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价钱公道

作者:黑火公爵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幻穿越男主可没那么好混最新章节!

    林叶走上前来摘下了兜帽露出了他原本的样子,虽然萨格温与他素未谋面,却能轻而易举判断出来。

    远东来的客人里,像眼前这个人这样年轻,又是黑发黑眸东方人面庞的,不是那位公爵大人又是谁?

    这让萨格温吃了一惊,一则这位最近名气非常大的小公爵竟然会亲自到烈风草原来?他就不怕危险?

    二则他提出的要求不是找烈风草原兴师问罪,而是又要重新买一批战马?他脑子没烧坏吧?

    明明知道情况不稳定,有人在故意找他们麻烦,还来买?这究竟是托大还是嫌自己钱多没地方花?

    萨格温险些就没冲出来质问这个小子,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不过他终归还是忍住。

    毕竟他已经和他的叔叔萨尔约好,由萨尔出面与这个小子交涉,他躲藏在幕后静观其变便可。

    “再买一批战马?不知道这位朋友要买多少匹战马?”萨尔也有些意外,不过他还算沉得住气。

    比起他的侄子萨格温,他更懂得利益的权衡,思考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来到这里。

    这种事情他完全可以让自己的手下代劳,根本就没必要自己亲自冒着风险来出面的嘛。

    寻思至此,萨尔还是选择装聋作哑,既然对方没有表露自己的身份,他也完全可以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这次我们要买一千匹。”林叶微微一笑,既然对方沉得住气,那他就更沉得住气。

    “一千匹?朋友,你们上次在我们这里也才买五百匹,这次直接翻了一倍?要知道这价钱……”

    萨尔犹豫了一下,如果是平时,能碰到这样的大买卖,他肯定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可偏偏现在是非常时期,半点差池都不能有,要不然绝对是非常危险并且致命的。

    再者一千匹战马在价钱上也不是随便谁都出得起的,一匹战马的标价相当于普通人两年的收入。

    按照边境贸易的价钱,优等战马的价格大概在两百到两百二十枚银币的价格波动。

    上次梵特过来买了五百匹战马,直接是按照两百二十枚价格来收购的,也就是花了十一万枚银币。

    这对草原民来说绝对是笔巨款了,可以在边境下购买到大量的粮食,比以物易物划算得太多。

    “这里是二十五万枚银币的支票,在北方各大行省的分行都能兑现,之前你们应该兑现过一次了吧?”

    林叶挥了挥手,克鲁夫立即上前将一沓支票递给林叶,林叶再交给萨尔。

    虽说支票完全可以一张搞定,但为了照顾草原民的金融习惯,改成了二百五十张小额支票。

    也就是每张都是一千枚银币的面额,这和市面上流通的钞票大同小异。

    不过这些都是可以忽略的细节,毕竟金融秩序完全是林叶一个人说了算。

    “这个支票,倒是的确能够在边境集市上换到东西,但是我们烈风平原拿不出这么多的战马。”

    萨尔面有难色,并没有接林叶递过去的支票,他摇了摇头,歉意的看了林叶一眼。

    “没有这么多战马?开什么玩笑,我们来的路上可是看到好多马群,而且我们开价已经够公道了,开的是二百五十枚银币一匹战马,每一匹让你们多赚了五十枚银币,一千匹下来就是足足五万枚!”

    克鲁夫愣了愣,当即上前质问索尔,也就财大气粗的远东目前开得出这样的价钱。

    如果是劣等战马,倒是一百来枚银币就能搞定,甚至几十枚也能弄到。

    可林叶对战马的要求非常高,因为根据设计全靠的战马护具以及士兵的铠甲非常沉重。

    普通的战马根本就没办法承受这种程度重量的长途奔袭以及战阵上的冲刺。

    不同草原的战马具有不同的特性,比如暴风草原的战马就以爆发性与冲击力见长。

    而怒风草原的战马则以耐力见长,唯有烈风草原的战马,同时兼具爆发冲击力与耐力两种特性。

    而且都还非常的优秀,单就品质这一点来说,绝对是冠绝整个大草原,很难以与它相媲美的。

    也就是这样的战马,才能符合远东正在打造的装备对战马的需求,所以林叶不惜斥重金收购。

    “朋友,如果有足够的战马,我们当然非常乐意出售给你们,但现在实在是没有这么多,连凑一百匹都非常勉强,所以对不住了。”萨尔摇了摇头,开始下达逐客令,他的态度非常的坚决。

    因为他嗅出了不同寻常的微妙气息,绝对不能让烈风草原趟这趟浑水。

    “喂,萨尔,你们这里每年小马驹好几千匹,现在又刚刚开春,怎么可能凑不出来,你是在开玩笑吧?”

    微风草原的乌达不悦的看了萨尔一眼,他可是清楚草原上的底细的,萨尔这根本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没有开玩笑,的确是凑不出来,乌达,我们都是草原人,你怎么帮着外人说话?”

    萨尔这句话是用他们草原之民的民族语言说的,他以为林叶听不懂。

    “我可不知道什么草原人和外人,我只知道正是草原人一步步把我们往东方赶,地盘越来越小,孩子们都吃不饱,而你口中的外人,却在给我们送粮食。”乌达当即顶了回去。

    他可不给萨尔好脸色看,毕竟在某次关键性的战争中,如果烈风草原如果能够帮他们一把的话。

    微风草原也不至于落到如今这个窘迫的光景,他们对烈风草原上的萨哈鲁家族一直有很深的怨气。

    “乌达,你不能忘记草原之神给予我们的恩赐,你这是在背弃你的同胞和祖先!”

    萨尔继续用民族语进行斥责,撇开部落那些不谈,至少他也是乌达的长辈。

    “这些话你应该去和怒风草原与暴风草原的那帮家伙说,明明是他们先背弃神明同胞,为什么你要来指责我们?是因为我们更弱吗?我们面临危险的时候,你们是否伸出过援手?现在还大言不惭,真是可笑!”

    乌达义正言辞的进行反驳,说得萨尔是哑口无言。

    “算了,既然贵部没有足够的战马的话,那我们就先走了,想不到曾经在草原上威名显赫的萨哈鲁家族竟然也会惧怕怒风草原上的巴基斯家族,我们走吧。”林叶失望的摇了摇头。

    他将支票收了回来,叹了口气直接离开大帐。(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