一声,很不客气道:“怎么?我马荣昌就不是国家的离退休干部了?我的工资不归国家管了。怎么。你们都来捐款了,就把咱们这些老家伙想的这么差了。我就这么没有觉悟?”

    这火气,立刻把张楚斌给顶在了边上。聂振邦此刻也有些悍然,没有想到。老乡长此刻话锋一变,转头就对准了聂振邦:“小聂县长,你也是。你小伙子倒是个好干部,梨县如今的发展,我可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你们比我们强多了。有知识,有见地啊。可是,小聂县长你做事也不地道啊。”

    这个老爷子看,如今是逮谁说谁了。这火爆脾气,人家又是离退休老干部,你还能拿他怎么着。别说你还只是县委书记县长,市委书记刘文清都被这老爷子堵过一次。马老爷子在全市那可是出了名的。

    聂振邦此刻也讪笑着道:“老乡长,您误会了。我们这次,提倡的捐款,仅仅只是限于在职的干部,老干部都是自愿原则。您老没有接到通知这是我们的失误,我向您表示道歉,是我们的同志工作没有做到位。”

    这种人,聂振邦也摸准了性子,只能是哄着捧着。马老乡长听到聂振邦这么说,神色也缓和下来,随即道:“嗯,还是小聂县长会说话。我这次过来,就是捐款来的。柱子,把爷爷的钱拿过来。”

    随着话音落下,老乡长的孙子。一个朴实的三十几岁的汉子默默的走了上来。将一个布包放在了桌子上。

    打开一看,聂振邦和张楚斌都愣住了。整整四万多块钱。这,这恐怕是老乡长这辈子的积蓄了。

    聂振邦连忙道:“老乡长,这这不好啊。你看,如今咱们县里的企业积极响应。捐款都已经有八百万了。修缮全县的学校已经够了。”

    老乡长此刻却是低沉着声音道:“小聂县长,小张书记啊,这些钱,就是我这辈子的积蓄了。全部捐了吧,就算我最后一次的党费了。我这年纪,半截身龘子入土了。也不知道能活多久了。临死了。算是我为梨县做的最后一次贡献了。这些钱,你们收下,不管多少,能够给孩子们买一本书。援助几个失学孩子,也算是好的。尽我的一龘份心意了。”

    旁边,马老乡长的孙子,马国柱一看就是一个农村汉子。身为老乡长的孙子,在政龘府安排一个工作,还真是轻而易举的事龘情。可是,却是窝在农村种地。老乡长这份大公无私,让所有人都震撼了。看着张楚斌和聂振邦,柱子也显得有些腼腆。低声道:“爷爷说,儿孙强于我。留钱做什么。儿孙弱于我,留钱做什么。我们全家都支持爷爷的这个捐款,张书记,聂县长,你们就收下吧。”

    ps:最后三天的战斗,已经打响,兄弟姐妹们,第一更送上,求一张月票支持,求一龘份希望。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